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毛泽东曾想拉赫鲁晓夫一把,因为他还不算坏

热度77票  浏览4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有一件事,在中共党史和中国当代史上很少提及,那就是1964年毛泽东高调为赫鲁晓夫“七十大寿”祝寿一事。这一次“祝寿”的规格之高,可与斯大林好有一比,分别是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长朱德、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名义进行的。

时间是1964年的4月中旬。那时,中苏论战,炮火硝烟。中国方面对苏共中央《给苏联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共产党员的公开信》作了系列反应,其“九评”(以后来的名称相称)系列文章写作小组,是在毛泽东的直接领导下进行工作的。在赫鲁晓夫70寿辰的1964年4月16日前,中共著名的“九评”文章已经发表了“八评”了,可见这个时候,中苏两党已临彻底摊牌的最后时刻,所谓箭在弦上了。不仅在两党关系上,在国家关系上,情况是与之同步地恶化的。苏联方面,已经撤回了援建中国项目的专家,中断了与中国就原子弹方面的合作,并且极尽能量地在经济方面制裁中国,包括苛刻地要求中国“还帐”。所以这一切,充分显示,中苏两党、两国已经走到了决裂的尽头。

但是,毛泽东突发奇想,希望在赫鲁晓夫70岁生日的时候,给苏联方面“一个惊喜”,表明中苏两党、两国间,虽然有争论,但那是兄弟之间的争论。“一旦有事,我们两党会团结起来的”。

上面的原话,出自湖南省党史档案记载。为什么有关毛泽东与中苏间的这一段历史记载出现在湖南呢?是因为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和演进地点,是在长沙,即湖南省委接待处――“九所”。

1964年4月10至19日,毛泽东在湖南调研考察。在这段时间里,毛泽东处理了很多国内国际的大事,并在长沙接见了阿尔及利亚国家指导部顾问等一行,还有刚果的客人等。4月上旬,以邓小平、彭真为领队的“九评”写作班子,正根据中央的安排,在写完并发表“八评”后,乘着专列在全国各地游览休养。12日,刚到兰州的秀才班子们突然接收到中央办公厅电话,要求邓小平带几个人立即飞到长沙,参加毛主席在长沙举行的有关会议。这样,邓小平、康生、吴冷西便结束了休假,来到了毛的身边。毛泽东见面后便与各位说:“请你们来,就是帮助修改中央准备给赫鲁晓夫的祝寿信。”

原来,赫鲁晓夫4月16日即是满70的整寿。毛泽东在3月底离开北京时就讲过,要在赫鲁晓夫大寿的这一天,发送贺电贺信,以为祝贺。毛泽东在中央常委会上说:“我所以提议要发一个给赫鲁晓夫的祝寿的贺电,还考虑有这么一种可能,就是在赫鲁晓夫内外交困、大家对他很不满的情况下,他有可能被宫廷政变所推翻。要考虑到这个可能。而推翻以后,上来的人可能比赫鲁晓夫好一些,但应从坏处着想,即也可能比赫鲁晓夫更坏。依我看,赫鲁晓夫还不是最坏的人,有比他更坏的,比他搞大国沙文主义更厉害的”……

因为考虑到“赫鲁晓夫还不是最坏的”,因而便想给他的70大寿时发个贺电,这就是毛泽东的基本想法。这中间当然有很多的战略考量。

这个贺电怎么写呢?在毛泽东离京时,这个任务就布置了。毛到达长沙后,要看看起草好了的贺电,刘少奇便将贺电传了过来。毛泽东一看,不满意。这才召来了邓小平等人。贺信的写作“大任”由刘少奇之手转到了邓小平的手中。邓小平组织召集吴冷西、王任重、张平化、康生一起议论修改。讨论过程中,又产生了两种意见。一种认为要写得详细一点;另一种认为简单明了更好,两段也就够了。

4月14日,下午,毛泽东收到了由秘书转来的两个稿子,一个是详细的,一个是简略的。毛泽东认真地看了,作了批示,肯定了稿子基本可用,但需继续修改。于是,当天下午五点继续开会讨论。毛泽东讨论时在稿子上作了很多修改,在开头赫鲁晓夫的职务头衔与祝贺语言之间加上了“亲爱的同志”几个字;在结尾处又加上了“让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在我们的团结面前颤抖吧,它们总是会失败的”。

稿子修改完成后,立即电传到北京,毛泽东要求刘少奇、周恩来再过目看看,一定要在赫鲁晓夫生日(4月16日)之前发出。同时,毛泽东还要求邓小平告诉周恩来,贺电发出的同时,国内报纸立即见报,以壮宣传行色。而且,登报后一个星期里,国内不发任何“反修”文章,以向苏联示好,“表明中国也不是那么好斗的,也不准备永远斗下去,我们还是讲团结的”。有了这个动作,就看对方怎么表示了。

以毛、刘、朱、周名义给赫鲁晓夫祝寿的电报发出去了,国内的报纸于4月17日登在《人民日报》显著位置,这让国内的人们大吃了一惊。因为从“一评”到“八评”,中苏所有的伤痛都揭得血淋淋的了,怎么突然之间就为这个修正主义首恶分子祝起寿来了呢?而且还是“亲爱的同志”,特别是最后,还有这样的话:“尽管我们同你们之间存在着关系到马克斯列宁主义一系列原则问题的分歧,存在着不团结的状态,但是我们坚信,这只是暂时的,一旦世界发生重大事变,中苏两党、两国和我们的人民,就会站在一起,共同对敌”。熟悉内情的人知道,这句话是毛泽东特别要加上的,毛泽东在修改稿子时说:“结尾时,一定要点出这么个意思来,即,尽管我们有分歧,但是一旦有事,我们两党会团结起来的。”

苏联方面没有任何反映,没有出现毛泽东所期望着的“友好”的任何表示。毛泽东写这个贺电,在修改时,增加了很多的修饰词,也加了很多的铺垫词句,更有“亲爱的同志”一类。毛泽东期待并断定,如此“亲爱”且“友好”的贺电,恐怕赫鲁晓夫也不得不在苏联发表。如果他发表了,过去所有中苏间的冲突就可以看出不是中国方面的原因。毛泽东的算盘是:“他70大寿,我们可以致电祝贺。……赫鲁晓夫越要大反华,我们越要采取同他相反的姿态。他要坚决反击,我们要坚决友好;他要分裂,我们要团结。这样,我们就处于主动地位,争取国际同情。进可攻,退可守。这样,他可能发表(贺电),也可能不发表,我们要争取他发表,让苏联人民和全世界知道我们的态度。”毛泽东还希望,“这样的贺电,连越南党这样的左派,看了也会高兴。”

但是,贺电没有任何反应,苏联一言不发。他们不知道中国人要干什么。世界也在沉默,连越南这样的小党也没有就毛泽东的部署发出任何“欢呼”之声。毛泽东不免有些失望。十天后,新华社全文播放了苏共中央二月全会《关于苏共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而斗争》的“反华报告”及《人民日报》为此写的按语。按语的最后严正声明道:“苏共领导公开的这批反华文件、讲话和文章,以及在此以前和以后公布的一切反华文件、讲话和文章,我们都要在对苏共中央公开信答复完毕以后,依次给予回答。”毛泽东当日(即4月26日)在这个按语上批道:“很好。可在今日广播,明日见报。”以后,又发表了第“九评”,用上毛泽东的话说:要彻底揭露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国内根源、国外根源和历史根源、思想根源……

顶:4 踩:6
【已经有67人表态】
9票
感动
5票
路过
6票
高兴
6票
难过
8票
搞笑
10票
愤怒
14票
无聊
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