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徐焰少将:红军进入四川后中央才称其为“长征”

热度94票  浏览6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9月28日 14:52

本文摘自《重解长征之谜》,作者:徐焰 马祥林,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一送红军下了山,秋雨绵绵秋风寒。树树梧桐叶落尽,愁绪万千在心间……”

    提到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的开始,有些人会想到《十送红军》的歌,以及乡亲们为部队送行的动人情景。其实,这首江西民歌描绘的场面并非长征出发。因为当时突围的决定只有极少数领导人知道。部队为避免暴露意图没有向指战员和群众说明要出征,出发也选择夜间而未惊动老百姓。长征开始后半个多月,国民党当局才知道主力红军已离开。

    长征这样一个重大的战略行动,开始为什么要严格保密?这一决策又是怎样制定的呢?

    “姓朱名毛字赤匪,江西人也”

    红军放弃根据地远征,《长征组歌》的歌词说是“战略转移去远方”。离开辛辛苦苦创建的根据地,干部战士无不心情沉重。长征出发前,即1934年夏,毛泽东在中共粤赣省委所在地会昌进行调查研究和指导工作时,曾写下《清平乐?会昌》,其中“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两句,就表达了对中央革命根据地面临危机的忧虑心情。

    土地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创建根据地,自1927年秋毛泽东率部上井冈山为开端。1929年初,因国民党军实行会剿,井冈山上缺衣乏食,毛泽东、朱德率部突围东进赣南、闽西,“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至1930年终于开辟出一块全国最大的中央苏区。中央苏区全盛时有21县300万人口,中央红军将近10万人。1931年11月7日,赣南瑞金城内还举行了一次“开国大典”,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毛泽东当选主席,朱德任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从此,“毛主席”一词传遍天下,“朱毛”也成了中国革命力量的象征。由于国民党在全国范围终日叫嚷要“剿灭朱毛”、“铲平江西赤匪”,许多封闭地区的士绅们还以为“所谓朱毛者,姓朱名毛,字赤匪,江西人也”。

    在井冈山和中央苏区斗争成功的影响下,鄂豫皖、湘鄂西、川陕边、湘赣、湘鄂赣等地也创建了苏维埃区域和红军,苏区总人口近1000万,主力和地方红军最多时将近30万人。

    然而,自1931年以后党内出现了照搬苏联教条的“左”的错误指导,国民党当局又倾全力“剿共”,南方革命根据地逐个丧失。1933年以后,以博古为首的临时中央在上海难以生存,迁到瑞金,在进行第五次反“围剿”时实行了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的一系列“左”的政策,结果无法打破敌军围攻,不得不突围寻找新的落脚点。

    长征开始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一直随中央红军行动,途中仍发表宣言文告。尽管这个政权的家当只剩下马背驮的几个文件箱,其存在却象征着革命的红旗不倒。直至长征结束,中共方面才取消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迎来了全国团结抗战的局面。

    在半年犹豫后仓促决定突围

    中央红军突围的初议,始自1934年春夏之交。当时红军同国民党军硬打硬拼完全陷入被动,丢失了中央苏区北大门广昌城。外国顾问李德失去粉碎“围剿”的信心,向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提出应该转移。博古召集中央书记处开会研究,对是否转移迟迟未下决心。

    此时,中共中央组织关系上还属于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因此于5月间发电莫斯科请示是否可以转移。7月间,共产国际回电同意转移,却又希望能再坚持一段,看一看形势能否扭转。此时,军委派出红七军团6000人向闽浙皖前进,让湘赣边区的红六军团离开根据地去湘西,用周恩来的话说:“一路是探路,一路是调敌。”

   9月间,共产国际得知红军与广东军阀陈济棠秘密谈判取得一定进展,因此致电希望能再坚持一段。10月上旬,中央得知蒋介石要发动最后围歼中央红军的“铁桶计划”,才仓促决定迅速开始突围。

