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红军长征中的八次会师:战略大转移中的大会师

热度59票  浏览5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红军长征中,不仅有著名的红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红军在甘肃会宁、将台堡(今属宁夏)的会师,还有红二、六军团在贵州木黄的会师,北上抗日先遣队与红十军在江西重溪的会师,红一、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的会师,红二十五军与陕甘红军在陕西永坪的会师,陕甘支队与红十五军团在陕西甘泉的会师,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甘孜的会师。红军长征中共有8次会师。

  

  红二、六军团在木黄会师

  

  1934年9月20日,中革军委指示红六军团“由现地域经青江、青溪、思县到达省溪、铜仁、江口地域,然后设法与二军团首长取得联络”。10月4日,中革军委再次电告红六军团“二军团已占印江”,应“迅向江口前进”,向红二军团靠拢。

按照中革军委指示,红六军团向江口前进。10月上旬,红六军团在甘溪陷入国民党军重兵包围。第十七师第四十九团、第五十一团各一部,在军团参谋长李达率领下,经过9天9夜的艰苦转战,冲破重围,15日,首先到达黔东根据地之沿河地区,与红三军(红二军团)一部会合。李达向贺龙等红三军领导人详细汇报了红六军团的情况与危险处境后,贺龙等领导对红六军团十分关切,不顾湘西敌军陈渠珍部及黔军的拦阻,于10月16日亲率红三军主力和李达所部兼程南下,迎接红六军团。

甘溪战斗后,与主力失去联络的红六军团第五十团,由于退路被切断,无法寻找主力部队。途中,他们在一个小市镇的一个小学校里,从半张旧报上看到“贺龙匪部在沿河、印江一带骚扰,向西南方面蠢动……”第五十团凭着这半张旧报纸,在一位十分熟悉道路的向导引导下,走了一个多星期,到达印江县附近。可是没有见到红三军的影子。他们决定到印江县附近的苗山休整一下。

当五十团走到苗山半腰时,忽然听到山上传来了“哒得得得……”的号音,仔细一听,原来是第四十九团在调号问话。部队一下欢腾了。团领导迫不及待地找到司号员,要他马上吹号问问。大概由于兴奋的原因,司号员的号音又脆又高,一问一答,特别亲切。团领导听了司号员汇报的情况后,对司号员说:“小鬼,吹号问问四十九团找到红三军了没有?”这下可把司号员难住了,他眨了眨眼说:“不行啊,这几句我们号谱上没有。”司号员正说着,忽然看到一支部队从山脚下朝山上走来。他们手里都拿着帽子、手巾,不停地挥舞着、喊叫着。第五十团的指战员也立刻欢呼着向山下奔去。

他们互相拥抱着、谈论着,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这下可好啦,总算找到你们了!”部队越来越多,欢呼声、口号声震撼了山谷,战士们手舞足蹈,如醉似狂。“看见贺龙总指挥了吗?”“看见了……”

贺龙总指挥穿着短衫,戴着礼帽,向大家走来。他笑着对大家说:“同志们辛苦了!”随后,贺龙和五十团的同志一一握手。他看大家有点注意他的装束,便打趣地说:“怎么!我这身打扮不像当兵的吗?啊!”

10月23日,红六军团主力到达黔东印江县木黄。24日,贺龙、关向应率领红三军主力及李达所率红六军团一部从芙蓉坝、锅厂到达木黄,两军胜利会师。

10月25日,红三军、六军团致电中革军委,提出:以目前敌情及红三军、六军团力量,“两个军团应集中行动。我们决定加强苏区党和武装的领导,开展游击战争,巩固发展原有苏区”。

10月26日,两支红军部队在四川省酉阳县南腰界举行了隆重的会师大会。任弼时宣读了中共中央庆祝红三军和红六军团会师的贺电,就当前的形势和任务作了报告。他指着贺龙向红六军团的指战员高声地说:“看哪,他就是两把刀闹革命,南昌起义的总指挥,我们红三军长贺龙同志!”

