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快报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卡扎菲曾写小说预言自己命运:众叛亲离穷途末路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凤凰网   发布者:瓦格良
热度73票  浏览18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30日 08:59

10月23日,在利比亚的黎波里烈士广场,利比亚民众庆祝全国解放。

  利比亚的救赎

  我们处在一个奇妙的时代,有幸见证了一个个独裁者的倒台――从伊拉克的萨达姆,到突尼斯的本・阿里,埃及的穆巴拉克……如今,曾经叱咤风云、独裁统治利比亚42年的卡扎菲,也走到强权政治的穷途末路,并以一种极为不体面的方式结束了特立独行的一生。

  640万利比亚人民通过暴力方式,以死亡2.5万人的巨大代价,斩断了过去。 “高高抬起你的头,你是一名自由的利比亚人!”这样的口号,不仅激励着利比亚人民,也令全世界动容。

  轰轰烈烈的革命之后,利比亚人民面临着更多、更复杂的难题:他们要在卡扎菲留下的政治废墟里建立秩序,重建家园,而这对于没有宪法、没有议会,没有党派、没有行政机构、没有正规军队的国家而言,不啻是一场更大的革命。

  诚然,在部落矛盾根深蒂固、缺乏国家认同感的利比亚,如何实现团结一致,将是考验新政权以及利比亚人民的最大挑战。不同出身、利益诉求各异的人们,需要克服意识形态分歧,在相互妥协中和解共生,而这正是保存革命果实的唯一出路。

  通往民主的道路依然漫长,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利比亚人民的智慧。正如大文豪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中所说的那样,“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全世界正期待利比亚人民在最艰难的处境里,创造最美好的未来。

  狂人末日

  在最后的日子里,卡扎菲逃亡流窜于苏尔特民居之间,以搜来的米饭和面条果腹。这位独裁者也许至死都未曾醒悟,人生在世的要求不过如此而已:自由和温饱。而对权力的索求无度和不可抑止,让他仓促走向无可挽回的死亡

  卡扎菲被捉。卡扎菲受伤。卡扎菲死了。

  42年执政,7个月战事,60天逃亡,最后短短几个小时命运急转之下,戏剧性的人生仓促地画上了句号。

  当少校满脸血污的照片迅速传遍世界的时候,另有一张照片同样引人注目:一名年轻的反对派战士,高举着从卡扎菲身上缴获的金手枪,对着西方媒体的镜头炫耀。

  自称最初夺下金手枪的年轻战士叫乌雷比,来自班加西。他在互联网上发布录像,声称是自己逮住了卡扎菲,并向他连开两枪,导致卡扎菲伤重身亡。

  而据路透社报道,利比亚执政当局全国过渡委员会一名高级官员承认,卡扎菲被抓后因遭群殴和枪击而毙命。

  上述表态都与过渡委员会早前宣布的死因存在出入。

  狂人的最后一刻依然成谜,也给利比亚留下一个大问号。

  出生地成了丧生地

  利比亚当地时间2011年10月20日,追捕卡扎菲的战斗戛然而止。此时,距离8月21日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被反对派攻下、卡扎菲开始逃亡之旅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

  两个月以前,利过渡委面对人去楼空的阿齐齐亚兵营这样宣布:要等到利比亚全境战斗结束才会宣布解放,进而组建新政府。有评论认为,如果没有抓住卡扎菲,即使攻下首都、获得国际社会承认,利比亚的新一页也难以翻开。

  所以,无论在班加西、米苏拉塔还是的黎波里,外国记者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卡扎菲一定要死”。而过渡委“二号人物”、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更希望他活着受审,“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对待利比亚人民?我希望能在他受审时出任公诉人。”

  从拜尼沃利德、古达米斯、塞卜哈,一直到苏尔特,几个城市的拉锯战相继平息,只有苏尔特的抵抗最为激烈。

  苏尔特,位于的黎波里和班加西的中间,距离的黎波里400公里。卡扎菲一位专用摄像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卡扎菲很喜欢苏尔特,经常去那里,在苏尔特他觉得很安全。”

  69年前,卡扎菲出生在苏尔特,执政后这里成为利比亚第二首都和军事重镇。苏尔特城中有巨大的军火库,也有专为卡扎菲修建的堡垒,城南16公里处的加达巴亚机场驻扎着一支空军中队,而在更远一些的胡恩军事基地,卫星照片显示有多达50个飞机库。另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苏尔特的居民除了有卡扎菲的亲戚、高官和支持者以外,还有数千名来自非洲国家的职业雇佣军。

  围攻苏尔特的部队大多来自米苏拉塔,这个曾被卡扎菲部队围困数周、战况惨烈的城市被称为最仇恨卡扎菲的城市。在苏尔特,由于卡扎菲支持者顽强抵抗,而攻城部队对苏尔特城内布防缺乏了解,也很难在城中找到内应。战事胶着之际,北约向执政当局武装提供了重要情报支持。

