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张学良的千古遗恨,该着张作霖没有入葬的命

热度113票  浏览25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辽宁抚顺大伙房水库有一景点,小有知名度,这就是张作霖的元帅林,距离我的家乡有四十公里,距离虽然不长,但家乡的亲友还有没有去过的呢。一日天气晴朗,携亲友专程来到元帅林游玩。

由清原顺着202国道一路南行,这一路两侧都是起伏的群山,公路蜿蜒而行。驾车越过南杂木镇,经过铁背山火车站,由此拐下202国道,再前行两公里就到了元帅林景区。

景区内面积有十三万平方米,好在只要多花10元钱,车子就让开进去,一脚油,顺着杂草丛生的甬道,七拐八扭车子就来到了陵园的正殿。

张作霖的陵寝正对着铁背山,抬眼望去,铁背山远远高过元帅林,满山郁郁葱葱,大山犹如一堵墙,横卧在元帅林的前面,偶尔有岩石裸露,奇形怪状,苍劲峥嵘。

中国传统在选阴宅时坟墓的相口要看到水,而在铁背山下,浑河、苏子河在此交汇,面对相口的铁背山上,立一孤石,名曰“晃荡石”,站在陵园前,远望晃荡石,距离虽有数公里远,但只是目视,依然清晰可见。

陵园脚下,原来的两河交汇现在不见了,解放后这里修建了大伙房水库,八月份应当是丰水期,但现在水库见底,淤泥沿湖边直探湖底。

张作霖的陵墓建筑分为三层,最外一层是方城,在陆地上的遗迹已经很少了,庆幸现在湖水颇少,淹没在湖中方城前大门的残骸显露了出来,一栋三孔,城门完好,在城门上方清除的看见湖水淹没的印记,但上层建筑已经崩塌得面目全非,道是遍地的青草不知何时飞上残骸的屋顶,长得是那样郁郁葱葱。方城门后面,还有一块石砌的平台,地上建筑全部损坏,估计是祭祀的地点,如果是正常的水库容量,此地也将淹没在水下。站在湖底,湖水退后还能看到石砌的围墙残骸。

越过方城,背向铁背山,前面就是陵墓的正门,石砌台阶高达数十米,有一百二十级台阶,由于年久失修,有的台阶石块松动,出现裂痕。台阶分成中间主道和两侧的副道,副道与主道之间和外侧用花岗石砌成护栏,有些已经支离破碎。在湖底台阶两侧前各立石柱,高约数米,石柱上盘卧着石兽。台阶上方,又立有四个古代石人,主通道两侧是文官打扮,高冕宽衣,手持笏板。外侧是武官打扮,紧袖盔甲,挺胸叉腰。

来到台阶上,前面就是园城,是用砖墙将陵墓围成一圈,玻璃瓦复顶,除正门外,东西向各有侧门。正门房间不大,四柱到顶,飞檐斗拱,红色的立柱,蓝色的玻璃瓦,显得古朴、沧桑。房间两侧墙面石砌调花,门前一对石狮,昂首挺立。

进入园城,矗立着一道石牌坊,四柱三门,牌坊前点缀着一排五个石墩。牌坊上石料镂空凸起,调刻精细。

园城内青草萋萋,松树肃穆,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岁月洗刷,眼前的一切如同昨日。

园城的中心就是墓室,墓门大开,内有照明,巨大的墓顶用青草覆盖,外圈是石砌的平台,基座是用岩石砌成。经过两重墓道,来到墓室,穹顶上依稀可以看到星辰的遗迹,地中间是一块巨石刻成的棺床,但床上没有棺木。

在园陵外围有张学良从北京等地运来的明清时代的走兽石刻,进陵甬道还矗立着石人石马。据说这些石料来自北京的圆明园、石景山的隆恩寺等地。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由北京返回沈阳,在皇姑屯被日本军人炸死。张学良接手东北政务以后,派专人在东北境内勘察,最后选中抚顺东面的高丽营子村南一处向阳山岗,作为“元帅陵园”,并委派东三省银号总管彭相亭全权负责营建陵园。

该着张作霖没有入葬的命,陵墓一修就是三年,张学良安排主管财务的彭相亭专门负责陵园的修建,资金预算有一千四百余万,自然不是问题,但工程浩大,而且务必要精工细琢,就连附近的沈阳到抚顺的铁路为了交通方便,都在陵区修建了专门的火车站,这些就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1931年夏季,陵墓基本落成,只剩下一部分收尾的工作,当时又不巧张学良正带着十几万东北军在关里进行军阀混战,抽不出身子来,原打算等到11月份张学良返回东北,再为张作霖举行安葬仪式。但是好像天公非要同张作霖较劲,秋天,突然“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人占领了东北,张作霖的棺木也成了无绳的风筝,不知所终。

