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在亚太制造分歧与争端 钓鱼岛冲突是精准楔子

热度78票  浏览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2月19日 15:30

  虽然刚刚落幕的G20会议力图为美日将引发“汇率战”的说法灭火,但人们在习惯用地缘政治框架分析国际局势之外,将从此越来越发现币缘政治的作用。所谓币缘,是指国家之间包括其他全球行为体之间围绕世界货币体系形成的关系。它本质上是一种权力等级关系谁控制了世界货币体系,谁就控制着资本,谁就控制了世界。这种围绕货币权力的博弈行为就是币缘政治,与地理因素相比,金融与资本对人们生活、社会治理乃至国际政治的干预要更加直接和有力。在资本之手摆布全球的今天,币缘政治视角为我们观察世界提供新的框架币缘政治虽不能涵盖一切,却是认识一切的关键。

  美欧博弈:币缘政治基本格局

  如果以币缘政治视角鸟瞰全球,我们所看到的世界是两个巨大的币缘圈:一个是以美元绿为基色调的美元币缘圈,它占有世界经济总量65%左右的份额,主要分布在环太平洋地区;另一个是以橘红色的欧元为结算和储备货币的欧元币缘圈,它大致占世界经济的25%,主要分布在欧洲大陆和地中海地区。这两大币缘圈形成的时间不长,可以说是冷战的另一个结果。

  美国自1944年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后,就不断利用美元体系侵蚀欧洲国家的利益,引起欧洲各种方式的抗争,这种抗争在冷战结束后日趋活跃。欧洲最终在政治上组建欧盟,在货币体系上推出欧元,完成了与美国从“分庭抗礼”到“分灶吃饭”、“各算各账”的分家过程。

  在两个币缘圈内部,各存在着一个垂直分工体系:顶端是资本国家,有大量金融机构和活跃的资本市场,以提供各种金融产品和服务为赢利方式;中间层是制造业国家,主要从事制造等实业,靠向其他国家提供制成品为生;而底部则是提供各种初级资源的国家。这种金字塔式的垂直分工结构,体现了世界经济和政治本质上不平等的权力格局,而两大币缘圈之间存在的利益争夺,占据着当今世界各种矛盾的中心地位。

  美欧金融资本集团和国家集团争夺的核心是金融利益,包括争取更多国家净储蓄的流入,占有贸易结算和储备货币中的更高比例,控制大宗商品定价权等。在金融危机背景下,它们的争夺集中体现在如何向对方转嫁危机。由于全球货币利益争夺具有“零和博弈”特征,你之所失,即我之所得,欧美之间虽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但谁也不会轻易服输、俯首称臣。

  美国是亚太“币缘”高手

  在传统跨大西洋同盟解体的同时,正在成为世界经济中心的太平洋地区也不平静。过去十年,美国沉溺于“反恐战争”,东亚地区则展开了经济一体化的整合,正在逐步形成涵盖20亿人口、1.2万亿美元贸易量的东亚合作带。据统计,亚太目前的外汇储备占世界总储备的70%,其外汇储备的70%为美元资产,且贸易、外汇储备也主要使用美元,对每天都需要数十亿净储蓄流入的美国来说非常重要。可以说,太平洋地区是围绕美元体系进行资源配置和组织生产的“美元湖”。

  不过,东亚合作带的出现,也让美国担心会像在欧洲那样被亚太边缘化:倘若让东亚合作带继续发展下去,东亚国家在贸易和货币领域“脱美元化”的趋势将继续强化,那么美元在世界货币体系的地位将大幅降低。这对多年处于财政和贸易双赤字中的美国,不啻是灭顶之灾。

  然而,美国的实业生产已进入衰退周期,无法用产业经济链条拉动亚太,只能用军事力量及软实力、巧实力创造出的“安全议题”来争夺亚太地区主导权。美国亚洲战略的精妙之处就在于保持可控的紧张,既延缓东亚一体化进程,又要延续太平洋“美元湖”稳定。于是我们看到天安舰事件、延坪岛炮击、南海争端、钓鱼岛冲突像一个个楔子,精准打入中日韩及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制造分歧与争端。

  我们无法知道2010年来在东亚所发生的一切是出于精心设计还是顺水推舟,或是两者的结合。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在美国重返亚太后,东亚地区争端不断,美国成了抢手的“隔岸平衡者”,而亚洲国家不仅没有去质疑本该受谴责的美联储QE计划,还在竞相购买大量经过“兑水”的美元债券以向美国示好。

  币缘冲突正在激化

  与历史上的周期性经济危机不同,目前的全球金融危机是美元体系的危机,这激化了全球范围的币缘政治冲突。以美国推出QE计划为标志,世界主要央行竞相采取宽松政策。欧洲央行于去年9月启动“无限量收购重债国债务”计划;美联储提出QE4,计划每年推出1万亿美元的国债;日本央行最近也推出新的量化宽松政策。这些世界储备货币国家创造的大量货币中将有超过90%流向世界货币市场,从而带来全球通胀的压力;大量热钱流入新兴市场国家,使制造业国家和资源国家外汇储备贬值、国家财富被稀释。这种行为被巴西财长直呼为“货币战争”。

  发达国家若继续以邻为壑的货币政策,有可能引发世界性通货膨胀、甚至是恶性通货膨胀,其后果将摧毁经济复苏的嫩芽,再诱发大规模失业。各种因素在失去轨道的过山车上交替运行,完全有可能导致目前的全球体系翻车、解体。届时制造业国家、资源类国家为了自救,将被迫与金融资本国家脱钩,抛弃丧失信用的美元、欧元体系,实行实物与资源的交换,世界将重回实物经济、国别经济的道路。

  对于币缘冲突的前景,美国已高度重视。2009年3月,美国国防部曾举办过一次金融战争演习,内容就是如何应对像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国家脱离美元体系所带来的冲击。演习过程显示,对涉及内乱、粮食暴动、抢掠、难民和整体性崩溃的大混乱,美联储没有答案。演习获得的启示是,如果美元完全坍塌,美国还有大量黄金储备可以依靠,但在事情到了不能控制的程度,五角大楼将被要求以财政部和美联储不能做到的方式来恢复秩序。时任美国防长盖茨在听取演习简报后说,这是一次令人眼界大开的经历。

  根据500年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发展规律,每隔百年都有一个积累周期的体系从“实业春天”开始,到金融扩张的“秋天”结束。种种迹象表明,目前主导世界的美元体系已进入“金融秋天”。这意味着,向新体系周期的更迭已然开始:此次危机不仅会调整各国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和利益,还将确定未来世界体系的主导者。币缘政治冲突将日趋激化,认清这一趋势,是中国顺利渡过“危机之冬”,开启下一个“实业春天”的必要条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