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克钦军曾反对中国建水坝 关系恶化或入困局

热度152票  浏览92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2月13日 12:53

资料图:克钦独立军。

资料图:克钦独立军。

西方炒缅甸传闻袭扰中国 渲染上万难民拥向边境 希望内战麻烦离间中缅

缅甸内战的硝烟近日飘入中国:“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爆发近年来最激烈的冲突”、“数万难民拥入中国”、“中缅边境爆发人道主义危机”……西方媒体近日的报道描述了中缅边境的可怕场景。它们惊讶地发现,释放了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并因此受到西方奖励的缅甸政府还敢挑起血腥的民族战争,《纽约时报》称,这可能“威胁缅甸与美国转暖的关系”。几年前在缅甸果敢地区爆发的内战给中国带来严重的安全冲击,这一幕要重演吗?在云南边境地区采访的记者发现,有关“缅甸难民潮拥入中国”的说法并不准确,缅甸战事升级的可能性很小。有中国学者告诉记者,这次“缅甸难民”问题喊得那么响,主要是西方媒体的炒作,它们在有意“围观中国可能遭遇的又一个麻烦”。路透社的评论就说:“缅甸内战给北京制造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

缅甸内战再起

“缅甸一直跳不出民族冲突的谜团,但是此次冲突是规模最大、最激烈的一次。”《纽约时报》这样评论缅甸发生的内战。该报称,尽管缅甸政府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启动了政治改革,但是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在资源丰富的北部山区的民族战争却愈演愈烈,这不仅威胁着缅甸与美国转暖的关系,而且还可能让北京的官员感到不快,中国一直担忧边境地区稳定。1月份,缅甸政府军向中国边境附近的山区发射数百发迫击炮弹。国际人权组织、克钦族的士兵和官员都说,缅甸士兵烧毁他们的房屋,掠夺他们的财产,埋下地雷,强征村民为他们当向导,强奸、折磨和屠杀平民,成千上万人无家可归。这场战争也增加了人们对缅甸总统吴登盛推动的改革会走多远的质疑,缅甸的一些分析人士说,吴登盛似乎没有能力或者不愿意控制发动这场战争的将军。

缅甸之前被西方媒体称为继朝鲜之后的“隐士之国”,外界很难了解战况细节。路透社的报道侧重于难民问题,称由于缅甸军队和克钦独立军之间的战斗,缅甸北部地区有近万名难民拥到中国云南境内,住进临时搭建的帐篷中。报道说,克钦独立军是缅甸力量最强大的叛军,去年6月,双方长达17年停火协议终结,战斗爆发,从那时起,克钦族人就开始逃往边境地区。

克钦邦首府密支那市市民钮兴8日证实了内战的消息,他说,这两天在距密支那80公里的边境地带确实发生了冲突,不过,今年1月以来,缅甸政府军和克钦独立军的冲突次数在减少。有熟悉缅甸局势的学者告诉记者,目前出现的难民问题实际上是去年以来冲突积累的,并非表明现在冲突更激烈了。这些难民大多聚集在中缅边境缅甸一侧,他们看到政府军仍与独立武装保持对峙状态,因此不敢返回家园。

云南社科院东南亚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朱振明9日说,几年来,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的冲突一直都在持续。去年以来,政府军开始对不愿服从的地方武装进行包围,令紧张局势升级。大大小小的开火冲突已经发生很多次,去年6月、9月是冲突比较激烈的时期,现在的冲突也很激烈,但究竟到什么程度,还不清楚。

据介绍,克钦独立军是缅甸民族地方武装中力量最大的一支,拥有大约两三万人的兵力,但与缅甸政府军相比,仍然很弱小,缅政府军现有总兵力约50万。熟悉缅甸局势的有关人士9日说,去年9月,缅甸政府军一度包围了克钦独立军的一个旅,虽然没有最终吃掉这支部队,但当时的战斗规模显然是2009年缅甸果敢地区的冲突不能比拟的。

据记者了解,尽管局势紧张,但缅甸爆发大规模全面内战的可能性不大,双方目前的交火是希望通过军事上施压来赢得谈判上的主动和强势。缅甸政府军在战略态势上已经对克钦独立军形成包围,但一直没有采取大的军事动作,也一直没有使用重型武器,这可能是一种和解意愿的表现。此外,缅甸国民议会的中期选举将在4月举行,熟悉缅甸政治运行的人士认为,在这之前,出现大战事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难民拥入中国说法不符事实

与激烈战事相比,西方媒体关于缅甸难民的报道更多,有些报道还暗中指责中国,但这些报道的信息很混乱。总部设在美国的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网站称,缅甸已经导致约4万难民徘徊中缅边境,另有2.5万名难民通过各种途径越过边界,进入中国云南境内寻求躲避与庇护。英国《金融时报》称,云南盈江的救援人员表示,进入盈江的缅甸难民有2万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称,至少有1万人逃到中国境内,救援组织警告说,人道主义危机正在加剧,这为中国带来了外交难题。

