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利比亚内乱期间2.5万人死亡 大量国家资产失踪

热度45票  浏览5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22日 21:44

利比亚执政当局17日说,经过6个星期的战斗,新政府的部队当天已瓦解了卡扎菲支持者的抵抗,完全控制了拜尼沃利德。拜尼沃利德距的黎波里东南约180公里,自的黎波里被利比亚人民解放后,卡扎菲残余势力盘踞此地,与利比亚执政当局武装展开拉锯,是抵抗最为激烈的卡扎菲两座“堡垒”之一。

部落派系不和 恐陷入内斗甚至分裂

动态 明天宣布全国解放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委员阿卜杜拉希姆20日在的黎波里宣布,利执政当局将于本月22日在班加西宣布利比亚全国解放,执政当局将开始讨论组建过渡政府问题。

卡扎菲死了,利比亚战争结束了,但是,没人敢说利比亚从此自由了、和平了。分崩的部落派系,离析的城市肌理,枪炮在人民心里留下的伤痕,新政府能否弥合这些固有缝隙,问号之后是一连串的省略号。强人死后,利比亚内乱“人终曲未散”。

中央电视台驻利比亚记者金东分析了利比亚接下来的现实问题:“利比亚全境解放后,‘过渡委’要立即宣布新政府成立,方能着手进行战争赔偿以及受伤战士的安抚工作。但贾布里勒公开表示过他最头疼的困难就是没钱,卡扎菲把钱都偷走了。而利比亚没有宪法,卡扎菲治理国家只靠绿皮书。另外,新政府还需要对不同部落、民族渲染和谐氛围。”

逾2.5万人丧生

过渡委主席贾利勒说,持续8个月的内乱致使超过2.5万利比亚人死亡,新政权将补偿受伤人员和死者家属。苏尔特原有大约10万居民。战事持续超过一个月,城内生活状况严峻,几乎所有平民逃离。法新社记者在苏尔特看到,城内几乎没有一处地方完好,一些建筑物弹孔累累,树木和灯柱残缺,一些交通信号灯靠电线挂在灯柱上。

大量国家资产失踪

利比亚今年局势动荡之前,日均原油产量大约160万桶,利比亚2010年石油出口收入450亿美元。卡扎菲政权据信随意窃取国库资金,转至个人名下可能用于挥霍。美国驻利比亚大使称,卡扎菲政权在全球支配320亿美元流动资产。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非营利机构“全球金融诚信”说,2001年至2009年,利比亚大约330亿美元资产下落不明。一些分析师认为,卡扎菲政权倒台,他本人死亡,大量利比亚国家资产可能就此“失踪”。

解读

最需要的是秩序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沈骥如教授分析,战争结束后,利比亚新政府建设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如何结束近半年以来的这一乱局。先看反对派,各个派别统一在推翻卡扎菲政权这一共同诉求下,但共同目标实现后,“后卡扎菲时代”的权力斗争可能无法避免。反对派成色非常复杂,有追求民主自由的,也有伊斯兰激进力量,有旧王族的遗老遗少,甚至还有卡扎菲的旧部和叛将,反对派如果不能拧成“一股绳”,可能陷入内耗甚至争斗。

“过渡委”武装成员胡萨姆纳贾伊尔此前就表示,一旦攻下的黎波里,他和手下部队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设立检查站,解除包括其他反对派组织在内所有人的武器,否则这里将有一场血拼”。在他看来,反对派各武装都想控制的黎波里,当前最需要“秩序”。

从国家层面而言,利比亚是一个顶着国家帽子的“部落集合体”,西部和东部诸多部落不和早已不是秘密,未来利比亚的执政者将要面临部落平衡利益的棘手问题。不少部落都有自己的武装和“地盘”,如果对今后的利益分配不满,他们就有可能各自为政,甚至在战事结束后继续内斗不休。“部落问题处理不好,未来的利比亚可能重走伊拉克统一但动荡的老路,或者走向分裂。”沈骥如如是说。

新领导人谁能获得认可

美国情报分析公司“战略预测公司”中东部主任卡姆兰博哈里说,眼下利比亚反对派缺乏一名“获得所有人尊敬”的领袖。

贾利勒

简历

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贾利勒生于1952年,2007年至2011年担任利比亚总人民委员会司法秘书(司法部长)。利比亚爆发危机后辞职,任“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

