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明清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旋生即灭的南明绍武政权:魂断广州的朱家小朝廷

热度135票  浏览1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1月28日 10:57

  在中国历史上,广州是座历史文化名城,又是南越、南汉和南明三朝的都城。本文就南明小朝廷中,由朱聿钅粤在广州所建立的绍武政权之前后情况,作一评述。

  在南明小朝廷中,隆武帝聿键算是诸帝中较有作为的一个。他优柔寡断,生性软弱,但在清军南下的危急情况下,却与鲁王争夺帝统,情同水火。后郑芝龙与洪承畴暗中勾结,尽撤仙霞岭上的防事,致使清军长驱直入。1646年秋,福州失守,隆武帝从延平逃到汀洲(今长汀),为清兵所俘,后遭杀害,隆武政权仅存一年零三个月。隆武遇难后,其胞弟聿钅粤经千难万险由汀洲从海上逃到广州。是时“福建旧相苏观生、何吾驺俱遁回广东”,苏观生等之所以急忙从江西赣州南康赶来广州,是有不可告人目的的,主要是想做“佐命元辅”。初,苏观生曾与丁魁楚等议立桂王朱由榔,但魁楚素轻观生,拒不与议,吕大器亦叱辱之。由于互相间意见不合,双方便开始了一场关于帝统问题的争吵。好大喜功、“本乏猷略”的苏观生,趁其时朱聿钅粤也逃到广州之机,即与大学士何吾驺、南海士绅关捷元、番禺士绅梁朝钟等,以“倡兄终弟及”为由,又“以亲、以贤、以貌”而论,声称聿钅粤也够得上做皇帝的资格。因此,“观生遂与吾驺及布政使顾元镜,侍郎王应华、曾道唯等,以十一月二日拥立聿钅粤就都司署为行宫。”旋后称监国于广州,三天后即迫不及待地要聿钅粤称帝,改元绍武。而丁魁楚、瞿式耜等对广州方面却置之不理。他们认为:朱由榔是“神宗嫡孙”,按血统称帝是名正言顺的,加上“永明王贤”,论才能,讲正宗,朱由榔都具备了做皇帝的条件与资格。他们还认为:若唐王监国,于“伦序不当”,绝不能“奉表劝进”。为反对广州方面的政权,两广总督丁魁楚、广西巡抚瞿式耜、广东巡抚王化澄、广西巡按郑封、肇庆知府朱治憪、广东总镇严从方、旧锦衣卫检事马志翔、兵部尚书吕大器等,密谋策划,并重新端出昔日唐王与群臣的对话和恭王太妃王氏之语为由,说“昔日唐王尝语群臣曰:永明,神宗嫡孙,统系最疏。朕无子,后当属诸。”又提出:“时恭王太妃王氏曰:'诸臣何患无君,吾儿仁柔,非拨乱才,愿更择可者。'”经一番舆论准备和策划之后,瞿式耜等最终认为:“永明王贤,且为神宗嫡孙,应立。”遂于(1646)十一月初十日监国,十四日拥朱由榔即帝位,以明年为永历元年,改肇庆府署为行宫。由于各持其理,各自据理力争,谁也不让谁,最后各自拥立。对此,清人计六奇评曰:“肇庆府去广州仅四百里,拥立时无一函商及三司各属;既立后,复不颁新天子诏,元勋大老惟鬻爵择腴是务。至于军国重事,如峡以外设守广州,防御梅岭,俱不暇顾,且暂为目前计而已。”可见,在大敌当前、国难临头这样的危急情况下,南明这些官绅们,却各自怀着野心,死死抱住一个王子皇孙,作为政治资本,只顾他们自己加官晋爵,实现“佐命元辅”之野心,置国家民族于不顾。拥立后,尽管他们之间还继续做说服工作,但结果只是加深了矛盾,怨隙越演越深,最后导致兵戎相见,双方在三水大战一场。广州绍武政权方面曾派主事陈邦彦到肇庆去联系,名为“遣邦彦入贺”,实即“语以广州事”,力图说服和希望肇庆方面放弃桂王而拥护绍武政权,结果一无所获,反而怨隙更深。肇庆永明政权方面也“遣彭頳泣谕之曰:'今上神宗嫡胤,奕然灵光,大统已定,谁敢复争!且闽虔既陷,强敌日逼,势已剥肤。公(按:指苏观生)不协心戮力,为社稷卫,而同室操戈,此袁谭兄弟卒并于曹瞒也。公受国厚恩,乃贪一时之利,不顾大计,天下万世,将以公为何如人也?'”明谕唐王必须削去帝号。绍武帝和苏观生听罢气愤至极,认为这是莫大的侮辱,即下令“戳頳于市”,竟把彭頳推出斩首示众。观生此举,导致“同室操戈”,矛盾更加白热化了。随后,永历帝派“右司马林佳鼎督兵靖东郊”,浩浩荡荡地去讨伐绍武。广州绍武方面已有准备,于是双方激战于三水县,“十一月十五日对阵,一炮歼佳鼎,侦者误传式耜败,肇庆新创朝廷逃复一空。”肇庆永历政权以失利暂停。从此,苏观生沾沾自喜,以为旗开得胜而桂王不敢再争帝位了。加之当时来自福州方面的清兵可能一时也未必赶到广州,于是,苏观生等趁机大封官爵,建立朝仪,学射习礼,以粉饰太平。绍武帝“封观生建明伯,掌兵部事;进吾驺等秩;擢捷先吏部尚书;旋与元镜、应华、道唯并拜东阁大学士,分掌诸部”。接着,便“仓卒举事”,迫不及待举行登极盛典。于是,“治宫室、服御、卤簿,通国奔走,夜中如昼。不旬日,除官数千,冠服皆假之优伶云。”尽管夜以继日做各种准备,毕竟财力物力人力皆有限,倾尽广州全城,却连文武衣冠都准备不及,无奈只好借演戏所用的衣饰袍笏登场,仓卒之极!