  有报道称,北约侦查卫星不间断扫描利比亚全境,无人机和侦查机则对苏尔特城内重点目标进行了高分辨率拍照。这些都为突进苏尔特展开巷战奠定基础。

  双方爆发巷战之时,携带着地狱火导弹美军无人机在苏尔特上空盘旋,一旦接到来自地面的支援请求,远在美国内华达州尼尔斯空军基地的操作手就会根据事先标定的坐标位置对目标进行再核实,并发动攻击。

  在空中与地面的双重打击下,到了10月,苏尔特战事逐渐明朗。城内的卡扎菲武装已被蚕食,卡扎菲和亲信被围困在城中面积不大的第二居民区。

  整合媒体的碎片式报道,大致能还原当时激战的场景:

  当地时间10月20日上午8时30分左右,反对派武装突然发现有近百辆车试图向西突围,随后确认这是卡扎菲在数十名贴身武装护卫下准备突围,北约空中部队随即向车队发动攻击。轰炸过后,路透社记者在苏尔特以西3公里处看到,数辆被炸卡车仍在冒烟,车上均装备重机枪。车内和附近有大约50具尸体,这些人似乎是当场死亡。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北约官员说,击中卡扎菲车队的战机为法国飞机和美国“掠食者”无人机,但无法确认卡扎菲是否在车队中。

  而据在地面作战的利过渡委士兵叙述,卡扎菲在空袭中被炸伤,和几名亲信弃车逃入轰炸地附近一片树丛,藏身在公路下的排水管道里,最终被俘。

  “我们慢慢靠近,朝他们开枪。”士兵巴提耳说,“卡扎菲一名保镖高喊投降,随即举着步枪出来。但他看到我后,立即开枪。后来排水管里有传出一声大喊。”巴提耳推测,可能是卡扎菲命令停止射击,而这名保镖接着喊道:“我的主人卡扎菲在这里,他受伤了。”

  “我们进入排水管,把卡扎菲带了出来。接着,我们把他带上车。”巴提耳说。被捕时,卡扎菲背部、腿部都有伤。

  利比亚电视台等媒体播出的一段画面显示,过渡委士兵围住一处高速公路下的两个大型水泥管出口。

  卡扎菲生前曾称反对派武装为“鼠辈”,但到头来,他却在下水管道中被抓获。

  突围逃逸是卡扎菲最后一招险棋,但命运没有再给他一次“咸鱼翻生”的机会。

  谁对卡扎菲扣动了扳机?

  “我抓住他,向他开枪,就两发子弹,一枚击中腋下,一枚击中头部。他当时没有死,大约半小时后才断气。”10月21日,士兵乌雷比对着摄像机向一些身穿军装的人回忆射杀卡扎菲的过程,语气平静。此时,卡扎菲的尸体已被停在米苏拉塔一家肉铺的冷藏室里了。

  他的这番话只是“少校之死”的一个版本。

  乌雷比对着镜头展示了一枚金戒指和一件据称是卡扎菲所穿沾满血迹的夹克。戒指刻着卡扎菲现任妻子萨菲亚的名字,以及他们的结婚纪念日――“1970年9月10日”。

  乌雷比说,当围攻苏尔特的战斗打响时,他脱离了来自班加西的部队,加入到米苏拉塔的队伍。

  “我们在一条街上遇到卡扎菲……他戴着帽子,我们知道他头发的样子,一名米苏拉塔战士跟我说:‘那就是卡扎菲,我们抓他吧。’”

  乌雷比说,他抓住卡扎菲,夺下金手枪,并扇他耳光。“卡扎菲对我说,‘你就像我的儿子’。我又扇了他一巴掌,他还说,‘我就像你的父亲’。然后,我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按倒在地。”

  乌雷比想把卡扎菲带到班加西,但米苏拉塔武装人员坚持要把他带往他们的城市,因此他决定朝卡扎菲开两枪。乌雷比说,米苏拉塔武装人员拿走了金枪,并威胁说,如果敢到米苏拉塔,就打死他。

  后来,也有媒体报道,是一名17岁的利比亚少年用金手枪射杀了卡扎菲。

  至今,一共有四段视频描述卡扎菲被捕后到死亡前的最后时刻:

  第一段中,卡扎菲坐在地上,被武装人员拽起来,推搡着往前走,身上和脸上都是血。

  第二段中,卡扎菲被拖上一辆车,身边挤满围观者。他的脸和肩上全是血,但意识依然清醒,有些错愕地看着士兵,还对推搡的人说了些什么。

  第三段视频中,卡扎菲从一辆车上被赶下,然后被拖向另一辆车,目光空洞;四周响起枪声,他头部似乎中弹。据英国《每日邮报》消息,造成卡扎菲死亡的子弹正是从他挚爱之物金手枪射出的。