张学良亡命关内后,发誓要打回东北,与日寇不共戴天,日本人自然要对张学良采取报复行动,包括沈阳的大帅府一律占用,张学良在东北的家底全部没收,对此张学良无动于衷,他在东北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父亲还没有入葬,但自己又不能出头同日本人交涉。

日本人占领东北后,将张作霖的灵柩从大帅府移到了沈阳的株林寺暂厝。当时全权负责张作霖陵墓事宜的彭相亭感到对不起张家父子,就拒不撤出沈阳。1937年,经过多年的奔走,找到时任伪满洲国总理张景惠,此人原来也是张作霖的部下,经他疏通,日本人终于有了活口。

此事已过了十年,日本人也知道不能长久拖下去,但让张作霖风光的入葬又于心不甘。此时如果张学良说些软话,张作霖入葬元帅林不是什么难事,但张学良此时由于西安事变已经身陷囹圄,同时由于国恨家仇,也不可能同日本人说小话。

经过日寇的策划,最后同意将张作霖葬入锦县驿马房张家坟茔地。

张作霖入葬之事终于有了结果,但张学良始终耿耿于怀,曾多次在囚禁中对亲友表示有生之年还有迁葬父亲的坟墓于元帅林。

但世事有时就是这样凄凉,张学良有其志,但已无其力,自1936年送蒋介石回南京被囚禁,一直到1979年在台湾出席蒋经国举办的“中秋节”庆祝活动,同媒体公开露面,时隔半个世纪,已是物去人非,世事沧桑。

能够公开活动的张学良还是怀念着家乡,思乡之情与岁月的流逝同时在增长。一年后的1980年10月20日张学良在台湾军方高级将领的陪同下特意来到金门,通过古宁头阵地的高倍望远镜眺望大陆。

张学良在台湾获得自由以后,张学良萌生了回大陆的强烈愿望,但在蒋经国在世时他不敢也办不到,对西安事变等敏感问题更绝口不谈,所以又进行了第二个忍耐期。

1988年继蒋介石之后,儿子蒋经国又被张学良靠到阴间,这又过去了十年,张学良身体居然照样硬朗,他看到了回家乡的希望。

1991年张学良夫妻到美国探亲,在机场新闻记者照样问张学良对回家乡的意愿,这次张学良不在顾左右而言他,明确表态在适当的时机可能回大陆看看,此言一出,政界首脑为之一惊。

大陆方自然闻风而动,统一战线始终是共产党的三大法宝,运用娴熟,台湾在这方面只能甘拜下风。大陆一出手,又是邓颖超写信,又是张学良原部下吕正操探访,还有原东北军各种集会呼吁,辽宁更是不甘落后,将张学良在东北的大帅府、元帅林和锦县坟地修缮一新。

张学良为了把握,暗中又派了美籍华人,原东北军部下的儿子王冀于1991年春节到大陆沟通,当时张学良认为蒋氏家族已经凋零,新上台的李登辉已经容许他在岛内外走动,所担心的只是自己刚被解禁就提出去大陆,可能会惹李登辉不高兴,所以先暗中同大陆联系好,再同李登辉商量。

事情很快有了结果,当时的国家主席杨尚昆发来邀请函,李登辉知道后极为震怒,当面对张学良说:“我这么信任你,你怎么可以背地里搞这种名堂。难道你还要搞个西安事变或台北事变吗?”

事情至此,让张学良无可奈何了,大陆此时是不能回了,以后新闻媒体在过问此事,只能说由于身体不好,不能远行。但重新迁葬父亲的意愿还能实现吗?还有个可能,就是在将李登辉再靠死,但这现实吗?

一代名将最后以101岁的高龄病逝于夏威夷,在他之前,不管是共产党方面的朋友,还是国民党的上司和同僚均以作古,一个被囚禁半个世纪的犯人,最后竟笑到了最后,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

张作霖给儿子起名“学良”,其意深远,就是希望他学习汉朝的张良,做一代名相。

在西安事变后,张学良明知道送蒋介石回南京是羊入虎口,为了民族大义,张学良还是义无反顾,即使幽禁终生,亦无反悔。张学良是中国政界被囚禁中的传奇人物,对中国历史的作用可比张良,他实现了张作霖愿望,但他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致使遗憾终生!

历史就是这样无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