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通岛之战”:美国对“红色高棉”的秘密突击

热度24票  浏览2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美国一向以“国际警察”的身份自居,经常对其他胆敢挑战美国利益和国际秩序的国家施以武力打击,因为美国有着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强大的军事力量,其特种部队则常常在这些军事行动中充当重要角色。“通岛之战”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马亚克斯号”风波

随着南越政府对首都西贡的放弃和南越军队的节节溃败,越南战争终于在1975年4月30日平息。但其邻国柬埔寨的局势却日渐紧张起来。4月1日,柬埔寨总统朗诺被迫逃亡到美国;4月17日亲西欧政权垮台;4月28日,共产党红色高棉组织在金边建立了新政权。虽说战争已宣告结束,但小规模的武装冲突却时有发生,从越南到柬埔寨的水域更是危机四伏。

1975年5月12日(星期一),一艘美国运输船“马亚克斯号”正行驶在暹罗湾的海面上。这艘运输船是从香港启航的,途经泰国的梭桃邑港,最终的目的地是新加坡。

“马亚克斯号”是希兰德海运公司的一艘集装箱运输船,公司总部设在美国新泽西州的门路帕克。该船的船长叫查尔斯米勒,62岁,是一位有着38年航海经验的老船长。“马亚克斯号”是一艘小型运输船,1944年下水试航,最近一个月.才与“庞斯号”一起从加勒比海航调到东南亚航线。它此次航行的任务是为驻泰美军基地和美国大使馆运输约1000吨的食品和日用品。

几天之前,红色高棉政府擅自宣布了拥有90海里领海权的宣言。就在这个海域里,近10天来已先后有约25艘外国民用商船和渔船遭到红色高棉海军的炮击或强行扣留。对于这些情况,初来咋到的“马亚克斯号”的船长一无所知。

5月12日下午2时18分(华盛顿时间凌晨3时18分),“马亚克斯号”驶抵离红色高棉海100公里和威岛南方l0公里处的公海海域时,有2艘红色高棉海军的炮艇突然从岛后驶出,其中一艘炮艇还向“马亚克斯号”的船首方向打枪、发射火箭弹,命令其立即停下。米勒船长见状,一边按照红色高棉炮艇命令放慢船速,一边命令报务员立即发出紧急求救电报:“MAYDAY、MAYDAY(紧急求救信号),我船遭到红色高棉海军炮艇的拦截,被命令立即停船,看样子柬军要登船进行检查。”

根据国际法规定,军舰要依据正当理由向商船开炮,命令其停船时,若商船不服从命令停船,军舰可将其扣留(战时则另当别论,平时要找正当理由则不易)。

船停下来不久,7名手持掷弹筒和苏制AK一47冲锋枪,并携带美制无线电收发报机的红色高棉士兵首先登上了船,他们共有40人左右。登船的红色高棉士兵不会讲英语,只是作出让“马亚克斯号”跟着炮艇走的手势。米勒船长立即答应照办,但心里却期待着收到紧急呼救信号的美国海空军能赶快前来救援他们,便故意把船速降低了―半,“马亚克斯号”慢腾腾地跟在炮艇后面,以争取更多的时晚上8时,周围一片漆黑,“马亚克斯号”在威岛以北的海域停了下来,但是红色高棉士兵却要求把船开到柬埔寨本土的磅逊港(旧西哈努克港),米勒船长却以航海雷达出现故障,不能夜间航行为由拒绝了。那一夜,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彻夜未眠,船长一直坐在船桥上,和红色高棉士兵上演了一夜的哑剧。

