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特战部队让西方震惊 点燃炸药包做传递训练

热度101票  浏览42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3月20日 11:42

原文配图: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特战旅作战二营一连连长刘珪。

  这次射击,让人心惊胆战——

  一名上尉手持气球靶,离头顶不过半米,让战士在远处用自动步枪打。一阵枪声响过,靶上5个气球一个个被打爆。上尉神态自若,眼皮都不眨。

  这次训练,让人手心冒汗——

  一个“嗤嗤”冒烟的炸药包,在6名官兵手中传递,导火索还剩下最后一厘米时扔进水池,官兵卧倒。最后接手的,还是这名上尉。

  这名上尉是谁?为何如此胆大?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特战旅作战二营一连的战士们骄傲地伸出大拇指:“他是我们连长,名叫刘珪!”

  脚后跟一踢手枪,子弹“咔嚓”一声上了膛——

  这个连长真叫“帅”

  刘珪今年33岁,浓眉大眼,黑不溜秋,四肢肌肉有棱有角,一看就有个武士的“范儿”。

  其实,刘珪原本是书生。他曾是湖南汽车机械工程学院的学生,2000年参军入伍,在特战旅先后任排长、副连长、连长。

  刘珪连长当得“牛”。去年初,旅里比武竞赛,他的连队一下夺走了五分之三的金牌、二分之一的银牌。近3年,全旅士官选取比武,进入头20名的人选中,一连每次至少有10人。

  刘珪“牛”出了名,军区其他部队不少战士要求调到一连去。战士袁永光3次申请才如愿以偿。目前,一连有13名战士是从外单位主动申请调入的。

  刘珪的魅力在哪里?战士们如数家珍——

  他,熟练掌握20多项特战技能和56种装备操作,在全旅创造8公里逆水划舟和3000米高空定点跳伞纪录,至今无人能破。仅楼房攀登,他就会8种不同的攀登技能,还能用双脚“倒挂金钩”,持枪向房内目标射击。

  刘珪“玩枪”,在特战旅是出了名的。曾有一名射击高手找刘珪过招,那人刚拔出手枪,刘珪第一发子弹已经打到了靶上。

  那人叫停,诧异地问:“怎么没见你上膛,子弹就出去了?”刘珪脚后跟往上一勾,那人“哦”了一声,明白了,原来刘珪是用脚后跟踢枪上膛的。

  这还不算,一次演练,刘珪爬窗上楼与“敌”遭遇,只见他右手抓住窗沿,左手掏出手枪在墙上一蹭,“咔嚓”一声上了膛,胳膊伸直,枪声已响,瞬间毙“敌”。“哇,真帅!”楼下,一群新兵拍红了巴掌。

  刘珪的“帅”是苦练出来的。记者与他握手,感觉他手上的老茧厚如牛皮——用脚后跟踢枪上膛,他练了近5000次,手上的皮无数次被踢破,作战靴后跟也磨出个大口子。

  负重25公斤狂奔7.2公里,甩下外籍教官300米——

  这个连长很“霸蛮”

  “霸蛮”是刘珪老家湖南方言,意思是说执着顽强能吃苦,细咂摸也有点“认死理”的味道。特战旅的兵谈起刘珪常说:这个连长很“霸蛮”!

  刘珪如何“霸蛮”?且看一次跪姿瞄准训练。那次,刘珪一动不动地瞄了1个小时。训练结束时右脚麻木,怎么也伸不直了。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刘珪高高举起突击步枪,“嗵”的一声,用枪托砸向右脚。

  “直了!”刘珪疼得嘴角一抽,随之呵呵一乐。脚伸不直用枪砸?何不用手揉揉?“揉揉?”刘珪嗤之以鼻:“哪有这些闲工夫?”

  刘珪的绝活,还有一项全旅官兵无人不服。前年全旅10公里越野跑,31岁的他患着感冒夺冠,成绩是39分51秒,纪录保持至今。

  这个成绩着实不易,他是怎么得来的?这里又有“霸蛮”一例——

  平时,刘珪不是空手跑10公里,而是背负25公斤的背囊和装具。一度,刘珪每天居然要跑3次。一天晚上,战士们听到刘珪发出一声惨叫。原来,他的腰被背囊磨破,血肉跟衣服粘到一起,脱衣时撕起一片皮肉!

  负重长跑,刘珪曾练得晕倒过、呕吐过,甚至尿过血。有人算过,2007年至今,刘珪跑了18000多公里,相当于沿京广线跑了4个来回!

  2009年,刘珪来到土耳其安卡拉特种作战学校留学,参加25公斤负重7.2公里武装越野。此前,刘珪和他的中国战友们刚刚完成了6天6夜的高强度演练,体壮如牛的教官塔克断言:“在这种条件下,以前、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有人超过我!”

  这一路,塔克健步如飞,刘珪紧紧追赶,心里在咆哮:“追上去,超过他!”结果,他硬是甩下塔克近300米到达终点!塔克惊诧不已:“天呐,是什么让你如此强大?”

  留学期间,刘珪仅用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土军特种部队6个月的训练课程。

  高空遇险,挥刀断伞绳;深海幽暗,钻进鱼雷管——

  这个连长“敢拼命”

  2010年6月21日,伞降训练,刘珪带领20名战士跳出机舱,空中绽开一朵朵伞花。

  突然,一阵强气流袭来,把新战士陈波连人带伞卷进刘珪的伞中,两个降落伞交叉缠绕在一起。瞬间,两人降到400米!

