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空军K8教练机服役14年后首次实射火箭弹(图)

热度111票  浏览11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6月02日 11:35

中国空军航校的K-8教练机首次实射火箭弹

K-8射出的火箭弹命中地面靶标

资料图:去年出口委内瑞拉的K-8,图中可看到附带武器中包含火箭发射巢,K-8的地面攻击用途在国外早已被应用。

巍巍太行,石门锁钥,兵家必争之地。

4月20日,破晓。

嘈杂。空军某飞行学院机场上,人员步履匆匆,车辆川流不息,驱鸟仪声音尖锐高亢,飞机试车声轰鸣雄浑。

静谧。63公里外某靶场,空旷辽阔,在战斗前显得格外沉寂,连鸟儿也销声匿迹。

靶场不远处的指挥车上,指挥员、空军某飞行学院院长张兰瑞正拿着红蓝铅笔,在军用地图上将这“闹”与“静”的两点轻轻一连,划出了一股硝烟的气息――空军某型教练机飞机火箭实弹验证试飞即将“上演”……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某型教练机也称“喀喇昆仑”,是中国和巴基斯坦联合研制的双座教练机,载弹量达一吨,可挂载空空导弹和航炮,用于机场等要地的防空作战。稍加改装,也可成为攻击机,携带炸弹或火箭等武器对地面目标展开作战。据了解,此前,空军已在某型教练机上进行了航炮实弹射击,并在空军院校全面铺开,不过,自1997年列装部队以来,这个型号的教练机从未进行过火箭实弹打靶。所以,这一次的火箭实弹攻击更显意义非凡。

主动请缨受领这一重要任务的,是空军某飞行学院。作为空军最早成立的六所老航校之一,她有着光荣而辉煌的历史。早在抗美援朝时期,从这儿毕业的45名学员毅然入朝作战,共击落击伤敌机101架,创造了空战史上的奇迹。涌现出王海、赵宝桐、李永泰、侯书军等一大批永载人民空军史册的战斗英雄。继抗美援朝之后,该院毕业学员在国土防空时期继续取得了骄人战绩。建院六十多年,学院共培养了六十余位高级将领,3位空军司令员毕业于该院,曾任空军副司令员的林虎将军,七十高龄还驾驶苏-27战机翱翔蓝天……

先辈的魂魄融入了某飞行学院,一代又一代某飞院人续写新的历史诗篇:首家为空军飞行院校培养高教机螺旋、夜航等高难课目的飞行教员单位,设有空军唯一的飞行干部进修系,是空军唯一一所对外开放的飞行院校……某型教练机飞机火箭弹首次试飞任务,是该院推进转型发展的一个重要突破点。新的时期,他们再一次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事实上,当去年年底他们讨论研究是否要争取这次任务时,也曾有过争论。因为不利因素有很多:没有成形的理论教材;没有可参考的飞行数据;没有可借鉴的组织指挥经验;绝大多数人员连火箭实弹都没见过,完全不具备保障能力……然而,院长张兰瑞深知,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这些年部队武器装备建设发展很快,院校和三代机部队的装备已经产生了代差,作战理念和作战思想已经有滞后的趋势。“在发展机遇面前,付出再多的心血,承受再大的压力也值,”他直言:“航空兵部队有句名言,‘升空就是作战’,那么,我们培养的飞行员在未来战争中能打胜仗吗?毫无疑问,我们不能躺在前人的荣誉薄上享福,必须有所改变,有所创新!”

