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文化生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大胆旅长”赵耕对待手中权力有三怕

热度178票  浏览41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9月11日 21:56
    赵耕,郑州人,方脸,身材粗壮敦实,军龄30年,现任济南军区某防空旅旅长。今年6月,他被总政表彰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赵耕抓训练胆子很大。有士兵说:“我们旅长那胆子,没有几人能比!”

    此话不假。一次秋季演习,首长们在观摩台上坐了一大排。赵耕临时决定演示某型导弹夜间射击高速移动靶。参谋赶紧劝道:“以前没打过,演砸了太丢人。”赵耕一声低吼:“没打过不等于永远不打,必须打!”

    “轰轰”两声,两团火球闪现夜空。成功命中!喝彩声一片。打那以后,有人就管他叫“大胆旅长”。

    这位“赵大胆”在演兵场上是怒目金刚,可平日带兵抓建,却常以敬畏之心对待手中权力。用他的话说就是自己有“三怕”——

    一怕工作不尽职,让官兵不满意

    每天早晨走进办公室,赵耕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局域网上的“旅长信箱”,给战士写回信。有个战士觉得发下来的作战靴小了一号,几次申请调换都没回音,就给旅长写了封信。赵耕写完道歉信之后,严令后勤部门马上上门为这名士兵换靴。有人说,这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你也管,烦不烦啊?赵耕说:“让人家穿双小号的鞋训练,我怕战士们戳我的脊梁骨!”

    赵耕每月都要到所属10多个单位转几圈。在他的车里,随时都有一套不锈钢碗筷,这是专为下连队吃“碰饭”预备的。驾驶员嫌麻烦,说快到了通知部队多准备一套餐具不就得了。“通知人家还叫啥‘碰饭’?”赵耕笑着说,“人家都有自己的餐具。我不带上一套,就要给连队添麻烦嘛!”

    “碰饭”吃多了能“碰”出效益。他带领的部队连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旅和基层建设先进单位。问他带兵抓建有啥心得,赵耕的回答很简单:“带兵就是带风气,尽职就是尽良心!”

    去年,一位老战友找到他,说有个亲戚的孩子想选取士官,能否关照一下。赵耕答应得很爽快:“行!条件符合,一定考虑。”结果一了解,发现那个士兵不够格。赵耕赶紧请老战友吃饭。端起酒杯,他诚恳地说:“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不怕你埋怨我。我怕的是这个口子一开,以后我这一碗水,可就再也端不平了,多包涵……”一番话推心置腹,说开了老战友紧锁的眉心。

    “只有让权力见阳光,群众才会信任我们!”赵耕说。在党委的推动下,如今旅里所有涉及官兵切身利益的事情,都要摊在桌面上来“晒”。慢慢地,也就没人托关系走后门了。

    今年3月,旅副参谋长职位空缺。符合晋升条件的有5人,党委最终上报的是作训科长赵云。有人问二营长杨书伟:“你曾经是赵云的科长,报他不报你,你咋想?”杨书伟说:“咋想的?旅里的规矩你知道。赵云3次素质考核都排第一,如果提拔的是我,你服气吗?”

    3年多来,全旅共调整使用干部百余名,选晋士官上千名。上级纪检部门没收到一封告状信。

    二怕决策不谨慎,给后任“埋地雷”

    有人评价说,要论抓军事,赵耕绝对是个“硬茬子”;但是平日做决策,他显得有点“面”,事例有三:

    事例一。每年旅里组织武装泅渡训练,总要为租用场地犯难。赵耕萌生了在营区建一个露天游泳池的想法。党委常委会上,副政委王新伟却坚持认为,部队营区太分散,很难集中训练,泳池建好后利用率低,且维护成本高,还是慎重为好。反复权衡,赵耕采纳了这一建议。

    事例二。去年“八一”,旅共建单位来慰问。这个单位的领导提出来,能不能从部队借调两名司机给自己开车,包吃包住,每月工资3000元。赵耕想都没想,一口回绝。

    事例三。旅里招待所今年刚建好。当初讨论建设方案时,机关有一种意见占上风:建就建气派点,最好把临街的那部分租出去创收。反反复复考虑了好几天,赵耕最终的决定是8个字:“舒适简约,够住够用”。好多人对此很不理解,觉得赵耕的思想太“落伍”。

    就这3件事问赵耕,他说他的真实想法是:为官一任,不敢光图自己痛快,最怕的就是给后任“埋地雷”——

    “那个游泳池就是建起来也难以满足训练需要,而且维护还得花钱,一旦成了包袱留给后任可咋办?借司机给地方用是违法的,这种口子一开,肯定会越来越大,非乱套不可,将来后任怎么管?招待所建得大一点是气派,可是一个旅级单位财力有限,势必因此欠一屁股债,让后任咋还?”

    听他这么一说,人人都服气。3年来,该旅没做过一件“败家”的事,家底还增加了500余万元。官兵们说,赵旅长就像只勤劳的燕子,带头衔泥筑巢,为部队长远发展攒足了家底和后劲儿。

     三怕自身不干净,损害形象和风气

    赵耕在用权上有“洁癖”,就怕“弄脏”了自己。

    旅里要新建招待所,投资上百万元的工程引来多家公司竞标。一个亲戚开的公司也通过正常途径参与了投标,想让赵耕给点“关照”。可直到那位亲戚竞标失败,他也没向营房部门开口说情。

    施工中,赵耕严格按照合同对照检查。因质量问题,他先后让施工方返工了4次。营房科长张小平感叹:“如果招标时吃了人家拿了人家的,谁有底气让人家一次次返工啊!”

    底气,源自坚持原则。赵耕认为,无论任何时候,共产党员都要敬畏党纪国法,干干净净做人。近几年,旅里大小工程不少,赵耕从没介绍过一家施工单位,没插手过一起物资采购招标,没授意变更过一次经费投向投量。

    在公款支出上,赵耕更是不敢马虎。就连报差旅费,他都把账算得一清二楚:去南京学习,预支5000元,退回3826元,除了交通费,公款他几乎一分钱没花;上级安排去外地疗养,他回来时没拿一张餐饮、购物的发票找财务报销……他的想法很简单:请客吃饭啥的,全都是私事,自己掏工资心里踏实。

    一次聚会,老战友给他介绍了个老板。没几天,这个老板登门拜访,说是希望在旅农副业生产基地租地办个厂,想让部队行个“方便”,并递上一大包现金。赵耕当场黑下脸,断然回绝。

    赵耕经常说,身为党员干部就必须以身作则,违规违纪的事不能办,唯利是图的人不敢交……

    “这就是赵耕!”旅政委王信民说,“他的‘怕’,其实就是共产党员的原则和操守。他就像个空气净化器,让我们全旅上下风清气正!”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