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悼词成斗争焦点 为何选邓小平给周总理致悼词?

热度27票  浏览4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悼词成了斗争的焦点

1976年1月8日9时57分,周恩来与世长辞。下午3时,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召开,讨论通过了治丧办公室提出的周总理治丧委员会名单,遗体告别、吊唁活动和追悼大会方案等。

在周总理病情危重之际,我就受中央之命,起草了总理的悼词,政治局会议开过之后,李鑫和我集中全力修改总理悼词初稿。

在修改过程中,除对悼词初稿的文字进行修改和润色外,根据中组部提供的材料对初稿中周总理一生光辉战斗的革命历程进行了核正和补充,扼要详实地表述了周总理在各个革命历史时期担任的领导职务,参与指挥和组织领导的各项重大革命活动。

此外,对悼词初稿中最后部分,即号召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以周总理为榜样,向周总理学习的部分,根据总理办公室提供的情况也充实了内容。

悼词修改完,由中办秘书局将印件分发给了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成员。

1月12日下午3时,由邓小平主持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周总理悼词和追悼大会的有关事项。李鑫和我列席了会议。

周恩来的逝世,给当时已受到错误批判,身处逆境的邓小平同志造成的巨大痛苦是难以言表的。他忍受着内心的悲痛,为安排好周总理的丧事,同“四人帮”进行了尖锐的斗争。悼词成为了斗争的焦点。

会议开始,邓小平就采取先声夺人、主动出击的方针,使“四人帮”处于被动地位。他说:“总理悼词文稿,会前已经发给大家,为节省时间会上就不读了,请大家发表意见。”接着又说:“这篇悼词我仔细看过多遍,我认为写得是不错的。对总理一生的评价,对总理的革命简历,对以总理为榜样,号召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向总理学习的几段话,都符合总理的实际。我同意这篇悼词,认为可以用。大家有什么修改、补充意见,请讲。”短短数语,对悼词给予了充分肯定,也等于给多数政治局成员交了底。接着,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纪登奎、吴德、陈锡联等都相继发言,表示同意悼词文稿。江青在会上以所谓“路线问题”对周总理进行恶毒攻击和诬蔑,妄图贬低周总理的伟大形象和丰功伟绩,但她只是放空炮,除王洪文、姚文元跟着帮腔外,其他与会人员对她的“发言”不予理睬。“四人帮”里的军师张春桥对悼词中向总理学习的几段话特别重视,他心怀恐惧,想从悼词中抹掉它,淡化它,但他深知,如果在政治局会上公开提出必将遭到痛斥,因而采取了一个卑鄙的、令人不齿的办法,妄图达到罪恶目的,笔者对此在后面会提及。

当讨论悼词即将结束时,邓小平再次发言。他说:“大家讲得差不多了,对悼词文稿大多数同志表示赞成,会上没人提出具体修改或补充意见。我提一点具体补充意见,加一个字,印件中1922年总理担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书记,应是总支部书记,加上个'总'字,符合实际。大家没有新的意见,悼词文稿就讨论到这里,政治局通过。个别文字修改后,报请毛主席审批。”并指示我们改后先送邓大姐过目,看邓大姐还有什么意见,表示了他对邓大姐,也是对总理的深深尊敬之情。

散会后,我和李鑫走到大会堂北门口,张春桥从后面赶上来对我们说:"悼词号召向总理学习的那部分,不必那样展开写,不必写得那样实,你们改一改,压缩一下,笼统地写几句虚的话就行了。"我们听后一愣,没有马上回答。他又说:"你们听清我的话了吗?"我们心里十分愤怒,但又不能把愤怒表现出来,只好不软不硬地说:"听清了。我们是做具体工作的,悼词政治局已经讨论通过,我们无权做任何改动。您的意见也没在政治局会上提出,现在要我们做这样重大的改动,我们不能够做。如果您认为必要的话,可以将您的修改意见向政治局提出,政治局如果同意,我们就按政治局的意见改。"张春桥无言以对,怒气冲冲地走了。

事后,我们把此事报告给汪东兴,汪东兴说:"张春桥反对总理,反对悼词中这几段话,不敢在会上提出来,在下面向你们施压,你们把他顶回去,做得对,我支持。"

由谁致悼词斗争激烈

在这次政治局会议上讨论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由谁来给周总理致悼词。开始"四人帮"反对由邓小平致悼词,江青提出由王洪文致悼词,王洪文认为自己不行,张春桥也感到王洪文不够格,提出请叶帅致悼词。叶剑英带着怒气说:"给总理致悼词,应该是小平同志!他是党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无论从规格上还是从资历上,小平同志给总理致悼词是最合适的。我提议由小平同志来给总理致悼词!那个提议我给总理致悼词的意见,我认为不合适。"参加会议的其他政治局成员都表示同意叶帅的意见,赞成由邓小平给总理致悼词。"四人帮"最后也没再提出反对。

会后当晚,李鑫和我遵照邓小平在政治局会上的指示,对悼词的个别文字进行了修改。印好后,我给邓大姐秘书打电话,请她报告邓大姐:"总理悼词今天下午政治局讨论通过,个别文字做了修改,小平同志指示改后的印件先送邓大姐过目,看大姐有什么意见。我马上派专人将印件送过去。"次日上午,我正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吊唁大厅值班,邓大姐亲自给我打电话说:"悼词我看过了,很好,我没意见。请转告小平同志。"并问了悼词前一稿总理简历中,1922年写的是"担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书记"这次印件改为"担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总支部书记"的情况。我说是小平同志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改的,当时总理是担任旅欧总支部书记,而不是支部书记。邓大姐听后说:"好!好!"我们将邓大姐来电话的情况,告诉了小平同志。

毛泽东圈阅同意悼词

这时,悼词就要进入最后的报批程序了,即由小平同志审阅后报送毛主席审批定稿。"四人帮"在政治局会上讨论悼词时,曾恶毒攻击和诬蔑周总理不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我们考虑应该在悼词中加上一句"坚决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这样悼词报经毛主席批准后,如果"四人帮"再敢在路线问题上造谣诬蔑周总理,就有了尚方宝剑制约他们。可是悼词政治局已经讨论通过,按组织原则,我们无权加上这句话,但在未报毛主席批准之前,应该大胆提出这一建议。考虑再三,我们把这个想法报告了汪东兴,得到了他的支持。他说:"我赞成你们的想法,加上这句话有必要。但这个事要报告主持中央工作的小平同志。你们最好带上悼词印件去小平同志家里,当面向他报告我们的建议,请小平同志定夺。"经联系同意后,我们驱车赶到当时小平同志在东交民巷17号的家中,当面向他汇报了我们的建议。小平同志看了一遍改好的悼词印件,亲自提笔在"他衷心爱戴和崇敬伟大领袖毛主席"这句话的后面,加上了"坚决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这句话,并在悼词首页写上"请主席审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时间。毛主席于1月14日圈阅同意了这份重要文件,给了处心积虑地反对周总理的"四人帮"一个沉重打击。

1月15日下午3时,5000人参加的周总理追悼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隆重举行。邓小平表情严肃,面带哀伤,以低沉悲痛的声音宣读悼词。当读到"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为失掉了我们的总理而感到深切的悲痛"这句话时,他声音颤抖,眼含泪水,稍事停顿,极力抑制着自己的巨大悲伤。这时会场上一片哭泣呜咽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