最后形成的决议是:尽管这次任务风险高、困难大,但只要是利于部队战斗力生成的,利于学院转型建设的,就要争……于是,张兰瑞代表全院官兵主动向上级请缨,争取了火箭实弹验证试飞任务。

一切从零做起,需要的不仅是勇气

在机场中央塔台研究室,学院进修系冯利民教授有条不紊的打开笔记本电脑,连接好“射击胶卷判读器”,启动“射击胶卷判读系统”……“判读器”和“判读系统”是他前几年自主研发的,分别获得了军队级科技进步三等奖,是套很有用的“家什”。试飞开始后,他要在第一时间对飞行人员带回的射击胶卷进行判读,以帮助他们修正射击误差。

作为学院试飞攻关小组的主要成员,冯教授此刻的心情激动、忧虑而又期待,他为这次试飞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也深切的体会到了起步的艰难。第一个吃螃蟹,需要的只是勇气,首家打火箭弹,除了勇气还要一切从零做起。为了获得足够理论支撑,攻关小组的同志们一方面赴生产厂家、航空兵部队学习调研,一方面揪住问题,研究攻关。火箭弹尾气是否会被吸进进气道,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射击高度发动机停车怎么办,从哪个路线迫降?连续发射火箭弹是否会进入“失速螺旋”,如何避免?……一个个问题被提出,又被解决,往复循环。

为了得到翔实的数据,学院先后组织了十几次试飞,对得到的航线数据进行细致的研究分析,得出了最佳攻击高度、速度、俯冲角度等数据。在靶场建设过程中,攻关小组经过多次实地考查,结合飞行院校教学训练目的和特点,重设了靶标大小,制订了一套全新的检靶程序和评分标准……

4个月里,攻关小组的同志废寝忘食,研究论证了组织指挥、飞行教学、后勤装备保障、安全措施等多方面问题,编写出《某型教练机飞机火箭地靶射击理论教材》、《某型教练机飞机火箭实弹射击训练大纲》、《某型教练机飞机火箭实弹射击保障手册》等6套完整教学训练和保障资料,为此次验证试飞和以后火弹实弹普训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学院装备部军械主任林辉岭和机务大队军械主任王义军,各自不停的在“弹药准备区”、“起飞线”、“退弹区”等要害部位游走、观察着。保障人员各司其职,一切都显得驾轻就熟,但两人还是不时的停下来指点一二、嘱咐两句。作为传授火箭实弹保障知识和技能的“总教员”,他们对保障人员的表现很满意。

林辉岭负责教维护理论技能,王义军负责教基础理论技能。为了让连“火箭弹”长啥样都不清楚的官兵快速形成保障能力,两人颇费了些脑筋。林辉岭几次到厂家、航空兵部队“取经”,拍摄了大量的图片、视频资料,使教学更直观。王义军则紧贴攻关小组教材编写的进展,结合工作实际,亲手制作教具和模型将知识讲透讲实。

两人开玩笑说让他们当“教员”实属“赶鸭子上架”――他们担负“火箭弹”保障任务也是头一遭。林辉岭从事机务工作20年,先后维护过三种机型,可与“火箭弹”素未谋面。王义军虽然每年都要和官兵们一起,把躺在航材库里的“火箭发射器”拉出来见见天日,维护保养一番,但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亲手拔“利刃”出销,“箭”指蓝天……

为了让保障人员尽快熟悉设备,学院专门在修理厂准备了一架飞机和两个火箭发射器,供大家练习挂装。很快大家由最初50多分钟才能挂装完毕,缩短到30分钟以内。火箭发射器没有校准设备,如何让火箭发射器挂得正、打得准,是挂装中的最大难题,也直接关乎此次验证试飞的成败。为此学院专门派人到厂家求教,厂家的解释是应按“支撑杆”上的基准线安装,但由于学院现有的“火箭发射器”接装较早,并没有厂家所说的基准线。求援无望只能自己想办法,学院组织技术骨干,一边研究图纸,一边反复操作试验,终于找到了“窍门”,总结出了简便实用的“四支撑器同步安装法”,有效保证了火箭发射器的“准头”。

在学习研究过程中,大家勤奋踏实、集思广益,各种问题迎刃而解:苦于没有火箭弹练习装填,不久就有一个木制的仿真弹就摆在大家面前;在火箭弹装填练习中,发现点火插头不易安装到位,第二天就有人制出了专用安装工具;火箭引信与弹身结合后不易拧紧,马上就有人改装出了“旋紧扳手”……在创造性的学习进步中,“门外汉”们很快都变成了“火箭通”。

