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情速递 >> 军事杂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军人大会≠检讨会 某防空旅战士开“吐槽大会”

热度15票  浏览8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5月18日 06:22

  闽南5月,万物并秀,而不一样的会风,更让人感到欣喜――某防空旅勤务队军人大会上,6名士兵代表轮番上台围绕队里工作“吐槽”。

  “军人大会是个严肃的会议,怎么开得这么‘不正规’?”勤务队是该旅“基层建设先进单位”,队长吴炜斌、指导员丁长江又都是“老基层”,所以记者一上来就心生疑问。

  “我们是按要求开的,全队官兵参加,指导员主持,队长先向军人大会报告工作,传达和布置任务,然后发扬民主,听取6名士兵的批评和建议。”记者翻看会议议程,倒也没发现什么不妥,只是听取士兵对工作的批评和建议一项,却改以“吐槽大会”形式组织。

  “每天负重跑一个5公里,体能是有提高,但卫生队的军医也都认识了我。”“我喜欢指导员上课,他上课我可以打个盹。”“原本以为吃的是芝麻糊,一看才知道是碗芝麻馅汤圆。”战士的“吐槽”有喜感,也很有料。队长抓训练“急”了点,指导员授课“平”了点,炊事员水平“菜”了点……军人委员会主任、警调排排长陈翔一一记录下来,提交党支部研究解决。

  “吐槽是门技术,笑对需要勇气。这种军人大会我喜欢!”话务班女兵、下士张斌红说,这种方式既把想提的意见说了出来,又以诙谐幽默的形式让对方乐于接受。记者在现场看到,“吐槽者”每人发言三五分钟、言语犀利,“被吐槽者”笑脸以对,但也不时脸红冒汗,全场不时响起掌声。

  “以前军人大会可没这么受重视,也没现在这么受欢迎。”丁指导员坦言,他刚上任那会儿,因工作头绪多,加上队里小散远单位多、人员集中难,仅仅结合队务会收集意见,利用晚点名答复,勉强把第一次军人大会“开”完了。

  直到训练阶段转换时,队里才真正召开了一次军人大会。会上,队长发言完,轮到丁指导员开讲了:近期专业训练要抓紧;业务班要克服工学矛盾,按时参加政治教育;炊事班搞好伙食保障……他一口气布置5项工作,又挨个强调一遍,直到会议结束。

  “指导员,军人大会不是讲评部署会,是不是听一听战士们的意见?”陈排长小声提醒。丁指导员这才注意到忽视了一项议程,连拍脑袋。

  此后一次军人大会上,丁指导员认真按会议程序组织。然而,让大家提意见和批评时,战士们摆手的摆手、摇头的摇头,都说没意见。

  官兵到底是都满意,还是不好意思说?吴队长、丁指导员面面相觑,心中画了个大问号。会后,他们走进班排摸底发现,不少战士觉得军人大会太严肃,担心自己提意见得罪干部骨干,怕“穿小鞋”;即使提意见,也不外乎一些不痛不痒的“常见病”“大众病”。

  正当队里一筹莫展时,火爆的电视节目“吐槽大会”给了他们启发。队里当即决定,把军人大会的发扬民主环节开成“吐槽大会”,让大家在“优雅地吐槽”中建言献策。

  于是有了开头那场不一样的军人大会。

  传统链接

  军人大会作为连队一项定期的会议制度,既是基层经常性管理教育工作的一种重要方式,又是连队全体官兵民主生活的基本载体,也是密切官兵关系、沟通官兵感情的重要渠道,在增强连队内部团结,保持连队高度稳定和集中统一,促进连队全面建设和保证各项任务的完成中具有重要作用。

  《内务条令》规定:连军人大会,每月或者一个工作阶段召开1次。所谓工作阶段的含义包括两方面:一种是连队每年周期性的主要工作,如老兵退伍、新兵下连、年终总结和评功评奖等;另一种是完成上级下达的作战、演习、抢险救灾等紧急或重大任务。

