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刺杀刘少奇:台湾特务在柬埔寨粉的暗杀行动

热度62票  浏览3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63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率领中国代表团访问柬埔寨,受到隆重欢迎,鲜花招展,彩旗飞扬,热烈欢迎的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可谁会料到,如果不是中国安全部门、柬埔寨政府与爱国华侨的鼎力合作,在此前夕及时地粉碎国民党特务的“湘江”暗杀行动计划,那么,随着轰隆一声爆炸声,国家主席刘少奇将会罹难于异国他乡。

敌特阴谋策划“湘江案”

1960年5月,周恩来总理访问柬埔寨,受到西哈努克亲王和柬埔寨人民的热烈欢迎。美国和台湾国民党当局看到中柬友好,断定中国最高领导人肯定要到金边回访,因此密切关注北京的动向。1961年9月,中国安全部门得到情报,台湾方面注意中国代表团出访柬埔寨等国的事情。1961年底,台湾特务机关派上校级特务张霈芝到南越西贡,在美国和南越特务机关的配合下,向设立在西贡的特务机构――南越第三工作指挥站,布置暗害中国代表团团长刘少奇的计划。美蒋特务认为,从地理人事关系上看,在柬埔寨暗杀刘少奇比在缅甸和老挝下手更为有利。于是,他们策划在柬埔寨首都建立一个金边组(又称高棉组),具体执行暗杀任务。他们将这一行动计划,称之“湘江计划”。

张霈芝原籍广东鹤山,7岁时全家移民越南,到他18岁时,遇见李朴生。经李的引荐,投入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旗下,受过息训四期、军校十八期、中美特警班一期的专门情报训练。原先张霈芝回国加入情报工作是为了参加抗日,等到日本投降,张霈芝等“中美班”结训的一百多名“特警”被派往北平,从事“肃奸”和维持秩序的工作,还亲自逮捕了国际知名的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之后,张霈芝曾到哈尔滨任“防谍小组”组长。嗣后国民党政府土崩瓦解,张霈芝随国民党军队仓皇撤至台湾,先任职“保密局”,后到“国家安全局”,至1961年冬,张霈芝复毕业于石牌研究所,由“情报局长”叶翔之向班主任蒋经国力陈“湘江计划”,需要张霈芝当主导。张霈芝是越南华侨,对东南亚一带相当熟悉。

据张霈芝时隔三十余年后回忆:“到柬埔寨执行暗杀刘少奇计划,是当时蒋经国特别召见我们当面口谕,还有召集的手令。我们共去了四个人,我、农稔祥、梁明、文锡龄。我们准备了炸弹、手榴弹、毒药等等,大家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整个暗杀的过程,事先都经过详细的沙盘演练,没想到‘事迹泄漏’。”最让张霈芝记忆深刻的事,是蒋经国还拿蒋介石名言临别赠言:“天下绝无不可克服之困难,亦断无打不败的敌人!”

张霈芝被任命金边组组长,成员除张氏他们四人由台湾赴柬埔寨外,其余四十余名工作人员,都是在当地吸收或用钱买通的。

有一个叫肖成的华侨,原籍广东东莞,祖居越南,因谋生而流徙于越南与柬埔寨之间。1957年吴庭艳统治南越时,为了搜罗炮灰,强迫他加入了越南国籍。肖成因害怕服兵役,便全家偷渡到柬埔寨首都金边市,与哥哥合作开了一家平民照相馆。肖成第二个儿子肖广在金边市学机械,思想上要求进步,常常参加华侨爱国团体的社会活动,对社会主义祖国甚为向往,时刻都怀着回祖国工作和生活的念头。但肖成的家庭经济并不宽裕,无能力达成肖广回祖国的愿望。

