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日战争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抗日战争中“四大名团”:让日寇尸横遍野的英雄

热度178票  浏览112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15日 16:19

  在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殊死搏斗的作战中,先后涌现出以英勇顽强作战闻名于世的“四大名团”,它们分别是北京卢沟桥抗击日军吉星文团、南口保卫战中的罗芳珪团、山西忻口会战中夜袭阳明堡日军飞机场的陈锡联团和淞沪抗战中孤军八百壮士守卫上海四行仓库谢晋元团。他们抗击外侮、宁死不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英雄壮举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辉壮烈的一页。

  吉星文团:卢沟桥抗击侵略军

  卢沟桥位于北京西南永定河上,是北京西南的门户,由于战略地位重要,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二九军三七师二一九团在团长吉星文指挥下守卫卢沟桥,奋勇杀敌,打响了抗日战争的第一枪。

  吉星文(1908-1958),字绍武,河南省扶沟县人,15岁时,家贫辍学,正逢在西北军任职的堂叔吉鸿昌回乡省亲,受其影响,吉星文弃学投军,从此走上行伍生涯。在战争中,他冲锋陷阵,身先士卒,屡屡得到擢升,几年间,升任为营长,驻防华北。

  1933年日本侵略者进犯长城要塞。3月9日,日军铃木师团直逼河北迁西县北部的长城重要隘口喜峰口。宋哲元二九军受命增援,赶赴长城御敌。3月11日,吉星文所在冯治安部驰援喜峰口,双方激战,战事十分惨烈。面对强敌装备精良,二九军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实施近战夜战,出奇制胜,挥舞大刀,痛歼顽敌,威名远扬。3月11日深夜,吉星文率兵出击,他们身背令敌丧胆的大刀,由当地樵民猎手引路,冒着大雨,接近日军前沿阵地,出奇不意地偷袭了正在酣睡的日军,他们挥动寒气逼人的大刀,令敌魂飞胆破,斩杀了300余人,并夺获日军坦克一辆、大炮20余门。3月12日,为防止日军卷土重来,吉星文激励全营战士:“只有拿铁血来洗国耻,收失地,为国家效命。”在随后的战斗中,吉星文作战骁勇,多次与敌展开肉搏,击退敌人进攻,因功受到嘉奖,升任二一九团团长。二九军长城抗日,声名大振,狠狠打击了日军不可战胜的嚣张气焰,作曲家麦新为此专门谱写了二九军大刀队的战歌《大刀进行曲》,唱响了长城内外。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吉星文团奉命奋起抵抗,揭开了中国全面抗战的序幕。团部设在长辛店,所属一、二营驻防长辛店,战斗力强的三营驻防卢沟桥和宛平城,他沉着指挥全团官兵,勉励大家与国土共存亡的决心。7月8日夜晚,吉星文前往第三营营部,亲自精选青年战士组成突击队,缒绳梯出宛平城,出敌不意,冲入日军阵地,如风卷残云,杀得敌人仓皇逃窜。战斗中,吉星文头部被炸伤,他全然不顾,略作包扎,仍指挥战斗。接着,又组织150人的敢死队,每人一支步枪、一把大刀、四枚手榴弹,准备夺回桥头阵地。吉星文屹立桥头督战,将桥头与附近阵地的日军几乎消灭殆尽,对于这场恶战,京津各大报纸均以特大号标题或号外加以报道,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抗日的斗志。7月20日,多处负伤仍不下火线的吉星文接受著名战地记者陆诒在卢沟桥前线采访时慷慨激昂地表示:“卢沟桥是平西的屏障,又是华北的咽喉,日军屡次背信进攻,我们自然不能坐视国土沦陷……只要我吉某人在,日军就休想在此花小代价得大便宜。”吉星文团在卢沟桥坚持抗战23个昼夜,与顽敌殊死鏖战,始终未让日军占领卢沟桥与宛平城,直至7月30日,奉命撤出防地。23天中,吉星文以一团之力,歼敌3000余人,对日军、武器多有斩获。9月,吉星文荣任三七师少将旅长,率部开赴津浦线,开始了新的战斗。

