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专家分析埃及冲突爆发原因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南方日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80票  浏览44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22日 15:26

  21日,在埃及开罗解放广场,一名示威者将防暴警察投掷过来的催泪弹扔回去。新华社发

  埃及近日来的抗议活动不断升级,已经由和平示威变成“血淋淋”的悲剧。据埃及卫生部昨日说,首都开罗和其他一些城市的持续冲突已导致22人死亡、至少1830人受伤。英国广播公司(BBC)直接将这场暴乱定性为“近月来埃及当局者与示威者之间最恶劣的一次暴乱”。

  相关专家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说,这些冲突是埃及累积的社会问题集中爆发的结果,穆巴拉克被推翻后,埃及人发现问题仍没解决,现在将怨气转移到掌权的军政府上。

  原因国内贫富差别悬殊民众不满国家变弱

  冲突的爆发,实际上是年轻人及普通民众对埃及现状不满,对国家相对衰弱和国内积累问题的一种极端反应。

  此次冲突爆发的原因是,民众要求埃及军方尽快将权力移交给民选世俗政府,并撤回副总理塞勒米提出的赋予军方更多权力的“宪法原则”文件。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1日报道指出,这一宪法修正案将使“平民百姓无法监督军队的预算,他们担心军队发展成一个‘国中国’”。然而,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中东问题专家李伟建认为,政治问题倒不是主要的,是西方鼓吹的。“实质上这些冲突是逐渐积累的社会问题,包括经济问题”。

  李伟建告诉记者,他曾在埃及开罗大学做访问学者,并多次去埃及考察,发现埃及贫富差别很大,少数人掌握大部分财产。而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穷人是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思想活跃,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他们看到世界在迅速发展,而埃及地位却在不断下降,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差别很大。这场冲突的爆发,实际上是年轻人及普通民众对埃及现状不满,对国家相对衰弱和国内积累问题的一种极端反应。

  李伟建说,埃及忙于发展外部关系,忽略了国内的转型。他认为,埃及民众由和平示威变为血腥冲突,“正因为社会压抑了很久,反弹才会很大”。

  影响选举将如期举行穆斯林兄弟会“看涨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埃及军方暗指“穆斯林兄弟会”是示威活动的幕后推手。更有分析指出,即将举行的议会选举,将会是“穆斯林兄弟会”等伊斯兰教派提升影响力的良好契机

  此次冲突的时机非常敏感,因为埃及人民议会选举将于本月28日举行——这是埃及自穆巴拉克2月下台以来的首次民主选举。而这次选举早已引发埃及政坛对权力分配的较量。埃及政府和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20日宣布,保证议会选举如期举行,并认为目前紧张局势的原因是“有人企图阻挠选举正常进行、阻碍新的国家机构形成”。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埃及军方暗指“穆斯林兄弟会”是示威活动的幕后推手。更有分析指出,即将举行的议会选举,将会是“穆斯林兄弟会”等伊斯兰教派提升影响力的良好契机。

  中国政法大学中东问题学者曹兴强调,“穆斯林兄弟会”被西方及埃及前政府压抑太久,肯定会通过议会选举爆发。它在埃及国内政治中的势头“看涨”。但是在国际环境中,它依然会受到约束和打压。

  李伟建也有相似看法,他说,穆斯林兄弟会是埃及最早的反政府组织,影响非常大,遍布中东地区,在底层民众中有影响力。然而,西方本能地对伊斯兰有一种恐惧和排斥,尤其是“9·11”发生后,美国将反恐与伊斯兰联系在一起,对一些宗教势力进行打压。而穆巴拉克利用这一点,将穆斯林兄弟会及其领导的示威活动“镇”下去。

  为依法参加本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作为埃及最有影响力的宗教政治组织的“穆斯林兄弟会”,早在5月已组建“自由与正义党”,并宣布“该党将在选举中参与角逐45%到50%的议会席位”。李伟建对此解释为“伊斯兰在改变策略,有与时俱进的一面”。

  随着穆巴拉克被推翻,伊斯兰势力复兴,埃及国内权力格局出现变化,美国对“穆斯林兄弟会”的态度也由镇压变为默认。国务院发言人马克·托尼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政治党派(穆斯林兄弟会)想要通过民主和平的方式参与选举,我们对此没有异议。”实际上,前美国驻埃及与以色列大使沃克尔6月就称,考虑到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的影响力,美国不得不决定与他们打交道。

  利弊有助社会转型或成争斗借口

  埃及国内派别存在矛盾,而且随着权力分配期的到来,其矛盾会不断加深。这些纷争可能会脱离本来转型的意义,成为教派、部落争斗的借口

  随着议会选举的逐渐临近,各派在冲刺阶段,为“争权夺利”所爆发的流血事件,让外界怀疑“阿拉伯之春”未给埃及带来有序和民主,而是无休止的暴力。李伟建将这种各派“互掐”解释为发泄怨气。他说,在埃及革命初期,示威者各种各样的诉求有共同的发泄点,就是埃及前领导人穆巴拉克。然而,穆巴拉克被推翻,问题仍没解决。尤其是军政府年初掌权后,亦未能处理这些问题。现在民众将怨气转移到军政府头上,希望找到新的面孔来掌权。

  李伟建认为,埃及这场运动对推动社会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但他同时提醒,即使把军政府推翻了,也不能一蹴而就地解决长期累积的问题。埃及国内派别存在矛盾,而且随着权力分配期的到来,其矛盾会不断加深。这些纷争可能会脱离本来转型的意义,成为教派、部落争斗的借口。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