红色高棉士兵都很年轻,他们衣着不整,武器装备简陋,但都还算比较和气。吃饭时总是让船长先吃,自己后吃。总之,他们对船长还是相当有礼貌的。

5月13日(星期二)凌晨,红色高棉士兵指着航海图命令船长将船开到红色高棉近海48公里处的本土与威岛中间位置处的通岛。船长只能照办,不久船便启航了。船速仍然很慢,在通岛下锚时已是下午1时30分了。附近,红色高棉的炮艇和停泊的渔船混杂在一起,其中有几艘像是被扣留的外国船只。红色高棉士兵下令“马亚克斯号”的船员下船,换乘两只小渔船(一只是红色高棉的船,另一只是被红色高棉扣留的泰国船),将他们带到了通岛的一个小海湾里。这里是一个很小的军事要塞,在密茂的热带丛林中,分布着23mm机关炮和火箭发射架,从天空中无法看到。天空中不时有美军飞机出现,但并没有发现进入海湾的运输船。

下午5时左右,一名年轻的红色高棉土兵询问“马亚克斯号”的船舱里有没有武器、弹药,并要求进行检查,船长和轮机长决定领他到船上去,但正当他们登上“马亚克斯号”时,美军侦察机投下了一颗照明弹,顿时把周围照得如同白昼。红色高棉士兵慌忙让他们下船,又把他们带回了海湾。米勒船长本打算在船上给美军的侦察机发个信号,但未能实现。

晚饭是由同样被红色高棉强行扣留的泰国船员做的。这一夜,船员们又是彻夜未眠。

5月14日(星期三)上午6时左右,全体船员被命令登上了一艘被扣留的泰国渔船,旁边还有4艘炮艇护卫,向柬埔寨本土的磅逊港驶去。在驶抵磅逊港的4个半小时的航程中,船员们一直都处于恐惧之中,他们生死未卜。

在航行中,美军飞机发现了炮艇和渔船,美军飞机企图迫使炮艇和渔船返回通岛,便向渔船前方的100米处和船一侧75米处,用机枪和火箭射击达100次以上。美机看到船并未改变航向,便降低高度,从10米的高空进行近距离射击。

渔船上的船员们不断挥舞着白衬衫,试图以此来告知美机他们的存在和正处于炮火之下的危险。泰国船长曾经有几次想调转航向,但每次都因红色高棉士兵用枪顶着头部相威胁而放弃了,航船只好继续向磅逊港航行。

这一举动激怒了美军飞机,随即投下了数枚催泪弹。船长和船员们个个泪流满面,睁不开眼睛。尽管如此,船还是继续向前航行。美军接连又投下用以驱散游行示威队伍的药剂。船员中有人已开始呕吐,有的皮肤已开始糜烂,其中还有3人被火箭弹碎片炸伤,有1人昏了过去。见渔船始终未改变航向,美机只好离去了。

渔船驶入磅逊港,已是上午10时以后了。渔船就停靠在一只红色高棉船的旁边。巡逻的美机没有再出现。

在此停歇了45分钟。这期间,有几千名柬埔寨群众好奇地从岸上眺望渔船。船员们没有上岸,不久又被带到离此1公里的军事区。受到一些审讯后,又被转移到磅逊港以西75公里处的隆岛,在一个有海岸设施的码头上了岸。

令船员们意想不到的是,在这儿竟有人用英语对他们表示了欢迎:“欢迎到柬埔寨来!”尽管讲得不很流利,但吐字却很清晰。他们是磅逊市市长的翻译,也是他们被拘留以来见到的第一位高层官员。米勒船长向他解释到:“‘马亚克斯号’是一艘普通的运输船,没有装载武器,也没有运输武器弹药,希望立即释放该船和所有船员。归还船只之后,我们将通过曼谷的公司办事处请求美军停止攻击,否则美军将可能进行报复。”翻译官答应向上级报告,并在明天早晨以前给予答复。

那天夜晚,“马亚克斯号”的39名船员又度过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夜晚,美军侦察飞机一直没有出现过。

白宫的抉择

“马亚克斯号”求救的紧急电报,被希兰德海运公司驻印度尼西亚的办事处收到,并立即转到了华盛顿的国务院。

5月12日黎明之前,国务院收到了“‘马亚克斯号’连同船员被红色高棉扣留”的电报,但内容模糊,具体细节无法得知。

早晨6时15分(柬埔寨时间12日下午5时15分),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得知印度支那方面发生了紧急事态。