  此时,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割断一个人的伞绳抛掉主伞。“唰!”刘珪和陈波几乎同时抽出匕首。“不要动!我来!”刘珪大吼一声,果断地以最快速度割断自己的7根伞绳,同时一把拉开飞伞柄,像一块石头一样往下掉。

  千钧一发之际,为防止再次缠绕,刘珪没有马上打开备份伞,而是等到陈波飞远才开伞。此时,距地面已不到300米!

  无论高空还是深海,都是特战兵出生入死的战场。一年5月,海南岛某训练基地,全军各路特战骨干挑战高危训练科目——“蛙人”潜艇爬管。

  这项训练,要求在水下30米,从8米长、直径53厘米的鱼雷管中爬出。教员直言不讳:“鱼雷管非常狭窄,背着25公斤重的潜水装具钻进去,一旦卡在里面,氧气耗尽就将窒息而亡,大家可以自愿报名参训。”

  “报告教员,我参加!”刘珪第一个站出来!

  漆黑,阴冷,水下的压强让耳膜剧痛,头像要炸裂,眼珠往外鼓。他抠着管槽一点点往前挪,短短8米的鱼雷管足足爬了27分钟!当他浮出水面,口鼻渗出缕缕血丝……

  “这个连长敢拼命!”特战旅领导告诉记者一组数据:5年多来,刘珪共射击子弹2万多发,穿烂10多双作战靴,先后4次韧带撕裂,身上留下16处伤疤,12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刘珪有很多“口头禅”,他的兵也最爱说一句话——

  “连长能,我也能”

  去年4月,广州军区组织侦察特战建制单位大比武,特战旅二营荣获第一,而刘珪的连队全营第一,被军区首长誉为“尖刀营的刀尖子”。

  刘珪的兵,个个身手不凡,跳伞、潜水、爆破、特种飞行、特种驾驶、特种射击、崖壁攀登……20多个课目每项都有十几个人在全旅出名挂号。

  刀尖子是磨出来的。记者目睹一连一次极限训练,官兵在3分钟之内通过25个障碍物后,紧跟着是100次扛圆木蹲下起立,随后是5公里奔袭……一趟下来,战士们个个气喘如牛,胸膛像拉风箱一样剧烈起伏。

  记者问战士们:“这样训,受得了吗?”战士们说:“训练不玩命,打仗要丢命!”

  这其实是刘珪的“口头禅”。刘珪的“口头禅”还有很多。比如“没有体能,就没有全能”“跟我来!看我的!赶上我!超过我”……

  如今,他的兵最爱说一句话——“连长能,我也能。”打头顶上的气球靶,开始是刘珪举靶,后来全连战士抢着举靶;传递炸药包,开始是刘珪最后接手,后来全连官兵争着当最后一传。这样冒险练,刘珪自有道理:“打仗时如果心发慌、手发软,再高的武艺都等于零。”

  2010年3月,广州市特警队领导观摩刘珪连队训练,见官兵们一个个身怀绝技,当即表示:“这样的兵,退伍多少我们要多少!”

  其实,一连战士心中有一个最大的期盼——跟着连长上战场。

  跟着连长上战场,战士们有一种说法很实在:“打仗的时候,连长身边最安全,因为他的枪肯定响在敌人前头!”

  还有一种说法很坚定:“跟着连长,肯定打胜仗!”

  带兵就要有血性

  本报评论员

  威风凛凛特战连长,铁骨铮铮血性男儿。从今天起,本报连续报道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特战旅作战二营一连连长刘珪的先进事迹。

  习主席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强调,要扭住能打仗、打胜仗这个强军之要,强化官兵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思想。刘珪身上,集中体现了一名优秀基层指挥员能打仗、打胜仗的血性特质。这种血性,代表着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热血、忠诚,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革命英雄主义的生动写照,也是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厚重底色。

  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永远是军人的座右铭。面对战场血与火、苦与累、生与死的考验,无疑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只有像刘珪那样,把一腔报国激情和打赢勇气凝聚在祖国至上、人民至上的战斗精神中,渗透在除了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的英雄气概里,融化到日复一日居安思危、常备不懈的刻苦训练上,才能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率军者披坚执锐,执戈者方能战不旋踵。”血性,也是衡量优秀基层指挥员的一条刚性标准。刘珪的事迹启示我们,基层指挥员最直接的使命就是时刻准备带兵上战场,平时只有不惧风险、不怕困难,带头精武强能,带头冲锋陷阵,才能团结和召唤战士攻坚克难,带出让党和人民放心、让一切对手胆寒的有血性、敢亮剑的兵。

  带兵就要有血性。希望全军基层带兵人以刘珪为榜样,牢记打赢使命,苦练打赢本领,争做脑子里永远有任务、眼睛里永远有敌人、肩膀上永远有责任、胸膛里永远有激情的热血军人!

顶:8 踩:9
【已经有84人表态】
16票
感动
12票
路过
8票
高兴
9票
难过
8票
搞笑
7票
愤怒
12票
无聊
1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