  正当绍武和一班臣子草率登场之时,叛将李成栋却引着“大兵已下惠潮,长吏皆降附,即用其印移牒广州”,对清兵暗经惠州、潮州移师广州之举,愈益“昏瞀”的苏观生却全然不知。当李成栋用惠、潮官署旧印派人向绍武诈作“无警”之报时,“观生信之”。过了两天,正当“聿钅粤视学,百僚咸集”之时,突然急报“大兵已逼”,苏观生等还不信,并叱之曰:“潮州昨尚有报,安得遽至此。妄言惑众,斩之。如是者三。”十二月十五日早晨,绍武帝正在教场上检阅习射时,“大兵已自东门入,观生始召兵战。兵精者皆西出,仓卒不能集。”绍武官军还来不及抵抗,广州经已陷落!

  清兵攻占了广州,即行杀戮,以图报复。绍武帝和苏观生等自尽,在广州建立的南明小朝廷的第三个政权,仅历40天即如同儿戏像走马灯那样遭到毁灭。关于清兵攻入广州扑灭绍武政权和屠杀的情况,清人留云居士所辑《明季稗史初编》卷二十载云:“贝勒分命副总兵李成栋率偏师取广东,以佟养甲督之,潮惠两府相继下,省会寂不闻也。至是十五日,清兵突至,先遣十余骑入城,无一抗拒者。余兵相继环此城一日,阅日乃下,遣唐王自裁,苏观生缢死,宗室皆被杀。”卷二十一又云:“十五日,清陷广州。清将佟养甲、李成栋,遣游击庞起龙伪为援兵求入城,城内信之,遂蜂拥而入。内兵登城战一昼夜,擒斩清游击王士选,清兵欲退。会有内应,遂陷。唐王被获自尽,周、益诸王俱遇害。苏观生自缢死,许德生降于北,绍武守臣忠惠伯王之臣、大学士何吾驺,及顾元镜、洪天擢、潘曾伟、李绮、曹烨、耿献忠、毛毓祥等俱降。”清兵进入广州后,对南明的宗室藩属几乎是一网杀尽,其状惨不忍睹。据嘉兴藏本《庐山天然禅师语录》中所说:“丙戌(1646年)清兵入粤,诸王孙多几疑被戮,尸横于野,师启遍检骸骨,别建冢以瘗之,不封不树。后有议闻于行在者(即永历帝),师止之曰:'吾尽吾心耳,复何图哉。'”在国难当头,却“自树内鲠”的南明封建统治阶级,无疑是自食其果。清兵进城后,公然“放赏”三天,放纵士兵奸淫杀掠,使广州人民遭受了一次血腥浩劫。

  说明:朱聿钅粤、苏观生及一些大臣(一说15人,不可考)自杀后,时人为纪念他们以身殉国的民族气节,将他们的遗骸丛葬于城北流花桥畔。乾隆以后,有人为他们修墓立碑,称“绍武君臣冢”。此墓原在象岗山北麓,1954年迁越秀山木壳冈,1981年再迁南秀湖畔。1963年3月,公布为广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