上午7时,福特总统的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中将来白宫上班时,得知了这一事件。因总统马上就会前来上班,他便没有专门通知福特总统。当福特总统得知这一事件时,已是上午7时40分,也就是事件发生的4小时之后。

白宫官员对红色高棉海军的此举,进行了种种猜测,尚无定论。有人认为这是偶然发生的;有人认为这是红色高棉冲着美国当局来的,故意让美国人丢面子;也有人认为这是红色高棉为占有可能有海底油田的威岛附近海域,以及坚持对威岛的主权而采取的强硬措施;还有人认为柬方想以该船作为交换条件,夺回旧政府逃亡到泰国时所带走的武器,等等。当然,红色高棉方面绝对不会解释扣押的理由。但在金边,红色高棉主管新闻和宣传的大臣符浩,却通过电台对外宣称:“‘马亚克斯号’为中央情报局进行特务活动。”美国政府和船主对此都予以否认。

就在当天中午。福特总统召开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参加会议的主要成员有:副总统洛克菲勒、国务卿基辛格、国防部长施莱格、中央情报局局长科尔比、空军参谋长仲斯上将、总统助理拉姆斯菲尔德等。当时,前往欧洲视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部队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朗空军上将因事不能出席,由空军参谋长仲斯上将代他参加了这个会议。

会议由国务卿基辛格主持召开。基辛格主张,在国际上,应尽快消除美军从越南撤退后产生的不良影响,提高美国的国际威望;在国内,应向国民表明夺回被扣船员的决心,应该以尽可能多的兵力,采取强硬措施。而国防部长施莱格却主张:为了避免过多的介入,应投入最可能小的兵力,根据形势采取行动。

福特总统同意基辛格的意见,在询问了船员及“马亚克斯号”的具体位置,太平洋方面能够出动的兵力及展开这些兵力所需要的时间等情况后,指示国防部长施莱格做好充分准备,以便采取军事行动。

福特总统禁不住想起了1968年在北朝鲜海军在公海袭击并胁持扣留美国海军电子侦察船“普维布洛克号”的事件。他认为,美国决不允许任何国家在公海上违反国际法。防止这类事件再次发生的惟一手段,就是在事件发生之后采取强硬措施,毫不手软的给予坚决回应。福特总统还想到红色高棉很可能会虐待船员,甚至将船员当作人质扣留几个月,这在人道主义上也是不允许的。

五角大楼已向驻扎在大西洋的美军下达了戒备命令,并且命令调遣驻冲绳、菲律宾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并派遣太平洋上的第七舰队前往增援。在初步拟定的作战计划上,要求首先确定“马亚克斯号”的确切位置,阻止运输船和船员的转移。

另―方面,美国政府还设法通过外交途径,进行交涉。福特总统指示基辛格,通过中国和红色高棉政府接触。

下午1时50分,白宫新闻发言人内森向新闻记者宣布:美国运输船”马亚克斯号”在暹罗湾的公海上被红色高棉海军扣留,现已被带进磅逊港。美国政府认为这属于海盗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公约,已指示国务院要求红色高棉政府立即释放被扣留船只和船员;若不释放,将采取军事行动。

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结束以后,国务卿基辛格按计划要到密苏里州进行他的演说旅行。国务卿离开白宫,这将意味着福特总统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处理这个事件。

下午4时30分,副国务卿英格索尔邀请中国驻美联络处主任黄镇到美国国务院,向他递交了一份给红色高棉政府的照会,该照会要求柬方立即释放被扣船员,但被郑重拒绝了。

同时,国务院也指示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乔治布什(后任美国总统),将同样的照会递交给中国外交部和红色高棉驻北京大使馆。5月13日午夜零时10分(北京时间中午12时10分),布什遵照指示递交了照会。但第二天,照会又被邮寄回来了。