贺龙握着一根旱烟袋,满面笑容地走到主席台前,向全场指战员敬个礼,笑着说:“我让弼时同志夸得有点子昏昏沉沉喽!'两把菜刀闹革命',一把在别人手里,我手里只有一把,是单刀,不是双刀。”满场爆发出一阵笑声。贺龙说:“会师,会师,会见老师。你们来自井冈山,那是毛主席、朱总司令创造的苏区,一直是我贺龙和我们红三军学习的榜样。我代表红三军全体同志热烈欢迎你们!”

会后,红三军奉中革军委电令,恢复了红二军团番号。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治委员,关向应任副政治委员。

11月6日,中央书记处电告红二、六军团:中央决定建立湘鄂川黔边省委,以任弼时为书记,贺龙、夏曦、关向应、萧克、王震等为委员;在军队方面,二、六军团均改编为现行编制的一个师,仍保留二、六军团的名义,红二军团军团长由贺龙担任,政委由贺龙兼,红六军团军团长为萧克,政委为王震;两军团均直受军委领导,但在两军团共同行动时,则由贺龙、任弼时统一指挥。

随后,红二、六军团从南腰界出发,向湘西地区发动攻势作战,以策应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并开辟新的苏区。

  

  北上抗日先遣队与红十军在重溪会师

  

  1934年7月初,国民党军向中央苏区中心区域开始全面进攻。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为了摆脱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困境,减轻敌人对中央苏区的压力,决定以红七军团组成抗日先遣队,北上闽浙皖赣边地区,发展游击战争,以“吸引蒋敌将其兵力从中央苏区调回一部到其后方去”,配合中央红军主力,粉碎敌人第五次“围剿”。同时规定红七军团的行动计划为:第一步,由瑞金出发,到福建闽江地域,第二步到浙江省兰溪地域,第三步在浙江、皖南创建根据地。

在福建连城地区活动的红七军团于7月初调回瑞金,进行短期整训,并突击补充了2000多名新战士。在瑞金后,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的几位主要领导人及共产国际派来的李德,接见了红七军团领导人寻淮洲、乐少华、刘英、粟裕,当面交代任务,宣布由红七军团组成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立即向闽、浙、皖、赣等省出动。中共中央还在印刷条件极为困难的情况下,赶印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中国能不能抗日?》及《拥护红军北上抗日运动口号》等宣传材料,共160万份,供红七军团北上沿途宣传和散发。

7月6日晚,以红七军团组成的北上抗日先遣队6000余人,在军团长寻淮洲、政治委员乐少华的率领下,从瑞金出发东进,经过长汀、连城、永安,进入闽中地区。

抗日先遣队先后转战于闽、浙、皖、赣4省几十个县,一度震动了福州、杭州、徽州等地,行程3200多里,连续行军作战,深入敌人腹心,击退了敌人无数次的截击、追击和“围剿”。

10月15日、21日,中革军委两次电示北上抗日先遣队转移到闽浙赣苏区整顿补充。遵照中革军委命令,北上抗日先遣队经浮梁、德兴间的山地,通过敌人两道封锁线,进入闽浙赣苏区,并于11月初在江西葛源以北重溪同红十军会合。

闽浙赣苏区是方志敏等同志领导创建的老苏区。抗日先遣队到达后,受到苏区群众的热情欢迎,方志敏亲自到驻地看望北上抗日先遣队指战员,并组织筹集物资慰问抗日先遣队。在当地党组织和人民群众亲切慰问下,抗日先遣队指战员近4个月的艰辛劳顿,顿时一扫而光,部队情绪迅速振奋起来。