  第四段中,可清晰看到卡扎菲被一把枪指着,并且有士兵扇他耳光,还有人用卡扎菲本人的鞋子打他。在伊斯兰社会,用鞋子打人是极大的侮辱。

  正如利比亚当局所说的那样,可以肯定的是卡扎菲是被生擒的。尸检医生表示,他头部中两枪,颈部一枪,致命的是腹部(内脏)枪伤。死亡时间在其五儿子穆塔西姆之前。

  但这几颗子弹是在何时何地由何人射向卡扎菲的,依然没有定论。

  阿拉伯电视台援引过渡委官员姆莱杰塔的话说,卡扎菲被捕时身受重伤,在士兵将他送往医院的过程中死亡,“他不断流血,运送路途很长,失血过多而死。”

  枪战时被流弹所杀,这是贾布里勒给出的说法,“卡扎菲被捕时只有右臂中弹受伤,但当他被押解上车,车子要发动时,却爆发了(与卡扎菲士兵的)交火,卡扎菲头部被一颗子弹击中”。

  而许多媒体则相信卡扎菲死于“私下处决”:卡扎菲被俘后,很多人前来围观;尽管现场有人在喊“要活的,要活的”,但最恨卡扎菲的米苏拉塔士兵还是开枪了。之后,他们围在没有生命迹象的卡扎菲旁边留影。

  与卡扎菲一样,他的五儿子穆塔西姆也在被俘后神秘死亡。在一段视频中,被抓后的穆塔西姆手持一瓶水,在抽烟,白背心染满血渍,神态憔悴。稍后,穆塔西姆颈部中弹身亡。

  其他家人或死亡,或流亡,或下落不明。卡扎菲的妻子萨菲亚以及长子穆罕默德、四子汉尼拔和唯一女儿艾莎如今已经避难到阿尔及利亚;三子萨阿迪前往尼日尔;六子赛义夫・阿拉伯、三个孙辈和幼子哈米斯均死于战火;次子赛义夫・伊斯兰下落不明。

  10月21日,萨菲亚发表声明,要求联合国对卡扎菲和穆塔西姆的死展开调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鲁珀特也表示,国际法基本原则规定,任何被控犯有重罪的人都应该接受审判,草率处决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非法的。

  包括美、英、俄在内的多国要求利比亚执政当局应该重新以“公开及透明的方式”,调查并公布卡扎菲的确切死因。

  10月24日,过渡委主席贾利勒回应说,死因调查委员会已经成立并开始工作。

  此前,过渡委表示,没有下达杀死卡扎菲的命令。但一名没有公开姓名的官员告诉路透社记者,“士兵们活捉了卡扎菲,痛打并杀死了他。这就是战争。”

  死无葬身之地?

  死后,卡扎菲的尸体被存放在米苏拉塔一家肉铺的冷藏室内,儿子穆塔西姆的尸体随后也被带到这里,并排摆放在一张垫子上。从照片上可以看到,卡扎菲上身裸露,胸部和太阳穴附近有明显枪伤,手臂和头发有伤痕和血迹。

  就在肉铺门外,利比亚民众排起长队等着参观尸体。美国《时代》周刊的记者采访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说,“我就是想来看一看那个‘卷毛头’。”

  就这样,卡扎菲从一个叱咤风云的领袖变成了孩童随口说的“卷毛头”。

  “我心里好像总憋着什么东西,必须发泄出来,就想看到他。”另有一中年男子对记者说,他手里摆弄着能拍照的手机。

  多家媒体记者也排队“参观”尸体,据他们描述,“参观队伍长得不见首尾。每次放15个人进入冷库所在的院子,其中4个人进冷库,停留时间不能超过1分钟。”后来,卡扎菲的尸体被盖上有黑白花纹的毯子,肩膀裸露;穆塔西姆的尸体也被红黄条纹的毯子裹住了。

  按照伊斯兰教习俗,死者遗体应在死亡后24小时之内下葬。

  来自执政当局的消息说,查清死因后将对卡扎菲实行海葬,因为他们担心,如果公开将卡扎菲土葬,支持者会将其墓地变成朝圣地,仇恨他的人则会不断来破坏。

  也有消息说,遗体将被他的部落接收,秘密下葬。据路透社报道,流亡中的卡扎菲家人借助叙利亚一家支持卡扎菲的电视台发表声明,“请求联合国、伊斯兰会议组织和大赦国际向过渡委施压,把尸体交给我们在苏尔特的部族。”

  贾布里勒10月20日在的黎波里表示,国际刑事法院已经同意安葬卡扎菲的尸体,下葬地点保密,可能是境内,也可能是境外。三天后,贾布里勒的顾问向媒体透露,执政当局考虑把尸体交给卡扎菲的远房亲戚,由他们决定下葬地点。