  罗芳珪团:抢防南口御强敌

  1937年7月29日、30日平津相继失陷后,日本在挑起淞沪战役的同时,又调集重兵南下,妄图南北夹击,速战速决,进而侵占全中国。为此,7月31日日军沿平绥线推进,在昌平集结重兵,准备进攻南口,目标是攻占山西,夺取重要战略物资煤炭。发生在8月初的南口抗战战事激烈,史称“南口保卫战”。南口是京畿名镇,京张铁路通车后逐渐成为一个重镇,它既是燕山山脉与太行山山脉交会之处,又是到达八达岭的唯一入口点,与居庸关、八达岭同为重要交通要冲。日军为实现其经由华北征服中国的野心,8月9日大举进兵南口,投入7万余人的兵力,主力部队为板垣师团、铃木师团、山下旅团和酒井旅团,配备300门火炮,另有航空飞行大队、战车队、化学部队协同作战,战前扬言,“三日内攻占南口”。中国参加南口战役的军队6万余人,以南口为中心布防,阵地东起德胜口、苏林口,西至镇边城、横岭,战线长达90公里。中国军队十三军奉命抢防南口,八九师五二九团团长罗芳珪率部为先头部队。

  罗芳珪(1907-1938),湖南省衡东县人,黄埔军校四期毕业,1934年擢升五二九团团长。战前,他把怀有身孕的妻子从驻地送回老家,以便全身心投入战斗。8月1日,罗芳珪团从大同乘车,冒着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赶赴南口前沿阵地。到达指定位置后,在龙虎台、南口火车站、南口村一带迅速构筑防御工事,进行战前准备。8月8日晨,战役打响,日军炮火向南口中国军队进行猛烈轰击,日机轮番轰炸,五二九团一次次打退日军进攻,坚守阵地,直至深夜,奉命战略撤退,放弃南口车站,退守龙虎台。

  8月10日,日军发动总攻,龙虎台首当其冲。为减少伤亡,罗芳珪果断下令守军暂时撤退,当日军刚刚占领龙虎台,未及站稳之际,罗芳珪率兵全力反击,五二九团官兵个个奋勇争先,与敌展开肉搏,尽管日军派来增援,仍未能夺得龙虎台,三个多小时的血战,五二九团官兵依然斗志昂扬,坚守阵地。8月12日后,日军多次向南口东西两侧山地和龙虎台阵地进攻,均被击退。8月13日,日军派出战车向五二九团一营阵地发起猛烈攻击,罗芳珪见到阵地即被攻破,下令官兵进行阻击,即使剩下一兵一卒也决不后退。他亲临指挥,与部下研究爆破战车、破坏其履带使之难以行进的办法,同时研究接近战车、攻击其瞭望孔的方式,挑选精兵,分成两批,一批带手榴弹,滚身接近战车,用手榴弹炸毁履带,使战车瘫痪;一批利用履带毁坏之时,攀上车顶,用手枪从瞭望孔射击,击毙驾驶员。按此方法,日军战车被击毁多辆,动弹不得。等日军清除了废战车,继续进攻时,早已严阵以待的五二九团官兵改变战术,等战车经过后,以密集火力,专门攻击跟在战车后面的日军步兵,步兵夹在隘道中难以招架,被打死数百名,剩下的狼狈逃回。

  在6天的南口战斗中,罗芳珪团与敌反复争夺,重创日军,五二九团也伤亡惨重,在无兵增援的情况下,他们服从上级命令,拼死坚守,罗芳珪亲临战场指挥战斗,几个昼夜没有休息,他表示,愿与全团官兵一起与阵地共存亡,全团官兵无不感奋,振臂高呼:“誓死不退!”8月14日,罗芳珪身负重伤,仍大声呼杀,不下战场,全团官兵大部牺牲,但士气旺盛,同仇敌忾,视死如归,与敌激战不止。8月27日,《中央日报》对战况进行了报道,《大公报》记者范长江亲临前线采访,连续发表战地通讯,赞扬五二九团英勇杀敌的事迹。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解放周刊》发表时事短评,高度评价南口保卫战,罗芳珪团的英雄事迹传遍大江南北。

  8月26日,南口战役参战部队奉命突围,罗芳珪团随后转战晋冀豫三省,继续战斗,予敌重创。直至1938年春,该团参加了著名的台儿庄战役,罗芳珪在徐州会战中壮烈殉国,12天后,他唯一的亲生女儿罗本忠在湖南老家降生。1988年,罗芳珪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