接着,部队进行了整编。根据中革军委11月4日命令,北上抗日先遣队同闽浙赣苏区的红十军及新升级的地方武装合编,成立红军第十军团,刘畴西为军团长,乐少华为政治委员,继续担负抗日先遣队的任务。红十军团辖第十九师(北上抗日先遣队改编)和二十师(原红十军改编)、二十一师(由地方武装组成),寻淮洲和聂洪钧分别担任第十九师师长、政委,刘畴西、乐少华分别兼任第二十师师长、政委。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方志敏兼任赣东北军区司令员,曾洪易任省委书记兼军区政委,粟裕任军区参谋长(后改任红十军团参谋长)。

红十军团编成后,遵照中革军委的指示,第十九师仍出动到浙皖赣边,打击“追剿”之敌,发展新苏区;第二十师、第二十一师,留在闽浙赣苏区坚持斗争。

  

  红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

  

  1935年6月8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发布指示:我军基本任务是用一切努力不顾一切困难取得与四方面军直接会合。当日,中央红军占领芦山,接着翻越了第一座大雪山---夹金山,向懋功前进。

10日1时,野战军司令部命令红一军团二师继续前进,赶于12日攻占懋功。11日,《红星》报第20期发表《同四方面军会合去!》的文章。文章说:“我们在最短期间内便能与红四方面军握手见面了,两大红军主力的会合,将使我们的战斗力量更加增强,更有保证地在军委统一指挥之下协同一致作战。”“我们无论如何要争取这一伟大任务的迅速实现。”

6月12日12时,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在夹金山、达维之间与红四方面军第九军第二十五师第七十四团胜利会师。指战员握手拥抱,欢呼跳跃,一个个激动得热泪盈眶。红四方面军转交了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给中央的信。信中说:我们先头团已于8日占懋功,大部正在向懋功开进,先头部队向达维开进,对敌军筑工事、警戒,掩护你们会合。“今日汇合,士气大为振奋,西征军艰苦卓绝之奋斗,极为此间指战员所欣服。”

6月15日,《红星》报第21期发表了《向全野战军介绍一下红四方面军》一文和社论《伟大的会合》。社论说:红一、四方面军的会合“是历史上空前伟大的事件,是决定中国苏维埃运动今后发展的事件”,“是五次战役以来最大的胜利”,“是中国苏维埃运动新的大开展的基点”。这一天,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及红四方面军全体指战员致电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周(恩来)政委、中央红军全体指战员,说:“懋功会合的捷电传来,全军欢跃。”

6月18日,中共中央由达维出发,抵达懋功。懋功有藏、回、汉三个民族居住,东南有夹金山,南有蛇皮梁子,东北有牛头巴朗山、红桥山,北有梦笔山,均属岷山山脉。红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在县城的天主教堂召开了干部大会,并在城隍庙举行了庆祝会师的联欢会。

随即,两个方面军的指战员们举行了联欢活动。6月21日,“太阳”纵队在懋功召开了一次干部同乐会,四方面军驻懋功部队的干部亦全部参加。在未开会之先,唱歌呀,谈话呀,两方面军的干部互相谈说过去成绩呀,整个会场充满着愉快的气氛。

23日的下午,“太阳”篮球队与四方面军驻懋功部队的篮球队举行友谊比赛,开始是分开打,以后又混合打,球艺虽由于双方的长期行军与作战而表现得生疏,但活跃的精神,英勇的表演,处处都显示出红军健儿的大好身手。

红军两大主力会师后,为了加强部队建设,互相学习,交流建军和作战经验,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红一方面军抽调一批干部加强红四方面军,红四方面军抽调部分部队加强红一方面军。同时,还互相参观访问,互相学习,充分体现了兄弟般的团结和革命军队之间的战斗友谊。

  

  红二十五军与陕甘红军在永坪会师

  