  就在同一天,过渡委米苏拉塔军事委员会发言人突然告诉法新社记者:当天上午他们完成了验尸工作,“我们原本没打算验尸,但的黎波里方面要求这样做。”参与验尸的医生占达尼说,多名法医“忙碌了一个晚上,总算干完了”。

  稍后,贾布里勒在约旦宣布,验尸结果显示卡扎菲被捕后死于交火,“也可能是被他自己的士兵射死的。”而占达尼说,验尸报告尚未完成,“我们能确定他是死于交火还是处决,但验尸结果须经检察长批准才能公布。”

  支持卡扎菲的网站“7天新闻”则报道称,卡扎菲10月17日已写下一份书面遗嘱,交给3名男子。网站援引未经核实的内容称,卡扎菲要求死后按照伊斯兰习俗,葬在苏尔特一处墓地,埋在家族成员墓旁。他希望执政者善待他的家人,尤其是妇女和儿童。

  “葬礼还要推迟几天进行,卡扎菲的尸体再冷冻几天吧,以确定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死讯。人民也需要看一看卡扎菲的尸体。” 过渡委执行委员会石油和财政部长阿里・塔古尼在10月22日这样说。

  但两天后,卡扎菲尸体“参观活动”突然被叫停。

  在北京时间10月25日上午截稿之时,从利比亚传来消息: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已将卡扎菲的遗体埋葬在一处秘密地点。

  《逃亡火狱》

  原政权卫队指挥官、卡扎菲贴身侍卫曼苏尔・道・易卜拉欣得知他的死讯,并不激动。追随卡扎菲到最后一刻,易卜拉欣在“排水管战斗”中中弹昏迷,沦为执政当局的阶下囚。他向《纽约时报》记者讲述了表兄卡扎菲逃亡的最后岁月。

  据介绍,做出退守苏尔特决定的,是卡扎菲儿子穆塔希姆。“我不断劝说他们放弃权力或逃离利比亚,但他们总是拒绝。”易卜拉欣说,“他(卡扎菲)总说,‘这是我的国家。我已在1977年交出了权力’。他的意思是,实际早就将权力交给利比亚人民了”。

  不过,被指控多次武装镇压民众起义的易卜拉欣,如今这么说,有自保的嫌疑。

  “敌人围困苏尔特的时候,卡扎菲和十多个核心成员在城里到处游荡,每隔几天总要在民房之间来回搬家,有时还会住进地下室,而且往往是晚上行动,以免被抓。我们卫兵从空荡的民居中搜来大米和意大利面,以此果腹。” 易卜拉欣回忆说,“卡扎菲焦虑万分,担忧被北约定点轰炸,老是抱怨缺水断电,或者干脆一言不发。”

  尽管担心卫星电话被追踪,卡扎菲还是冒险几次用卫星电话向一家叙利亚电视台发表演说――这是他唯一向外界公布信息的渠道了。除此以外,卡扎菲基本处于与世隔绝状态,“没有电脑和网络,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古兰经》了。” 易卜拉欣说。

  当时的苏特尔到处枪炮声隆隆,有好几次险些炸死卡扎菲。易卜拉欣记得有一枚火箭或迫击炮击中了卡扎菲所在的房子,三名保镖和厨师受伤,“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下厨房做饭了。”

  大约两周前,过渡委战士逼近市中心,“数百人包围了我们,他们发火箭弹,用机关枪扫射。卡扎菲说,是时候该离开了,他计划逃到相邻地区、他出生时所在的房子附近。”

  “(10月)20日,我们原定凌晨3点离开,不过车子有40多辆,太多了,车队出发时间推迟到早上8点……我和卡扎菲在一辆车里,行进过程中,他没怎么说话。”

  出发大约半小时后,他们被发现了。易卜拉欣回忆说,一枚导弹击中了一辆车,整个车队被打散,“我尽力跟着大家跑,先到了一处农田,又跑向公路,那里有一些排水管道。我被弹片击中,失去了知觉。”当他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20年前,作家卡扎菲(他当时兼任利比亚作协主席)曾写了一本名为《逃亡火狱》的小说。在小说中,卡扎菲塑造了一个万人景仰的领袖,但结局是众叛亲离,不得不丢下了代表权势的金盔,逃往火狱。

  这似乎是卡扎菲为自己的人生写下的预言――最后时刻,卡扎菲也丢失了代表权力的金手枪。正是这把专侍独裁的手枪,射出了复仇的子弹,终结了它的主人――一个独裁者。

顶:3 踩:5
【已经有65人表态】
8票
感动
11票
路过
8票
高兴
7票
难过
5票
搞笑
9票
愤怒
6票
无聊
1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