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蒋介石掌掴宋子文:竟要求停战以节省军费

热度72票  浏览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31年5月,国民党出现了南京与广州两个政府。“九一八”事变后,1931 年10月27日至11月7日在上海召开的和平统一会议上,宁粤双方达成一项妥协性协议:宁粤双方分别召开国民党“四大”,而后在南京召开四届一中全会,改组南京政府实现宁粤统一。但粤方坚持蒋介石下野,才去南京。在此情况下,蒋介石于12月15日通电下野,辞去国民政府主席等职。同日,国民党中常会议推林森为国民政府主席,陈铭枢代理行政院长。为了表示同蒋介石共进退,宋子文于12月20日向国民政府呈请辞去行政院副院长及财政部长等职。

12月28日,国民党四届一中全会决议:孙科为行政院院长,陈铭枢为副院长。1月30日,改组行政各部,财政部长由黄海梁代理。

但只过了一个月,孙科和黄海梁就先后下台。1932年1月30日,南京政府又命宋子文为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不久,蒋介石也重新上台,两人重新合作。

1932年2月12日,宋子文再兼任中央银行总裁。时值日军大举进攻上海,淞沪抗战爆发。宋子文多次同上海金融、实业界人士紧急磋商,为十九路军筹措急需的军费,并调税警团协同十九路军抗击日军。

“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事变后,蒋介石采取“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认为共产党是比日军更危险的敌人。1932年夏,当中国同日本战争的危险一平息,蒋介石就筹备浩大的军费,并发动大规模的战役进行“剿共”。

宋子文对此不同意,他认为抗日比“剿共”更为重要,政府应力图收复满洲,保卫华北。于是,宋子文和蒋介石为筹措对共产党战争的军费发生龃龉。

6月3日,宋和蒋的争论达到顶点。

这时,蒋介石将驻在上海的十九路军调赴福建。原来,他担心这支已成为抗日象征的军队会威胁他的权力,所以希望它在福建同共产党的作战中毁灭掉。宋子文反对调动十九路军。1932年6月4日,宋子文和十九路军指挥陈铭枢相继辞职,隐居上海。

在此期间,宋子文对蒋介石的政策进行了攻击。他在对记者谈话中说,他的辞职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财政部不能提供“剿共”所需的军费,增加各项税款也不可能,因为日本袭击时期,上海商业几乎停顿。

宋子文辞职后第三天,蒋介石、汪精卫及其他国民党要员在南京会商,决计复电慰留,劝其“以国家大局为重,继续负责维持”。宋子文虽一再辞职,但仍愿意妥协。6月7日,汪精卫等赴沪挽留宋子文,宋子文同意打消辞意,但是必须请假略事休养。

7月12日,宋子文表示不再为“剿共”军费发行新公债,而用增加的盐税和其他财源以增加收入。这只是换了一个办法,实际上,宋子文仍在为蒋介石提供“剿共”军费。

同年8月,汪精卫辞职出国,宋子文代理行政院长,全面负责外交内政重大事项。对当时日本策划的伪满当局截夺东北关税和盐税收入的东北海关事件,他多次发表声明,揭露伪满傀儡政权的非法性质,指出:“所谓‘满洲国’,系一未得事实上存在之政体,无管理领土之主权,仅系一似云雾之政治团体,全部为全权日顾问所操纵。”主张把东北各海关移至关内各口办公。

1933年2月,宋子文以行政院代院长身份视察北平、热河等地,表示“吾人决不放弃东北,吾人决不放弃热河,纵令敌方占领我首都,亦决无人肯作城下之盟也”。“如日军来攻,则将举全国之力量以与其周旋”。至于饷款,“子文必定筹划接洽,诸君安心拼命去杀贼好了”。视察期间,他还多次呼吁各地、各界“化除成见,团结一致,努力抗日”。

3月1日,宋子文发布《废两改元令》,规定上海市面通用银两与银本位币换算率为银元7.15钱合1元,并于3月10日起在上海施行。这在客观上起了统一货币的作用。

1933年3月17日,宋子文因汪精卫回国,声明停止代理行政院长职务,4月5日免去中央银行总裁职,18 日以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的身份率团出访美、英、法、德、意、比和瑞士等国,出席美国总统罗斯福发起的华盛顿经济讨论会与在伦敦召开的世界经济会议。

