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四平保卫战:美式王牌军32天无法前进一步

热度58票  浏览2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那是国共两党在东北“真枪实弹”的首场较量。国共两党都派出了较强的统帅--杜聿明和林彪,两人在国共各自阵营均是极为出色的军事指挥官,同时又都是抗日名将!有意思的是,这两人都出自黄埔军校,杜聿明是黄埔一期生,林彪是黄埔四期生,两人是同门师兄弟。但如今不得不在战场上以武力来对话了。就这样,东北大地上决定两党命运和前途的决战就是这两位同学拉开的帷幕!

    其实,早在日寇尚未投降之际,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上就向全党指明了全国解放的道路:“从我们党、从中国革命的最近和将来的前途看,如果我们现在把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有了东北,那么,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

    所以,在重庆谈判前后,高瞻远瞩的毛泽东就从各解放区抽调10余万主力部队从海陆两路急赴东北。同时,又增派20余名中共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率领两万多名各级党政干部赶赴东北,指挥作战和开辟建立政权的工作。

    与此同时,蒋介石也深知东北地区的战略重要性,他派自己的得意学生(号称天子第一门生)、国民党军的常胜将军杜聿明统率大军前往东北,争夺具有战略意义的大东北。可是要夺取东北,必先掌握四平这一战略要地。因为翻开地图,就可见四平的战略地位之重要。这座城市位于东北中部平原,当时是一座拥有10余万人口的中等城市,处在中长、四洮、四梅三条铁路的交叉点上,是通向东西南北满的咽喉要地,自然也就成了军事战略要地。

    为此,根据党中央、毛泽东的指示,林彪指挥东北民主联军抢先一步,迅速夺取了四平。这一消息很快传到蒋介石那里,加之国民党军从本溪、沈阳迟迟不能向四平推进,打破了蒋介石4月2日之前抢占四平的计划,使蒋介石大为恼火。他在南京的官邸里背着手踱来踱去,大骂。由于四平这座要塞之城关系到东北战场的全局,在接收东北九省时,蒋介石就告知部下:“党国命运在东北,盖东北之矿产、铁路、物产,均甲冠全国,如东北为共党所有,于党国大大不利。”并且在国民党参政会上发誓:不夺下四平,不停止战争;不打到长春,不商谈和平。国民党军队迟迟不能攻打四平,确实让他老脸无处搁。他严令杜聿明:“迅速率部向北推进,尽快拿下四平、长春。”

    此时,根据蒋介石的作战意图,杜聿明将部队集中于两个方向,一个是南攻本溪;一个是北进四平,其中四平是用兵重点。

    战前,杜聿明得意扬扬。在攻打本溪之前他给蒋介石亲发密电,报告本溪即日即可攻下,并围下四平街,直捣长春。据他估计十日之内,就可完成这次辽沈大反攻了。以后可使东北天朗地清,大军可源源开过松花江以北。这一报告给蒋介石及其南京政府大鼓其劲。蒋介石在和马歇尔会谈时,已经心不在焉的他要举起大动干戈打内战的大旗了。

    在蒋介石的直接授意下,陈布雷亲笔写信给杜聿明,说委员长听到报告之后,几乎彻夜未眠,夸杜聿明不愧为将帅之才也。蒋介石感慨万千地说:“有汝等将帅之才,党国必兴,共军必灭。”

    得到老校长蒋介石的夸赞,杜聿明在高兴之余,更激起了他誓为党国再立新功的雄心。这也是他借此向部属炫耀和提高自己地位的有利机会。为此,他亲自召集郑洞国、廖耀湘、孙立人等高级长官开会。在向各位传达了蒋委员长的旨意之后,表示了坚决攻下四平街,与共军血战到底,尽快掌控东北,以谢校长栽培之恩的决心。

    中共中央、毛主席对蒋介石的意图洞若观火,连续给东北局和林彪、彭真等人发电,指出“在此时间内,顽方(指国民党)会拼命进攻……而你们应尽一切可能,不惜重大牺牲,保卫战略要地”,要求东北民主联军全力控制四平地区。

    根据毛泽东的一系列命令,林彪主持东北民主联军指挥部在吉林梅河口专门召开会议研究四平保卫战方案。为实现毛泽东的战略意图,林彪决定迅速从东满、南满和西满调兵遣将到四平南部集结,准备同杜聿明集团在四平地区开展一场大会战。同时命令城内部队加紧构筑工事,囤积物资,并作战前动员。