5月13日凌晨2时35分,总统助理斯考克罗夫特中将将福特总统唤醒,向他通告了“马亚克斯号”正向柬埔寨本土航行的消息。但拂晓传来的情报又说,该船停泊在离柬埔寨本土48公里的通岛。总统认为,一旦“马亚克斯号”进入本土,营救船员的任务将变得更加困难,因此必须要尽快采取行动。

上午10时30分,白宫召开了第二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会议持续了1个小时,主要讨论了关于确定“马亚克斯号”船员们具体所在位置及实施军事行动的问题。

当天下午,国务院再次通过中国要求红色高棉政府不要把船员带到本土,并且要在24小时内交还所扣船只和船员。

下午5时53分,白宫的工作人员同议会的主要成员进行了紧张的电话联系。在经过长达5个多小时的解释之后,终于取得了他们对于采取军事行动的谅解。

下午8时30分(红色高棉时间14日上午7时30分)左右,传来了侦察机提供的情报:“有几艇炮艇正向柬埔寨本土行驶,其中一艘上有些人很像欧洲人,而且正挥动着白衫衣。”

福特总统认为:“欧洲人”可能是“马亚克斯号”的船员,对炮艇进行攻击会误伤船员,因此下令美机停止攻击。

当天晚上10时40分,又召开了第三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刚刚结束旅行回到华盛顿的国务卿基辛格也出席了会议。根据情报进行推测:少数船员被转移到红色高棉本上,大多数船员仍留在通岛。为此,福特总统建议,要防止船员被转移,阻止红色高棉的军队救援,孤立通岛,营救“马亚克斯号”,救出船员。因而决定派一支海军陆战队乘坐直升飞机在通岛实施机降,救出船员,占领该岛;派遣另一支海军陆战队在“马亚克斯号”上降落,夺回该船。在此期间,由战斗轰炸机进行空中支援;同时,为防止敌人增援,对柬埔寨本土的空军设施也进行有效的打击。

不过,美国政府试图通过外交途径谋求解决该事件的努力从未停止过。5月14日下午1时,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斯卡利,在纽约会见了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就此之前已向中国及红色高棉政府做出的外交努力作了说明。并请求他就释放“马亚克斯号”问题给予必要的协助。瓦尔德海姆秘书长将美国的意见转达给了金边,但直到整个事件解决之后的19日,美国政府才收到正式的答复。

下午3时53分(红色高棉时间15日凌晨2时53分),福特总统召开了第四次安全委员会会议,决定立即实施营救作战计划。4时45分,总统在会议上作出了如下具体决定:海军陆战队于拂晓时在通岛机降,夺回“马亚克斯号”,指示国防部立即投入作战。会议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同时还讨论了作战行动对各国的影响及有关问题。

下午6时30分,福特总统在内阁会议室向议会的主要成员宣布了这一决定,并希望得到理解。议会中绝大多数成员对总统的这一决定给予了支持。

美军全面备战却没地图

国防部的地下作战室得知“马亚克斯号”被扣留的时间已是5月12日清早5时12分(红色高棉时间下午4时12分)。

当日上午7时30分,国防部命令太平洋总部出动泰国乌塔堡空军基地的侦察机。对“马亚克斯号”的具体位置及守卫情况进行侦察。同时,命令太平洋第7舰队进入戒备状态。

上午10时19分(华盛顿时间),菲律宾西南方约160公里处的一艘美军护卫驱逐舰“霍尔特号”奉命向作战海域进发,另一艘军舰“维加号”也在其后120公里尾随而来。两舰预定在红色高棉时间14日下午11时到达柬埔寨海域。

华盛顿时间下午3时14分,正在爪哇岛以南的海面朝澳大利亚方向行驶的美航空母舰“珊瑚海号”和3艘驱逐舰也决定改变航向,向柬埔寨全速进发。预定在红色高棉时间15日下午2时到达。

