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美援朝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板门店停战谈判747天:战俘遣返上产生严重分歧

热度178票  浏览20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8月12日 23:33

  这是1953年7月27日,在板门店,朝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右侧)与美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哈利逊中将(左侧)在《朝鲜停战协定》及其附件和临时补充协议上正式签字。 新华社 发

  今年是抗美援朝60周年,很多志愿军老兵选择在7月27日这一天聚会纪念。57年前的明天,是板门店停战协议签订的日子,也是他们打点行囊准备回家的日子。

  对于已经95岁高龄的丁国钰老人来说,这一天更为特殊。1953年他作为板门店谈判的中方首席代表,参加了签字仪式。

  近日,记者采访了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对于那场旷日持久的谈判,他还记忆犹新。

  -谈判“造就”了将军

  虽然从事了多年外交工作,但至今仍有人称他为丁国钰将军。丁老说,这是因为抗美援朝是在全国太深入人心了。“我是志愿军的第三任首席谈判代表,和美国人谈判时,《人民日报》天天都是丁国钰将军怎样怎样了。其实,部队那时还没授衔,是为了谈判工作的需要,才说我是将军的。”

  丁国钰老人的人生经历可谓传奇,他17岁入党,参加过红军长征。新中国成立后,任42军政治部主任,1950年10月随军入朝。参加谈判以前,他已经四过汉江,正在三八线上和美军僵持着打夜战。

  美国人认识到把中国人打败不容易,就通过苏联在联合国的代表马力克提出谈判请求。丁国钰认为,当时斯大林怕战事扩大,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急于让中美谈判。而美国人的战略重心在欧洲,不在远东,如果牵扯下去,财力没问题,人力上受不了,所以才谈判停战。所谓停战谈判,就是只谈停战,不谈别的,政治问题不谈。

  外交部的李克农、乔冠华到前线负责谈判工作。1952年,李克农认为丁国钰适合做外交工作,便让他去谈判代表团主持思想政治工作。1952年到1953年,停战谈判破裂期间,李克农和乔冠华撤回国内,代表团由丁国钰负责。1953年4月26日,丁国钰正式接替边章五任中方第三任首席代表。

  “不但将军的名号是临时定的,连谈判穿的衣服都是临时做的。”丁国钰说。

  -协议签字没有握手

  “战场上刚刚还杀红了眼,谈判桌上怎么可能谈笑风生。”丁国钰说,板门店停战谈判名为军事外交谈判,却没有半点外交氛围:进帐篷时双方各走各的门;代表见面时互不理睬,更没有握手、寒暄的礼节;开会时,有话就说,没话就散;中途休息时,各去各的帐篷;连厕所都是各去各的,以免混杂。

  美方首席代表还使用“到会即休会”的战术,最短的一次,25秒钟就宣布结束了会议。

  有一次,美方首席代表哈利逊中将按照老一套先问我方对其提出的坚持“自愿遣返战俘”的方案有何想法。中朝方首席代表、朝鲜人民军南日大将指出:美方的“新方案”换汤不换药,不予接受。于是,美方就宣布“无限期休会”,而且不等我方作出反应即起身朝帐篷外走。我方全体人员处变不惊,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以大笑表示了我们的蔑视,直到对方全部人员撤走后才离开帐篷。

  双方都怀着深深的敌意,即使是签订协议的那一刻也没有丝毫缓和。丁国钰说,签订停战协议的那天,南日大将和哈利逊中将就座后,便在准备好的文件上签了字,之后,两人几乎同时起身,然后离座扬长而去,没有寒暄,没有握手,没有讲话,甚至没看对方一眼。

  相对于漫长的谈判,仅十分钟的签字仪式似乎过短。中国外交部曾提出一个比较具体的计划,但在请示过程中,周恩来特别指出:“签字仪式中的进门就互相握手和碰杯应以不要为好。”

  正如丁老所说,停战只是战斗的终止,并不意味朝鲜半岛和平的到来。这是板门店停战谈判创造的一项历史纪录:持续时间最久的武装休战。时至今日,仍有一条241公里长,4公里宽的非军事区腰斩了朝鲜半岛。

  

  板门店停战谈判还创造了一项历史纪录--谈判时间最长的停战谈判。

  “整整持续了两年多。”尽管谁都知道这是一次十分艰难的谈判,但丁国钰还是没想到竟会一谈谈了747天。

  是什么原因使得停战谈判拖了这么久?原来,双方在战俘问题上产生了严重分歧。

  丁老说,谈判伊始,就陷入了如何划分军事分界线的僵局。中间打打谈谈,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终于就军事分界线问题达成了协议,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三八线”。1952年5月以后,双方在战俘问题上严重僵持,谈判进行不下去,中间还休会了一年。