    大战在即,为确保万无一失,林彪亲自带着司令部指挥参谋人员于4月初赶到四平,视察战场情况和部队的防御部署,检查战备状况。当林彪看到市委书记刘瑞森正在指挥群众配合部队修筑防御工事,开展战备工作时非常高兴,并鼓励四平市卫戍司令部和城防指挥部的同志们说:“老蒋有言,得四平者得东北,得东北者得天下。所以,四平是决战之城,我们要在这里和国民党军队决一死战!”随后林彪又指示卫戍司令部的同志:“你们要全力守好城池,兄弟部队将在城外不惜一切代价阻击敌人,支援你们!”视察后,林彪把自己的指挥部设在梨树县城附近的一个村庄。

    根据蒋介石的指令,国民党东北行辕主任熊式辉派东北保安司令部保安副司令长官梁华盛到铁岭设指挥所,指挥国民党新一军和七十一军向四平街进攻。

    1946年3月中旬起,国民党新一军第三十师、第五十师分别由沈阳皇姑屯、平罗堡出发,沿中长路北犯铁岭。第七十一军(欠八十八师)则由法库北进,企图经八面城迂回四平。但当时的北疆之春,雪化冰消,国民党军的军车在泥泞的道路上运动缓慢。

    为争取更多的防御准备时间,林彪命令东北民主联军第三师七旅和十旅在铁岭附近选择有利地形设置阻击阵地,实施运动防御,尽最大可能消耗敌人进攻力量,迟滞敌人前进速度,掩护主力部队向四平集结。如果东北民主联军能在运动战中粉碎敌人的进攻,就可避免或削弱国民党军的攻城之役。

    向北推进的国民党军队虽遭东北民主联军重创,但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进攻势头并未因此而减弱。在杜聿明的再三督促下,东北保安副司令长官郑洞国终于率部队进抵四平城下,并很快对四平街形成了弧形攻势部署,四平保卫战一触即发。

    林彪站在四平阵地前沿,举起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敌人的部署,不禁眉头越皱越紧。虽然已调集梁兴初、黄克诚、万毅等部向四平靠拢,但他仍觉得实力不足。走出阵地,林彪对身边的参谋人员只扔下一句话:“急电长春部队南下增援。”

    陈明仁从沈阳回到七十一军后,因第七十一军在金山堡、大洼已遭到林彪重创,不敢分散,一直紧跟在国民党新一军左右。而新一军由于前一阵一直由东北保安副司令梁华盛指挥,连遭民主联军打击后,杜聿明对这个王牌军的表现极为不满。此时,原军长孙立人在英国尚未回来,杜聿明撤换梁华盛后,决定暂将该军交给郑洞国指挥。郑洞国接手后,正想凭借这支装备精良的部队一展自己的雄风。所以,在杜聿明要求尽快力克四平的命令下达后,新一军进攻速度最快。

    4月18日这一天,郑洞国令新一军的第三十师、第三十八师和第五十师轮番轰炸四平外围的民主联军阵地。在飞机、坦克支援下,国民党军首先对四平南郊玻林子、新立屯、海丰屯及路东鸭湖泡一线展开猛烈的重击。炮弹如冰雹一样落在民主联军的阵地上,平均每分钟30多发,各种工事堑壕瞬间被夷为平地。整个阵地到处是弹痕累累,平均每五六米就有一个弹坑,所有工事堑壕大部分被炸平了。经过3个小时这种大密度的炮火猛烈袭击后,国民党新一军的步兵紧跟其后,向东北民主联军的阵地潮水一般发起疯狂攻击,大有黑云压城之势。但东北民主联军的奋起反击没有让国民党军的进攻得逞。

    19日,敌人又在炮火掩护下发起攻击,阵地顿时一片火海。民主联军顽强坚守阵地,敌人一批一批地冲上来,都被消灭在前沿阵地。这一天,连续9个小时激战,民主联军共击退敌人8次冲锋,敌弃尸200多具缩了回去。就这样,经过4日的激战,部队已经很疲劳,东北民主联军减员也较大。为保证防御的稳定,民主联军又加强了防御力量,准备打更大的恶仗。

    22日拂晓,敌人又猛攻玻林子南端坟头阵地,战斗异常激烈。敌在炮火的掩护下很快就突破了我前沿阵地。林彪立即调动刚刚赶来的王东保第七旅所属的二十一团前往支援。保一团的一部也速来救急,加强铁路以东结合部的防御。由于西翼的增援部队及时赶到,在指挥员的指挥下,分三路插入敌群,把敌人打个七零八落。激烈战斗一直持续到24日,敌人的大规模进攻才减弱下来。