  1935年9月初,红二十五军进入陕甘根据地。7日,到达保安县的豹子川。由于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在甘肃泾县四坡村战斗中不幸牺牲,中共鄂豫陕省委决定徐海东任军长,程子华任政委、代理鄂豫陕省委书记。9日,红二十五军到达陕西永宁山,同中共陕甘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1935年9月15日清晨,雾特别大,相隔10来米远就看不见人。但是,陕西延川县永坪镇附近的红军和老乡,一大早就从四面八方涌到永坪镇的河道上,欢迎经过长途跋涉,战胜无数艰险困难,胜利到达陕北的红二十五军。

庄头上出现了一杆迎风招展的红旗,后面是黑压压看不到头的队伍。河道里立即响起了锣鼓声、歌声和口号声。正在田里干活的老乡们,听到锣鼓响,也扛着锄头赶来了。

徐海东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身材高大结实,穿着一身青色军装。八角形的军帽上,钉着一颗红五星。他一边走,一边挥手向欢迎的人群问好。紧跟在后面的是骑兵警卫排,再后面的是手枪团。手枪团排成4路纵队,一边走,一边喊口号、唱歌,一个个神采奕奕,笑容满面。手枪团后面是司号连,吹打得震天响。再后面是几十个十五六岁的宣传队员,又唱又舞地走了过来。战斗部队过来了,分成三路纵队行进,每个人都扛着一色的马步枪,有的还上着明晃晃的刺刀。

欢迎的人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称赞着。

9月16日,刘志丹率红二十六、红二十七军到达永坪镇,三个军胜利会师。陕甘红军同红二十五军互相进行参观访问活动。贫农会也把老大娘、小伙子、小媳妇都组织起来,带着绣花荷包、袜底等东西去慰问红二十五军,到了驻地,男的帮战士们劈柴、打水,妇女抢着洗衣服、补袜子。战士们也把打土豪得来的花布、线赠给老乡。

9月17日,中共鄂豫陕省委和西北工委举行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中共陕甘晋省委,朱理治任书记,郭洪涛任副书记。会议还决定红二十五军同陕甘红军第二十六、第二十七军合编为第十五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治委员,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红二十五军改编为第七十五师,红二十六军改编为第七十八师,红二十七军改编为第八十一师。

9月18日,在永坪镇举行盛大的军民联欢大会,庆祝胜利会师和纪念九一八事变4年。会场上,红旗飘扬,刀枪林立,口号震天,群情激昂。徐海东、刘志丹、郭述申、聂洪钧、朱理治等分别在会上讲了话,号召全体军民互相学习,加强团结,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坚决粉碎敌人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为巩固和扩大陕甘革命根据地而奋斗。

会后,各地掀起了参军热潮,红十五军团发展到7000余人。不久,红十五军团在劳山战役中消灭敌人一一○师,使陕北根据地不断巩固和扩大。

  

  陕甘支队与红十五军团在甘泉会师

  

  1935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到达甘肃岷县以南的哈达铺。在这里,根据从当地找到的报纸上获悉陕北的红军和根据地仍然存在的情况,毛泽东提出到陕北去。按照俄界会议的决定,红一方面军主力在此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治委员。9月27日,陕甘支队占领通渭县榜罗镇,中央政治局常委在此召开会议,正式确定落脚陕北,保卫和扩大根据地。会后,陕甘支队越过六盘山,于10月19日进抵陕甘根据地的吴起镇(今吴旗)。10月21日,陕甘支队在吴起镇附近将尾追之敌骑兵2000余人击溃。中央政治局在此召开会议,指出历时一年的长途行军已经结束,今后的战略任务是保卫和扩大陕北苏区,以陕北苏区领导全国革命。陕、甘、晋三省是发展的主要区域。会后,派出先遣队寻找陕北红军和刘志丹。

10月底,党中央派人给红十五军团送去了陕甘支队全体指战员《告红二十五、二十六军全体指战员书》,表达了对红二十五、二十六军的热情慰问、鼓励和对胜利会师的祝贺。《告指战员书》指出:“我们久已听到了红二十六军同志们在陕甘边长期斗争的历史,红二十五军同志们在鄂豫皖英勇斗争和在河南……陕西、甘肃的远征,听到群众对你们优良纪律和英勇斗争的称赞。”“我们的会合是中华苏维埃运动的一个伟大胜利,是西北革命运动大开展的号炮!”它将为开展西北苏维埃运动大局面、赤化全中国打下巩固的基础。红十五军团指战员听了《告指战员书》无不欢欣鼓舞,群情振奋。军团长徐海东高兴地说:“毛主席快到了,再打上一仗,作为见面礼!”

