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王震率兵新疆屯垦戍边:“用刺刀去教训”土匪

热度268票  浏览365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12月10日 10:24

1950年,王震(左一)、陶峙岳(左二)等研究石河子垦区规划

人们记忆中的新疆,有辽阔的土地和美丽的景色,也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但现在,让人揪心的暴力恐怖事件,使新疆在人们心目中的美好印象蒙上阴影。该如何治理新疆?怎样实现新疆的长治久安?以史为鉴,人们回想起新中国成立初期王震治疆的往事。那时候,对叛匪和分裂势力,他是霹雳手段;对各民族百姓,他是菩萨心肠。

请缨入疆

1949年初,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中国共产党在全国执政只是时间的问题。3月,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在河北西柏坡召开,会议主要讨论的就是新中国的建立和建设问题。会议期间,王震根据西北战场的形势和日后发展趋势,主动向毛泽东请缨:“我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一切需要去的边疆去,到新疆去!那里需要解放,那里需要开发,那里更需要发展经济。”

王震是毛泽东非常信任的战将,拥有很强的开拓能力、凝聚能力和大局观,总能在关键时刻争挑重担。他1908年出生于湖南浏阳的佃农家庭,早年参加了湘赣苏区的创建工作。1930年9月,毛泽东夸赞王震写的传单、布告很有功底,王震回答说:“报告毛委员,我原名叫王余开,也叫过王正林,我们游击队的秀才们说用'王震'的名字响亮,用这个名字出布告,震动大,能镇得住地主、老财和民团,便建议我改成这个名字。我是个大老粗,没喝过几瓶墨水,你看到的那些传单、布告都是我们的那些秀才写的!”毛泽东说:“你们的传单、布告不像完全出自纤纤秀才手,倒像经过你这位'大老粗'的刀砍斧劈,有一种气势!你这位'大老粗'能把那些'小嫩细'组织起来,并把你的意图写出来,就是不'粗'了!这方面我要好好向你学习!”

在湘赣苏区的斗争中,王震英勇善战,多次粉碎敌人“围剿”,曾获三等红星奖章。抗战时期,驻守陕甘宁边区的王震率领三五九旅自力更生,开发南泥湾。南泥湾大生产得到了毛泽东的高度表扬,他为王震亲笔题词“有创造精神”,并赞誉三五九旅是“发展经济的前锋”。1944年11月,王震又率三五九旅主力南下,执行中央建立以五岭山脉为依托的抗日根据地的任务,后因时局变化北返,于1946年9月返回延安,行程2.7万余里,被毛泽东称为“第二次长征”。

进军新疆需要的就是这样一支部队。新疆远离内地,入疆不仅要长途跋涉,想要在那儿站稳脚跟也得靠自己。尤其是粮食问题,从内地大规模运粮过去显然不现实,只能靠部队自己解决。而王震率领的部队能长途奔袭,又能打硬仗,还能耕地种田,显然很合适。

就在王震请缨出征新疆后的一天晚上,西柏坡一个小剧场里演出京剧《红娘》,大家都去看戏了,王震却在一个安静的地方看文件。不久,毛泽东走过来,问他为什么没去看戏,还说:“《红娘》这出戏很好,那位红娘总是全心全意给人家做好事,很可爱。这出戏里红娘是主角,你到新疆就是去演红娘,唱主角,为那里的各族人民去做好事。”这表明,毛泽东同意了王震去新疆的请求。

凯歌进新疆

得到中央批准后,王震率部在西北野战军司令部的指挥下,一路向西攻城克地。1949年5月参加解放西安的战役,8月下旬占领兰州,9月5日解放西宁。9月10日,受毛泽东委托,国民党起义将领张治中以和谈首席代表的身份向新疆发电报,劝导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国民党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走和平起义的道路。他还特别强调:“毛泽东对新疆各族人民、全体官兵、军政干部非常关心,新疆问题必有妥善与满意之处理。”接到电报后,陶峙岳、包尔汉均主张和平谈判。但蒋介石、马步芳在新疆的嫡系势力叶成、马呈祥主张对抗解放军。随着王震在兰州、西宁相继告捷,一路西进,在新疆国民党官员内部,起义与反起义的斗争日益激烈。