    在进攻玻林子的同时,敌第三十师向路东民主联军的第五十六团防御阵地发起进攻。在下三台附近一个小山坡的防御工事里,纵队司令员李天佑正与政委万毅研究战况:“林总指示我们,死守阵地。而我们的工事十分薄弱,难以抵抗重炮轰击,应与城内联系,速运铁轨、钢板加固工事。”

    “好,我这就联系,我们可以白天作战,晚上修筑工事。”万毅边说,边摸起电话,要通市委书记刘瑞森的电话。让刘瑞森准备好修筑工事的材料,晚间组织民工运到前沿阵地。

    22日,敌集中百余门大炮,以每分钟25发炮弹的火力轰击五十六团的防御阵地,交通壕被炸平了,掩体被炸塌了,整个阵地上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炮火稍停,敌又以两个营的兵力分路向民主联军阵地扑来,民主联军马上恢复防御,积极抗击敌人的进攻。一营一连官兵迅速从废墟般的工事中冲出,毙伤敌人100多人。另一路敌人400余人,叫喊着向二连阵地扑来,二连虽已伤亡过半,但仍沉着应战,待敌人逼近,战士们跳出战壕,与敌展开白刃格斗,但终因敌众我寡,眼看阵地要被敌人占领。紧急时刻,政治指导员孙永章率领仅有的兵力与连长张功弟率领的四连及时赶到实施反击,激战两小时,硬是从敌人手中把阵地夺了回来。

    国民党新一军三十八师一个营的兵力在炮火掩护下,向北山阵地发动猛烈攻击,企图向四平西北的三道林子北山方向迂回,占领北山制高点,与三十师形成南北夹攻之势。

    “必须死守三道林子!”林彪坚决果断地命令。”附近部队立即增援,丢了三道林子就等于丢了四平!”

    原来三道林子距四平城的中心四平街只有一公里,在地势上居高临下,可俯瞰大半个四平城,是关系到整个四平城安危的重要支撑点,一旦失守,后果将不堪设想。

    两军对垒,较力争锋,一个要攻,一个要守。一个小小的三道林子,立即成了四平之战的新焦点。短时间内,双方的重兵集团潮水一样迅速向三道林子涌去。枪炮声如暴风骤雨又急又密,山坡上的大小树木跳动着烈焰,嘎嘎作响。敌第三十八师连续四次冲锋,不到半天就突破了民主联军的部分阵地。坚守这里阵地的民主联军保一团知道此地关乎大局,据死力夺。牺牲一批,又冲上一批,冲上一批,又牺牲一批,鲜血将山坡上的黑土染成一片殷红,最后终于夺回了失地。接下来的战斗更加激烈。敌人向北山、三道林子阵地多次组织攻击,与我军反复争夺。我守军干部战士以“人在阵地在”的口号,互相鼓励,士气高昂。

    就在四平激战正酣之时,毛泽东再次指示林彪:“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于四平南北地区举行数次大的战役决战,才能解决问题。长、哈、齐三市是否能确保,决定于是否能在四平地区大量歼灭敌人。”随后又致电林彪及东北局:“新一军是缅甸远征军,蒋军主力。我必须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养精蓄锐,待其疲劳不堪,粮弹两缺,选择良好地形条件,以数日之连续战斗,将其各个击破,全部或大部歼灭之,就可顿挫蒋军攻势。”22日,毛泽东再致电林彪:“望死守四平,挫敌锐气,争取战局好转。”

    杜聿明原以为我军的作战原则是“以大量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不以一城一地得失为主”,所以,此次四平战役民主联军肯定会主动放弃大城市。可没想到眼下民主联军却在集中优势兵力,还于运动中消灭了大量的国军有生力量。现在他终于清醒了,马上和驻在开原的前敌指挥郑洞国商量重新调整了部署。从南满抽调国民党第五十二军一九五师及第七十一军九十一师一部由大洼、八面城一带迅速北进,企图直接插到四平、长春之间,实行大迂回。

    林彪针对敌情变化和兵力调整的态势,遂即作出调整,将四平外围主力全部转入到四平以东和以北部署:以第八旅、第十旅配置在喇嘛甸以北地区;以第二十二旅(二师)配置在大房身、胡家窝棚一带;以第一师配置在平安堡、獾子洞地区;以万毅纵队主力配置在四平东南的下三台、小红嘴山一带。同时,以第七师从长春地区星夜兼程南下,接替第七旅在三道林子、莫杂铺阵地;配属于该师的东满部队第六十七团也至四平以北小城子一带铁路两侧地区。

    4月23日,敌人猛攻的重点仍然是三道林子、北山地区。我第七旅二十一团又受到很大伤亡,情况十分危急。当此之时,奉命率北满第七师南下支援四平进至杨木林子的师长杨国夫见到了林彪,林彪对他只说了四个字:“立即战斗!”