分析

作为前政府高官,他在利比亚反对派、利比亚东部部族和利比亚民众中声望较高。对一些希望由新面孔领导国家的反对派来说,贾利勒与旧政权的关联可能成为“硬伤”。贾利勒曾表示卡扎菲一旦倒台,他将辞去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

贾布里勒

“全国过渡委员会”二号人物、执委会主席马哈茂德贾布里勒曾任卡扎菲政权的最高发展官员,他拥有广泛的国外人脉,一直担任反对派的巡回使节。

8月中旬尤利斯被神秘刺杀之后,贾布里勒担任全国军事委员会的组织、领导工作,因此他实际上现在掌握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实权。

塔尔胡尼

负责反对派石油和财政事务的主管。这位利比亚经济学家在1973年逃离祖国后流亡美国。今年3月23日,他返回利比亚,深受美国支持。

40年前他被判决死刑流亡到美国,后成为华盛顿大学微观经济学教授,深受美国支持。是利比亚新政府领导人的潜在候选人之一。

“夺权”之路

自今年2月中旬在班加西发起革命以来,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武装在北约的帮助下与卡扎菲部队历时8个月进行了大大小小无数次交战,相继攻克8个关键性城市。

“革命大本营”班加西

2月15日至19日,受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影响,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发生大规模示威活动并最终演变为以推翻卡扎菲政权为目的的武装革命。20日,反政府抗议者在与安全部队爆发新的冲突后,据报已经占据了大部分城市。革命者3月5日在班加西成立临时政权“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由卡扎菲政府前司法部长贾利勒担任。班加西成为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大本营。

“石油重镇”布雷加

利比亚东部具有重要战略性的布雷加市在8月20日完全被“过渡委”武装控制。布雷加是利比亚石油重镇,位于的黎波里以东800公里,班加西以南240公里。占领布雷加对反对派控制利比亚经济权至关重要。夺取布雷加对“过渡委”而言是个重大胜利,因为这里有该国第二大碳氢化合物工业基地,还有利比亚一个主要油田。自利比亚反对派与卡扎菲部队开战以来,该城曾被双方交互占领。

“国家心脏”的黎波里

“的黎波里之战”是利比亚内战的著名战役,“过渡委”武装于8月20日开始进攻,以实现最终推翻卡扎菲统治地位的目标,最终于8月28日完全占领该城。

利比亚“过渡委”武装8月23日占领了位于的黎波里象征卡扎菲政权的阿齐齐亚兵营,卡扎菲的去向从那时起就开始被外界猜测。

“首道防线”艾季达比耶

4月10日深夜,在北约部队猛烈的空袭行动支持下,利比亚反政府武装宣布占领艾季达比耶。艾季达比耶市对“过渡委”武装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是反政府武装抵御卡扎菲部队进攻班加西市的首道防线,也是艾季达比耶通往东部城市的重要枢纽。

“首都前哨”兹利坦

兹利坦位于地中海沿岸,是利比亚第四大城市,西距首都的黎波里约160公里,东距国内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约20公里,是卡扎菲部队阻击“过渡委”武装向的黎波里进发的要塞。进入8月以来,双方在此多次交火,均伤亡惨重。

“后勤补给线”米苏拉塔

利比亚“过渡委”发言人4月23日说,“过渡委”武装当天已经完全夺得了对米苏拉塔的控制权,称该城“重获自由”。美军“捕食者”无人驾驶飞机当天首次对利比亚政府军的军事目标实施了空袭。米苏拉塔是利比亚卡扎菲军队和反政府力量争夺的重要战略地点,米苏拉塔港是反政府力量补给的运输线。

“卡扎菲支持者的圣地”苏尔特

1942年6月7日卡扎菲生于此;2011年10月20日,卡扎菲亡于此。

10月20日,利比亚执政当局武装占领了苏尔特城中卡扎菲死忠者的最后一块阵地,这意味着执政当局已经将卡扎菲的老家完全控制在手中,同时,利比亚当局将很快控制利比亚全部海岸线。而曾经统治了利比亚42年的前领导人卡扎菲当天在苏尔特附近被捕后因伤重死亡。

作为卡扎菲残余势力控制的最后一个港口城市,苏尔特俨然就是卡扎菲支持者心中的“圣地”,更被认为是利比亚的第二个首都。

虽然苏尔特不是利比亚的产油区,却是利比亚能源运输交通线上的一个重要枢纽城市。上世纪90年代,凭借石油出口国力陡升的利比亚几乎把非洲所有重要的主办活动都安排在苏尔特,一时间外界干脆把苏尔特称做“非洲联合国的首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