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长征路上加入红军的神秘武装:黔东北神兵

热度66票  浏览2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中国近代史上,曾发生过一段较长时期的军阀混战。由于军阀混战,人民受尽了百般蹂躏。在这军阀混战时期,统治贵州的军阀,先是以刘显世为首的兴义系,后是以周西成为首的桐梓系。军阀纷争,战争连年不断,部队往来频繁,苛捐杂税繁多,官绅乘势敲诈,歹徒趁机劫掠,加之天灾频临,疾病丛生,人民便陷入灾难深渊,长期处于食不饱腹,衣不蔽体的水深火热之中。 

   

  一 

   

  深受军阀官僚剥削压迫的黔东北人民,因地处黔省边偶,交通闭塞,文化落后,历来经济贫困,迷信鬼神,把摆脱贫困的希望,寄托在“神仙”、“真命天子”来拯救的观念上。便托“神”的作用,反对暴政,一地牵头,各地响应,在黔东北形成了轰轰烈烈的神兵运动。

    所谓神兵,其宗旨就是:打击军阀官僚,打倒乡间豪绅,反抗政府,灭丁、灭粮、灭捐。旗帜十分鲜明,不为利诱,不受威胁。其特征:一是设神坛,封神将,喝神水,练神功,倡导者为大佛祖,其它封神将、神兵,封为神将的有男有女。凡是民间有深远影响的古代名将和传说中的神仙,都成为神将名目,成为神兵统帅。男的称为“怀远将军”、“老令公”、“六郎”、“练兵元帅”。女的称为“老令婆”、“樊梨花”、“穆桂英”、“张七姐”、“何仙姑”。设神坛,喝神水,凡入神坛,喝了神水就成为神兵,神兵服从神将统率。二是神兵坚毅勇敢,勇往直前,具有不怕流血牺牲的大无畏精神。“神兵有神护体,砍不进,杀不进,一刀砍个白印印”,平时练兵是这样喊,战场上拼命亦是这样喊。“闻其声而知其形”,先声夺人。三是神兵内部有铁的纪律,神兵喝神水前都要在神坛前拈香盟誓:“不贪色,不贪利,如果贪色贪利,香头落地,人头落地,砍下香头,明心表志。”四是互通情报,互相支持,密切合作,团结奋斗,共同对敌。

    神兵运动,初始正安县,占据安场一带,自成一统,执政当局无能过问。当时国民党军队蒋在珍坐镇遵义,派傅恒中旅在正安追剿神兵两年多。后期务川、德江、印江、沿河、思南五县神兵起事,源于务川大坝,大佛祖为张羽勋。后传入德江县的稳坪,并发展到全县,全县设神坛48个,有神兵达2万多人。德江神兵多次攻打县城,驱赶军阀部队,赶走昏官,自封神兵县长,自征场坝税收、斗息,军阀官吏莫奈其何。德江神兵运动的发展,通过探亲访友的途径,传播到印江、思南、沿河等县与德江毗邻地区。设神坛练神兵。务川、印江神兵两次攻夺其县城,凭旧式刀叉等落后武器,甚至徒手与手持钢枪火器之敌浴血拼搏,毫不畏缩,决不退后。各地神兵为了共同利益,互通消息,互相支援,联合对敌。务川神兵支援德江神兵在稳坪打垮了国民党黎纲部队;稳坪神兵支援泥池坝神兵在龙桥洞打垮了沈之成部队;德江神兵支援思南神兵在英武溪抗击了车鸣翼、廖怀忠部队;各县神兵配合沿河神兵在淇滩和沙子抗击了杨畅时、黄福安部队,又在下坪抗击了黎纲部队,后又深入四川酉阳南腰界摧毁土豪冉瑞廷精心构造的冉家祠堂堡垒。这些战斗对军阀官僚、地主豪绅给予严重的打击。因而,国民党政府对“神兵”恨之入骨,多次遣兵镇压。残酷地屠杀神兵和群众,到处烧毁民房。最为残酷的是印江县鹿溪、沙子坡神兵2000多人先后两次攻打印江县城,神兵舞动白晃晃的刀叉,跳跃奔驰,勇猛奋进,似入无人之境,以肉体对付敌人枪弹,终不能支,只好边打边退。先后被周继尧、黎纲部队残酷镇压。国民党官兵将神兵追到鹿井溪,见人就杀,不论男女老幼,遭劫必死。并且放火焚烧民房100余幢,计大小房屋400余间。使神兵无家可归,只好游击在外。沿河县的晓井神兵于1933年农历腊月十一日攻打县保安大队,杀死县长肖华尚和保安团团长张西明,即兵分三路向县城推进,国民党政府调集廖怀忠和保安大队共三个半团的兵力,对神兵堵击围剿,石登头、火石堡、里户(野夫)坪等地设神坛的村寨民房被官兵烧毁57栋,3个村寨全毁,神兵和群众伤亡50多人。

