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毛泽东定性评价爱将 周恩来费心解放干部

热度83票  浏览2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古稀之年,“解放”干部,为邓小平等人复出费尽心机

1971年9月13日凌晨,早在两年零5个月前的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就被规定为毛泽东的“接班人”的那个“副统帅”林彪,由于迫不及待,抢班夺权,阴谋败露以后,又仓皇出逃,在蒙古国温都尔汗坠机身亡。

这件事,无论对毛泽东还是周恩来,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此时的毛泽东,已是78岁高龄;周恩来,也已在古稀人生中度过三个年头了。

林彪出逃,既是坏事,也是好事。它为批判极“左”思潮、解放老干部以及纠正“文化大革命”的一些错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周恩来曾经说过:林彪之死,天造地合。历史,为周恩来准备了又一个力挽狂澜的舞台。

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后,从党中央副主席、军委副主席到总参谋长、空军司令、副总参谋长兼海军第一政委等要职的位置上,林彪、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李作鹏等人,再加上不久前因制造“天才论”和从事反党活动被揭发批判的原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他们一个个从中国政治权力的核心层中消失了。但这一核心层并没有就此安静,另一伙人――以江青为代表,对权力的欲望并没有减弱。斗争更为险恶。

自“文革”开始后,周恩来曾多次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不入虎穴,谁入虎穴?”在“文化大革命”类似“地狱”、“虎穴”的政治旋涡中,周恩来一方面要清理林彪极左思潮的流毒,另一方面还要与江青一伙周旋。

林彪事件爆发,使得“文化大革命”以来的政局处在更加危难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妥善地处理了林彪事件,实际上给毛泽东主席分担了重大的政治压力和精神压力。

林彪叛国出逃后,经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授权,周恩来负责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在惊心动魄的日日夜夜里,周恩来为了党和国家的最高利益,曾经连续工作达50个小时都未休息。肩上的担子重了,身体的状况却日渐下降。

时间不饶人、岁月不饶人、身体也不饶人。清除林彪遗毒,批判极“左”思潮,并借机“解放”老干部,成为周恩来工作的当务之急。然而,73岁的周恩来在处理林彪事件的当月底,就由于操劳过度导致心脏不适,许多日子都只有靠吸氧方能入睡。为争朝夕,周恩来加快了工作的进程。

1971年9月下旬,周恩来召集中央军委办事组成员会议,宣布撤销原来由林彪集团所操纵的“军委办事组”,中央军委的工作由叶剑英元帅主持。同时筹组“军委办公会议”,实行集体领导。

“军委办公会议”成立后,周恩来于10月4日陪同毛泽东接见了参加办公会议的所有成员。毛泽东在讲话时,表明了要解放老帅,解放老干部,整顿军队的想法。同时也表明了对周恩来的信任。他说:

林彪、陈伯达搞阴谋活动,蓄谋已久,目的就是要夺权;文化大革命中整几位老帅,也是林、陈他们搞的。

要好好整顿我们的军队,头脑不要太简单了。实力代表一切

凡讨论重大问题,要请总理参加;下达指示,要用军委名义

整顿军队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解放”一大批被林彪集团打倒的军队高级将领。

林彪事件后,毛泽东对过去被打倒的一些老干部的看法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11月14日,毛泽东在接见成都地区座谈会的代表时,对刚刚上来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叶剑英投了“信任票”,他对代表们说:

你们不要讲他“二月逆流”了。“二月逆流”是什么性质?是他们对付林彪、陈伯达、王力、关锋、戚本禹的。

1972年1月6日,周恩来和叶剑英到毛泽东处商谈工作时,毛泽东又一次给所谓的“二月逆流”平反,他说:

“二月逆流”经过时间的考验,根本没有这个事,今后不要再讲“二月逆流”了。

毛泽东还交代:“请你们去向陈毅同志传达一下。”

毛泽东的这些讲话,成为周恩来“解放”老干部的一个重要的信号。

当天,叶剑英到医院向重病中的陈毅传达了毛泽东的话。不幸的是,由于长期受林彪、江青一伙的非人折磨,听到毛泽东意见的当晚,陈毅元帅便溘然长逝。

陈毅离去,对周恩来的打击非常之大。在悲痛中,他审改了陈毅的悼词稿,补写了对陈毅一生功过的评价,其中强调:陈毅功大于过,特别是皖南事变前后,他坚决执行毛主席关于新四军应渡江深入敌后作战以求发展的指示,在巩固和扩大新四军方面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他将修改稿送给毛泽东审阅,并附信说明:“陈毅同志是国内国际有影响的人,我增改的一长句,对党内有需要……”