    第七师受领了任务之后,急速赶到莫杂铺接替了第七旅阵地,并连续两日向国民党新一军第三十八师占领的太平沟阵地实施攻击,三道林子阵地趋于稳固。

    从4月18日至26日这短短的9天时间里,国民党新一军先后向东北民主联军四平南郊、西郊、西北及东南各处阵地发起无数次进攻,双方你来我往,进进退退,阵地上已是尸积如山,却都没有大的进展。在整个四平防线由东到西绵延50多公里的战场上,是惨烈无比的一仗,国民党军受到重创,我东北民主联军同样元气大伤。此时,双方皆有筋疲力尽之相,故转而开始大修工事,进入战役对峙阶段。

    时远时近、时疏时密的枪声仍在阵阵传来。如血的残阳铺在如铁的阵地上,满面烟尘的民主联军战士静静地守在战壕里,准备着新一轮的厮杀。伤员越来越多,弹药越来越少,阵地越打越小。然而,这场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战役却远远没有结束。

    4月27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名义致电林彪,奖励四平守军:“(一)四平守军甚为英勇,望传令奖励;(二)请考虑增加一部分守军(例如一至二个团)化四平街为马德里。”

    4月30日,毛泽东又指示林彪:“控制强大机动部队,养精蓄锐以为将来之用,目前不要向敌人举行大规模进攻。”5月1日,毛泽东以个人名义电示林彪:“力戒轻敌,每战必须集结全力,打敌一点,以期必胜。此点你已充分注意,望深入教育,一体遵行。”林彪为打破两军对峙僵局,电告中央:决定在敌后开辟第二战场,使敌处于我前后夹击的大包围中。5月4日,毛泽东复电林彪加以肯定:“我军准备于双庙子以南建立据点,断敌后路,包围四平之敌而聚歼之,这是一个勇敢的计划。”

 

    5月5日晚,林彪发布出击敌后的命令,命令南满第七旅、第八旅进占双庙子以南地区,夺取泉头车站;命令保三旅、独立旅各部也向双庙子地区出击,配合第七旅、第八旅行动。但由于总体上仍是敌众我寡,林彪迫敌撤围的意图没有实现。

    在这一时期,杜聿明也加紧向四平调兵遣将,集中兵力投入四平方面作战。调第七十一军八十八师与新六军十四师、新二十二师分别由辽阳、本溪和大安平一带出发北上。具体部署是:以新六军进至铁岭以北地区;以第七十一军进入开原一带。至5月14日,国民党军集中于四平周围的兵力已达10个整师。

    国民党军增调兵力,步步紧逼,战场形势一下子变得对四平的民主联军守军不利。5月15日,杜聿明命令国民党军队向四平发起全面进攻。其部署分为三个兵团:右兵团为新六军之十四师、新二十二师及七十一军之八十八师,由新六军军长廖耀湘指挥,沿开原至西丰及开原至叶赫两条公路进发;中兵团为新一军的3个师,仍向四平正面进攻,由郑洞国指挥;左兵团为第七十一军的八十七师和九十一师,向四平以西的八面城和老四平及以北的梨树进攻,由第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指挥;一九五师则作为全军总预备队,机动使用。

    国民党左兵团第七十一军于15日以两个团的兵力整日轮番向四平西北的獾子洞和海青窝棚东北民主联军一师阵地进攻,发炮3000余发,冲锋十几次,均被击退。东北民主联军共毙伤敌300余人,并击伤敌九十一师师长赵林。

    左翼敌第三十师,15日起即整日炮击东北民主联军北山、三道林子阵地。17日上午,敌第三十八师在7架飞机、20门大炮的火力支援下,以一个营的兵力向该地猛攻,在高不过20公尺、宽不过100公尺的小山岗上,以平均每分钟落弹100发的密集火力向我守军阵地实施突击,我坚守部队待敌深入逼近时勇猛跃出阵地,与敌展开白刃格斗,这样一天之内共歼敌3个连,创下了1∶9的歼敌范例。18日,敌第三十八师继续猛攻,并一度占领部分阵地,我坚守部队趁敌立足未稳进行反击,将阵地夺回。北山、三道林子阵地始终在我军手中。