肖成与“华侨”许湛认识多年。许以基建小包工为职业,在金边华侨社团中接触面广。当他得知肖广渴望回祖国生活而又缺乏经济能力的时候,便表示完全可以承担他回国的一切费用,但条件是回国后必须向他提供有关祖国的情报。肖成和家人商量后决定“借水行舟”,把肖广送回祖国后再摆脱他们的关系。祖国是解放了的地方,量他们也不敢怎样。于是便答应了许湛的条件,并由许介绍认识农稔祥。农是金边组副组长,无公开职业。他让肖广填表,交相片,然后报请上级批准,最后在金边郊区一所小屋中对肖广进行了为期四个月的特务训练。

一天,肖广参加一家爱国华侨学校举办的球赛。他在脱掉衣服上场时从口袋里掉出一个钱包,被一个爱国学生发现,内有受特务训练的文件和有关证件以及一张纸条。条子上写着,要肖广去中国大使馆申请护照回广州华侨补习学校学习,趁机窃取情报,然后把情报交给香港的联系人。该爱国学生感到兹事体大,当即向金边中国大使馆报告。大使馆又将情况向国内报告,请示处理方案。国内回复:摸清敌特情况,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使其为我所用。肖成得知儿子丢失证件后不以为然,只嘱肖广不要声张。特务训练结束,农稔祥指示肖广去大使馆办理回国的手续。谁料大使馆一等秘书兼领事部主任陈扬早已掌握了肖广的情况。经过教育,肖广向陈扬彻底交代了问题,还交代了其父为一家照相馆的老板。接着,陈扬通知肖成来大使馆面谈,见面后说明其子已悔过自新,表示对肖广的问题可以谅解,安慰肖成不必为肖广回国后的安全及工作生活担心,全部由祖国政府安排。陈扬叮嘱说,要绝对保密,装着什么也不知道。

农稔祥给了肖广回大陆的费用,送他起程。肖广回国后被安排在广州一工厂工作,在有关部门布置下曾多次以假情报寄回柬埔寨给国民党特务组织。当肖成得悉肖广回国后生活得不错,曾几次前往大使馆向陈扬表示道谢。陈一方面赞扬肖广改过自新,获得新生,另一方面鼓励肖成为祖国做些有益的事情。安全部门即发展他为中方内线。陈扬要肖成多了解农稔祥的活动,但千万不能主动,凡事不要追问,只用“老实、无知”的态度去接近,以争取农稔祥信任,深入到特务内部去。

肖成逐渐取得农稔祥的信任。台湾新派去柬埔寨的特务头子张云,到达越柬边界时,农稔祥就派肖成去迎接安置他,帮他租屋、搞身份证等。那时肖成在金边已另开设美化冲晒部经营照相,张云遂出资将冲晒部改装为大通行商店。除自用外,部分还转租给别人经销日本货物。不久农稔祥的妻子来了,仍旧由肖成办妥安置手续。此后每有特务派遣潜入祖国,护照上所用照片多由肖成拍摄,肖成便多印一张送去大使馆给陈扬。

1963年4月4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将于4月底5月初访问印度尼西亚、缅甸、柬埔寨、越南四国的消息后,台湾在柬埔寨、越南的特务机关加紧实施谋杀计划。农稔祥已经正式将肖成作为“交通员”使用,每月发给他工资。肖成利用购买照相器材来往金边和西贡,带进带出台湾特务当局的指示和金边特务向台湾的报告。

为了谋杀刘少奇等人,张霈芝等人先后讨论了几个谋刺方案,最后,决定以“挖地道、埋炸药”的方式,在刘少奇访柬的必经之路,即金边机场与首都之间的公路引爆炸药。从1961年到1963年,台湾特务利用南越政府到金边的外交渠道,运输了三批器材,有炸药、雷管、定时器、手榴弹、燃烧器等等。

先遣小组,肩负侦破重任

中国获得这一情报之后,于1963年3月成立了中央安全领导小组,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任组长,确保刘少奇出访的安全。安全小组有孔原、廖承志等总参谋部、外交部、调查部、公安部等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还有其他的一些部门,研究对策。重要决策报周恩来总理批准。