 

  各地神兵受挫,神兵组织被冲散,一地受挫,一地又掀起,坚持与敌斗争近三年时间。 

   

  二 

   

  黔东北各地神兵,在面临军阀官僚武装残酷镇压,处于进退维谷之时,1934年5月10日,贺龙率领的红三军从四川的彭水县南坨西渡乌江,进入黔东,5月31日占领贵州沿河县城西岸,6月1日又占领沿河县城东岸,6月3日到达沿河的晓井。这时,众坛首欣喜若狂,推举印江县的神兵首领冉少波向红军求援,冉少波即派神将宁国学等前往晓井找到红军,说印江的沙子坡有很多神兵神将,愿意参加红军,接受红军的整编,欢迎红军到那里去。红三军6月14日到沙子坡同冉少波会面。进一步商谈改编神兵的条件。6月16日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在沙子坡召开神坛佛祖、神兵和群众大会,发布致贵州印江、德江、务川、沿河县神坛诸同志书,号召广大神兵参加革命,参加红军。会上,贺龙在大会上讲了话,他说:“神兵的英勇斗争是可贵的”,但他也同时指出“神兵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他号召神兵与红军联合,并要求神兵参加红军,把革命进行到底。

    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夏曦、关向应、贺龙、卢冬生签发的致各县神坛书,阐述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的主张,指出“你们受不了苛捐杂税的剥削,起来反抗万恶的军阀和区长豪绅,我们对于你们这种斗争的勇气和决心表示万分的敬意!我们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有百万以上的工农红军,为了工人农民的利益而斗争。我们工农红军第三军,现在正在贵州、四川、湖南、湖北交界数十县游击,企图发动千百万的工农群众推翻军阀豪绅的统治,争取工人农民自己利益和权利。因此,我们很愿意与你们站在一个共同的战线上,我们很愿意与你们作革命的联合。”指出神兵英勇斗争,总是觉得神兵失败的可惜,就其原因:“第一,神兵只是以反抗派款子为目的,没有推翻反动的国民党的计划……所以常常遭受国民党军阀军队严重的压迫。第二,神兵只是组织神坛,没有自己组织的政府,没有训练使用新式武装的军队……。第三,神兵没有代表工农劳苦贫民一致的政治纲领来作斗争的目标,来巩固自己的联合,常常混入投机取巧的豪绅与反动政府妥协,跑去招安,使神兵的事业中途停止和失败。第四,神兵没有象苏维埃一样有全中国的联合,各地神兵没有联络。因为有了这些弱点和缺点,所以神兵牺牲了很大的力量,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现在全中国的工农劳苦大众,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出现了新的斗争方法,这就是苏维埃革命。”“苏维革命的任务和方法是什么呢?第一、苏维埃革命彻底反对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军阀。第二、苏维埃革命是彻底反对地主资产阶级,维护工人农民自己的利益,最重要的是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分配给农民和士兵。第三、苏维埃由大家举出代表成立自己的政府,并且组织工人农民的军队--就是红军。第四、苏维埃是工农贫民士兵的政权,也就是工农坚固的联合团体,最为坚固,并且与全世界无产阶级及苏维埃联合。同志们:你们在这里就可以看出神兵斗争的方法与苏维埃革命的方法的区别,这就是神兵容易失败,我红军猛烈发展的原因吧!”“印江、德江、务川、沿河一带神兵同志们!我们非常愿意帮助你们得到伟大的胜利,我们诚意的希望你们来参加苏维埃革命。我们以为你们要得到胜利,只有立即做到下列各事:(一)工人组织工会,农民组织农民委员会来争取自己的利益。神坛应该赞助雇农工会农民委员会的一切行动,完全拥护工人农民自己的利益。(二)组织红军游击队和自卫队,铲除豪绅军阔,保护身家。(三)组织革命委员会为统一领导机关。(四)彻底反对豪绅军阀和帝国主义,不招安、不妥协。(五)信教自由,保护神坛和不信神者的自由。”

 

