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杂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和平发展道路不能以牺牲核心利益为代价

热度41票  浏览6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31日 11:57

升旗仪式

擦亮“千里眼”

   边海防万里行,偶然撞入眼帘的一个场景让记者感动不已――在广西边陲重镇的一块斑驳凝重的界碑前,忽闻杏花春雨般的笑声洒落。一看,原来是一对恋人在长辈的伴随下,来这拍婚纱照。再一打听,原来随着边境城镇的日渐繁荣,在古老的界碑前留下人生最美丽时光,已成为边境群众的一种时尚。那对小夫妻一脸灿烂地告诉记者:我们希望爱情地久天长、牢不可破,就像祖国的边防线一样。

  耄耋妪翁的温稳,红翠依偎的甜蜜。他们执手相看,他们爱意缠绵。惊艳的瞬间,激韵的定格,你会为这样的镜头心动,你会为他们真诚地祝福。但是,万里边关不仅只有弦歌雅意,扑面而来的疾风骤雨依然在讲述着令人怦然心动的历史。

  让历史成为今天的“预警体系”

  关于雄浑边关古老的叙说,总是凝聚着人类最久远的血色浪漫――烽火狼烟策马引刀弓,飞檄醉剑烛帐闻鼙鼓……

  云之下,水之上,山之峰……放眼历史寥廓的地平线,诗意的山水总会变得沉甸甸的。走向万里边关,你就会知道什么是仰天长啸,什么叫壮怀激烈。沧桑凝重的边海防以其特殊的价值承载,深深地嵌入我们充满忧患的民族记忆,成为国家史册中最深刻凛冽的一页,最难以释怀的特殊语境。

  历史的进程不是牧歌式的。边地疆域作为一种国土构成的自然形态,我们的边界移动了无数次,它当然含有地理的概念,地理一词最早的含义是“土地的描述”。可是,从氏族社会末期国家形态出现至今,任何边防都决不仅是国家版图上线条与符号所描述的地理位置。我们祖先在千年之前留下的典籍中已经记载下他们的判断:防者,堤坝之意也。

  阅览边关的资料,总可看到这样凿凿之言――此乃“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地即疆土,争当然就是战争。历史冷峻的审辩与逻辑就是如此――描述和平,总要先从战争开讲。回望千年,时空叠影总让人思接千载。一部边防史,充盈着马蹄衔枚的疾征伐战,斧钺临颈的白刃喋血。火与剑不仅改变着世界版图,而且给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留下永远的光荣或耻辱。

  纵览历史需要精神视野与危机意识深度的契合,不论有怎样的耻辱与愤怒,无法回避的是这样的事实――鸦片战争后“中国之大变局”百年间,封建王朝与旧政府和各国共签署了近千个条约,其中大部分是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不平等条约。而我们民族历史上这些最悲辛彻骨的痛楚记忆,大都肇于边海防。

  一部近代史,中国多患难,边海防尤甚。

  史料载,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面对列强贪婪的野心,当时任的一位政府大员请求日本驻华公使帮说几句公道话,没想到这位公使居然无耻地说:一个珠宝店失火,住在附近的人家不去拿点珠宝是办不到的。

  身为外交官,竟能如此肆无忌惮地说出这样的流氓理论,可见当时的国家沦落到何等任人恣意蹂躏的境地,当时的边疆防务是怎样的孱弱残破。边关这扇国门,甚至还抵不得遮风挡雨的柴门篱院……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泣血史实,但我们无权遮蔽也无法忘记它――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早走向海洋的民族之一。15世纪的地理大发现使西方国家看到聚敛海洋财富的诱人前景,然而,封建王朝却实行闭关自守的禁海政策达400多年。咱们不是没有海军,甚至有史学家认为世界第一支海军就诞生在中国的隋唐时期,其时拥有的“斗舰”“走轲”“艨艟”等大型战舰,绝对堪称当时的“航母集群”。但遗憾的是,它们在桀骜不羁的大海中除了宣示威仪外,没有留下一次海战的记录。因此,有人认为它不是海军而只是一支豪华的船队而已。

  有一个国家的元首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我们的疆域很大,但没有一寸是多余的。”但是,我们曾经对海洋这片蓝色的疆域熟视无睹,似乎与江山社稷无关,唯有禁之,而无防之。

  1842年,清代大学者魏源写出了浩浩50卷(以后增补成100卷)的《海国图志》,内容涉及英、俄、美、法、西、葡及非洲等几十个沿海国家的历史、地理、军事、经济、科学等情况,还附有各国地图、船炮艺图式100多幅。这是中国第一部世界大百科全书,被龚自珍称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综一代典,成一家言”之作。魏源曾满腔热忱地将书送进紫禁城,可几十年间,从道光到咸丰,从军机到学士们,竟无一人去翻动。他们以为,只需把大海一禁、国门一闭,便可以在落日的余晖里“大好河山供梦寐,小康岁月足欢娱”。

  抽刀断水尚且不能,谁又能禁得了、闭得住那无边无际的海洋。后来发生的事成为我们心中难消的块垒――就在10年之后,该书的60卷传入幕府末期的日本,立即轰动一时,从皇室到学者无不纷纷争读,把它奉为“海防宝鉴”。

  美国人威廉・房龙在著名的《地理》一书日本章节中,开头第一句就写道:“以牺牲邻居为代价开始征服世界。”很快,我们这个泱泱大国就为这个判断付出了代价――我们的海岸线,一次次成为了山河破碎的第一道伤痕。我们熟悉的甲午海战就是一个惨烈的案例,海殇留下的深深伤口,至今抚及依然隐隐作痛……