路透社说,中国政府容忍这些难民营的存在,但是没有正式承认他们。战斗波及整个高度军事化的边境地区的风险,以及新一拨难民的到来尤其令中国领导人感到担忧。路透社援引专家的分析说:“这为中国制造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如果中国被认为是支持克钦独立军和延长难民的停留时间,那么它与缅甸政府的关系就会变得紧张。另一方面,中国也不能对克钦族人和克钦族难民过于敌对。”

“说缅甸难民潮拥入中国,完全是瞎说,没有出现大量边民拥入的情况。”靠近克钦邦的云南某边防派出所民警9日告诉。他说,边防派出所一般会对从缅甸过来的边民进行登记。

赴中缅边境采访的记者了解到,陇川县比较靠近缅甸激烈冲突的地区,去年9月到11月,战争最激烈时,大约有三四百户缅甸人进入该县,其中80%以上是投亲靠友。现在,由于局势缓和了一些,大批缅甸人又回去了,大约只剩下十几户还待在中国。这一数字不值得大惊小怪,缅甸国内不稳定的时候,就会有一些缅甸边民过来投亲靠友,避避风头。中缅山水相连、甚至是田垄相接,边界线上没有天然屏障或地理障碍,双方边民来往非常容易。另外,双方的很多边民同属一个民族,因此边民来往十分容易也很频繁,甚至有很多缅甸孩子到中国境内的学校上学。

克钦邦的冲突是怎么回事儿

缅甸有七个省和七个邦,七省的居民主要是缅甸的主体民族缅族;七邦是指克钦邦、掸邦、钦邦、克伦邦、克耶邦、孟邦和若开邦,多为各少数民族聚居地。自缅甸独立后,政府军与各邦追求更大自治权的民族地方武装不时发生冲突。夹在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克钦邦面积大约8.9万平方公里,在缅甸全国居第二。首府密支那,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在二战中,中国远征军和盟军与日军在此进行激烈的战斗。该邦资源丰富,《纽约时报》把它称为“玉石与黄金之邦”。有专家介绍说,克钦邦的主体民族是克钦族,与中国少数民族景颇族和傈僳族、印度境内的阿萨姆族等同源同祖。

克钦独立军组建于1961年2月5日,当时,缅军中的一支以“早丹”等三兄弟为首的少数民族军来到克钦地区,宣布成立了“克钦独立军”和独立的“克钦政府组织”、“克钦政党”,并实际控制了克钦邦。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于1994年达成停火协议,缅政府承认其为“克钦邦第二特区”,其辖区为位于缅甸克钦邦东北部,与中国云南及印度的阿萨姆邦接壤,下设12个县。

除了克钦独立军掌握的“第二特区”,克钦邦还有克钦新民主军控制的“第一特区”。克钦新民主军是1989年10月由缅甸共产党101军脱离缅共另立门户的武装组织。现控制区约6000平方公里。

缅甸内部各武装派别山头林立给中国的边境安全带来巨大挑战。记者去年在腾冲猴桥采访时,当地边防检查站副站长唐绍明告诉记者,与腾冲隔界相望的是缅甸的甘拜迪市。该地区名义上由缅甸军政府控制,但缅甸的另外两支武装―――克钦独立军和边防军也在附近盘踞。边防军又是由缅甸政府军改编的三支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组成,其中就包括克钦邦第一特区的克钦新民主军。尽管边防军在表面上归顺政府军,但该武装的首领并不愿意为打击独立军而损耗自身实力,因此三方一直以来都处于紧张的僵持状态。唐绍明表示,缅甸地区的紧张情势为当地边防工作增加了巨大的压力,边防官兵须时刻提防战事爆发后边民大量拥入的局面。

中国在缅甸的商业利益也受到挑战。《纽约时报》称,北京政府对缅甸爆发的这场战争没有做出正式的声明,但是分析人士说,中国官员希望看到战争得到解决,“由于这场军事冲突,在该地区做生意的中国公司受到很大影响,中国显然希望缅甸政府和当地的克钦族政权能够达成和解,把地区发展做为优先任务。”

去年在中缅之间引起争议水电站也位于克钦邦。《纽约时报》称,一些克钦族指挥官说,去年6月终结长达17年停火协议重燃战火的一个原因是,缅甸军方想通过中国修建的水电工程扩大对该地区的控制,而当地克钦族人则抗议这项工程。不过,有熟悉情况的学者说,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自由掸邦网9日刊出的评论说,在缅共时期,中国曾直接或通过缅共人民军给克钦独立军以支援。2011年,克钦与缅甸政府关系恶化以来,克钦独立军不是与中国沟通,而是拿中国在其境内的投资来要挟中国,克钦独立军不能看透西方反华势力的用意,和西方反华势力一唱一和,反对中国承建的密松大坝。本来克钦在地理上有和中国搞好关系的优势的,中国在其境内投资电站,石油管道通过其境内等等,如果克钦独立军能处理好这些事情,既能提高自己的收入,也能和中国搞好关系,但由于克钦独立军处理不当,把优势弄成了劣势。自去年10月份以来,缅军在与佤联军和猛拉军和谈后,调重兵攻打克钦,克钦独立军进入困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