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俄罗斯的叙利亚棋局:鸡蛋不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热度46票  浏览19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01日 21:39

  莫斯科不仅与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关系密切,同时还与其反对派眉来眼去。今夏以来,俄已多次邀请叙各反对派代表赴莫斯科接触

  刚结束利比亚作战任务的美国“乔治·布什”号航母现已驶入叙利亚邻近海域。俄罗斯唯一的现役航母“库兹涅佐夫上将”号正星夜兼程,奔赴叙利亚海域,并将与黑海舰队舰艇会合。周边的以色列、约旦和土耳其3国军队都已宣布进入战备状态。

  推荐阅读

  与此相呼应,阿拉伯国家联盟11月27日决定立即对叙利亚实施经济制裁。随后,上千名叙利亚民众涌上首都大马士革街头示威游行,他们高呼抵制制裁的口号,挥舞着叙利亚国旗和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头像,表达对政府的支持。

  持续恶化半年多的叙利亚国内局势,正由和平抗议迅速转变为“武装起义”式的军事对抗。

  “俄罗斯人来了”

  11月21日,一条“俄罗斯军舰驶入叙利亚水域,莫斯科将为大马士革不惜一战”的消息占据西方各大媒体的头条。西方媒体认为,俄军舰现身叙利亚海岸,旨在向面临困境的阿萨德总统提供军事援助。

  首先“发现”俄军舰的是叙利亚媒体。11月17日,叙利亚当地的一家通讯社即爆料称,三艘俄罗斯军舰出现在地中海并驶往叙利亚。以色列、沙特媒体迅速跟进。

  沙特一家电视新闻频道报道称,俄军舰至少有两艘载有电子战和情报搜集设备。并推测说,俄舰以打击海盗为名出现在叙利亚海岸,其目的则似乎是一些不起眼的“小船”据称这些船从黎巴嫩和土耳其向叙利亚反对派势力运送武器

  但是,无论是莫斯科还是大马士革,均未对上述传闻予以回应。俄海军发言人德加罗对记者惜墨如金:“我们不评论该消息”。

  于是,“俄罗斯军舰来了”的消息插上无形的翅膀传遍全球。就连俄罗斯主流媒体在向军方求证无果后,也加入转播行列。

  俄罗斯政治和军事分析研究所副所长赫拉姆奇辛说,“没有一个消息源能够指出,进入叙利亚水域的俄舰是什么级别的。”他据此认为,媒体播发的是一则明显的“虚假报道”。

  但是学者的声音被淹没在各种传言的海洋。继“俄军最新型T-90坦克已经运抵叙利亚”消息传出后,俄《消息报》11月28日称,俄航母“库兹涅佐夫海军上将”号将在“恰巴年科”反潜舰护航下从巴伦支海起航,并沿欧洲大陆西部进入直布罗陀海峡,预计12月初进入地中海。并将与此前已在地中海巡逻的黑海舰队军舰会合,共同进行军事训练。俄海军司令部方面解释称,此次航行早在2010年即已商定,与此次叙利亚局势无关,因此也没有任何取消这次航程的理由。

  耐人寻味的是,俄军舰“介入”的时机。

  11月12日,美国海军“布什”号和“斯坦尼斯”号航母通过霍尔木兹海峡,在伊朗海岸对面驻扎。美国海军方面24日发布消息称,“布什”号航母战斗群将在地中海开展一系列任务,并帮助维持海洋安全,但“何时回到美国尚未决定”。

  与此同时,美驻叙利亚大使馆网站11月23日发布紧急公告,要求所有在叙利亚的美国公民尽快撤离。其大使罗伯特·福特在上个月就已离开叙利亚。

  而就在俄军舰现身叙利亚消息甫一传出,加拿大国防部长麦凯即宣称,如果外交及经济制裁未能阻止叙利亚平民所受到的暴力,加拿大将不排除在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他表示,加拿大皇家海军计划在地中海地区保留部分舰只,直至2012年底。

  麦凯成为西方国家第一个公开站出来宣称对叙利亚动武的官方人物。“我们的下一步行动取决于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之后我们将做出干预的最终决定。”

  “漏雨”的保护伞

  “如果打开地图,你会看到美军基地已出现在中东几乎所有的国家,如科威特、以色列、卡塔尔等。而恰恰在叙利亚没有,这让美国人如鲠在喉,也使西方觉得,自己并不完全是中东的主人。”旅俄叙利亚民族团结委员会主席萨拉夫说,俄罗斯在中东只剩下了唯一的朋友叙利亚。

  俄叙关系历史悠久,特别是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上半期美苏全球争霸时期,双方更是打得火热。1963年,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在叙利亚成功取得政权。苏联对此表示欢迎,并毫不吝啬地武装叙利亚军队,培训军官,发展双方经贸。