在访欧过程中,宋子文向各国揭露了日本侵华的真相,表明了中国的态度,呼吁各国警惕日本的扩张野心。在伦敦世界经济会议上,宋子文阐述了中国希望同西方各国扩大经济关系的方针,宣称中国一面巩固政治与经济独立,一面将为西方资本与工商业提供有利的发展范围,表示中国准备通过增进国际合作的方法,来达到提高生活、发展经济、开拓资源的目标,中国欢迎西方资本与技能,并且不会实行关税壁垒。这是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以来,首次正式提出向西方资本、技术、商品全面开放的主张。此次访欧还争取到国际联盟对华的技术援助。

出访途中两次经日本横滨、神户,宋子文均不登岸,不会见日本记者,并拒绝邀请访日,这在客观上振奋了国内主张对日强硬的舆论。

这时,蒋介石将驻在上海的十九路军调赴福建。原来,他担心这支已成为抗日象征的军队会威胁他的权力,所以希望它在福建同共产党的作战中毁灭掉。宋子文反对调动十九路军。1932年6月4日,宋子文和十九路军指挥陈铭枢相继辞职,隐居上海。

在此期间,宋子文对蒋介石的政策进行了攻击。他在对记者谈话中说,他的辞职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财政部不能提供“剿共”所需的军费,增加各项税款也不可能,因为日本袭击时期,上海商业几乎停顿。

宋子文辞职后第三天,蒋介石、汪精卫及其他国民党要员在南京会商,决计复电慰留,劝其“以国家大局为重,继续负责维持”。宋子文虽一再辞职,但仍愿意妥协。6月7日,汪精卫等赴沪挽留宋子文,宋子文同意打消辞意,但是必须请假略事休养。

7月12日,宋子文表示不再为“剿共”军费发行新公债,而用增加的盐税和其他财源以增加收入。这只是换了一个办法,实际上,宋子文仍在为蒋介石提供“剿共”军费。

同年8月,汪精卫辞职出国,宋子文代理行政院长,全面负责外交内政重大事项。对当时日本策划的伪满当局截夺东北关税和盐税收入的东北海关事件,他多次发表声明,揭露伪满傀儡政权的非法性质,指出:“所谓‘满洲国’,系一未得事实上存在之政体,无管理领土之主权,仅系一似云雾之政治团体,全部为全权日顾问所操纵。”主张把东北各海关移至关内各口办公。

1933 年2月,宋子文以行政院代院长身份视察北平、热河等地,表示“吾人决不放弃东北,吾人决不放弃热河,纵令敌方占领我首都,亦决无人肯作城下之盟也”。“如日军来攻,则将举全国之力量以与其周旋”。至于饷款,“子文必定筹划接洽,诸君安心拼命去杀贼好了”。视察期间,他还多次呼吁各地、各界“化除成见,团结一致,努力抗日”。

3月1日,宋子文发布《废两改元令》,规定上海市面通用银两与银本位币换算率为银元7.15钱合1 元,并于3月10日起在上海施行。这在客观上起了统一货币的作用。

1933年3月17日,宋子文因汪精卫回国,声明停止代理行政院长职务,4月5日免去中央银行总裁职,18 日以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的身份率团出访美、英、法、德、意、比和瑞士等国,出席美国总统罗斯福发起的华盛顿经济讨论会与在伦敦召开的世界经济会议。

在访欧过程中,宋子文向各国揭露了日本侵华的真相,表明了中国的态度,呼吁各国警惕日本的扩张野心。在伦敦世界经济会议上,宋子文阐述了中国希望同西方各国扩大经济关系的方针,宣称中国一面巩固政治与经济独立,一面将为西方资本与工商业提供有利的发展范围,表示中国准备通过增进国际合作的方法,来达到提高生活、发展经济、开拓资源的目标,中国欢迎西方资本与技能,并且不会实行关税壁垒。这是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以来,首次正式提出向西方资本、技术、商品全面开放的主张。此次访欧还争取到国际联盟对华的技术援助。

