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郭永怀,23名“两弹一星”元勋中唯一的烈士

热度86票  浏览5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曾子墨:1999年9月18日,新中国国庆50周年前夕,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举行了特别表彰大 会,授予23名做出特殊贡献的科技工作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人们注意到一个似乎有些陌生的名字,被时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再次郑重提及,他就是唯一以烈士 身份被追授勋章的郭永怀。当时全场一片肃静,紧接着是长时间的热烈掌声,此时距郭永怀逝世已经三十年零九个月。

 解说:1968年12月5日凌晨,北京城曙色未白,寒气逼人,六时许,首都机场附近的居民听到一声巨大 的轰响,一架民航飞机在即将着陆时突然失事。一头扎在了机场附近的玉米地里,现场惨不忍睹,十三具烧焦的尸体散落一地,面目全非,难以辨认。但是有两具抱 在一起的尸体格外引人注目,当人们费力地把他们分开时,才发现两具尸体的胸部中间,一份热核导弹试验数据文件却完好无损,前来接应的士兵当场跪地痛哭,那 就是他们力学所的副所长郭永怀和他的警卫员牟方东。

邵春贵(郭永怀司机):郭永怀是怎么认识得他呢,他是个花白头,他那时候59岁吧,头后头有一片都是,躺着连着脊梁那块没有烧完,剩一点点头发,认出来是他。

李佩(郭永怀夫人):但是对于这个飞机失事的事情,到底是为什么失事,那么现在谁也闹不清楚,因为我就 问了这民航局的局长,他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是因为飞机的故障,还是因为这个飞机驾驶员的问题。可是这次事情之后,周总理就给了他们民航局一个指示, 让他们一定要培训驾驶员。

解说:据国务院工作人员后来回忆,郭永怀飞机失事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失声痛哭,良久 不语,随即下令彻查这一事故,并指示《人民日报》发布这一不幸的消息。此时郭永怀刚满59岁,22天后中国第一颗热核导弹试验获得成功,此前郭永怀这位以 空气动力学研究驰名世界的科学家,为准备这次试验在青海整整呆了四十五天。

郭永怀的一生似乎和四有缘,1909年4月4日,郭永怀出生在山东省荣成县滕家乡的一个偏僻农村郭家 村,排行老四。他是当地的第一个中学生,24岁时郭永怀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再次成为当地的第一个大学生,因成绩优秀,毕业时被著名物理学家饶毓泰先生留 在身边担任助教,正是饶毓泰一手发现了这匹中国现代力学研究的千里马。

七七事变后,北大西迁,和清华、南开一起组成西南联大,郭永怀就借住在联大旁边昆华中学高中部一个小四 合院里。有意思的是,这个巴掌大的小四合院里,后来竟然走出了6位科学家,其中就有钱伟长、林家翘、傅承义、段学复、汪德熙等等。1938年夏,中英庚款 留学生委员会,拟举办第七届留学生招生考试,消息传来,小院沸腾,当时招生人数只有20名,但报名人数却超过了三千,光这个小院就有11人报了名,郭永怀 就决定改弦更张,报考航空工程,但是航空工程只有一个名额,报名人数已逾50,其中就有成绩优异的同学钱伟长、林家翘。

李佩:所以在那个年代里头,像他们这些学物理的人,就觉得学物理没用处,单学理论的东西没用处,所以他们就去报考这个英庚款这个奖学金的时候,这三个人同时都报考的是航空工程。

解说:考试结果公布,郭永怀与钱伟长、林家翘的总分竟然一模一样,五门功课全优,经过叶企孙教授、饶毓 泰教授的极力争取,三人被一同录取。1940年8月,上海,一艘驶往加拿大的“俄国皇后号”邮船上,二十几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留下了这张弥足珍贵的合 影,他们中有不少后来成为扬名世界的科学巨匠,其中就有这三位。

巧合的是,郭永怀和钱伟长、林家翘三人,都进入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应用数学系,并且三人仅花了半年时间,就同时拿下了硕士学位,这样的学生让当时的数学系主任辛格教授赞叹了许多年。

1941年5月,郭永怀进入加州理工大学,师从素有“航空之父”之称的流体力学大师冯卡门,研习空气 动力学。他的博士论文挑选了当时最具挑战性的课题,跨声速流动研究,并一举拿到了博士学位。也是在这里,他遇到了平生的知己钱学森师兄,学习之余,钱学森 最乐意干的事情就是开着车,拉着这个颇有几分书呆子气的师弟兜风。1941年,他是去接郭永怀的,1945年,又是他直接把郭永怀送到了康奈尔大学。