与此同时,从台湾南部海域出发的导弹驱逐舰“威尔逊号”也开始向作战海域进发,预定在15日下午2时到达。

华盛顿时间5月13日中午12时10分,国防部命令驻菲律宾的海军陆战队120人调往乌塔堡基地;同日下午3时12分,命令驻冲绳的第3陆战师所属的水陆两栖部队1100人,也调往乌塔堡基地。

同日下午7时10分,位于菲律宾近海的美航空母舰“马亚克斯号”也奉命赶赴柬埔寨海域。

次日,国防部下令驻关岛的美战略轰炸机“B-52”,准备对柬埔寨本土进行轰炸,进入1小时待命状态。

驻地司令部为了确保能在14日这天进行作战,从前一天清晨就开始研究作战计划。同时,来自菲律宾苏比克海军基地的陆战队员120人、驻冲绳第3陆战师的1100人,已乘“C-141”运输机抵达乌塔堡军事基地。

在制定作战计划时,遇到的难题是没有一张详细的通岛地图,原有的旧地图已不适用,只好期待袭击部队从前方送来的地形侦察报告和空中照片。

根据目视及照片分析,发现通岛有三个地方可以作为直升飞机的着陆点。另外,敌防空阵地主要集中在北部。

在制定作战计划时,驻地司令部预料,大部分船员仍留在通岛,“马亚克斯号”上只驻守有少量红色高棉士兵。因此,决定派遣11架“CH-53'直升飞机(每架可搭乘25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其中3架配备60名陆战队员用以夺取“马亚克斯号”,另外8架配备175名队员在通岛着陆。

为了将伤亡减少到最小程度和顺利登陆,袭击部队指挥官沃斯琴中校曾提议在直升飞机着陆前对敌阵地进行空中攻击。但司令部认为这样做会误伤被扣留的船员,没有同意。

据有关情报说,通岛的守备士兵只有18至20人,而对付他们的第一批陆战队员就有175人,从人数上讲,绰绰有余。但5月12日得到的最新情报却声称守备通岛的士兵有150至200人,另外还配备有82毫米迫击炮,75毫米无后坐力炮,7.62毫米和12.7毫米机枪等武器。至于确切的情况,直到战斗结束后的17日才得到。

美军喋血暹罗湾

5月15日凌晨3时45分(华盛顿时间14日下午4时45分)国防部发出了福特总统下达的夺回“马亚克斯号”,营救船员的作战命令。20分钟以后,又发出了轰炸柬埔寨本土的指示。

当日清晨4时,11架“CH-53”直升飞机,在沃斯琴中校的率领下,飞离乌塔堡基地。载有175名海军陆战队员的第一批8架直升飞机,在“F-4”战斗轰炸机、“A-6”攻击机和“A-7”攻击机的支援下,于6时10分(华盛顿时间14日下午7时10分)飞抵通岛上空,从北部每次2架2架地开始降落。

这一天,暹罗湾上晴空万里,偶尔飘过几朵白云,在温暖的阳光下,少许的白浪在平静的海面上轻轻翻滚。

美军突击部队对和平交涉仍抱有一丝希望,所以带着有3名会讲柬埔寨话的士兵随行,但不久这一希望就完全破灭了。

红色高棉军队的防空能力比预想的要强得多。最前面的1架直升飞机已经中弹,坠入离岸不远的海面,随后的1架也中弹而坠落在离岸160米处的海面,另有一架坠落在遥远的海面上。另有2架中弹,但仍可勉强继续飞行。

落在海里的佟肯中尉,是前线射击联络官,他一边奋力向岸边游去,一边用报话机引导空中的飞机对敌人的据点进行有力的打击。初定的计划是:6架直升飞机在东侧的C点着陆,另外2架在西侧的B点着陆,但都未能实现。队员们零零散散地先后有20人在C点登陆,29人在B点登陆。率领指挥小队的沃斯琴中校,同59名队员一起在炮火稀疏的西岸南部A点着陆。至此,175名队员中已有109名顺利登陆。