出访途中两次经日本横滨、神户,宋子文均不登岸,不会见日本记者,并拒绝邀请访日,这在客观上振奋了国内主张对日强硬的舆论。

宋子文复出南京财政部长时看到政府财政支出没预算,于是就向蒋介石提出,要求建立“国家预算制度”。他曾说:一个国家和一个家庭过日子是一样的。家庭没有算计日子就难过。同样国家没有预算就要乱套。国民党高级将领李默庵曾评价宋子文的两面派作风:“宋子文是有政治野心的。满脑子美国作风,以为只要有钱,就可以买到政治地位。他极力进行军事活动,力交张学良,曾扬言小张是听他话的。

对杂牌部队,经常收买示好,如徐源泉等。凡得机会向宋子文要钱的,30万、50万,无不照给。(当时币值很高,如一个师9个团每月全部经费不过20余万)但对蒋介石要钱,反以限于预算,常加否决。”

这时的蒋介石,正策划于密室,调兵遣将,筹措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要大举出兵就要有军费做保障。但这次“围剿”要在宋子文没有财政预算的情况中进行。

一天,蒋把宋子文唤到自己的行辕,向宋摊牌:“我要进行第五次‘围剿’,方案已定,命令已发。希望你这个财政部长配合,每五天要拿出166万元军费。你说怎么样?”

“我作为财政部长,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的经费。”宋子文再三解释。

“南京政府到底是谁的天下?谁在当家?你懂吗!”蒋介石一甩袖子:“你不要干涉太多!”

“我不怕丢乌纱!我是对你负责,对党国负责!”宋子文也扔下帽子,拍起了桌子。

“就是你对‘剿共’不积极,不提供所需经费,否则‘剿共’早就胜利了!”蒋介石寸步不让。

“噢!你是总指挥,战争没打胜,倒怪到我头上来了,真是岂有此理!”国舅据理相争。

“娘希匹!这是我蒋家的天下,你要不想‘剿共’,滚蛋去球!”

“你不要这么霸道,不要这样血口喷人!”

“娘希匹!我骂你,我还要打你这个狗日的!”蒋介石不能容忍,多年来这位自视清高的大舅子对他的种种大不敬,一齐涌上心头,一怒之下,赏给宋子文一记重重的耳光,一朵“红霞”立刻挂在了脸上。

“你敢打人?”国舅被这一记耳光打晕了,片刻,反应过来,便抡起凳子,向老蒋砸去。侍从们急忙奔过来拦下,方结束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宋子文被送到自己的官邸后,躺在床上,长吁短叹。

最先听到哥哥子文被打消息的是子安。当时子安正在银行里查账,秘书小柳过来耳语了一番,子安神情十分紧张,立刻拨通了二哥的电话,通知了子良,接着就跑出了楼,驱车直奔子文官邸。殊不知,他的车刚到门前,就看见子良的红车已进了院子,先他一步到了。

蒋介石虽把宋子文赶离财政部,并不是最后的摊牌、决裂。10月27日宋子文提出辞职,29日国民党中政会决议,准宋子文辞财政部长和行政院副院长职,亦由孔祥熙接任,但保留宋的全国经济委员会常委职,并选宋为国府委员。蒋介石在会上,大讲特讲宋子文的能力和贡献。离去只是工作的需要,另有要职安排,表示两人继续合作,共图大业。宋子文听了气也消了不少。

宋子文虽离开了国民党的权力中心,但仍从事有关金融方面的活动,介入了一些重大事件,对国民政府的某些政策还起着一定的作用。1934年四五月间,宋子文以全国经济委员会常委的身份考察了陕西、甘肃、青海、宁夏四省,根据考察结果制订了建设西北计划。5月31日,宋在上海发起成立中国建设银行公司,以引入外国资本作为其重要目标。宣称公司纯属私人合资的股份公司,专以沟通中国和国际间之投资与建设诸事业之金融机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