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杂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分析称美若衰落可能转嫁危机中国会成为替罪羊

热度49票  浏览15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14日 14:48

超人的危机。肖成森绘

  本报驻美国记者 王 恬 张 D

  美国素有担忧衰落的“传统”,但这次的衰落之虞,似乎比哪次都强烈。金融危机的重创、过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中国的崛起”和“他者的崛起”,令许多美国人在“一落一起”之间,真切地感到了危机。

  谈论美国衰落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美国衰落”的话题,在2012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不会缺席。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罗姆尼指出,奥巴马及其政府高官断定美国处于无可挽回的衰落之中。奥巴马随后称,任何谈论美国正在衰落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美国媒体透露,奥巴马此言源于一篇文章的影响,其作者是新近出版《美国打造的世界》的新保守派思想家罗伯特・卡根,他目前担任罗姆尼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特别顾问。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恰逢其时地成为一剂强心针,让政治家们有理由相信美国没有衰落,也绝对不能衰落。通读全册,可以感到与其说卡根是要论证美国没有衰落,不如说他是要警告美国人绝对不能听任美国衰落,因为美国的衰落很可能意味着“自由国际秩序”的终结。

  他认为“经济增长与国际影响力之间并非简单地相关”,未来唯一能够影响美国实力地位的是中国的经济增长。他警告,美国人面前真正的危险是相信美国已经或即将衰落,或是认为在清理国内事务时可以暂时放弃对世界承担的责任。卡根表示,帝国或大国终有衰落之时,但美国的衰落之时远未到来。美国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能否解决最紧迫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如果美国不能解决其财政危机,将很可能面临经济衰落,继而影响其维持军事和国际影响力。

  世界重心由西向东转移,意味着西方全球霸权结束?

  并不是每个美国战略思想家都像卡根这样对美国充满信心。美国国际关系学者布热津斯基表示,世界重心由西向东的转移意味着西方全球霸权的结束,世界权力开始分散,不再集中在西方或美国的手里,亚洲正在崛起,全球民众的政治觉醒与躁动也时常带有反西方情绪。他警告美国不能再当“世界警察”,因为美国已使自己面临破产、国内的民怨和国际上的合法性丧失。他对美国国内日趋极端的贫富分化表示忧虑。他抨击美国政治的高度党派性以及由此陷入的政治僵局,同时批评美国民众对外部世界“无知”以及不愿作出短期的牺牲以换取长期的复兴。

  布热津斯基称,一些欧洲国家和印度、日本等已经开始评估美国衰落对各自国家利益的潜在影响及应对之策。他认为,在“后美国时代”,没有哪一个大国能够成为统治性力量,国际社会可能陷入大国竞争的不稳定甚至混乱之中。“事实上,21世纪世界的战略复杂性使大国无法获取霸权。但那些今天梦想美国崩溃的人将来可能会后悔,后美国世界将日趋复杂和混乱。”他提出美国应复兴自身,同时推动形成一个扩大的、合作的西方(从北美、欧洲,经过欧亚,一直到日本和韩国),并在东方支持一个可以适应中国崛起的复杂平衡。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约翰・伊肯伯里则认为,“后美国时代”的国际秩序将保持稳定,基于国际法和国际机构而建立起来的“自由国际秩序”在没有美国强权支持的情况下亦可自立,新兴大国将支持此秩序。他认为,美国可以通过维持联盟网络和伙伴关系以及多边政策保持强大。美国肯塔基大学助理教授罗伯特・法利说,霸权从不意味着在任何时候实现任何美国想要的结果,霸权实际上意味着犯下可怕的错误却无需遭受可怕的后果,现在随着美国与其他大国差距的减小,美国犯错误的余地变窄了。

  中美问题专家资中筠认为,美国当前面临一个新拐点,在全球化背景下出现了三个新的因素,一是美国作为“世界领袖”的负担越来越沉重,二是所谓虚拟经济离实体经济越来越远,三是全球化背景下美国贫富差距扩大到难以忍受的地步,这些问题都在腐蚀美国的民主制度。她指出,美国制度的活力历来在于其有效的纠错机制,但现在资本大亨的贪婪、军工复合体的既得利益和不顾大局的党派斗争,很可能会绑架美国真正的利益。

  资中筠指出,美国自二战结束到现在最大的战略目标就是维持其唯一世界领袖的地位,警惕任何潜在的挑战。她认为,“美国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它必然是超强的力量,远远超过任何老二”。

  中国社科院去年年底发布的《国际形势黄皮书》认为,受美国国内政治经济形势的限制,美国已无力独自承担全球事务的领导责任,其他力量中心尚无力替代美国的领导地位,提供全球公共品,世界格局进入一个“无领导者的时代”。黄皮书强调,跟其他大国相比,美国的经济优势相对缩小,但整体实力依然领先,美国依然是全球综合国力最强大的国家。

  谈“美国衰落”,必提及“中国崛起”?

  在谈论“美国衰落”的时候,常会有一个如影随形的话题,就是“中国崛起”。“中国是美国潜在的最大挑战”,持此观点的美国人不在少数。

  卡根认为,如果美国衰落,有可能成为“第二个超级大国”的就是中国,而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国家特性使之最终将损害或颠覆“自由经济秩序”。他称中国崛起为美国面临的所有挑战中“最明显的”,尽管这些挑战不比美国在冷战中遇到的挑战大。卡根质疑“中国模式”关于经济战略性决策是否非常有效,但从长远来看未必能够灵活适应变化的国际经济、政治和战略环境。

  布热津斯基则认为,美中未来能够避免正面冲突,避免历史上大国衰落大国崛起迎头相撞的情形,部分原因是美中经济相互依赖,彼此清楚伤害对方终将伤及自身。

  资中筠认为,到目前为止,中美两国没有不可调和的根本利益冲突,也没有领土争端,未来中美关系中的决定性因素是两国如何解决各自内部的问题。如果美国不能摆脱困境,它就会把困难转嫁到国际上来,中国就会成为替罪羊,造成两国关系的紧张。她认为,最坏的情形是中国被美国拖入军备竞赛的泥沼,两国关系走向恶性循环,指向危险莫测的终点;最好的情形是中美都各自找到克服内部困难的有效办法,两国关系进入一个比较平稳和良性的循环。

  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与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侃如最近共同推出的报告《中美战略互疑:解析与应对》中,王缉思指出:“中国的一般观点是,从长远眼光来看,美国基本上是一个正在走向衰落的国家。美国的金融动荡、巨额赤字、高失业率、经济复苏乏力以及国内政治的极化,被视为美国衰落的许多标志中的几个。”他们认为,尽管中美在很多问题上具有丰富的交流经验,但中美关系确实存在着大量深层的战略互疑,且呈增长之势;中国关切美国对华的战略立场,美国关心中国在国际体系中的影响,以及会对美国推进其长期原则和利益的能力造成怎样的影响。

  美国在衰落吗?美国是在持续衰落之中,还是在经历困难阶段,终将恢复?对美国来说,衰落是“一种选择”,还是不可避免的命运?如果美国真的在衰落,那么谁将取而代之,或者世界将陷入“混乱的无序”?对于这些问题,没有人比美国人自己更渴望探究答案了。

顶:4 踩:9
【已经有36人表态】
9票
感动
3票
路过
2票
高兴
5票
难过
1票
搞笑
7票
愤怒
6票
无聊
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