    敌中路兵团五十师,15日起亦向四平以东哈福以南之东北民主联军阵地进攻,以10倍于我军的兵力重点进攻258高地,我坚守部队在伤亡过半后不得不撤出该高地。16日,敌第五十师又重点攻击331高地,坚守该高地的部队先后打退敌人7次进攻,毙伤敌600余人。17日,敌第五十师增调坦克再攻331高地,并以一个团的兵力向坚守部队的侧翼迂回进攻,我坚守部队的阵地大部分被摧毁,在无法坚持战斗的情况下,只得撤出该高地。

    国民党右兵团的新六军左翼经莲花街北进,沿途遭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的阻击,但因敌人火力强大,加之第三纵队连日作战极度疲劳,已不可能再组织有效的阻击。16日,敌新六军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进攻叶赫。东北民主联军南下增援的第三五九旅进至该地与其激战一整天,旋即后撤。17日,敌新六军右翼乘虚又攻下西丰、平岗。17日,国民党总预备队第一九五师投入使用,攻击哈福。经过一连几天的激烈交战,敌人冲上来几次都被打下去。虽然这里没有深深的堑壕,可是灰石砬子都成了藏身和依托射击的最好地物。敌人恼羞成怒,用火炮实施破坏射击,但仍然是攻不上来。接着又派来十几架飞机实施轮番轰炸,但也没能掩护攻击突破。这样激战了三天,阵地的中间和南面两个高地被敌人占领了,只剩下北面的高地。此时我坚守部队已是三面受敌了,山下东西两面的敌人越聚越多,已经迂回到高地以北,这样敌人的火力可以从四面射击仅有的一段阵地了。但坚守部队仍然顽强地坚守在这里,因为他们深知这个阵地的得失,关系到我军四平街东北面整个阵地的巩固。

    5月17日,敌新六军对我塔子山守军形成东西南三面包围之势。塔子山西距四平城区10公里,位于东北民主联军东西百里阵线的最东端,也是四平以东群山之首。塔子山是个小山头,主峰海拔不足400米,并不险峻,山顶面积不到百平方米,站在塔子山山顶,可俯视四梅铁路和集锡公路,战略位置显得十分重要。

    5月18日拂晓,塔子山再次鏖战。国民党新六军又在10余架飞机、大炮和坦克的配合下,从东、南、西三个方面集中全部炮火再次猛轰塔子山阵地。敌军的炮火每分钟30余发炮弹似雨点般落在山头上。山上树木、杂草全部被炸飞了,工事大多被炸塌,东北民主联军官兵也大都负伤……与此同时,敌新六军在廖耀湘的严令下,从东、南、西三个方向拼命向塔子山发起攻击。东北民主联军西满第三师第七旅十九团在遭受重大牺牲的情况下,连续6次打退敌人成营、成团的冲锋,并乘敌炮火延伸之机,以白刃肉搏抗击国民党军一次次的冲锋。

    针对如此严峻的战况,林彪电令三纵:“塔子山尽可能再支持一天。”不久,三纵回电:“新六军攻占西丰、平岗后,于晚6时进占哈福站。”林彪厉声重申:“再命塔子山守军,至少明天要顶半天,不惜一切牺牲。”

    第二天,国民党军再次发起进攻。敌人的第一轮炮火刚停,便端着汤姆冲锋枪冲向山头,前面的士兵被打倒了,后面的踩着尸体继续冲,冲不上去时,就以尸体掩体实施射击。高地被占领后,国共两军士兵扭打在一起,死后的尸体都无法分开……塔子山阵地上,惨状不堪目睹,整个塔子山被鲜血染上一层红色,树木变成了焦炭。

    林彪下令民主联军第十旅火速增援塔子山。但遗憾的是,第十旅未按时赶到塔子山进行增援,塔子山阵地失守。

    林彪得知塔子山阵地被蒋军攻克,感到东北民主联军与蒋军在四平的力量悬殊太大,没有条件而且也没有必要再在此继续打下去了,即刻向中共中央、毛泽东报告了四平保卫战的近况,并请示主动退出战役。当夜,东北民主联军四平前线部队奉命主动全线撤退,除保一旅撤向四平路西外,其余各部均沿长春铁路东侧,避开铁路向长春方向转移。

    东北民主联军全线主动撤退,结束了长达32天的四平保卫战。国民党军队于19日进占四平,比原定4月2日占领四平,推迟了整整48天。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