3月28日,广州各有关部门组成刘少奇出访安全保卫小组;4月2日,公安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所属各有关单位抓紧了解港澳和有关地区的美蒋特务情况,搜集敌特针对出访的破坏计划,了解行动特务和骨干特务的行踪、爆破器材储藏情况以及向印尼、缅甸、柬埔寨和南越等地输送特务、转运器材的情况;4月9日,中央安全领导小组下达关于刘少奇主席出访安全保卫同意部署的意见;中国驻印尼、缅甸、柬埔寨大使馆,从3月以来分别部署了刘少奇出访的安全保卫工作。4月初,我方获悉台湾情报局西贡甲种站站长廖时亮经香港去台湾研究“湘江计划”的情报后,立即派出廖旧时同窗好友罗炯林前往香港,采取敲山震虎的办法,当面对廖时亮进行警告。

4月25日下午,应陈权亮大使的请求,公安部派破译密码的技术员吴良骏带了必要的器材,经缅甸辗转抵达金边。大家(大使也亲自参加)凝神屏息在紫外灯前工作至翌日凌晨3时,当紫光灯下显现出坑道情况、大致地段、凶手姓名时,大家心里也说不出是紧张还是兴奋。台湾特务信件的主要内容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他们下手的地点在飞机场到柬埔寨皇宫的路上,特务在大路边有房子,从那里挖坑道至路底下,埋上炸药,按电钮就会爆炸。在信上,有详细的地形图;二是参加行动的特务的名单,有二十多个人,这些人中,有柬埔寨人,有在柬埔寨的越南人,也有台湾人。信中提出,如果成功,它是请赏的名单,如果牺牲了,就是抚恤的名单;三是金边组搞行动的人向台湾请示,如果西哈努克亲王同刘少奇主席在一辆车上,那么炸还是不炸?

根据密写信提供的线索,当务之急是要迅速侦察出坑道的准确位置,并找到执行凶手陈德安、张达昌。为此,袁庚率领两位会说柬语的留学生,化装成华侨到从机场至市区的波士东大道侦察。陈扬布置各邦侨干查询陈德安的下落。

26日上午,袁庚放慢车速在长约12公里的大道上来回行驶了四趟,根据地形特点,确定一段约三百公尺的单边街道为重点地段。他们在这一地段逐家挨门访问,查到一个10号(全路共有5个10号)住户是一个多月前迁进的三个单身汉。他们白天不在家,晚上才回来。袁庚回到大使馆,查对了特务住地,其中有张达昌新迁地址可能是贡不路10号,因此可以认定这10号就是他们侦察过的波士顿路10号。晚上,袁庚一行人到波士顿路10号左邻的夜总会,并通过侨干再次访问了邻居,询问10号住客的年龄、相貌后,肯定这就是张达昌的住地。该屋为四层楼房,上三层露出地面,底层像地下室一样低于马路面。张达昌、陈德安和一法籍印度人合租该屋。他们在底层横向马路挖了一条坑道,埋放了大量炸药,计划在西哈努克从机场迎接刘少奇回王宫路经此处时引爆,同时引爆房屋对面的加油站。此时,张达昌也因风声紧很少回到10号。这时,安保小组应柬方的要求,派出40个华侨骨干协助他们做侦察工作。

27日,陈扬又叫肖成将9封信送回边界交给特务联络员陈海通。陈海通接信后吩咐肖成第二天去找他,但肖成没有去。陈扬通知肖成:“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害怕,他们可能还会搜查甚至逮捕你和家人……”

27日上午9时,王幼平和公安部凌云局长乘专机抵达昆明。刘少奇刚刚结束对缅甸的访问,带领代表团回到昆明休息。凌云向刘少奇等人汇报。在座的有陈毅副总理,还有代表团的主要成员乔冠华、罗青长和黄镇等。刘少奇听完汇报,作了三点指示,一是建议柬方把群众迎接场面减少到最低限度;二是日程安排上,建议减少外地活动,以便中柬两国领导人有更多的时间会谈和交换意见;三是为打乱敌人的部署,访柬时间是否提前一点。刘少奇强调,安全保卫要靠柬方,商谈问题时要充分信任和尊重对方。其他人也提出一些怎样加强安全保卫措施的意见。副总理陈毅站起来拍拍胸膛,严肃地说,我们代表团都是保卫员,都是警卫员,我是第一号警卫员。他对党支部书记罗青长(调查部副部长)说,你是支部书记,我们听你领导。汇报之后,凌云返回北京,王幼平则由岳欣陪同,乘专机于当日中午抵达金边。