  《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国际公约》规定:“战争结束,战俘应毫不迟延地释放并遣返。”根据这个规定,中朝方坚持的原则是停战协定签字后,双方所有的战俘应全部迅速释放与遣返。

  由于中朝方拥有对方战俘共计只有11551人,而对方拥有中朝方战俘达13万多人。美国在其它方面未得到好处,便想在战俘身上大做文章,坚持“一对一”交换。后在中朝方的斗争下,美方又紧紧捏着“自愿遣返”这张“牌”不放,以便扣押中朝方战俘。

  丁国钰记得,我方态度转折在于“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建议先行交换伤病战俘后。他请示毛泽东是否对此给予答复,主席在回电中提到,“不分轻重一事一抗,已显被动。”

  1953年4月20日,双方伤病俘的遣返工作在板门店开始,丁国钰在现场迎接了第一批我国的被俘将士。

  “他们受太多委屈了。”丁老摇着头,不忍回忆。他说,他到帐篷里探视他们时,见他们哭成一团,脱去上衣,露出被强迫刺上的侮辱性词句--“反共抗俄”、“杀朱拔毛”,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很多志愿军被俘人员不敢回国,被挟持到了台湾,原来他们比朝鲜被俘人员受到了更多、更大的摧残。

  -波兰总统向周总理告状

  “谈判期间最紧张的一次是被专机接回北京,我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大错误,原来是被波兰总统告了一状。”正是这个小插曲,改变了丁国钰以后的人生。

  日内瓦会议后,周恩来访问波兰时,波兰总统称:“你们中国在朝鲜的谈判代表只讲原则,不讲妥协,就不考虑还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波兰总统的潜台词是,苏联已经丧失元气了,如果打起来,别人挡不住美国人,我们应该看看后果。

  周总理结束访问后,就打电话让丁国钰回国,并派专机将他接到北京。“当时我很紧张,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我住在北京饭店,首先见了乔冠华、李克农,他们说你放心,没事,你那些事总理都很清楚。但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丁国钰没想到,第二天到西花厅见总理的时候,总理很客气,没有和他说任何工作上的事,只是拉家常,问他的出身,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人,哪年入的党,怎样跟随徐海东参加长征,到达陕北。整个谈话就是在了解情况而已,没有批评任何工作上的事。

  原来,这次“告状”反而使周恩来知道了他,想让他脱掉军装专搞外交。虽然一开始,他还不愿意离开军队,但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丁国钰先后出任中国驻阿富汗巴基斯坦、挪威、埃及等国大使。

  除了丁国钰外,经历过这次谈判的很多工作人员,都成了外交部第一批领导干部。

  -谈判的幕后英雄

  “发言的是朝鲜代表,但发言稿都是我方草拟的。”丁国钰说,当时谈判每方四个人,志愿军和朝方各两人,美军和南朝鲜也是各两人,发言的时候是朝方代表讲话,可实际上重要的稿子都是总理那边亲自决定的,一般的稿子由李克农出主意,乔冠华拟好,经党委同意报总理批准,第二天再用。

  丁国钰说,代表们虽然在战场上身经百战,但大多数没有同美国人打交道的经验。因此,在谈判开始前的会议上,李克农总要忠告他们,“政治上要高屋建瓴,具体问题要后发制人。”“在谈判桌上有些话宁肯晚说一天也不要抢先一分钟。”

  正是在这一方针指导下,有一次双方代表团成员都拒不发言,静静地坐着,虽然都如坐针毡,但竟然僵持了132分钟。副代表柴成文走出帐篷就此请示了李克农,我方还是按兵不动,最后美方沉不住气,先开了口。

  丁国钰谈到:“李克农是开城代表团不可替代的人物。没有李克农的组织能力和政治威望,很多事都难以办成。李克农是一个有风度、有气魄的领导人。特别是停战谈判涉及中朝两党关系,谈判桌上,是朝方代表发言,而谈判的具体操作又是中方管。这就不太好办。所以搞好同朝方的关系,至关重要。李克农经常找朝鲜同志开会、谈心,一起商量。每次同美国人在板门店见面前都要召开中朝两方的预备会。在朝鲜同志面前,他从来不流露'以我为主'的心态,因此很能得到朝鲜同志的信任和尊重。”

  ……

  停战后,丁国钰第二次被专机接回北京。

  总理说现在停战了,要求丁国钰把志愿军代表团成员都带回来,汽车、物资是否留给朝方由丁定。最终,丁国钰决定把火车,飞机带回来,汽车等其他物资留给朝方。

  途经平壤时,丁国钰被金日成亲自授予了一级勋章。

  记者采访时,丁国钰有时陷入沉思,沉默片刻后,他总忍不住感叹,“我们为了中朝友谊,保家卫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