李佩:他的就是冯卡门的一个大弟子,叫威廉姆西尔斯,就在这个康奈尔大学要办一个航空工程研究生 院,所以冯卡门就说,你就让郭永怀就跟你一块到那去好啦,所以郭永怀就到康奈尔大学。刚好那个时候,钱学森要到麻省理工学院去教书,所以钱学森因为不是 自个儿有车嘛,所以他就开着车,就把郭永怀送到康奈尔大学,他就到波士顿这地方,去到麻省理工学院去了。

解说:1945年,注定是科学奇迹爆发的一年,这年7月16日,美国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核试验,同 年8月,日本广岛长崎遭受原子弹袭击,科学的威力让世界为之发抖。同时,美国加紧了航空高速飞机的研制计划,但是一个难题摆在了科学家面前,那就是当飞机 的速度接近声速时,飞机会突然阻力剧增,操作失灵,常常导致机毁人亡,这个难题被人们命名为声障,当时许多人认为声障是不可逾越的。

郭永怀的研究直接为科学界突破声障而来,并为此一跃成为康奈尔大学航空院的三大支柱之一,他为此还创造性地开辟了一种全新的计算方法,钱学森把这种方法命名为“PLK法”,其中的K指的就是郭永怀。

谈庆明(中科院力学所研究员):他去世以后10周年,在力学所里面开会纪念时,钱学森先生专门提到这个 问题。郭永怀做科学研究是迎着困难上,不是躲避困难,就要有他这种精神,不像现在当前摇摇计算机就出文章了,可以出一篇、两篇、十篇,可是一个问题也不解 决的,那他是迎着困难,全世界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他解决了。

解说:这是康奈尔大学1989年送给李佩的一幅油画,画中集合了康奈尔大学所在小城的所有靓丽景致,对 李佩而言,康奈尔大学是她终身难忘的地方。1947年,她跨海来到这所大学攻读管理硕士,在这里与郭永怀相识、相恋,第二年的春天,李佩的身份中多了一项 内容,那便是郭太太。

李佩:他是不大会怎么表达的,但是他有的时候他就到我宿舍来找我了,因为我们那时候都是,他自个儿有一个单元的房子,那么我就是住在这种女生宿舍什么这样,那么他就到宿舍来找我,约我一块出去玩。

解说:婚后的生活平静而简单,只是有一件事让郭永怀久久不平,1953年夏天,英国著名教授莱特尔力邀 郭永怀讲学,美方却以种种借口拒绝签证。凑巧的是,这件事过后不久,钱学森开着车来到康奈尔大学,脸色很难看,原来美国政府又一次拒绝了钱学森的回国请 求,有国不能回,岂有此理。钱学森满腔怒火,素来不愠不火的郭永怀拍拍钱学森的肩膀劝解,不能着急,也许要等到1960年美国总统选举后,形势才能转化, 我还不一样想回国,再等等吧。

李佩:钱先生不是1955年,美国政府就同意他回国嘛,所以他回国,他回去之前就给我们写了一封信,就 希望老郭跟他一块回去。当时那个时候郭永怀正好有一个答应了威廉姆西尔斯做的一项研究工作,还要到一年以后才能完成,所以他说你们先回去,他说我明年一 定回来,这样的话,所以我们1956年回来。

解说:郭永怀要回国的消息很快在这个小镇传开,街市依旧太平,但是李佩也发现,他们家居住的楼房周边不时会冒出几个陌生的面孔,移民局终于找上门来了。

李佩:他就一叫门,我一开门,他说我是移民局的,就说我来找你谈谈话,结果他就跟我谈了半天话,他还拿了一个录音机,结果他那个录音机失灵,所以根本我跟他谈的话根本他就没有录上。

解说:面对疑惑的目光,素来沉默的郭永怀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在西尔斯院长为郭永怀举行的欢送野餐会 上,郭永怀把自己尚未发表的论文手稿全部一页一页扔进了炭火堆,在场的老师、学生有的赞叹,有的惋惜,但郭永怀神色自若,非常镇定。很快,归国的所有准备 工作已经完成,日历翻到了郭永怀用红笔打了勾的一页,这一天上午,夫妻二人应邀来到赵元任家,在离开美国之前,他们吃的最后一顿饭是赵元任的夫人做的。