沃斯琴中校立即命令前线射击联络官卡西边上尉。要求在空中盘旋的“A-7”攻击机及“A-130”炮艇机给予火力支援。但是,由于没有坐标地图,无法对攻击机进行有效的引导。于是,沃斯琴中校不得不等待4小时后从乌塔堡赶来的增援部队。决定先集中起分散的兵力来对付敌人。

在B点,基斯中尉率领一队人在空中支援下,顽强奋战;而沃斯琴中校则率领另一队人沿着丛林茂密、岩石遍地的海岸朝B点进发,两队会合以后,增强了火力,一起向敌人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在通岛登陆的同一时刻,48名陆战队员和12名爆炸物处理人员,乘坐了3架“CH-53”直升飞机飞临“霍尔特号”护卫驱逐舰的上方,但由于“霍尔特号”用于降落的甲板太狭窄,直升飞机无法直接降落,队员们只好沿绳梯登上了甲板。

这时,2架“A-7”攻击机朝“马亚克斯号”投下了烟幕弹,船立刻被烟雾所笼罩。

载有陆战队员的“霍尔特号”不断驶近“马亚克斯号”,但船上都没有任何反应。上午7时25分,“霍尔特号”靠上“马亚克斯号”,陆战队员头戴防毒面罩、手持冲锋枪纷纷登上舷梯,“霍尔特号”上的机关枪一直对准着“马亚克斯号”。

指挥官乌德上尉下令搜查船桥、轮机室、主甲板的船头、船尾等。爆炸物处理队从船底到船舱仔细搜查了一遍,结果不但没有船员,就连红色高棉士兵也没有一个,爆炸物更没有发现,有的只是已经变凉的残汤剩饭。

8时左右,“马亚克斯号”上重新升起了美国国旗,8时22分,乌德上尉向司令部发出了已夺回“马亚克斯号”的电报。“马亚克斯号”由“霍尔特号”引导,缓缓地踏上了归程。

在通岛,激烈的战斗仍然进行着。上午11时8分,美军增援部队终于赶到。从这些人的口中获悉船员已被释放。12时21分,一架增援的直升飞机被猛烈的炮火击中,未让增援部队登陆,就和另外2架直升飞机返回了乌塔堡基地。

在此之前,上午1l时10分(华盛顿时间凌晨零时10分),国防部已经发出“停止战斗,全军撤退”的命令。但在红色高棉军队猛烈的抵抗之下,停止战斗是不可能的。

另一方面,对柬埔寨本土的轰炸,也是在15日清晨开始的,红色高棉军队并没有像样的防空力量。但为了阻止红色高棉军队对美军突击部队的攻击,上午7时45分,从“珊瑚海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舰载机对柬埔寨的云壤空军基地实施了第一次轰炸,轰炸机群袭击了跑道、机库、检修场、加油设施等,以“T-28"飞机为主力的红色高棉空军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一个半小时后,又对这一空军基地实施了第二次轰炸。紧接着一个半小时后,又实施了第三次轰炸,炸毁了柬军的海军设施以及磅逊近郊的军事设施。炼油厂、仓库、调车场等设施也同样遭受到破坏。轰炸过程中并未动用驻扎在英岛上的“B-52”战略轰炸机。

