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上苍不会放过坏人,盛世才岳丈兰州灭门记

热度128票  浏览74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儿时依偎在母亲膝边,经常听她讲刘关张桃园结义,灵虚仙境顽石(通灵宝玉)为瑶草避风遮雨的故事。她能从“三国”,“红楼”说到“烈女传”,“孝子传”,让我们神游其中,惊诧中国古代有那样多的传奇人物,英杰游侠。有时候,母亲也会说起身边发生的大事,经常说道解放前那件震惊整个兰州的大案。这就是不可一世的新疆王盛世才的岳丈,邱宗浚全家灭门案。

    解放那年的5月14日,前新疆督办,军阀盛世才的岳父邱宗浚一家,一夜之间均葬身在用搜刮民脂民膏营建的兰州左公东路的公馆内。

    

    邱宗浚,辽宁省沈阳人,出身小学教员。因为不安于现状,素怀一朝飞黄腾达的美梦,遂于1918年春天,放弃教书生涯,混入戎马官场。凭借狗苟蝇营的能力,必要的社会关系,到土匪出身的东北三省上将军巡阅使府张作霖部下做事。被保送到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军事。毕业后入第八混成旅旅长郭松龄部下任团长。1924年直奉军阀混战时,郭松龄任军团长(张学良任副军团长,空挂军衔很少过问军事)。邱宗浚俯首帖耳,言听计从,骗得了卫兵团团长职务。有一次,沈阳女子师范学校演话剧,邱的二女儿邱毓芳女扮男装穿上军服,挎上指挥刀,在舞台上卖弄风流,为郭部下连长盛世才相中。盛世才遗弃了在家乡开源县盛家屯的发妻,续娶了邱毓芳,成了邱宗浚的乘龙快婿。1925年12月初,郭松龄倒戈败绩,受死,部下军官被遣散,邱、盛均失势。“九一八”事变后,邱和盛世才的弟弟盛世英一起经苏联西伯利亚铁路来新疆。投奔先期到达新疆的盛世才。 

    盛世才,1892年出生于奉天开原,曾在日本东京明治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后在奉系将领郭松龄的推荐下到日本陆军大学深造。1927年,盛世才回国,1930年底来新疆,被任命为军官学校战术总教官。两年后,盛世才已是东路剿匪总指挥,屡战屡胜,威望日渐提高。由于新疆省主席金树仁(甘肃人)自1928年执掌新疆后对新疆各民族的压迫、剥削和奴役十分残酷,激起了新疆各族人民的仇恨和反抗,一些地方统治者也趁机纷纷割据独立。 

       1933年4月12日,新疆发生了“四一二”政变。金树仁仓惶逃离省城,而此时手中握有相当兵力的盛世才,被各方推举为新疆临时督办。教育厅厅长刘文龙被推举为新疆临时省主席。12月,盛世才就以刘文龙涉嫌谋叛,将刘及其全家软禁,迫令刘辞职,而指定年迈多病的老官僚朱瑞墀为省主席。次年3月,朱瑞墀病死。盛世才集军政大权于一身,开始了他对新疆的独裁统治。

       

       邱宗浚来新疆第二年,即1936年,担任了伊犁屯垦使,上任伊始,先是占用了伊犁白俄银行的大洋房一院,并强令地方将其改建为豪华一时的“旭日花园”。增修亭台楼阁,备极奢侈繁华。1938年,邱宗浚担任了掌握军政实权的边防督办公署秘书长,又在乌鲁木齐小东梁和建国路六道巷,大兴土木,营造邱公馆,占地面积一千多平方米,分内外两院。内院供邱府家人居住,外院为警卫,厨房、汽车房等,非邱家人员一律不得入内。内外戒备森严,有卫队守护,俨然一军阀摸样。邱公馆内院密设金库一间,在卧房最里头,约15平方米。内有墙架分三层,每层为100×70方架格,每格摆皮箱一只,共计36只,各依层分类陈列高档细缎、皮货、海参、药材等物资及金银财宝,库房用“将军不下马”的大锁锁着,钥匙只有邱大老婆掌管,别人不许入内。金库内有皮箱12只,内藏有金砖、金条、金首饰、金项链,珍珠玛瑙等,还有珍珠汗衫一件。当时流传邱府有五件宝:金匾一块,宝珠腰带一束,金瓶一尊,宝剑一把,珍珠汗衫一件。所有这些都是其搜刮的民脂民膏。其在任上巧立名目,嫁祸于人,杀人无算,无端迫害下属百姓,致其家破人亡,民愤极大,路人为之侧目,因为女婿庇护。官吏百姓均敢怒不敢言。

