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邓小平1978年谈钓鱼岛问题:先搁置20至30年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人民网   发布者:夏文质
热度151票  浏览36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31日 11:16

本文摘自《邓小平生平全纪录》,苏台仁主编,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1978年10月25日下午4点,邓小平出席在东京日比谷的日本记者俱乐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

参加记者招待会的400多名记者分别来自时事社、共同社、路透社、合众国际社、美联社、法新社、德新社等著名通讯社。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在出访时第一次同意以“西欧方式”同记者见面。

邓小平从容、巧妙地回答了记者们的提出的各色各样的问题,多少令那些企图从这位共产党领导人的即席回答中寻找破绽的西方记者“失望”了。

但是,一位日本记者提出了中日双方早先约定的这次中日双方都不涉及的问题──“尖阁列岛”(中国称之为“钓鱼岛”)的归属问题。

尖阁列岛,中国称钓鱼岛,是台湾省的附属岛屿。属中国领土。甲午战争后被割让给日本。1972年9月田中访华时,曾要求周恩来明确该岛的归属权。当时,为了不让这个一时难于解决的问题成为中日邦交正常化的障碍,周恩来表示:“现在还是不要讨论,地图上又没有标。出了石油就成问题了。”对此,日方也表示同意。

1978年8月,日本外相园田直在北京又同邓小平讨论了这个问题。邓小平提出,“一如既往,搁置它20年、30年嘛。”邓小平说得如此轻松,态度自若,使园田直大为赞叹。

此刻,当日本记者提出这一困难问题后,会场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大家都屏住呼吸,看邓小平如何回答。

邓小平非常轻松地说:“尖阁列岛”,我们叫钓鱼岛,这个名字我们叫法不同,双方有着不同有看法,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时,我们双方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这次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双方也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

倒是有些人想在这个问题上挑一些刺,来障碍中日关系的发展。我们认为两国政府把这个问题避开是比较明智的,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等10年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一代缺少智慧,谈这个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下一代比我们聪明,一定会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法。

邓小平把这么重要的领土归属问题,说得如此的容易并合情合理,确实令全场的记者折服。

邓小平拜会田中、大平,中国人不忘老朋友。

24日上午,邓小平专程前往拜访了前首相田中角荣后,于10时30分,前往东京大仓饭店拜会了时任自民党干事长的大平正芳

邓小平说:“昨天已经见过面,今天是来正式拜会。”

“阁下不忘老朋友,特地来看望,十分感谢。”大平正芳说道。

邓小平说:“今天是为了表示感谢而来。1972年阁下和田中前首相一起访华,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为发展中日关系开辟了道路。签订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我们感谢福田首相的决断,同样也要感谢田中前首相和大平正芳外相。”

1972年9月25日,一架日航DC-8型专机,载着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和外相大平正芳等人于北京时间11时30分降落在北京机场。

田中、大平此行的目的是谈判并解决中日邦交正常化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在机场迎接日本客人。相互敌视了20多年的亚洲两个大国的手终于紧紧地握到一起了。

大平外相参加了自始至终的谈判。9月29日上午10时20分,《中日联合声明》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正式签字。大平外相是日方的签字人之一。

签字仪式结束后,大平外相立即赶到设在民族文化宫的新闻中心,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对《联合声明》的基本内容做了说明。他说:“日中结束不正常的关系是对亚洲及世界和平的重要贡献。”并以坚定的口吻宣布日台关系“在联合声明中虽没有触及,日本政府的见解是,作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结果,日华和平条约(即“日台条约”)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并宣告结束。”就是说日本与台湾正式断绝了外交关系。

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后,大平正芳又为推动中日友好关系做出了贡献。中国人民始终记住为中日友好奠基的田中前首相和大平前外相。

今天,邓小平访日,还专程拜访,令大平正芳非常感激。

大平正芳说:“中国经济建设取得很大发展。我对日中关系正常化以来两国关系的顺利进展,感到由衷的高兴。期望通过副总理阁下的访日,使两国关系进一步飞速的发展。”

