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被隐瞒的真相:美方主导对731高官免予战犯责任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海南日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80票  浏览22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5月28日 16:26

日军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

  看过电影《黑太阳731》的朋友,大概不会忘记这支犯有反人类罪行的部队

  二战结束时,731部队被迫解散,从此,竟一度销声匿迹,几乎沉睡在了历史的角落中。

  5月17日新华网一则《侵华日军731部队人体实验1467名受害者身份确认》的消息,让731这支恶魔部队再次走进公众视野。

  这支部队是如何在战后的日本销声匿迹的,它的高官如何隐身在日本社会各界逃脱战争的罪责,旅日学者萨苏透过证据为您揭开冰山一角。

  日方报道披露的731部队人体实验报告书。

  日本陆军731部队,公开名称关东军防疫给水本部,实际是在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准备细菌战的特种部队,专门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部队,在战略上占有重要地位。它归属日本陆军省,受日军参谋本部和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双重领导。拥有从事细菌战研究工作人员二千六百余人,其中将级军官五名,指挥官是石井四郎中将。该部队曾在人体实验中残酷杀害成千上万来自中国朝鲜,苏联的无辜者,并生产细菌武器,在中国等战场进行使用。

  “帝银事件”调查

  引出731部队活体解剖罪恶曝光

  如果在战后到日本询问普通百姓对这支被称为“黑太阳”的细菌战部队有何观感,常常会碰到茫然的目光。甚至直到今天,仍有日本网民完全不顾731部队旧址完整地残存于中国大地,坚决否认该部队的罪恶历史。

  事实上,大多数了解731部队的日本人,开始接触这段历史的肇端,是森村诚一所著纪实文学作品《恶魔的饱食》。这部描述731部队的作品1981年开始在报刊连载,在日本引起极大震动。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引发森村诚一写作这一作品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日本发生了一起被称作“帝银事件”的刑事案件。在这起案件中,作案人所使用的高效氢氰酸毒药被认为酷似731部队曾经使用过的杀人毒药,从而引起了日本社会对这一部队的好奇。森村因此与记者下里正树共同对该部队的情况进行了采访,不料引出的却是731部队进行活体解剖,冻伤试验等令人毛骨悚然的历史事实。

  实际上,731部队的成员,在其覆亡之日,就深深了解自己所做的恶行天怒人怨。因此,其高级干部回到日本后纷纷躲藏起来。其中石井四郎将大量实验数据等资料带到金泽市和他在千叶的家中隐藏起来,自己则诈死举行葬礼,以期躲过盟国的追踪。

  被隐瞒的真相:美方主导对731高官免予战犯责任

  令石井等人意想不到的是,美国一直对731部队的研究成果颇感兴趣,对其战争罪行的惩处并不热心。派来调查该部队罪行的负责人马来·桑德斯中校本人就是一名细菌战专家。桑德斯通过731部队中被称作石井左膀右臂的内藤良一进行调查。内藤最初介绍了很多与731部队无关的人进行敷衍,桑德斯震怒之下表示将立即回国并报告“日方拒绝调查”。恐惧的内藤交出了日本旧陆军命令系统内731部队的所有备忘资料。看过这批资料后,桑德斯向当时的日本总督麦克阿瑟汇报后,建议对内藤等人免予战犯责任追究。“这个结果一下子让他们交出了大量的研究资料”桑德斯1997年在朝日电视台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但是,内藤等人依然否定关于人体实验的事实。桑德斯的后任汤普森中校则坚决向日本方面要求会见石井。这一要求,在深恐细菌战,人体试验恶行曝光的731原部队成员中引起极大震动,石井的老部下增田带着氢氰酸毒药求见了躲在东京都的石井,要求“队长,你自杀吧”,“连全家一起杀掉”。

  色厉内荏的石井拒绝了自杀,并在1947年接受美国方面的讯问,与内藤一起承认了人体试验的罪行。不过,看出美方意图的石井表示要美国方面提供书面保证不将其作为战犯起诉,并提出要美方雇佣他。美方负责人埃德华·V·希尔博士表示“这样的人体试验材料,我们(美国)的研究室绝对无法得到。这样的资料,如今算来大约需要25万日元,与实际研究价值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于是,在美方主导的东京战犯审判中,731部队相关人员,一个被起诉的也没有。同时,美方还在1947年3月22日华盛顿与东京之间的电报中指示,“由美国的研究人员接触石井,所得重要情报对苏联方面保密”。

  实际上,美方直到2007年1月,才对731部队相关的细菌战档案实行解密。此时,石井等人早已作古。

  逃避责任

  对战争罪行掩耳盗铃

  尽管美方对石井四郎等采取了保护性措施,但731部队成员篠塚良雄等都曾撰文揭露该部队的恶行,并以到中国谢罪等方式表达过忏悔,而该部队的内情在日本却几乎无人提起,其成员从未受到法律的惩处,所有人员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其原因何在呢?

