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兵多钱多姨太太多的“三不知”军阀 张宗昌

热度174票  浏览85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30日 13:25

  曾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美国女作家赛珍珠是个中国通。她在关于中国的回忆录里曾说,中国的土匪、军阀虽然大多劣迹斑斑,恶贯满盈,但也有很幽默的一面。赛珍珠的这个说法,用在山东军阀张宗昌的身上是很恰当的,张宗昌就是中国土匪、军阀中一个很会幽默的人物。

  

  张宗昌写诗

  

  张宗昌,字效坤,1881年出生于山东掖县的一个穷苦家庭。因为家庭穷困,他少年时从未上过学,十三四岁开始,就跟着土匪头子混饭吃。后来投军发达之后,被称为“狗肉将军”、“混世魔王”,还有一个外号叫“三不知将军”,是说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士兵,有多少金钱,有多少女人,实际上也就是说他兵多、钱多、女人多,多得他自己也数不清。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土匪出身、从未上过学的“三不知”的“混世魔王”,后来却拜师认字,向清末状元王寿彭学习写诗,并正儿八经地出版过一本《效坤诗钞》。

  

  很多人嘲笑张宗昌的诗不像诗,但若要论影响,张宗昌的诗却比当时许多喝了一肚子墨水的诗家写的诗要大得多,在北洋政府时期的众多军阀中,他文化最低,名声最臭,但他不仅在生前正式出版过自己的诗集,并且有诗流传后世。张宗昌的诗为什么在当时影响大,并且还能流传后世呢?除了他是军阀名人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他的诗匪气十足,非常另类,幽默感特强,让你不乐都不行。

  

  比如,《效坤诗钞》中的这样几首诗,就能让愁肠百结的人,也会开怀大笑。

  

  《俺也写个大风歌》:“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模仿刘邦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加了一句他自创的“数英雄兮张宗昌”。“吞扶桑”,即吞日本,虽是当时流行语,但用在他的诗里,亦可见其口气何其大)

  

  《天上闪电》:“忽见天上一火链,好像玉皇要抽烟。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链?!”(他是个烟鬼,一天到晚,烟不离手,因此才有如此奇特的想象,以为玉皇大帝也像他一样总在抽烟)

  

  《大明湖》:“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达。”(他对大明湖的大好景色熟视无睹,却像一个玩童,唯独对湖里的蛤蟆感兴趣,蛤蟆成了他这个大玩童眼中大明湖的象征)

  

  《游蓬莱阁》:“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有权有势即神仙,但显然和他同游蓬莱阁的舅子权势不大,仙气不够,酒量也小)

  

  几年前,我参加一家杂志社在山东蓬莱阁举办的笔会,不禁想起了张宗昌的《游蓬莱阁》,便随口吟了出来。没想到张宗昌的诗,比在蓬莱阁下的海中塑了像的八仙过海的故事,更能激起大家的游兴,一些人在蓬莱阁上到处寻找张宗昌坐过的地方和张宗昌喝酒划拳时还能眺望仙山琼阁的窗口。我便乘兴建议大家都吟一首诗,和张宗昌比一比。但遗憾的是,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场高手吟出来的诗,其喜剧效果没有一首比得上张宗昌的《游蓬莱阁》。

  

  张宗昌用兵

  

  其实,张宗昌的幽默并不仅仅表现在他写的强盗诗上,张宗昌用兵,也很具幽默色彩。

  

  张宗昌的士兵很少训练,纪律松懈,但在军阀混战中,张宗昌却能屡打胜仗,屡建奇功,到底有何奥妙呢?

  

  原来,张宗昌看准了那个年月的中国军人都被洋人打怕了,只要一看到高个子、蓝眼睛的洋人士兵就打哆嗦的心理,趁着当时俄国发生内战,东北来了很多流亡的白俄人之机,收编了一万多白俄士兵,每当作战的时候,张宗昌都让这些白俄士兵冲在最前面。被收编的白俄士兵本来是流落在异国他乡,张宗昌把他们奉为神兵,让他们有了用武之地,因此作起战来,非常勇敢,无不奋勇争先,其它军阀的士兵,一看到张宗昌部队里高大威猛的洋鬼子锐不可挡的气势,就心虚脚软,吓得望风而逃。因此,张宗昌轻而易举地成了百战百胜、威震四方的将军,率领他的中俄联军,从东北一直打到自己的老家山东。在老家山东,张宗昌常常一边大块吃着狗肉,一边端着酒杯大笑着说:“俺不仅仅是狗肉将军,俺更是指挥洋毛鬼子打胜仗的百胜将军!”

  狗肉将军不仅仅只会利用洋鬼子为他打胜仗,争地盘,他对洋女人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他从流亡的白俄女人中挑选了五个年轻漂亮的带回山东,与他的23个中国姨太太享受着同等待遇,并且经常带着这五个洋太太在济南的大街上招摇过市,宣称“俺这也是给俺们中国人长了脸面”。

  

  张宗昌下跪

  

  张宗昌脸厚心黑,能屈能伸,他的厚脸皮,他的能受他人难受之辱,甚至也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幽默。

  

  张宗昌投靠奉系军阀头子张作霖之后,混到了统辖直隶和山东两省的直鲁联军总司令和张作霖任总司令的段祺瑞政府安国军副总司令的位子,但在这之前,张宗昌却差点被整肃掉。

  

  那是1923年的秋天,张作霖派出校阅委员、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回来的郭松龄校阅张宗昌的第三旅,郭松龄对张宗昌的第三旅松松垮垮,并且还种鸦片创收,早就看不惯了,早就想拿张宗昌开刀。一来到张宗昌的第三旅,便大挑其刺,到最后“操你张宗昌的娘”的粗话也骂了出来,谁知张宗昌一听,马上道:“你操俺娘,你就是俺爹了!”说完,“扑通”一声,就在郭松龄面前跪了下来,比张宗昌年轻好多岁的郭松龄,没想到张宗昌会来这一手,只好红着脸扶起了张宗昌。显然,张宗昌的这一跪,这一声爹,没有过人的厚脸皮,是跪不下去,也叫不出来的,但他的脸皮能撑得这么厚,跟他这一举动中所包含的黑色幽默,会让居高临下、口不择言者心虚自惭,不知所措,也是大有关系的。

  

  当然,张宗昌的狡黠不会仅仅只表现在下跪喊爹上,闹完下跪喊爹的把戏之后,他抓住机会,设法笼络郭松龄,很快就让郭松龄把他引为铁杆兄弟,在张作霖面前拚命为他评功摆好,拚命为他开脱种种罪错,这样张宗昌不但没有被整肃掉,反而让张作霖也把他引为心腹,不断重用他。

  

  张宗昌是中国土匪、军阀的代表,也是很多中国历史人物的影子。只要多读一点历史书,就会发现,张宗昌的幽默、狡黠,张宗昌的匪气、霸道,张宗昌的脸厚心黑,寡廉鲜耻,与很多历史人物都有相似之处。在中国旧戏舞台上,很多历史人物都是相同的脸谱,原因大概就在于此。

顶:12 踩:19
【已经有143人表态】
20票
感动
19票
路过
13票
高兴
15票
难过
21票
搞笑
21票
愤怒
17票
无聊
1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