此时,蒋介石、白崇禧给新疆的亲信发去电令,要他们“各方设法,保住新疆”,声称“和平运动,万万不可做”。于是,叶成等人开始进行最后的挣扎。9月20日深夜,叶成来找陶峙岳,想胁迫陶峙岳去南疆。结果,陶峙岳晓以利害,劝说叶成离开,并承诺可以给予重金,保证他们的安全。叶成等人自知大势已去,又见物质欲望得到满足,且人身性命有陶峙岳担保,就听从了安排,离开了迪化(1954年改称乌鲁木齐),向印度出走。9月25日,陶峙岳率国民党驻新疆部队通电起义。26日,包尔汉率国民党新疆政府宣布脱离国民党政权。至此,新疆和平解放。

在新疆风云变幻之际,9月15日,时任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员的王震正率领部队翻越终年积雪的祁连山,其间遭遇狂风、雨雪和冰雹的袭击,行动异常困难,但官兵们仍然冒着严寒奋勇前进。王震到达山顶后,转过头看到漫山遍野的战士,心中感慨万分:“乌云把祁连山都遮住了,遥远的草原无边无际,我们翻过这座风雪祁连山,就可以胜利地向新疆前进了!”这句话被站在他身旁的第一兵团宣传部副部长马寒冰记在了心里,他就此整理出一首诗,“白雪罩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并且送给军旅音乐家王洛宾,请他谱曲。当王洛宾看到歌词时,眼前立即浮现出战士们顶风冒雪在祁连山上前进的雄壮场面,心中激情澎湃。他把歌词反复吟诵了七八遍,曲谱已随口而出。战歌《凯歌进新疆》由此诞生。

10月10日,根据中央的要求,王震命令第一兵团第二军、第六军共计8.9万人开始进疆。部队在《凯歌进新疆》的战歌声中兵分两路,第二军乘汽车到南疆焉耆,第六军由苏联支持的2个航空团40架里尔飞机和汽车运送到迪化。

1949年11月7日,王震率兵团进驻迪化。第二天,迪化军政各界举行盛大欢迎会,王震在会上宣布,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已正式成立。在包尔汉的陪同下,王震到新疆临时政府向各机关负责人说明中共中央当前工作方针和解放军进疆后的接管原则。他还同陶峙岳商定了改编起义部队的整编原则。12月1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了新疆省(1955年10月1日改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组成人员名单,包尔汉为新疆省人民政府主席。12月17日,新疆省人民政府和新疆军区正式成立。彭德怀为新疆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为第一副司令(后任代司令)、陶峙岳为第二副司令。

在新疆省政府和新疆军区成立的同时,部队继续分为两路,向全疆进驻。其中第二军抵达焉耆后,大部分运输汽车损坏严重,于是部队以步代车,徒步到达阿克苏、喀什、和田等地。第六军抵达迪化后,又完成了沿镇西(今巴里坤)、伊吾、奇台、木垒、阜康、昌吉、绥来(今玛纳斯)、伊宁一带的布防任务。

部队在入疆过程中克服了诸多困难。11月28日,部队在阿克苏获悉国民党特务计划在和田发起叛乱,第二军第五师师长徐国贤、政委李铨立即下令第十五团进军和田。由于汽车少,一部分士兵乘车沿公路快速向和田进军,稳住局势。而主力部队放弃了有水、有人家但路程较远的行军路线,选择近路,徒步横穿荒无人烟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行程750多公里,历时18天,终于抵达和田,粉碎了敌人叛乱的阴谋。彭德怀等致电嘉奖了这一壮举,称赞他们“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进军纪录”。

此后,王震在迪化与陶峙岳接触较多。陶峙岳在谈话中流露了两种心态,一是“军人守土有责”,新疆不能让美国、英国,也不能让苏联拿去;二是“袍泽情深”,起义的士兵将来怎么安置呢?他的想法是把士兵遣散回家,发点钱,给点路费。王震听了之后不同意,他提出了更大的构想:起义部队立了功,守了土,以后可以和我们一起转向生产,扎根新疆嘛!王震的想法对陶峙岳触动很大,两人逐渐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新疆的工作得到顺利推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