当日的空袭直到下午才接近尾声,但在通岛上仍然是炮弹横飞,乘坐直升飞机撤退仍然没有安全感。

为了压制柬军的炮火,由泰国起飞的“AC-130”炮艇机在通岛南岸投下了一枚现存常规炸弹中威力最大的"BLU-82”型炸弹,通岛上顿时浓烟四起。

驱逐舰群也对柬军据点实施了有力的舰炮射击。等夜幕降临之后,陆战队员才开始乘坐直升飞机撤退。晚上8时55分(华盛顿时间上午9时55分),整个作战宣告结束。

返回乌塔堡基地的陆战队员,在泰国政府规定的期限之内离开了泰国,返回了各自的基地。

船员安全获释

5月15日上午6时7分(华盛顿时间14日下午7时7分),金边电台报道了红色高棉政府已释放“马亚克斯号”船员的消息。早上7时30分,正当陆战队员在“马亚克斯号”上进行搜查,同时在通岛上遭受柬军炮火猛烈的反击之时,被红色高棉政府释放的“马亚克斯号”船员正乘坐一艘泰国渔船,朝“马亚克斯号”驶来。

上午9时之前,正在巡逻的美军“P-3C”飞机发现了l艘像炮艇的船正离开本土向通岛方向驶来,并立即作了简单报告。为了进一步确定,飞机降低了高度,发现船上有30名欧洲人模样的人正挥舞着白衬衣发送信号。同时为了确认,还拍下了照片。

“威尔逊号”靠近“马亚克斯号”时,收到了一条来自巡逻机的消息:“一艘像是敌炮艇的船只,正从柬埔寨本土驶向通岛。”同时,驻地司令部下令给“威尔逊号”,命令其阻止该船接近作战海域,击沉该船。“威尔逊号”的舰炮和导弹随即处于发射状态,以“Z”字形向前运动,驶向目标。当接近目标时,监视电视的操作员报告该船不是炮艇,而像是一艘渔船。恰在此时,“威尔逊号”又收到了来自巡逻机的第二份报告,也证实这是一艘渔船。“威尔逊号”驶近渔船,经确认正是“马亚克斯号”船员乘坐的那艘渔船。

“威迩逊号”停了下来,把渔船拴在船舷上,让“马亚克斯号”的船员上了舰。船员在被扣留70个小时后得救了,39人无一缺少。

船员受到了热情温暖的欢迎,军医还给船员进行了身体检查,一切情况良好。“威尔逊号”的情报官还详细询问了扣留中的情况。

米勒船长要求回到“马亚克斯号”,检查冷藏货物,自己航行,“威尔逊号”便调转了航向,向”马亚克斯号”驶去。接近“马亚克斯号”以后,船员们通过“威尔逊号”上的一艘小船转移到了“马亚克斯号”。随后“威尔逊号”又驶向通岛,去执行支援陆战队的任务。

“马亚克斯号”的船员们对船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机器一切正常,便摘掉牵引索,同“霍尔特号”告别。向目的地新加坡驶去。

希兰德海运公司经理,为了表明“马亚克斯号”上没有装载收集情报的装置和武器弹药,指示米勒船长在新加坡打开船仓接受检查。

华盛顿时间5月14日下午7时(红色高棉时间15日上午6时)后,“突击部队抵达通岛上空,开始作战”的消息传到了白宫。

下午8时16分华盛顿又收到红色高棉政府释放“马亚克斯号”的消息。这条消息是大约l小时前在金边发布的,广播的具体内容是:“红色高棉政府要求‘马亚克斯号’立即退出红色高棉领海,今后不准再搜集情报,进行挑衅活动。这也同样适合于其他船只。”

福特总统看到这条消息后,认为其中只谈到释放“马亚克斯号”,而未言及船员,因而不能停止军事打击。便指示国务卿基辛格,通过广播电台和商业性的通讯社发布了如下声明:“我军已夺回了‘马亚克斯号’。若贵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被扣留船员,我国将停止军事打击。”这一声明在华盛顿时间晚上9时15分也同样向新闻界发表了。

直到当晚11时23分,“马亚克斯号”船员获释的消息才传到白宫。福特总统立即下令国防部,除撤出留在通岛的美军陆战队员外,停止一切军事行动。白宫再收到陆战队员已从通岛安全撤离的消息,已是15日上午9时55分了。

就这样,美国政府凭借其强大的军事力量,采取其惯用的强硬手段解决了这一事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