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对越自卫反击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回忆:在战火中偷情的连长

热度279票  浏览253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84年11月8日,晨雾,阴

今天收到家里来信,哥哥在信中说,母亲已经知道我在前方打仗,一天到晚不知为我流了多少泪,全家人都为我担心受怕。读着信心里好难受,我现在平平安安的,家人尚且如此,那些被炸掉了腿、炸瞎了眼和已经牺牲了的战友们,他们也有骨肉亲人,将来他们的亲人该如何痛苦的面对?骨肉情深,血浓于水,读着家书,听着远方传来阵阵枪炮声,触景生情,不觉泪如雨下。

上次经炮阵地,我和同村的战友杨焕坡、赵铁成见了面。得知杨焕坡已有一个多月没给家里写信了,我说你为何这么懒?他笑着说:“没时间,展开信纸不知道说啥。”后来我就给他俩每人家里写了封信,一来报个平安,二来表示安慰。

在战场上,士兵盼信,家书抵千金。收到信时都是迫不及待拆开来看,个中心情我深有体会。远方的家乡父母每时每刻也等待着硝烟战场上儿女往家里报个平安,盼着能有个信,可为望眼欲穿。杨焕坡的母亲好久没收到儿子前方来信,却收到我写去的信,心中有些疑虑不安。就去我家打探,这样一来母亲就知道我上了前线。瞒不着了,母亲年轻时经历过战争场面,解放石家庄时做为支前民兵抬过伤员,送过弹药,亲眼目睹过战争的残酷。如今突然知道自已的亲生儿子在战场上,有如平地响起一声炸雷,担心流泪是正常的,我能体会到母亲的焦燥和不安。

哥在信中说,以前我在建筑队干活时常和我一班抬砖的杨师傅的弟弟杨东也当兵了,他们的部队也去了前线,杨师傅全家也是很担心。杨东所在的部队是在江苏东海,现在是否已到战区还不知道。

下午3点,我部对小青山越军观察所炮击,弹群覆盖目标。这个目标我们早就发现了,只是没打。有一天阳光很强烈,下午西照的强烈阳光照在敌人的炮队镜上,镜片反光很强。那个位置一共反了三次光,镜片反光发现了敌观察所后,我们在上午阳光强烈时尽量不用40倍望远镜,而用16倍炮队镜,16倍炮队镜防光板较长,不易出问题。

今天是他们死期到了,我部共发射24发重型炮弹,全部命中目标。随后又对344高地左上方敌人观察所炮击12发,有三发直接命中,其它飞过了山头,看不见炸点。这是我们参加战斗以来第一次炮击敌观察所,这是我们的同行。

11月9日,晨雾

今天战斗激烈,敌人对我境内多个村庄炮击,偏马落弹较多。刚开始敌人的炮弹打过头了,都落在村子西边的慌坡上,随后敌人进行了校正,弹群集中在我营指挥所附近。

晚上六点,排长屈健给连长打来电话报个平安。我营无一伤亡,一发炮弹落在洞口山方,震塌了一大块,没伤到人。我又和电话那边的老乡党进友说了几句话,他说刚才在外面检了不少炮弹皮,有两块弹皮手掌那么大。互祝平安后我叮附他一定注意安全,我今天真的好担心他们。

晚上七点,敌我双方又开始炮战至九点结束。今夜该颜峰观察所值班,他穿上军大衣,拿着冲锋枪就去了。哎,这鬼地方,白天热个死,只穿短裤就行。夜间值班要穿大衣,还有点冷,气候真不正常。住处今晚朱殿虎站岗,现在我们一轮一夜,我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班长汪如申此时已进入梦乡。

11月10日,阴

今天早上6点30分,我在那马坐上营部的车,去县城买菜。炊事员栾加利生病了,连长给我五十元,写了张菜单,叮咐我每买一样东西记着要发票,回来好报账。上车时发现吴副营长也坐在车上,驾驶室里挤了五个人,有些人我不认识,营部侦察员周宾我较熟悉。打了个招呼,挤不下了,我就坐后边的车厢里。

汽车绕了一圈,去了曼棍。这个大峡谷里驻了不少部队,峡谷里有一条小溪,有士兵跳在小溪里洗衣服。我们团指挥部就设在这里一个山洞里。

中午12点,副营长也没办完事,我只好去找警卫排的老乡王飞玩。在团部吃饭时听老兵们讲我们二营某连连长出了点事,在天保防炮时,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农场女职工在防炮洞里发生了点爱情事故。窄小又昏暗闷热的防炮洞,当时只有他两人,女人单薄的的确良碎花衬衣被汗水湿透后贴在身上,雪白的脖径和肌肤清晰可见。两人面对面站着,女人诱人的体香和美貌又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年轻的某连长没能自制着,爱情故事就这样发生了。 

本来那女的也愿意,两人从地上站起来后还聊了一会。女人长得很漂亮,是农场的一个司机,美丽又大方,问了某连长的名字和部队番号,说是交个朋友,但回家后不知为何把这事告诉了丈夫。

她当民工的丈夫听了这事火冒三丈,一直找到曼棍团指挥所,把某连长告了。某连长也很男子汉,自已做事自己当,就在团军法处当着团长的面认了此事,签字画押,但并不认错也不后悔,听任处罚。

最经典的是那句话:“面前这个女人太美太诱人了,能得到她就是马上让我死也值了。”两人发生性关系时,天保和船头正在遭敌猛烈炮轰。

按团里战场纪律,发生这种事是要发配到前沿当军工、炸调堡、睹枪眼、踩地雷的。团长念其平时表现很好,做降职处理,降为排长。武器上交,关禁闭半月。

团里安排向那位女职工丈夫赔偿了些大米,又给了些钱,把事给摆平了。按边民风俗习惯,偷了别人家的女人,如果对方是未嫁的女孩,男方就要认娶。如果对方是已婚女人,男方要赔米赔钱,还要宴请全寨子人和附近寨子酋长吃酒席。

我们刚到前线时,记得那时我们住在落水洞。上级曾通报过兄弟部队一件类似的男女关系事故,当事人军方按风俗摆过宴席,犯错的军官也被发配到步兵前沿阵地,最后这位军官(参谋王仁先)战死在前沿阵地上,功过相抵。由于天保农场属国营农场,多为外地人,也就不存在宴请寨主们了,只是多给那女人几麻袋大米了事。

(注:战后部队返苏,某连长妻子来队看望,听到士兵们称呼丈夫排长,觉得不解。打仗前是连长,打完仗为何不升反降?问丈夫原因,某连长如实相告。其妻为丈夫泡了杯龙井茶双手奉上,说了句很经典的话:“别把这事放在心上,你当时的处境我能理解,我不介意。”第二年,某连长要求转业,是按副连级别转的业,一个年轻有为的炮兵指挥员的军事生涯到此划上句号。这件事应了我们黄指导员常说的那句话:女人有毒啊。)

顶:22 踩:26
【已经有231人表态】
25票
感动
33票
路过
31票
高兴
30票
难过
33票
搞笑
25票
愤怒
31票
无聊
2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