    盛世才经营新疆十二年,最初,为了背倚苏联,割据新疆,表现得十分进步,自我表白信奉马克思主义,向苏联示好,请苏联顾问,接受苏联援助和军火装备。借助苏联军事力量,扫平了北疆势力强大的马仲英部(马步芳堂弟,二三十年代为乱河州,宁夏,河西走廊,被驱赶后又为祸北疆的匪帮),张培德部。牢牢掌控了新疆的军政权利,成为名副其实的新疆王。此时,为了取媚苏联,他与中共合作,结纳党人担纲新疆文化教育,地方官员,襄助新疆建设,并以新疆为中共与苏联来往的通道和中转站。在羽翼丰满,又唯恐中共在新疆坐大的1943年,他与苏联断绝关系,逮捕屠戮共产党人。毛泽东弟弟毛泽民,著名党人陈潭秋,甚至中共党的创建者之一,共青团最早的领袖,在苏联遭遇迫害归来,旅居新疆的他的妹夫俞秀松都未能逃脱魔掌。1944年,为了控制新疆,蒋介石决定把盛世才调离新疆,另任农林部长,由朱绍良代新疆省主席。

       

       邱氏一家失去依附的大后台,心中十分恐慌,他深知自己在新疆罪恶深重、激起民愤,故决定去兰州暂时安身,再观动静。到兰州后,有一些原来在盛、邱、和邱另一个女婿汪鸿藻部下任过职的下级军官和东北同乡,由于新疆形势的变化,也先后流落兰州。因生活一时尚无着落,他们常在一起倾吐在新疆时的遭遇和离开新疆的不幸,把所有的新仇旧恨都归结在盛邱之流身上。他们都清楚地知道盛世才已腰缠万贯,正准备逃往台湾,又得悉,邱毓熊也将1000根金条送往台湾,准备远走高飞,众人恼恨填膺,为报仇雪恨,遂决抓住时局动荡的千载难逢的良机,灭邱氏一门复仇。遂由蒋德裕(47岁,原籍河南,早在北满同日寇作战后加入东北抗日救国军中任上尉连长。随马占山部东北军由远东转道进入新疆,军校第三期毕业。因为镇压叛乱有功,被盛世才提为少将师长),藏景芝(在新疆时为盛世才军事顾问)两人将大家联络在一起,策划谋杀邱氏全家的周密行动方案。他们秘密召集同伙十二人,分联络,策划、行动等三个小组(以蒋德裕为首指挥,分阶段执行谋杀计划,)另外还收买了邱家门房副官齐雨田为内应,时时传送情报,掌握情况。刘玉山(其父原任呼图壁县长,被盛世才以“莫须有”罪名杀害。)原计划把行动日期定在邱老头的生日,愿意使他在出生之日“寿终正寝”。但考虑这天来宾一定很多,行动起来势必伤人太多。后建议在五月十六日晚行动。蒋德裕先后在自己家中召集同伙刘玉山等人商议后决定:①齐雨田作内应,指点内幕行动事宜;②刘玉山、陈永春――把守邱毓熊夫妇住房;③孙立熊、刘忠贤――把守邱宗浚住房;④刘自立、王祥仁、童朴庵三人负责杀人。最后蒋德裕分发手枪5支,匕首、刺刀等凶器,各自按分配的任务开始行动。 

    齐雨田当天晚上将大小五条狼狗诱至避静处拴好,晚9时左右,众人乘卡车到达邱氏门口,齐副官听到暗号后将大门启开,一拥而入,先将水夫郭石发、佣人兼保镖何德沅、何德发兄弟三人捆绑在地,口塞手巾,他们在惊慌中未辨明何事,即被刘自立、王祥仁、童朴庵等三人分别用斧头砍死。其他各组均按计划闯入邱宗浚卧室将其砍死,又将同室入睡的孙子邱光华(15岁)、邱光锐(7岁)、邱光丽(5岁、女)用斧头或钢管、刀子杀死。此时主仆七人均已被杀,只是邱毓熊房门上锁,刘、陈二人将门撬开,坐在房中暗自等候。其他人员忙在各房中仔细检查死角,免出意外。大家因邱毓熊夫妇两人未归,万分焦急。据齐雨田介绍,他们当晚去金城剧院看电影未归。 

