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最神秘兵种:战略导弹押运兵

热度126票  浏览7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1月05日 09:41

核心阅读

44年,他们转战驰骋8600万公里,足迹踏遍白山黑水荒漠戈壁;

44年,他们执行押运任务1800多次,始终确保了绝对安全万无一失;

44年,他们矢志不渝、肩负重任,赤胆忠心守护大国长剑奔行天下;

44年,他们风餐露宿、痛饮孤寂,在和平的天空上写下火箭兵的忠诚。

他们,就是第二炮兵某勤务团的导弹押运兵。

“报告营长,我们回来了!”一个粗犷的大嗓门话音未落,推门进来一名上士。中等个头,黑黑壮壮,满脸尘土好像半个月没洗脸,张嘴便露出一排格外显眼的白牙。见有记者在,老班长不好意思地呵呵一乐,掩门而去。

“他叫焦永宁,是我们营的老押运,他身上的故事可多了,你和他们这些老兵聊一聊,保管你三天三夜也写不完。”铁路运输营营长卞文勇给记者出了个主意,并带着记者进班排、上站台、登列车,走进导弹押运兵的精神世界,感受他们军旅生活的酸甜苦乐。

宁让身上掉块肉

不让导弹少块漆

认识的第一个导弹押运兵叫陈五宝,这个有着15年兵龄的老押运至今保持着团里多项纪录:全年在外执行押运任务最长342天、单程连续乘坐火车超过620小时、靠方便面充饥坚持27天……

不问其苦,几个数字就让人不寒而栗。这样的日子过了15年,谈及“精神支柱”,陈五宝却是淡淡一笑:“做人不能没信仰,军人的信仰就是听党话、跟党走,组织让我干啥就干啥。”

乍听像是大话,细品却是真言。

陈五宝经常带队出征,每次他都不忘重复那句话:“咱们是导弹押运兵,千钧重担在身,关乎国威军威,宁让身上掉块肉,不让导弹少块漆。”

使命感也好,责任心也罢,导弹押运兵不仅言表心声,更是行见忠诚。

干部林伟当兵就在铁路运输营,军校毕业后有机会进城市、到机关,他却主动请缨来到铁运分队“护剑”,一直与妻子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

上士汪碧奇在外执行押运任务,家中连遭不幸,母亲病逝,父亲身患癌症,他隐瞒了家中的变故,出色完成任务后才请假回家。

老兵李显坤服役期满面临走留选择,父母费尽周折在老家公安局为他谋了一职,可面对组织的安排,他二话没说又奔波在万里铁道线上。

勤务团政委马福升告诉记者:“导弹押运兵对小家难负责任,却担当起维护祖国和平安宁的千钧重担,他们对亲人的无奈却融汇成对人民的无疆大爱。”

列车就是战车

铁道就是战场

导弹押运兵有“忌讳”,最不喜欢别人说他们“不上前线,没有战位”。

在他们心里,只要汽笛一响,就是吹响了出征的号角。团长唐其兴说,不管走到哪里,导弹押运兵就把战斗口号带到哪儿:列车就是战车,铁道就是战场,坚守战位,寸步不离。

天南地北转战44年,没发生一起擅离岗位的事,也没有一人不坚守战位。

2008年冬天,铁路运输营教导员王福斌带领10多名战士执行押运任务,途中遭遇暴雪被困荒郊野外,整整8天,官兵的活动范围方圆不超50步。

一次任务,战士陈亮和谢云峰在一个偏僻小站待命。柴油不多,冻紫了脸也不开机取暖;两箱方便面,掰着指头省着吃;担心冻裂水箱,干脆放掉自来水,不洗脸、不洗脚、干啃方便面。就这样,他们坚守了22天,直到奉命出发。

前年腊月二十九深夜,士官李建伟带队执行押运任务回来。他让战友都回去休息,自己却守在装备车上警戒值勤等待次日装备交接。黑暗的车厢里,他听到不远处来队妻子的咳嗽和儿子的哭声。

顶:9 踩:10
【已经有107人表态】
14票
感动
15票
路过
15票
高兴
11票
难过
12票
搞笑
14票
愤怒
11票
无聊
1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