  大家恳谈

  列兵周闵:如果半年都不开一次军人大会,或是用连务会、晚点名等代替军人大会,或是组织不正规,没有讨论交流环节,那我们战士就失去了“谏言”的机会。言路不开,心气就不畅,就会影响大家参与连队建设的积极性。

  排长王余树轩:军人大会上“优雅地吐槽”,乍一听好像有点不和谐,实际上这种特殊的交流方式,就像药丸裹上“糖衣”一样,既让战士意见易于被接受,又有效治了“病”。

  组织科干事张波:军人大会上发扬民主,关键是发动官兵畅所欲言,不能避重就轻、泛泛而谈,“吐槽大会”应该是一种听取批评建议的好做法,这点从大家的欢迎程度上也能看出来。

  旅政治部主任金锋:哪里有争议,哪里就有吐槽;哪里有吐槽,哪里就需要思考。战士们的“吐槽”虽然委婉,却需要我们静下心来思考,深挖问题根源,从而将“吐槽能量”转化为推动工作的动力。

  专家视点

  开好军人大会必须把握一条,即会议主体是连队士兵,会议宗旨是发扬民主、汲取士兵的智慧和力量。应该围绕这个意图来设计会议议题,多让战士“唱戏”,少搞干部“独奏”。

  为了提升效果,倡导采用官兵喜闻乐见的形式,比如有趣有味有药效的“吐槽大会”,让大伙适当吐吐槽未尝不可,连队干部应理性对待并主动适应。

  然而,凡事得有个度。如果真把军人大会开成完全意义上的“吐槽大会”,我个人认为不妥,也不宜提倡。军人大会毕竟不是座谈会,过分吐槽只是赚了语言上的噱头,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甚至还可能变了味,影响官兵关系。要知道,真正打动人心的往往是发自内心深处、不带任何修饰的朴素语言,批评建议更是如此。

  再说,作为军队基层的一个战斗单位,连队特殊的职能使命决定其任何会议都具有神圣性和规范性,与会者必须抱有高度的责任感敬畏感,才能把会议开出质量和效果,军人大会也不例外。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永远是每个军人都应遵循的法度。

  (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政工系主任、教授 王德义)

  军人大会再也不是检讨会了

  本报讯 于航、岳治中报道:5月初,东部战区某旅宣传科科长王克彬在装步八连挂钩蹲点。头天晚上查铺查哨时,他发现哨兵小孙睡岗,当场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

  这事被连长知道了,他顿时火冒三丈:“你在新兵里素质算拔尖的,是连队的重点培养对象,怎么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还被机关干部抓了现行?”一顿暴风骤雨般的训斥后,连长责令小孙将岗哨职责抄写5遍,还要在军人大会上作出深刻检讨。小孙觉得很委屈,一个人躲在水房生闷气,嘴里还咕哝着:“动不动就在军人大会上作检讨,太过分了。”而这恰好被一旁经过的王科长听见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战士口中的“军人大会”怎么变了味?对照《内务条令》,王科长意识到,把军人大会开成检讨会,不但降低军人大会的威信,还容易挫伤战士的自尊心。

  “军人大会到底该怎么开?”王科长找到连长商量,建议改变连队随意召开军人大会的现状,按纲抓建,让军人大会开出实效。连长也主动检讨了自己的工作:单打独斗多,与军人委员会配合少;军人大会乱撒“胡椒面”的多,切实解决问题的少……几经商议,并经连队党支部批准同意后,该连决定:严格把控时间节点,根据连队工作实际每月至少召开一次军人大会;军人委员会下设各小组必须在军人大会上汇报各自工作,让官兵清楚连队建设这本“账”;鼓励官兵发表意见建议,积极参与连队建设,对“金点子”给予奖励。

  近日,该连召开军人大会。会上,两位连首长分别通报了“专攻精练”考核成绩和第一季度连队军事训练情况。官兵也踊跃建言,现场点出了10余个与实战化训练脱节的问题,并提出了25条具体改进措施。而之前对小孙的处理也改为书面检讨,军人大会再也不是检讨会了。黄海峰 本报特约记者 吴科儒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