毛泽东有他自己的考虑,他阅后删去了有关功过评价的补写文字,还批告周恩来:基本可用,但功过的评论,不宜在追悼会上作。

周恩来意识到,要为老干部们彻底平反,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如果走得太急,毛泽东可能接受不了。

1月10日下午,在陈毅的追悼会即将开始之际,毛泽东突然决定出席陈毅的追悼会。

这是一个对解放老干部极为有利的事情。机敏的周恩来立即要求中共中央办公厅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在京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人大、政协、国防委员会委员以及凡是提出要去参加陈毅追悼会的重要人物:“都可以去参加。”

令周恩来欣喜的是,在追悼会上,还来不及换掉睡袍、仅在外面罩了一件大衣的毛泽东肯定地评价:“陈毅同志是一个好同志,是立了功劳的。”

更令周恩来高兴的是,毛泽东还提到了“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被作为“党内第二号走资派”打倒的邓小平,说邓小平的性质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

一个寻找和利用时机逐步“解放”邓小平和一大批党政军领导干部的计划,在周恩来心中酝酿开来。

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低沉的哀乐声中,周恩来当场暗示陈毅的子女:将毛主席给邓小平问题“定性”的话传出去。实力代表一切

与此同时,周恩来自己也在不断地为邓小平“复出”和“解放”老干部制造舆论

1月24日,周恩来在和部分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接见来京出席新疆工作会议的代表时,谈到邓小平问题,他说:林彪就是要把邓小平搞成敌我矛盾,而毛主席讲邓还是人民内部矛盾,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不能混淆。他还说:听说新疆现在还有人讲“二月逆流”,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叶副主席已经主持军委工作,你们听到那些话,为什么不批驳?

周恩来还多次当着江青等人的面强调不能把邓小平的问题搞成敌我矛盾。

1月份,周恩来又指示有关方面负责人,将彭德怀及其他被监护者转移木樨地附近的某单位,改善他们的居住、饮食等条件,并给他们配备医护人员。

江青一伙很快就意识到,周恩来的做法会使他们打倒老干部,篡党篡军夺权的阴谋功亏一篑。为此他们加紧了阻拦的步伐。

就在这种对抗的力度不断加大的时候,79岁的毛泽东和74岁的周恩来身体状况都明显地下降了。

1月中旬,毛泽东曾病危一次,经周恩来组织医护人员全力抢救,毛泽东才转危为安。为此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决定,由周恩来、张春桥、汪东兴等共同负责毛泽东医疗组的工作。就在毛泽东身体出现险情的时候,周恩来的身体也每况愈下。4个月以后的1972年5月18日,周恩来被确诊患了膀胱癌。

这时候的江青,则更为猖狂,对毛泽东的治疗,她一再干预,甚至以吵闹相要挟,以至引起毛泽东愤而拒药。对周恩来的治疗,江青也百般刁难,到后来,江青甚至闯进周恩来的病房捣乱。这件事连国家副主席宋庆龄都看不下去了,宋庆龄曾对老朋友陈翰笙说过:“我告诉你一个很不好的情况,周恩来同志的病情严重,而江青还闯进医院撒泼……”

此种事态,在毛泽东和周恩来面前凸显了一个严重的现实问题:政治权力将如何归属?身患重病却政治头脑极为清醒的周恩来,看准了一点:决不能让党和国家的权力再次落入阴谋家的手中。在他和毛泽东等人百年之后,必须把权力平稳地移交给真正地为党和人民的前途命运着想的人!

由于操劳过度,此时的周恩来的身体已经被拖垮了。

8月4日,周恩来的病情有所发展,医生强制他搬西郊的玉泉山住了几天,边工作,边休息。

就在周恩来搬到玉泉山的当天,邓小平从江西写给毛泽东的一封信,通过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转到了毛泽东的手里。信中揭批了林彪、陈伯达等人的罪行,并表示:

我觉得自己身体还好,虽然已68岁了,还可以做一些技术性的工作,例如调查研究工作,还可以为党为人民做七八年的工作。

8月14日,毛泽东将邓小平的信批给周恩来,其中有这样一些话:

邓小平在中央苏区是挨整的,即邓(小平)、毛(泽覃)、谢(唯俊)、古(柏)四个罪人之一,是所谓毛派的头子。

他没有历史问题,即没有投降过敌人。

他协助刘伯承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战功。

除此以外,进城以后也不是一件好事都没有做的。

这些事我过去讲过多次,现在再说一遍。

毛泽东有意重新起用邓小平,这一点与周恩来不谋而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