“there are a stick in my heart(操纵杆在我心中)”

7点15分,指挥车内。张兰瑞不时地抬头看看天。多云,薄雾,风力3-4级,一切都在预测之中,还需要再等一等,据学院气象台报告,9点之后天气会好转。

为了最大限度的降低火箭实弹验证试飞安全风险,学院组织了风险评估。对照评估检查单,从空中到地面,从机场到靶场,开展拉网式排查,主动开展超前性、预见性的风险预想活动。按照既定的安全政策、目标和程序,采取闭环管理原则,不断辨识危险源,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规避风险,消除隐患,将此次验证试飞安全等级列为“黄色风险预警”。

张兰瑞院长把此次任务的要素、细节在脑海里又过了两遍“电影”,这次火箭实弹打靶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后续骨干集训和飞行学员普训一系列问题,容不得半点差池。

今天试飞任务的主角――李建华、冯利程、张国斌、陈力华、孟庆东、邢彦敏,6名飞行员正凑在一起,对火箭实弹地靶训练的注意事项和动作要领作飞行前交流,机场飞行人员准备室不时传来轻声讨论的话语。虽然都是特级或一级飞行员,虽然驾驶某型教练机飞机对他们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事了,可在他们当中也只有张国斌打过火箭弹,而且是在其它机型上,在教练机上打火箭,谁都是第一次。

这次试飞任务对飞行员们并不轻松。攻关小组早就告知他们火箭地靶训练具有技术动作要求高、瞄准偏差修正难度大、风速影响显著、设备使用复杂等特点,可当他们3个月前真正进入学习准备阶段时,才发现困难比他们想像要大得多。

火箭地靶攻击主要在中低空进行,航线高度低,进入攻击时的高度低,一般可供飞行员瞄准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秒,瞄准动作必须迅速、准确,否则就有可能失去攻击机会,或者使飞机退出时机晚,退出高度低,危及飞行安全;另外火箭平均速度小,弹道弯曲度大,命中率较低;同样的风速带给火箭弹的位置偏移量超过航弹3倍以上……

为了攻克这些难关,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的提命中率,6名飞行员一方面啃透《某型教练机飞机火箭地靶射击理论教材》,把机载武器与火控系统的基本工作原理和使用方法烂熟于心,另一方面,一有时间就进行地面演练、模拟训练和数据分析,并结合试飞的射击胶卷图像,从技术上找出存在射击偏差的原因,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

现在,6名飞行员已经能在武器使用、航线建立、俯冲角把握、瞄准点选择、射击时机等各各环环节得心应手。尽管再过一会就要升空执行试飞任务,检验他们3个月来的努力成果,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异于平常的情绪,只有冯利程半开玩笑的讲了一句英语:“there are a stick in my heart”。(可译为“操纵杆在我心中”,或 “我们胸有成竹”。)

“喀喇昆仑”利箭出击

9点16分,机场起飞线。随着一枚绿色信号弹如礼花般在机场上空绽放,飞行员步入机场,首批3架次即将带弹升空,“战斗”开始!

特级飞行员张国斌和一级飞行员冯利程率先接收飞机。张国斌接过机载设备师递过来的胶卷暗盒,检查符乎要求后,在胶卷上标明了飞行员代号、练习号码和飞行序号,然后又交还给机载设备师,由他装入照相枪。冯利程则轻轻扳动两翼下的火箭发射器,确认挂装良好,装填火箭弹数量无误,随后二人分别跨入飞机前、后舱。

打开“瞄准具”、“照相枪”、“航箭”电门,翼展定“30米”,攻击方式定“地箭”……动作娴熟、准确。在确定各类电门都在规定位置后,张国斌开启发动机,顿时,轰鸣声响彻机场。

“01滑出。”“可以滑出。”

“01起飞。”“可以起飞。”