李佩:后来在吃饭的时候吧,这个赵元任的夫人就跟我说,她说我本来就想请胡适也到这来,她说胡适就觉得 不太合适,他说他在这个情况之下,你请的都是一批回国的人,把我请了去不太合适。但是胡适当时说了一句话,他说你看连郭永怀这样的人,就认为郭永怀是不大 问政治的,连郭永怀这样的人都要回国,人心所向,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解说:终于熬到回国的日子了,夫妻俩人早早来到“克里弗兰总统号”邮轮上,等待着归航时刻的到来。甲板 上人头攒动,此时郭永怀夫妇发现著名学者张文裕夫妇也在这条船上,怀着共同的理想,他们很快熟悉了起来。没想到的是,纠缠了很久的移民局官员再次进入他们 的视野,他们跃上甲板,气势汹汹地朝这边奔来。

李佩:他们就上来,就指着要查这个张文裕夫妇的那个舱,后来他们就到他们那个舱里头就去,不知道查了半天拿走了什么东西。所以那个时候我才了解,郭永怀为什么要把他的那些个没有发表过的文章都把它给烧掉,就是因为这同样的原因。

解说:汽笛长鸣,生活了16年的他乡在脚下徐徐远去,郭永怀夫妇不知道,大洋彼岸的故土,钱学森此时正在案头给他们写信。钱学森在信中写到,每次都说归期在即,听了令人开心,我们现在为力学忙,已经把你的大名向科学院管理处挂了号,自然是到力学研究所来,快来,快来。

曾子墨:许多人都把1956年到1966年的十年视为新中国建设的黄金时期,由 于政策开明,知识分子的积极性空前高涨,中国在一无资料,二无技术,经济基础薄弱,外国专家突然撤走的情况下,克服重重困难,收获了一大批影响深远的建设 成就。郭永怀此时回国,可以说是适得其时,人得其所,才得其用。

解说:1957年6月7日,《光明日报》发表郭永怀的一篇文章《我为什么回到祖国》,他写到“由于执行了百家争鸣的政策,对所有问题我们都空怀若谷,不经过讨论,就没有定论。对每一方面我们需要权威,但是权威绝不能专有真理。这点,我相信一年以来,已经是做到了。”

此时的郭永怀身份是中科院力学所副所长,所长是钱学森,他们二人一人抓规划,一人抓落实,契合无间,这就是为后来科学界所艳称为“冯卡门学派兄弟搭档”。

俞鸿儒(中科院力学所院士):钱学森是大刀阔斧,非常果断,但是郭先生是非常细腻,非常周到,所以他们 这样互补。那个时候我们的力学所很小,到人民艺术剧院去看话剧,包了个车来,包了车大家都坐上去,他们忙,来的晚,一上来别人都坐完了,那么别人就要让 座,让钱学森坐,钱学森说不能坐,先到先坐,后到后坐,绝对不能坏了这个规矩。那么别人坐不住啊,他站在边上,别人那怎么坐的住,那么这时候郭先生就说, 你这规矩是个形而上学的规矩,你站这里别人没法坐,你不是干坏事吗?你还是坐吧,就说了半天,最后呢郭先生坐下来了,钱学森还是不坐,就是一直到那。

解说:五六十年代,是二战后西方科技发展最迅猛的时期之一,尤其是处于上升期的美国,郭永怀的回国对个人而言,意味着从十几年来所遨游的学术前沿全身而退,对于一个杰出的科学家而言,退出学术前沿其代价不言自明。

俞鸿儒:所以他第一次跟我们谈话的时候就说,他回来把个人的学术成就已经不计较了,他只是想,怎么能够把咱们国家的科学事业搞上去。

解说:提升一个国家的科学实力谈何容易,何况郭永怀面对的是当时几近隔绝封闭的中国,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是筹建力学所资料室,把个人所带的资料全部奉献了出来。

俞鸿儒:我有一个体会就是有一次,那个是搞技术革新,那么钱学森先生领来两个,一个超声波,一个涡旋 管,那么要给它评论一下,涡旋管是我协助钱学森来评的。那个要求很急,晚上11点找我去说,说完以后我出来都快12点了,郭先生在门口马上就把几盘资料就 给我了,那涡旋管这个是很偏的一个东西,所以他带的资料有关的带的非常全。

解说:郭永怀在美国带博士的时候,学生都怕他,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他曾经把一个三十多岁的高个男博士给 训哭了,博士的妻子许多年以后对此都难以理解。这个外表憨厚的中国教授,何以有如此的威力,但在中科院力学所的学生心目中,郭所长没有训哭过人,倒是经常 有苦口婆心似的告诫,基础要扎实,实验多动手。

俞鸿儒:当时一回来以后,我们当时五个研究生,他说你们四个做实验,这个考虑他是这样考虑,他说中国人不大会做实验,实验也非常重要,是一个薄弱环节。

李家春(中科院力学所院士):这个跟我们说,你们来了首先要学好基础课,比如说学数学很重要,物理很重要,然后流体力学很重要。那么哪些课程,然后而且给你布置的参考书,那么回想到现在为止,这些课程学了以后,对我们一生都是有很大影响。