  现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父亲哈菲兹·阿萨德就此与莫斯科建立了“牢固的友谊”。1967年,叙以六日战争,以色列占领戈兰高地。在随后的几年里,莫斯科不遗余力又向大马士革提供了政治、财政支持。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叙利亚被从苏联外交优先国家名单中删除。紧接着,苏联解体。莫斯科不再寻求与华盛顿全球对抗,并在1991年与以色列恢复外交关系。这被叙利亚认为是对阿拉伯人民的背叛和犹太复国主义的阴谋。为此,叙利亚、利比亚及其他一些阿拉伯国家拒绝向当时的盖达尔政府偿付其拖欠苏联的债务。俄叙关系陷入历时15年的停滞期。

  2005年,俄叙关系迎来解冻期。当年1月,继承父亲衣钵的巴沙尔·阿萨德对莫斯科展开破冰之旅,这也是其当政后首次访俄。时任俄罗斯总统普京送上“见面礼”,宣布免去叙利亚98亿美元的苏联债务(占叙拖欠苏联债务的73%),但交换条件是,叙方要保证购买俄罗斯军火。

  2008年,阿萨德再次访问莫斯科,并主动示好,表示原则上愿意接受在本国部署俄反导导弹,尽管莫斯科未置可否。他认为,美国等西方国家正以“包围”和“孤立”战术对付俄罗斯,这与叙利亚先前的处境相似:“我觉得,当俄罗斯发现自身处于一个包围圈内时,俄方真的应该想想该做些什么回应了。”

  俄罗斯国际观察家穆尔塔新认为,俄领导人多次宣称,俄外交优先选择不以意识形态为指导,而是奉行实用主义,即经济、政治利益至上。与阿萨德政权的友好带来的利益显而易见:它维持了俄罗斯在该地区的战略平衡,塔尔图斯基地成为俄罗斯进出地中海的门户。此外,还带来军事、石油、天然气、商务等合同。失去叙利亚将对俄造成难以估量的地缘政治损害。莫斯科显然并不想失去这些。

  在撤出越南金兰湾后,叙利亚塔尔图斯港目前是俄海军在前苏联地区以外唯一的海军基地。根据1971年苏联与叙利亚签署的协议,苏联海军在塔尔图斯建立了海军基地,规模在150人左右。其名称“第720物质技术保障站”沿用至今。

  2007年初,时任俄海军总司令弗拉基米尔·马索林上将就指出,对于黑海舰队来说,地中海是一个重要的战略地带。

  公开资料显示,俄罗斯正在根据合同向叙利亚提供包括米格-29战机、“铠甲”近程防空系统以及装甲车辆。此外,俄方也对叙军现有的苏制和俄制武器装备进行现代化改造。据俄罗斯战略技术分析中心评估,目前得到官方证实的俄叙有效售武合同总额逾25亿美元。

  目前,叙利亚国内外的反对派力量形形色色,群龙无首。至少目前还看不出,谁能有资格可以取代阿萨德。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很可能会爆发内战,从而给各方带来严重后果。如果亲西方者夺得政权,论功行赏时,将把一多半经贸合同拱手送给西方公司。那么,与40年前埃及所发生的如出一辙,俄罗斯的军火将会被美国、法国军火所取代。

  换句话说,“放弃”阿萨德,俄罗斯可能将会一无所获。扶植忠于自己的反对派上台的西方国家,将获得进一步打击伊朗的进攻基地,并占有叙利亚市场。实际上,叙利亚将可能成为第二个伊拉克或利比亚,尽管那里并没有多少石油。

  在有意无意展示“肌肉”的同时,俄罗斯也呼吁叙利亚当局应通过对话和改革手段,尽快和平解决叙内部危机,并反对对叙利亚动武。

  俄总理普京11月18日在会见法国总理时表态说,俄方不赞成对叙利亚动武,“……对于叙利亚局势可能出现的突变,我们也有所准备。对于我们而言,这是非常敏感的问题,叙利亚离我们的边境很近。”俄外长拉夫罗夫近期更是罕见地三次公开指责西方鼓动叙利亚反对派拒绝与政府对话,是一种“国际政治挑衅”。

  但是俄罗斯并没有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与当初试图调解利比亚危机时,在卡扎菲上校与“过渡委”之间脚踏两只船如出一辙,莫斯科不仅与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关系密切,同时还与其反对派眉来眼去。今夏以来,俄已多次邀请叙各反对派代表赴莫斯科接触。

  分析人士认为,在俄美都面临明年大选的情况下,双方领导人都需要向国民证明自己在全球的影响力。但是一旦舰炮齐鸣,双方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先前盘算的利好可能就鸡飞蛋打。或许,俄美没有哪一方愿为叙利亚下此赌本。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