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不抛弃不放弃:红四方面军征服雪山纪实

热度65票  浏览4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2月初,薛岳部和川军主力开始向天全、芦山地区进攻。红军被迫撤离天、芦等地,总部从任家坝转移到宝兴灵关。 

此时,一向指挥若定的徐向前显露出焦虑不安的神色,常常通宵达旦地翻阅侦察局每天送来的敌情资料,或是伫立在悬挂着的大幅作战地图前,沉思默想。由于日夜操劳和精神上的焦虑,他的身体明显消瘦。

徐向前向朱德提议:红军不能再继续与敌人长期对峙拼消耗了,而应迅速撤离川西,到夹金山以西休整,然后北上与红1方面军会师。

朱德对此表示赞赏。

14日,张浩、张闻天致电朱德、张国焘,就红4方面军的行动方针,提出了三个方案供选择:

 

第一方案为北上陕甘。红4方面军东渡岷江,红2、6军团北渡长江,共同北进。第一步抵川北,第二步抵陕甘,为在北方建立根据地,同苏联红军联合对抗日本侵略者创造条件。

第二方案为就地发展。红4方面军依托现地,打破敌人的“围剿”。第一步迫向岷江,第二步进入岷、沱两江间,实现夺取四川的计划。红2、6军团则在靠近川南的云贵川边建立根据地,与红4方面军相呼应。

第三方案为南下转战。红4方面军南渡大渡河、金沙江,与红2、6军团取得近距离的会合,甚至转向云贵川发展,寻求机会前进。

上述三个方案,中央认为,第一方案是上策,如何实行,由红4方面军视敌情、地形条件而定。

 

红军总部在灵关召开会议,进行讨论:

 

第一方案:虽是上策,但川军已从东面压过来,红4方面军东渡已不可能,红2、6军团由毕节、大定北渡也难实现。

第二方案:进入岷、沱两江间――即宜宾、泸州山区的道路,红军现有的兵力是难以打开的;而且宜、泸与毕、大两区有长江相隔,单江北的区域是很狭小的,主力红军不可能在那里立足。

第三方案:薛岳部向北进攻,敌53师从康定向丹巴进攻,红4方面军无论向西、向南都无法再过大渡河,同红2、6军团在云贵川边接合也难实现。

 

与会将领一致决定:执行《康(定)道(孚)炉(霍)战役计划》,部队经懋功、金汤、丹巴进取道孚、炉霍、甘孜,相机占领康定。争取在这一地区进行休整补充,筹集粮秣、物资,迎候红2、6军团,共同北上。

2月下旬,红军分为3个纵队,向道、炉、甘进军。红军总部、方面军总部从宝兴出发,随第1纵队(30军、4军、5军及9军25师)行动,再次翻越夹金山。

4军10师28团班长王银山(少将)回忆:“当时,我在四连二排当四班长,负责紧随一排保持联系不得掉队。登山开始时还顺利,大家一个紧跟一个,一气爬到半山腰。可一进入积雪带,行进就困难了,开始下陷倒滑,摔倒容易爬起来难,进入山顶――凝冰带,顷刻间,犀利的山风像雄狮猛兽一样怒吼咆哮,卷着冰渣雪片打在脸上身上,真像刀子割。有的病号披的毯子或裹的雨衣,一件件被无情地撕烂卷走;有的同志稍不留神,就连人带物一齐抛下山去;有的同志身体虚弱,加上高山缺氧,倒下去再也爬不起来……每个人随时都有被大风卷走的危险。连长的‘不准停留、不准停留’的口令不断在耳边鸣响,教导员也在大声地鼓动:‘同志们,在艰难中前进,保存自己,就能胜利!’大家迈开沉重的双腿,一步一步,艰难跋涉,风雪吞没了我们一个又一个同志……”

4连翻过山顶,进入一条沟峪,教导员站在路边迎候部下,他问连长:“你们连有多少人没有过来?”

连长低声说:“还有四五十人没有到。”

教导员说:“走了十四个小时没有休息,就在这河边休息一下,做顿饭再走。”

4连官兵刚坐下,营长快步走来,他两眼无神,双眉紧蹙,低声向连长询问情况后,又问3排排长:“你在后面看见文书和老班长了吗?”

排长摇摇头,说:“没看到。”

炊事班长刘青山已经50多岁了,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时,刘青山的老伴被敌军杀害,房子被烧,他背着三岁的小儿子逃出家门。刘青山参军后,对4连官兵的关怀可谓无微不至,大家亲切地称他为:“三老班长”( 老班长、老支委、老妈妈)。翻山之前,刘青山用自己的钱买了50斤盐、10斤姜、5斤红糖,准备为大家烧姜汤,解渴御寒。连长和通信员背了20斤,其余的东西全是他自己背。

大家都沉默了,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远处的雪山。

白雪茫茫,不见人影。

连长的嘴唇不停地颤抖,教导员紧紧地捂着嘴,不少官兵难以自持,大哭。

突然,有人惊喜地高喊:“你们看谁来啦!”

老班长远远地走来,背上是那口和4连形影不离的铁锅。

从丹巴向道孚进军途中,横亘着大雪山脉中段海拔5000多米的折多山,这是红军长征途中遇到的最大的雪山,其主峰党岭山积雪终年不化,有“万年雪山”之称。山上气候变化无常,要避开暴风雪的袭击,必须在每天中午前通过顶峰。

32军3师9团9连连长刘昂(少将)回忆:

 

山,越上越高了,空气也越来越稀薄了,慢慢地,终于连身体最好的人也越喘越厉害了,“我们是一块儿的人,不能丢下一个!”崇高的阶级友爱鼓舞着每一个人,大家都互相鼓励着:“快走吧!快爬过山顶了!”只要是身体稍好一点的,就都自动地帮别人扛枪,扶那走不动的同志。

中午十一点的样子,快到山顶了,四周是云、雾、雪一片,明明是崎岖的山岭,看来却像是广漠的平原。空气实在太稀薄了,大家都大口地喘气,头晕欲倒。有的实在支持不住,真的倒下了,转眼间就被深雪埋得无影无踪。战友的牺牲,并没有吓倒我们,同志们更坚定地前进着。

山顶终于踏在我们的脚下了。为了摆脱这稀薄的空气,一越过山顶,我们就向山下直跑,有些同志走不动了,就坐在雪地上让别人推着走,我们就这样地把风雪笼罩的山顶甩在背后了。

 

兵站部部长吴先恩经过前卫营曾宿营的山崖下,发现有许多冻僵的官兵遗体,被埋在雪中。一只手臂露了出来,拳头紧握着。吴先恩上前掰开拳头,看到一张党证和一块白洋,党证上写着:

“刘志海,中共正式党员,一九三三年三月入党。”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