  “我们相信神坛内的同志,必能接受我们的意见。即有出身地主资产阶级的分子,只要赞助工农群众斗争的发展,亦必可与我们合作。因此,我们希望各地神坛随时派代表来同我们接洽,商榷一切。我们誓以诚意与你们建立亲密的革命的联合。”

    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在印江沙子坡召开神坛佛祖和群众大会,并致印江、务川、德江各县神坛诸同志书后,得到各县神坛和群众的纷纷响应。

    6月19日,红三军移往沿河县枫香溪(现属德江县),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在此召开会议。决定在印江、沿河发展苏维埃运动,建立黔东革命根据地。史称“枫香溪会议。”在枫香溪红三军收编神兵1800多人。对投奔红军的神兵,经过短期的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和红军的政策学习后,成立了由神兵为主体的黔东神兵纵队,直属红三军司令部的直接领导。印江人神兵首领冉少波任司令员,德江人张金殿任副司令员,熊仲卿为政委。事后黔东各县一些零散的神兵前来投靠红军,也一并编入黔东纵队。7月,印江独立团,德江独立团,沿河独立团,黔东独立团和川黔边独立团相继成立,独立团下属支队,其中沿河县独立团团长为宁国学,德江县独立团团长为张羽让,副团长是张金辉。团长和支队长分别由神兵首领担任。 

   

  三 

   

  黔东神兵接受红三军整编为黔东纵队,这支队伍活跃在黔东这块土地上,为创建黔东革命根据地,组织农民协会、游击队、自卫队,乡苏维埃政府,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倾注了心血,为扩大红军队伍做出了贡献,甚至有的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红三军军部决定由徐承鹏和时任黔东纵队副司令员张金殿、德江独立团团长张羽让、副团长张伯诚带11名战士打纵队旗号前往新滩、稳坪一带扩红,沿途扩红300多人,驻扎新滩时遭遇当地的反动民团的包围,在战斗中而壮烈牺牲。在配合红军主力与国民党军队周燮卿、杨绍卓,张发民、李成章等部多次作战中,冉少波率领的黔东纵队英勇作战。如1934年9月,敌李成章以五个团的兵力,在木黄一线寻找红军作战。贺龙根据敌人的动向,命令冉少波率纵队向刀坝发起佯攻,然后回师木黄附近。红七师则做出向冷水推进之势,随后“败退”夕阳坝埋伏。红九师主力转移到火烧桥待命。李成章摆起与红军决战的架势,以一部占领木黄东侧的老寨,堵住红军往梵净山的退路,以另一部向木黄两侧的地茶推进,争夺岩口坪制高点。企图对红军主力形成夹击之势。贺龙乘敌人部署尚未就绪,命令黔东纵队立即接替红七师,坚守阵地,拖住向地茶推进的敌人。冉少波坚决执行命令,指挥纵队全体将士以主力红军的面目出现,向敌人发起猛攻,紧紧咬住敌人不放。李成章以为红军主力被包围,命令各路人马向夕阳坝增援。战斗异常激烈。这时,红军乘机向敌迂回。红七师抢涉木黄河,越过岩口坪,占领将军山高地。红九师则从火烧桥驰援抢占观音山。进至地茶的敌人,发现被红军包围,便猛扑将军山,企图夺回制高点,但为时已晚。红七、九师以逸待劳,向敌人发起冲击。黔东纵队也猛烈地突击敌人,打得敌人溃不成军,官兵不能相顾,各自夺路逃命。战后,红七、九师的同志说:纵队打得真不赖,象红军主力的样子。红三军首长也称赞冉少波打仗顾全局,配合主动,很有独立指挥的能力。

    1934年10月初,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将黔东纵队与各独立团和部分游击队合编为黔东独立师,师长贺炳炎,副师长冉少波,政委熊仲卿。

    10月24日,红三军与红六军团主力在印江木黄胜利会师。贺龙、关向应与任弼时、肖克、王震等亲切会面,当日两军转移松桃石梁。夏曦等率领黔东独立师在石梁迎接红六军团。红三军与红六军团会师后,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黔东独立师编入红二军团。自此,黔东农民武装起来的一支支神兵队伍,光荣地走上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征途。红军在黔东地区得到了发展,从入黔时的3000来人发展到4300余人。此时,红二、六军团向湘西转移,在黔东成立中共黔东特委,重新组建独立师,坚持黔东苏区的斗争。

    黔东北神兵投靠红军,有的编入红军主力部队,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在部队立功受奖,有的成为红军干部;有的留到地方武装,参加黔东苏区的斗争。无论参加红军还是参加地方武装,他们都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有的还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