  2009年,日本NHK电视台制作了一期关于731部队的节目,内容是“731部队为何没有受到彻底清算”。其中,对731部队进行细菌战试验等史实和人体试验的罪恶进行了公开的披露,也谈到了其战后悄无声息的原因。

  在日本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对于战争时期的罪行采取掩耳盗铃的态度,很不愿意在舆论界提到这部分内容。即便是铁证如山,也要从中尽量旁敲侧击,减轻自己的责任。所谓“南京大屠杀问题”,“慰安妇问题”等等莫不如此。这种态度,可说是造成部分日本年轻人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除了战败以外没什么错”的根源。

  日媒体调查

  揭开罪恶冰山一角

  如前所述,731部队的罪行,在日本除了森村诚一等少数作家进行揭露以外,民间很少有人知道。因此,日本的电视台,能够派出专人远赴中国调查这支罪恶的部队,并以相对客观的态度向日本民众播出对这段历史的回顾,可说有些出人意料。节目中,对于731部队的成立和使命还有些含糊其词,不过,总是一个让人感到欣慰的开始。

  在分析731部队的头目们为何没有在法庭上受到审判时,除了说明731部队试验的成果多为美国所获得,为了消化和掌握这部分用人血换来的尖端技术,美国方面放弃了对731部队指挥官石井四郎等人的起诉,日本的电视记者们还提供了一条让人惊讶的事实。

  那就是他们把731部队任职的高级军官们开列出来,然后进行了一次追踪采访,结果令人惊讶。

  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为首的占领军保留了日本国家的基本结构,原有运作方式也没有全部推翻,这些双手沾满鲜血的731部队军官们居然大部分成了日本社会的名流和高官,他们有的当了教授,有的当了大学校长,甚至其中还有担任日本十字会主要负责人的。在他们光彩烁人的头衔后面,谁能够想到他们罪恶的过去呢?而这些占据了日本社会主流位置的家伙,又怎么能够允许七三一部队的真实在日本被揭露出来呢?这样做,正如剥去他们外衣一样,将使他们无法在日本社会继续保持自己的地位和“荣誉”。

  在电视节目中,七三一部队主要干部在战后担任的职务一览无余,包括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医学部教授,陆上自卫队卫生学校校长,日本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所长,大阪大学微生物病研究所负责人等。看到这个名单,日本主流舆论在战后对七三一部队的罪行保持沉默就可以理解了。

被移送731部队的抵抗者,几乎无人生还。

  731部队高官

  多次涉嫌用病人做人体试验案

  七三一部队的高官们占据着大量社会要津,要这样的日本社会来正视二战中的战争罪行,客观地对待邻国的揭露,那简直就像让医院自己审查医疗事故一样,结果可想而知。

  在阅读日本历史文献时,可以发现,日本二战中大政翼赞会等右翼极端组织的头头们,在二战后,基本摇身一变都成了日本社会中和美军合作最为积极的“名流”,有的还在国际上享有极高的声望。真是“兴,我赚足,亡,我赚足,万家百姓都作了土”。

  这些人的观点变化之快,在战前战中战后对形势认识之准,运气之好,真是令人惊讶。这充分说明了在美苏冷战时期,正义和人道主义在利益面前,常常不过是幌子而已。

  从这段电视节目,我们第一次真实地看到了731部队人员战后在日本社会中的地位,令人有一种震惊之感,也明白了731部队怎样把自己的罪恶在日本隐瞒下来。

  更令人震惊的是,原731部队的高官们,在战后日本仍然横行无忌,竟然多次出现涉嫌用病人做人体试验的案件。例如,1956年,原731部队的干部北冈正见,浅沼靖等与新泻大学的某教授合作,在新泻精神病院在149名患者身上投入病毒进行试验,造成8人死亡,该实验据称与美军的研究项目有关,因此不了了之。

  不过,能够在NHK电视台看到这样一条报道,还是感到对这些能够说出真话,并且把老狐狸们的尾巴揪出来的记者们,产生了一分尊重。

  日本对731部队的反省,直到近年来才逐渐深入。1970年,日本正式签署了禁用化学和生物武器条约。2002年,日本在法庭上第一次承认了731部队的罪行,731部队受害者的诉讼一直在继续。在中国哈尔滨郊外,731部队遗址纪念馆,每天都在向人们揭露和控诉着这支恶魔部队的罪行。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731部队的罪恶使徒们,必将世代受到诅咒。(文\特约撰稿 萨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