    晚十一点左右,大门外突然有汽车声,众人蜂拥大门两侧潜伏。喇叭声刚落,大门已开,汽车刚进大院停下,大家一拥而上将汽车包围,迅速将邱毓熊的妻子费伯萍从车内架出,用手巾蒙着头部、将双手反绑。单独将邱毓熊拖到车房,逼他交出财产存放地点,同车前来的赌友陈宗实虽不断的表白自己是局外人,要求放他回去,众人为防事泄,也结束了他的性命。汽车司机毕殿俊见势不妙,拼死搏斗,早被刘自立卡着脖子活活掐死在地,别人不放心,又补砍了一刀。费伯萍被绑到上房睁眼一看,地下尸体横卧,早已魂飞魄散,伤心落泪地向刘自立、王祥仁哭诉道:“在新疆杀人是他们盛邱两家的罪恶,为何要我分担?实在太冤枉了,我不能替邱家送命。……”刘自立不听她的花言巧语,将她砍死在地。 

    邱毓熊在惊慌中稍为镇定后想乘机拖延时间,寻求一条生路,给大家说:“朋友们,来了多少人没有什么关系,拿些钱去花,要什么都可以。有一百多根金条存在华侨银行,家里仅有一根金条,二十多两沙金以及手饰之类你们拿去,不够用,兄弟可以写条子给你们去拿,或者由我与你们一同去拿。”刘玉山说:“我们来的人多,是为了报仇雪恨,决不是为钱财而来。”就用邱家的手枪击毙了邱,最后将全部尸体移至上房,覆盖被褥等物,布置好引燃装置,然后点火焚烧。至此,邱氏一家主仆十一人在一夜之间均葬身在用搜刮民脂民膏营建的公馆内,受到民愤的严厉惩罚。 

    5月17日早晨,邱氏公馆浓烟腾空,国民党警方获报,甘肃省兰州市国民党军政要员相继出动,亲临现场。经侦查,判定为一件有组织有计划的特大凶杀案。经过验尸勘查现场共有尸体十一具,依户口簿登记的姓名、性别、年龄,通过知情人的指点,逐个辩认是:邱宗浚、邱毓熊、费伯萍、邱光华、邱光锐、邱光丽、毕殿俊、郭石发、何德沅、何德发、陈宗实(系商业银行会计主任、非邱氏亲属),在邱氏房内墙上还有:“十年冤仇,一夜报之”的题字。 

   

     面对这一桩凶杀案,甘肃省、兰州市国民党军政当局配合西北军政长官分署、警备司令部、宪兵团、警察局、法院等单位抽调二百多名人员,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将参与此案的8人从各处抓获,其中刘忠贤、臧景芝、尚德荣、童朴庵、齐雨田五人因外逃远方未归案。后来战局形势紧张,外逃的案犯的追辑工作也就不了了之。 

    邱家唯一的独苗邱毓熊长女邱光慈(13岁),因患扁桃腺炎住院动手术,和照料她的佣人宋嫂免遭意外,其余全部丧命,一代大歼巨滑,巧取豪夺,害人无算,终于遭到报应,就此灰飞烟灭。

    1944年9月11日,盛世才离开新疆到重庆赴任。失势赋闲,解放后,盛世才去了台湾,曾一度经商,在台北投资开办士林西菜馆。晚年盛世才主要从事著述,写了《牧边琐记》、《新疆十年回忆录》等书。1970年7月13日,昔日的“新疆王”盛世才在台北病逝,享年78岁。也算盗跖暴虐而长寿。

       

       母亲每每说起这段往事,就象如数家珍。她不是一般的家庭妇女,只是一个未入仕的书香秀女。当然有自己的善恶观念,臧否意识。母亲虽不信佛,但她却注重修身,立信,结善缘,推己及人。大概她反复叙说这个故事,意在教诲我们,为人善恶的因果报应。上苍最终不会放过坏人,不管他多么大富大贵。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