  尽管封建王朝有着“不舍弓马定天下”的祖训,但他们在陆地边疆同样大片大片地丢失着祖宗的江山。乾隆年间30年,长期的和平使清军安不思危,边防管理也日渐废弛。为了偷懒竟偷偷缩减了巡哨巡边的路线,仅此,就让外敌没放一箭没打一铳蚕食了10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

  还有一件事更可悲。中俄依据《中俄北京条约》举行划界谈判。当时中文和俄文两个条约版本划界标准是不同的,中文条约是按“常驻”兵营划界,而俄文写的是按“现有”兵营划界。哪知道参与谈判的清军代表竟无一人懂俄文,结果大片国土稀里糊涂被划走……

  悲剧的结局在开端已经决定。恰如西方学者那个著名的论断:“悲剧的本质并不是不幸,而是事物活动的无情性和严肃性。”这就是历史的判断,这就是战争的铁律――它不同情弱者,它不提供公允的裁判。它只是一次次的证实――落后就要挨打,不论是科学技术的落后还是思维观念的陋知浅识,概莫能外。

  恩格斯早就看到这一点,他判断说:“在中国进行的战争给古老的中国以致命的打击,闭关自守已经不可能了,即使是为了军事防御的目的,也必须铺设铁路、使用蒸汽机车和电力。”事实上,制度的缺陷、陈腐的观念和人格的溃疡,成为历代封建王朝无法自愈的绝症。即便是花费巨资购买了一些现代化的兵器装备,也只是在为封建王朝的挽歌添加几个滑稽的音符罢了。

  岁月无痕,山河依旧。回望不是为了摭拾起一些尘封旧事。唐代学者陆贽言:“多难兴邦者,涉庶事之艰而知敕慎也。”敕慎,就是自我告诫与警醒。没有卧薪尝胆、没有常备不懈、没有警钟常鸣,多难者未必能兴邦。

  惊回首,让历史构成我们今天的预警体系。

  水涨船高:告别“制式”边防

  一个负责任的大国首先是要对自己的疆域负责,边疆虽然遥远,但它始终关系着国家核心利益。强国之梦开始的地方往往是强盛的国门。

  边塞一域,势关天下。

  1951年12月1日,西藏重要城镇和边防要地全部解放,人民解放军完成了解放中国大陆的最后一战。当红旗漫卷新中国的版图时,有一批军人向万里江山最遥远的地方开始了新的征程,他们剑指边关、壮行天涯、笑卧冰雪、涉险攀绝。从此,人民军队的队伍中有了这样一支部队――边防军。从此,古老的国门陡然昂扬起新的英雄交响诗……

  60年铮铮雄关,60年风雨国门。

  有一个军语叫做兵要地志,利槊坚甲据隘道,仗剑筑垒扼雄关,向来是边塞防务的要点。然而,现代科技的发展改变了这一切。恰如哲学家所言:奇迹不仅改变了世界,而且改变了对世界的看法。

  我们都说与时俱进,而时代不仅仅是一个时间性的概念。古今时代的主要差别是通过技术显示出来的,技术甚至成为时代的象征。脱离现代技术就不成其为现代了。履行使命的前提必须与时代高度耦合,告别传统的“制式”边防,成为今天边海防建设发展的新格局。

  一个最通俗的比喻恰恰充满了唯物论辩证法――水涨船高。

  船往何处涨?边海防建设一种历史性的标高就体现在边疆的概念上。现代的拱卫祖国安全的国门疆域,已由陆疆、海疆延展至空疆。毫无疑问,完整的边疆防务,必须包括陆防、海防、空防在内,由地面、海上、空中组成的立体守防格局。我们不仅拥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和2.2万公里长的陆地边境线;还管辖着1080多万平方公里的天空;同时还拥有1.8万多公里的海岸线,约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面积……

  从前我们总是说:脚下的土地,是祖国的地。今天,我们要更加自豪地说:头顶的蓝天和广袤的海洋,同样也是我们祖国的天和海。当年部队听到许多这样的称号――“猛虎”“夜老虎”“小老虎”……而今天走边防,听到看到更多的是展翅翱翔的雄鹰、闹海腾洋的蛟龙……

  “发展始于惊奇,永无终结。”传统的边防管控手段正在告别历史,发生着质的变化。今日边关,触目皆新,值勤手段、武器装备、巡逻方式、生活条件……历史性的巨变成为国门最壮丽的色彩。有个词叫以壮行色,我们的海边防在发展中壮行天涯,遥远的边关也在展示着现代化的魅力……

  一部边防变迁史,万卷戍边传奇事。有一种生活离我们很遥远,有很多情节总以为是在演绎从前。就如记者在内蒙古边防听到的民歌:“鹰飞在天上,影子落在地上。”即便是今天,特殊的地域条件和海拔,甚至空气中的含氧量,都决定了艰苦、牺牲与奉献必然成为这些军人的特别担当,构成了独特的海边防元素。

  因此,万里海边防,英雄与忠诚,是永远不变的主题词,是永恒不变的凛凛风骨、薪火相传的热血情怀。

  时下,一个爱字已成了轻易就可以脱口而出的词,但边防军人的爱,是用血脉、青春甚至生命来承诺和诠释兑现的。无论怎样,边海防特殊地域、环境、任务都千差万别,你理解或者不理解,他们的血汗都洒在国门;你知道或者不知道,他们的青春都染绿着边关。一旦选择了神圣边境线,他们的生命线便永远与那天地间延展的巡逻路相连……

  永远有多远,永远近在眼前。有一首著名的歌诞生于边防,那激越高亢的旋律,将永远在边海防官兵心中鸣奏彻响,永远诠释着边海防军人的忠贞――《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