解说:郭永怀是个不善言谈的人,极少参加政治活动。1964年春节,毛泽东接见了部分中国科学家代表,接见现场,科学家们争相和毛泽东握手,郭永怀在人群背后憨笑着,远远地感受着这种氛围。

谈庆明:那是在大跃进1958年的第二年年初,郭先生已经发现了有问题,所以他在1959年年初,在我们大礼堂,在前面那个楼里面做全所一年动员。 他当然不是去顶撞党中央的一些布置安排,他仅仅是在力学所的范围里,力学研究所它的工作,科学研究工作应该怎么做,有的人说要马上就是解决生产实际问题, 他说不行,他的观点是接力赛,我们要懂得工程技术,但是我们不做工程技术,我们是接力赛,我们要去研究科学研究里面的规律。

解说:郭永怀生前的工作日志上面,详细记载着力学所的每一天工作安排,郭永怀回国后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时间,仅有的一些从美国带回的唱盘,也捐给了广播电台。

俞鸿儒:他所有时间都是这样,在家里吃完饭马上就到这里来,有一次看电影,我也在里面碰到他,他进去看一会就出来,我跟出来,他说他在美国十六年只看了两三个电影。

邵春贵:另外力学所有一个试验厂在怀柔,他也经常去,到那试验厂更苦,吃饭、住条件都不好,他们都没有怨言。我跟他们接触都感到他们对工作上,甚至和老伴去,那时没有假,没有休息日,和老伴一起都是加班,晚上在这工作到十一、二点才回去。

解说:六十年代初,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世界乒乓球比赛,中国队取得傲人的成绩,于是,在国内掀起一股乒乓热。中国科学院为了照顾专家观看这场国 际比赛,特地分给郭永怀两张票,让他带着夫人李佩前去观看比赛。结果他们俩仅看了半个小时就退场回家了,后来同事问他原因,他说乒乓给国家争光了,我相信 原子弹会争更大的光,就坐不住了,回来想想原子弹问题心里踏实些。

1959年6月,苏联方面突然致函中共中央,拒绝向中国提供原子弹的数学模型和技术资料,第二年7月,苏联政府照会中国政府,决定撤走全部核工业系 统在华专家,随后又停止供应一切技术设备和资料。这意味着中国核武盾牌的制造,只能自力更生,美、英两国政府紧绷的神经,开始稍微放松。

1960年3月的一天,钱三强突然上门来找郭永怀,俩人走进书房,门一关,足足谈了三个小时。走时钱三强很高兴,郭永怀也很开怀,李佩后来才知道, 是钱学森把郭永怀推荐给了钱三强,要他承担自主研发原子弹的力学保障工作。正是这一次拜访,郭永怀的名字和中国原子弹联系到了一起。

俞鸿儒(中科院力学所院士):两弹一星的功臣元勋里边,好像是23个,是23个吧。三方面都涉及的只有郭先生一个人,钱学森先生是导弹跟人造卫星,其他人或者是核武器,或者是导弹,只有郭先生三方面都参加了。

谈庆明(中科力学所研究员):党中央去征求钱学森意见,我们要发展原子弹,你有什么意见,他当时就说我毫不犹豫地推荐郭永怀去。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讲 是一个问号,因为郭永怀在美国学的是空气动力学,他没有摸过原子弹,美国人也是绝密的,苏联也是绝密的,他怎么懂啊。那么钱先生用了四个字毫不犹豫,实践 证明他担当了这四个字,他解决了问题。

 

解说:1968年10月,郭永怀再次亲赴西北草原,进行中国第一颗热核弹头发射试验前的准备工作,这项工作于12月初暂告一段落。4号下午,郭永怀 发现了一份重要的数据线索,当即表示要回京汇报,他打听到当天晚上兰州将有一架民航飞机飞往北京,就驱车赶往兰州。临行前,同事劝他晚间飞行不安全,明天 早上再走,郭永怀笑着说飞机快,我只要打一个盹就到了,第二天早上刚好汇报工作,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去他却再也没有回来。

李佩:本来我知道他是应该是哪一天,就是12月5号的晚上,应该飞机就可以到的,结果到第二天这人还不见,所以当然我就打电话,我就问那个,就那邵 春贵。他说昨天晚上不是我去接的,是另外的一个司机,他说所以我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这个他没到,我们在希望他是改期了,可是后来邵春贵他们得到了确实的消 息,是那飞机失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