11月2日,中共中央率领陕甘支队先头团进驻陕甘边苏维埃政府驻地甘泉县下寺湾。11月3日在富县以北地区召开欢迎中央红军到陕北大会。同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决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西北军委宣布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红十五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建制。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政治委员毛泽东(兼)。红一方面军下辖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尔后,红一方面军总部和红一军团即从下寺湾地区向甘泉以南道左铺地区红十五军团驻地开进。毛泽东、彭德怀在红十五军团驻地会见了徐海东、程子华等,给予了亲切的勉励。这个消息传到部队,鼓舞了红十五军团的斗志。

为了加强对红十五军团的各级领导,中革军委先后派周士第、王首道、冯文彬、张纯清、陈奇涵、宋时轮、黄镇、唐天际、杨奇清、周碧泉、伍修权、毕士悌等一批军政领导干部到红十五军团工作,受到红十五军团各级领导的热烈欢迎。

11月21日,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对进至直罗镇的国民党军第一○九师发起进攻。24日攻占直罗镇。直罗镇战役的胜利,打破国民党军对陕甘苏区的第三次“围剿”,巩固了陕甘苏区,为党中央把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奠基礼。

  

  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

  

  红六军团翻越雪山之后,于1936年6月3日到达理化以南甲洼地区,同前来迎接的红三十二军会师。

为了迎接红二、六军团的到来,红四方面军总部曾专门对部队进行了动员和布置,要求部队大力开展迎接红二、六军团的组织准备工作。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在动员会上说:“红军是一家人,我们和中央红军与二方面军的关系,好比老四与老大、老二之间的兄弟关系。上次我们和老大的关系没有搞好,要接受教训。'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吵架归吵架,团结归团结,不能分家。现在老二就要来了,再搞不好关系,是说不过去的,每个部队都有自己的长处、短处,方针是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加强团结,一致对敌。”

会后,各部队广泛地进行了迎接会师的政治动员和各项准备工作,热烈展开了赶制慰问品的活动。

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经过道孚、炉霍到达甘孜。此时的甘孜,冰河解冻,大地返青,到处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色。红三十军指战员听说红二、六军团就要到来与红四方面军会合了,大家奔走相告,激动不已。为此,军政治部宣传队还临时编了个《迎亲人》的歌,深入战士们的驻地,分别教唱。

当夕阳在天边洒下最后一抹红光的时候,整个甘孜都在歌的海洋中荡漾。只听:

看!战胜了一切,

听!震动了全国。

英雄的弟兄们,伟大的会合。

来,欢迎二、六军团!

……

战士们盼望的日子就要来到了。6月30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率领二军团到达甘孜附近的绒坝岔与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先头部队会师。

7月1日,红二、六军团齐集甘孜。

红二、六军团的到来,受到了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热烈欢迎,沿途贴满了“欢迎横扫湘鄂川黔滇康的二、六军团”,“欢迎善打运动战的二、六军团”等巨幅标语。红二、六军团所到之处,群众载歌载舞,欢呼声不断。红四方面军筹集大量的粮食、牛羊,腾出了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房子,准备了柴禾,烧好了开水,为红二、六军团准备了很好的宿营和生活条件,使红二、六军团指战员深受感动。

7月2日,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召开庆祝会师大会。朱德总司令和任弼时在会上讲了话,给全体指战员以深刻的教育和巨大的鼓舞。接着,进行了文艺演出,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剧团演出了《迎亲人》和《红军舞》等精彩节目。