邓小平非常轻松地说:“尖阁列岛”,我们叫钓鱼岛,这个名字我们叫法不同,双方有着不同有看法,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时,我们双方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

这次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双方也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倒是有些人想在这个问题上挑一些刺,来障碍中日关系的发展。

我们认为两国政府把这个问题避开是比较明智的,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等10年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一代缺少智慧,谈这个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下一代比我们聪明,一定会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法。

谈话充满着亲切友好的气氛。

大平正芳还对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对日中友好作出贡献表示感谢。并指着在座的廖承志说:“和廖先生是老朋友了,见了他就好像到北京出差似的。日本在北京有两个大使。”说着他指了指佐藤大使和廖承志。他还接着说,“廖先生是中国人,但日本话讲得比我好。”

邓小平马上指着廖说:“他从小学就在这里读书,一直到中学。在中国他是高级知识分子,在日本是小学了。”

大平正芳指着在座的黄华外长说:“以前我以为黄外长是一位可怕的外长,其实是很和蔼可亲的。中国有勇气,在联合公开发表自己的外交政策,令人佩服。”

邓小平说:“你们不方便讲,我们可以讲,1974年特别联大的时候,我就讲了。”一句话再次引起了全场的笑声。

邓小平和大平的会见,虽说是初次,但却如久别重逢的朋友一样,畅叙旧情。

10月24日前往日本国会议长接待室,对众议院议长保利茂和参议院议长安井谦进行礼节性拜访。在那里邓小平会见了日本社会党、公明党、民社党、新自由俱乐部、社会民主联盟和共产党等6个在野党的领导人。其中包括公明党委员长竹入义胜。

在和他们的恳谈中,邓小平谈起中国历史上徐福曾奉秦始皇之命东渡日本寻找长生不老药的故事,说:“听说日本有长生不老药,这次访问的目的是:第一交换批准书;对日本老朋友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谢;第二寻找长生不老药。”

话音刚落,议长室里一片笑声。接着邓小平又补充说:“也就是寻求日本丰富的经验而来。”

邓小平幽默的话语,使恳谈的话题一下子转到“药”。气氛也变得热烈和轻松了。

竹入委员长一语双关地说:“(长生不老的)最好的药不就是日中条约吗?”

邓小平看着竹入,微笑地点了点头。

10月,邓小平访问日本期间,参观了日本的企业,感慨地说:“我懂得什么是现代化了。”

他对日本企业界元老土光敏夫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要比世界落后20年,“中国荒废了10年,在此期间,日本等其它国家进步了,因此,里外落后了20年。”邓小平表示,中国要努力学习外国的一切先进经验和先进技术。

邓小平的这一坚强决心,曾给日本朋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1977年7月邓小平复出后,一直在为中国如何实现四个现代化而思考。

1978年9月邓小平访问朝鲜归来,在东北视察时,多次讲到要引进外国的先进设备和技术的问题。

他在听取中共吉林省委常委汇报时这样说到:我们现在要实现四个现代化,有好多条件,毛泽东同志在世的时候没有,现在有了。

比如毛泽东同志在世的时候,我们也想扩大中外经济技术交流,包括同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经济贸易关系,甚至引进外资、合资经营等等。但是那时候没有条件,人家封锁我们。后来“四人帮”搞什么都是“崇洋媚外”、“卖国主义”,把我们同世界隔绝了。

经过几年的努力,有了今天这样的、比过去好得多的国际条件,使我们能够吸收国际先进技术和经营管理经验,吸收他们的资金。

1978年9月18日,邓小平在视察鞍钢时特别强调,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问题,是鞍钢如何改造,引进技术改造企业,第一要学会,第二要提高创新。

这一年的10月10日,邓小平在会见外国客人时说,现在是我们向世界先进国家学习的时候了。

60年代前期,我们同国际上科学技术有差距,但不是很大,而这10几年来,世界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差距就拉得很大了。

要引进国际的先进技术,先进装备,作为我们发展的起点。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