加油门、拉杆……一连串熟悉的动作过后,飞机呼啸着斜插云霄。

张国斌操纵飞机完成上升转弯后,向靶场指挥员报告:“423加入靶场航线!”指挥员回答:“可以加入!1号靶标。”

高度1200米,张国斌将飞机改平飞,沿靶场航线飞行。此时,靶场指挥员通报:“风向340度,风速8米/秒!”这和起飞前通报的数据略有差别,风向偏了5度,风速也增加了。张国斌迅速调整风向装定旋钮和风速装定旋钮。随后他歪头望了一眼1号靶标。在那片麦田与黄土相间的斑驳土地上,1号靶标像一枚白色纽扣一样被镶嵌在大地的迷彩服上。靶标是用白石灰铺成的,直径30米。

张国斌没有急于打开火箭发射电门,也没有放下驾驶杆上端的射击板机。飞机飞至三转弯位置,张国斌报告:“423照相!”指挥员回答:“可以!”很显然,这一次,张国斌和冯利程的计划是先来一次火力侦察,只进行体验射击,也就是在第一次进入攻击时先用照相的方法“练”一圈,找找感觉,然后再来“真家伙”。

3分钟后,某型教练机飞机又一次飞到了靶场航线的三转弯。张国斌坚定地报告:“423,1号实弹!”指挥员回答的嗓音也明显提高了几度:“好的!”

转弯,改平,俯冲。张国斌按照经验先让飞机纵轴与射击方向平行,进行概略瞄准,然后使光环中心点逐渐前移对正瞄准点。当瞄准具视场中代表攻击距离过远的橘红色“H”字符消失,提示进入有效射程,张国斌迅速按下发射按钮。

“开火!”随着“咚”的一声闷响,一条火蛇从左机翼的下方蹿了出去,旋即,地面靶标处腾起一团烟尘。攻击完毕,张国斌第一时间柔和有力地拉杆退出俯冲。

十几秒钟后,靶场指挥员通报:“打中了!稍偏右下。”张国斌微微皱一下眉,虽然已经是优秀成绩了,但没有正中靶心,他对这次攻击并不十分满意。

间隔5分钟,第二、第三架某型教练机飞机也先后飞临靶场上空,按计划进行了单发、双发、四发射击。“嗖嗖嗖”,靶场惊雷不断,靶标处土屑翻飞,烟尘滚滚,轰炸持续升级……

13点30分,火箭实弹验证试飞接近了尾声,也迎来了高潮。李建华、冯利程分别驾机携带22枚、24枚火箭弹飞抵。经过前几轮的轰炸,他们经验越来越足,打得越来越准。李建华、冯利程先后轻按发射按钮,火箭弹如电光火雨,覆盖了整个靶标,爆炸的冲击波鼓荡着烟尘向四外扩散。从空中看去极像一个完美的句号……

亲临现场指导的空军军训部赵敬波副部长和张兰瑞一行人正站在标靶上,观察弹着点。张兰瑞指着斑驳的弹坑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打的不错,弹着点很密集。”赵敬波点头说道:“某型教练机装备部队14年来,武器性能的潜力一直没有被充分开发,这次打靶,填补了某型教练机作战能力及院校作战能力训练的空白。某型教练机中低空性能好,对付地面和低、慢、小目标有优势,将其武器性能开发出来,完全可以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

正说着,检靶员跑了过来:“报告首长,此次验证试飞共发射火箭弹88枚,命中81枚,命中率92.4%。”

赵敬波对这个成绩很满意:“飞行院校是空军战斗力生成的源头,必须贴近实战,贴近部队需求,才能实现人才培养的无缝链接。按照空军的计划,这次试飞是在你们学院趟路子,下一步将根椐你们的经验,将确立标准,编订教材,先进行飞行院校教员骨干集训,之后再对飞行院校学员展开普训,一旦普训,意义就大不一样了。”

听着赵敬波的话,张兰瑞的目光变得辽远,他深吸了一口气――靶场上散发着硝烟和春天的气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