晚上6时,宾努亲王亲自来到中国大使馆,认真听取了王幼平等人介绍情况和日程安排建议后表示,中方的意见和建议都很重要,也很中肯,提供的情况与柬方掌握的差不多。并表示,敌特活动的确十分严重,此案大如天。

28日,西哈努克亲王在接到中方最新掌握的情报后,宣布:从28日起戒严,金边市市民只准出市不准入市。柬方保安委员会还根据西哈努克亲王的指令,制定了周密计划,决定28日夜里采取第一个大行动。

中方人员发现张达昌以及另外三人等驾吉普车向南越西贡方向逃去,中方两位侨干随即驾车在后面跟踪,直至离金边15公里的小贡不市。张达昌等人下车入一妓寮。一位侨干在现场监视,另一位立即回来报告。当时已是下午4时,袁庚等人连忙找到P004,通过他向军部要了四名柬籍便衣,追至现场,逮捕张达昌等二人,漏网二人。经审讯,张达昌供出了谋杀计划,交出C4炸药四磅、雷管一支、手榴弹六枚,还供出坑道挖掘地点。

根据张达昌的交代,4月28日午夜,柬方军队、警察和保安人员封锁了从波成东国际机场到市区金边的一段15公里长的长堤公路。这段路是由湖泊垫起来的。长堤两侧的民房多为两层小楼,这些小楼,从堤下看是两层,从堤上看是一层。军警包围了特务租赁的一座高脚楼房和对面的油库。在高脚楼下面的储藏室里,军警推开靠墙的柜子,发现了一个大洞,坑道深15米,一直通到公路中央底下。为防止汽车轧塌,敌特在这条坑道里树桩搭架。坑道里面已放好两箱TNT炸药,还有一大卷电雷管和一批挖掘工具。又在洋楼的一个房间,起获了6颗烈性炸药手榴弹。

据执行爆破任务的特务供称,他们的任务是在刘少奇和西哈努克亲王的汽车经过时,按动电钮进行爆破暗杀。台湾特务机关给他们的命令是“切实了解刘少奇座车行列位置,不论车上有无西哈努克,均应断然执行”。

台湾特务机关的命令强调:坑道爆炸不成,要立即执行第二方案,刘少奇游览市区时,投掷手榴弹。

28日夜,柬方有关部门逮捕了张霈芝和农稔祥等46人。保安人员从张霈芝家搜出4封他与台湾特务机关来往的密写信,3封他与西贡特务站的密写信。警察局从农稔祥家中搜出一瓶农药,这瓶农药原想在国宴中毒杀刘少奇之用,在花盆底下搜出两颗MK2炸弹及一套定时炸弹计爆器。接着又粉碎了台湾特务南越第三指挥站利用南越代表处外交邮袋企图运进30磅C4炸药到金边的阴谋。湘江案彻底告破。这时,距刘少奇主席访柬只有48小时。

访柬圆满成功,一切有惊无险

西哈努克亲王对抓获敌特分子、缴获爆炸物品又惊又喜,但他对刘少奇来访的安全问题还心有余悸。4月30日下午4时,柬埔寨国防大臣朗诺中将紧急约见中国大使陈叔亮,向中方通报了破案的情况,并请陈大使和王幼平等参观了缴获的TNT烈性炸药、手榴弹、定时炸弹和一大堆敌特作案工具。朗诺在约见陈叔亮大使时表示:情况十分复杂,敌情十分严重。他诚恳地问:“鉴于这种情况,中方是否考虑推迟访问?”

