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社会万象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大学生公开艾滋病情:我不是国家罪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凤凰网   发布者:微雨清晨
热度128票  浏览28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30日 17:25

  凤凰卫视2011年11月29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2010年9月17日,河南省上蔡县人民法院审理一起“故意毁坏财物”案,开庭不久法庭外就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陈晓楠:刚刚我们看到的,这本是一起涉案金额不足五千元的普通刑事案,可是呢开庭当天上蔡这座小县城法院门口,却突然聚集了数十位,从全国各地专程赶来的志愿者,他们说他们要表达对一个叫田喜的人的关注。

  而此时在法庭里田喜正站在被告席上,他的脸上有一些红褐的斑点,脸颊消瘦,尽管20出头,可是有人说他看起来更像是个中年人,他是一名患病14年的艾滋病感染者。

  在案件审理的过程当中,田喜始终都挺平静,但是当检察官宣读公诉词,认为田喜构成犯罪的时候,他却突然做了一个让在场的人感到意外的举动,他缓缓展开了手中的一块黑布,双手撑开举过头顶向身后展示,然后呢他做了一番最后的陈述。

  他说希望中国因临床用血污染事件当中,生命受到损害的那些人的尊严能得到维护,希望事件发生的源头,能够得到更多的关注,他说我是无罪的,我选择上诉。

  解说:2011年4月,河南省上蔡县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田喜有期徒刑一年,他被关押在上蔡县看守所服刑。

  田喜:日子也是很难熬很艰苦,也是有些时候有一种绝望的心态,最大的时间可能就是被他们放在放风场里面,去抬头望望天。

  陈晓楠:抬头望望天会想到什么?

  田喜:我就感觉到委屈,我说不是国家的罪人,我没想到我田喜会成为国家的罪人。

  解说:1987年1月3日,田喜出生在河南上蔡县的一个普通人家,已经育有一女的父母给他取名田喜,寓意“添喜”,在邻居和老师眼里,这个性格温顺有点羞涩的男孩儿,从就表现出对学习的兴趣,每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家里的墙上贴满了他的奖状,他的理想是考上清华北大。

  田喜:我一直就是在一个小狭小的,一个环境中生长,一直没有出过门,没有出过我们新蔡县的大门,所以我很渴望来到北京,尤其是首都,要上就上中国最好的学校。我觉得三年不够我来五年,就按一个五年计划来上高中的,因为我,我确信我应该成为这个社会生存竞争中的强者。

  解说:然而就在踌躇满志之时,高二开始田喜却不明原因的三天两头的发烧和感冒、淋巴结肿大,这严重影响了田喜的成绩,第一次高考田喜考了527分,这远远够不上北大清华的分数线,不服输的他决定复读。正在此时新蔡县开展了一次血液普查,田喜的母亲听说检查免费,拉着全家去检查了一番。

  田喜:我母亲突然就是跟我说,我是阳性她是阴性,我当时我正在看父亲和我一个邻居在下棋呢,我当时就回了一句,我要是阳性你这儿哭还来不及呢,因为她,因为她不知道,阴性和阳性什么意思,我觉得她跟我开玩笑呢。

  解说:家人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第二天田喜父子火速赶到市里的大医院重新检查,但却得到了同样的结果。

  田喜:他们就说你不用怀疑,你们地方的都是省里的派的专家,新的机器,只要戳上有就肯定有了,当时看到那个结果,我就立马就哭了,我说这个东西不可能的,怎么艾滋病怎么可能落到我身上呢。说回家吧,就是有什么好吃的吃点什么,就好像也是很冷漠的,当时立马就哭着回来了,那其实那一次,也是我第一次出我们新蔡县的大门。

  解说:从未出过新蔡县大门的田喜,第一次出门竟然是为了确诊自己是否感染艾滋病,突然降临的灾难让田家惊慌失措,在对艾滋病一无所知的父母眼里,这三个字就等于死亡

  陈晓楠:那几天你们怎么过来的一家人?

  田喜:真的是在等死,最严重的时候身体的那种米粒已经没法消化了,夜里盗汗,睡不着觉,也不知道药,也不知道到哪里治疗,因为这些东西以前没有关心过。因为我父亲、母亲根本就是那种平常的老百姓,他们当时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说,把我捂在家死了就算了。

  解说:此时绝望的田喜也接受了现实,他开始写起了遗书,也一次次地给自己的老师和朋友写信告别,写了又撕,撕了又写,最终一封也没邮寄出去。

顶:8 踩:7
【已经有113人表态】
18票
感动
14票
路过
8票
高兴
15票
难过
16票
搞笑
15票
愤怒
13票
无聊
1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