7月5日,红二、六军团奉中革军委电令,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萧克任副总指挥,关向应任副政治委员。所属第二、第六军团番号不变,另将第三十二军编入红二方面军建制。

  

  红一、四方面军在会宁会师

  

  1936年10月7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一部到达会宁,与红一方面军第七十三师胜利会合,揭开了激动人心的三大主力会师的序幕。

10月8日,红四方面军的先头部队第十师,与红一方面军的第一师在甘肃会宁的青江驿、隆德的界石铺胜利会师。9日,红军总部及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进入会宁城。会宁城里旌旗招展,墙上张贴了很多庆祝会师的标语。当红军总部和四方面军总指挥部领导人进城时,欢迎人群的欢呼声、口号声响彻云霄,到处呈现一片欢乐的景象。当朱德总司令在会宁见到红一方面军红一师师长陈赓时,禁不住热泪盈眶。朱德在会宁还同在90里外界石铺的红二师政委萧华通了电话,萧华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听到这熟悉而亲切的四川口音,使我真兴奋得要跳起来,给我打电话的,正是我们敬爱的朱德总司令。我是多么想念他呀!总司令首先关切地问:“毛主席好吗?周副主席好吗?”这次电话,打了足足有半个钟头。

10月10日,古老的会宁城披上节日的盛装,五颜六色的标语贴满了大街小巷,鲜艳的红旗在城头上迎风飘扬。胜利会师的红军指战员们心里充满了欢乐和希望,会宁城里处处欢声笑语,喜气洋洋。

为了避开敌机的袭扰,红一、四方面军于10日黄昏在会宁文庙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庆祝会师联欢大会。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陈赓出席了大会。在会上,宣读了党中央的贺电。徐向前、陈昌浩、陈赓分别代表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致祝词。接着,红一方面军指战员把久已备好的大批慰问品---毛衣、毛袜、手套等赠给红四方面军的战友,从而把庆祝大会的热烈气氛推向高潮。由于张国焘错误路线的干扰,红一、四方面军1935年9月在茫茫草地中痛苦分离后,经过一年的艰苦斗争,又在黄土高原的会宁城胜利会合。两军战友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放下手中的武器,抛下肩上的背包,含着热泪,悲喜交集地互相拥抱,互致问候。掌声、笑声、欢呼声,像一阵阵春雷,响彻会宁城上空。在这欢乐的时候,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徐向前、陈昌浩、李卓然向党中央发了致敬电,满怀激情地描述了大会师的盛况,表达了他们同红一方面军会师后的激动心情。

  

  红一、二方面军在将台堡会师

  

  正在北进途中的红二方面军指战员闻知一、四方面军已在会宁会师的消息,加快了行军的速度,以求早日分享大会师的欢乐。10月22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率总指挥部到达隆德将台堡,同红一方面军主力胜利会师。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王震、左权、聂荣臻在这里亲切会面。红一方面军把3万块大洋、20多头牛、2000多只羊、数万斤粮食、1000套棉衣、数万张羊皮、500多匹布、2万斤羊毛和3架缝纫机赠送给红二方面军。两军在将台堡召开了规模盛大的联欢大会,欢庆胜利会师。中共中央派邓小平等前来慰问,并传达了瓦窑堡会议精神和毛泽东的《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10月24日,中央书记处向共产国际报告说:“三个方面军已完全会合,我们正用大力在三个方面军中进行干部的政治教育,保证整个红军在民族革命战争的新阶段中担负组织者与领导者的责任。”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胜利地完成了1934年秋开始的战略大转移的历史任务,宣告了国民党反动派围追堵截、聚歼红军阴谋的彻底破产,给全国人民展示了一个光辉灿烂的前景,带来了新的希望,极大地推动了正在蓬勃发展的抗日救亡运动,促进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开创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