5月1日凌晨1时,刘少奇在接到驻柬大使馆的请示后,指示王幼平和陈叔亮,立即分别约见宾努亲王和朗诺将军,通知柬方,仍按原定日期访问,不再改变。这时,距刘少奇的专机起飞时间只有几个小时了。陈叔亮和王幼平紧急约见朗诺将军和宾努亲王,转达了中方的决定。西哈努克亲王听了宾努和朗诺报告后,眼圈湿润了,激动地说:“中国主席是用生命把友谊送过来的。”

为了保证刘少奇主席访柬的安全,柬方尽了最大的努力加强保安措施,封锁全国海空各个口岸,严格盘查入境人员和交通工具。5月1日,柬军队和警察出动6000名士兵对机场沿线进行分段检查,重要地段派轻型坦克警戒,沿途高楼派警察控制制高点,直升飞机在空中巡逻。刘少奇下榻的王宫卧室,西哈努克亲王亲自监督,仔细检查。代表团用餐,有安全人员尝膳。中方安保小组组织1.2万名爱国华侨,参加欢迎行列中的保卫工作,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构成内外多层的保卫网。

5月1日11时,刘少奇同陈毅等乘坐的专机平稳地降落在金边波成东国际机场,受到西哈努克亲王的热烈欢迎。当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在机舱门口出现时,鸣礼炮21响。刘少奇和夫人接过两位柬埔寨公主的献花,脖子上套上花环,通过红地毯,然后由王后陪着刘少奇,西哈努克亲王陪着王光美,分别乘车前往王宫。金边市20万市民高举中柬两国国旗和刘少奇主席大幅照片载歌载舞热烈欢迎。下午,刘少奇到王宫拜会柬埔寨国王后,参观关于人民社会同盟成就的永久性展览,游览金边市容。5月2日在西哈努克亲王陪同下,刘少奇一行抵暹粒访问,参观吴哥古迹,游览暹粒市容。5月3日刘少奇抵磅湛访问,参观中国援建的柬中友谊纺织厂,到湄公河畔观看柬埔寨传统的赛船。下午,刘少奇回到金边,出席西哈努克亲王举行的国宴并讲话。5月4日西哈努克特意把双方会谈安排在金边西南100公里处的避暑胜地基里隆举行,双方就重大国际问题交换了意见,取得了广泛一致的看法。5月5日,刘少奇又回到金边,举行告别宴会。他在讲话中说:“我们两国在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外来干涉、保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斗争中,将一如既往,密切合作,相互支持。我们两国人民不仅要在今天和睦相处,而且要世世代代地友好下去。”下午,同西哈努克亲王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柬埔寨王国联合声明》,参加金边市民为欢迎刘少奇主席访问柬埔寨举行的群众集会。5月6日,刘少奇一行在访问取得圆满成功之后,安全回到昆明。

中柬合力侦破“湘江案”,粉碎了台湾国民党特务的暗杀计划。刘少奇回国后不久,中央安全领导小组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出访工作表彰大会。刘少奇和陈毅出席会议。陈毅高度评价安全保卫工作。他风趣地说:“你们都是无名英雄,碰杯的、照相的是我们,没有你们,损失就大了。”

参与这次“湘江行动”暗杀计划的特务头子张霈芝、农稔祥等四人事后被柬埔寨军事法庭判处死刑,但未执行处决。1970年,朗诺发动军事政变,推翻西哈努克亲王,将张霈芝、农稔祥等人释放。张霈芝回台湾后,蒋介石亲自为他“颁授三等实践奖章”一枚。不久,张氏“又仆仆风尘到香港继续情报工作”,接掌香港广州书院院长。

侦破“湘江案”后,肖成暴露了身份,台湾敌特恼怒之余准备将他绑架暗解台湾。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陈扬派人将肖成全家7口送到缅甸仰光。6月3日,肖成全家飞抵北京。6月4日,调查部袁庚与国务院侨委吴济山接见他们全家。以后,肖成被安排在广州国营艳芳照相馆工作,幸福地生活在祖国的怀抱之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