    1934年10月中革军委发布的长征命令

    对放弃中央根据地这样一件大事,临时中央负责人在犹豫不决时又片面强调保密,政治局内也未开会研究。据周恩来在延安整风时回忆,准备出发时只由博古、李德和他组成的“三人团”开过两次会,政治上由博古作主,军事上由李德作主,周恩来只负责督促计划实行,其他领导人大都在红军出发前才得知此事。广大军民更缺乏远征的动员,主力红军的突围行动,还多被认为是在附近打些运动战又会回转,结果使出征和留守两方面都缺乏准备。

    国民党将领透露总攻计划

    1934年秋,国民党“围剿”军采取推进一步、马上构筑碉堡、然后再推进的方式,将中央苏区压缩到只剩下七个县,10万红军被50万第五次反“围剿”作战中,部署在赣州阵地上的红军

    敌军围困在方圆不过一百余公里的范围内。9月间,蒋介石在庐山召集将领开会,部署了德国顾问赛克特帮助制定的“铁桶计划”,决定在中央苏区四面进一步筑好碉堡,形成铁桶一般的包围圈后,于11月间发起总攻,以求彻底消灭中央红军。

    此时,国民党广东系将领莫雄正担任德安地区专员兼保安司令,他与中共地下组织有情报关系,身边安排的项与年是中共中央特科的派出人员。9月下旬,莫雄从庐山参加军事中央红军突破四道封锁线向湘西转移示意图会议下山后马上通知项与年。项与年扮成教书先生,带着用特种药水抄有“铁桶计划”要点的四本学生字典,化装成乞丐潜行通过封锁线,用六天时间赶到瑞金,向老上级周恩来报告了这一重要敌情。

    面对敌军总攻在即,中央苏区经过一年持续作战消耗人力物力已极为困难,所剩的狭小地域如同陈毅所形容的“拿梭标一捅都能戳穿”,临时中央终于下决心迅速突围。对于突围方向,考虑到北面是国民党中央军重兵所在,东面和南面临近大海难以回旋,只有向西才有广阔的活动空间,且当时红二、六军团正向湘西一带开辟根据地,又可以作为接应。10月初,周恩来利用广东军阀陈济棠同蒋介石的矛盾,派代表与之秘密谈判,达成了“必要时假道”即在赣粤交界处放开缺口的协定。有了这一有利条件,临时中央决定将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一、三、五、八、九军团组成野战军,于10月中旬隐蔽突围西征。

    越走越远,西征终于改称长征

    从10月12日至21日,从赣南几县和福建长汀出发的红军分路通过于都河边临时架起的浮桥,为防敌机和密探侦察采取了昼伏夜行。在黑暗中打着火把默默前进的队伍中,刚患了疟疾经抢救脱险的中华苏维埃政府主席毛泽东被担架抬着上了反映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宣传画路,军委副主席周恩来的行李只有两条毯子、一件绒衣,一个做枕头的包袱里装着几件换洗的内衣。

    中央红军的成功突围,虽然钻出了蒋介石的“铁桶”,但却撤出根据地陷入无后方作战。预定的西征越走越远,进入四川后,中共中央终于改称这是“长征”。

    【点评】以挫折始以胜利终

    中央红军离开根据地一个月后,在鄂豫皖的红二十五军也开始向西长征。1935年4月,川陕苏区的红四方面军也开始长征,同年11月在湘鄂川黔边的红二、六军团也出发长征。在国民党“围剿”和党内“左”的错误干扰下,红军主力被迫放弃南方的根据地,这是中国革命进程中的一次重大挫折。长征前的犹豫和缺乏民主讨论,又造成仓促行动和准备不足。

    红军在征途中不断探索落脚点,铁流两万里,终于接近华北抗日前线的陕甘宁,这又成为具有战略意义的伟大胜利。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前,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联名发表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说明红军向北发展不仅是为了打破蒋介石的进攻,也是要进入抗日第一线。此时,日本大举入侵,中华民族处于危亡关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前进到北方抗日前线,正好顺应了全国人民的要求。中国革命力量重新在西北建立了新的战略基地,为迎接全国抗战高潮并发展革命力量创造了最基本的条件。长征从此成为中国革命战争的转折点,人民军队由受挫又走向了兴旺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