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外媒称若爆伊朗战争 中国导弹水雷将成主角

热度70票  浏览6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3月01日 11:31

资料图:伊朗胜利反舰导弹就是中国C704的仿制版。

资料图:伊朗陆基远程反舰导弹。

英智库称伊朗从中国至少获得三款短程弹道导弹

英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日前发表文章称,如果美伊开战,那么伊朗大量使用反舰导弹的可能性就很高。目前伊朗反舰导弹库存几乎全部由中国制造的导弹构成。除上世纪伊朗从中国接收的“海鹰-1”、“海鹰-2”等反舰导弹之外,其至少还从中国接收了三款短程弹道导弹,其中包括C-701、JJ/TL-6以及C-704反舰导弹。文章推测称,如今德黑兰可能仍然依靠中国提供这些导弹的关键部件。

文章称,伊朗能够封锁霍或阻断霍尔木兹海峡交通吗?欧盟最近决定对伊朗施行石油禁运,导致德黑兰威胁称要关闭这条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运输要道。然而,在对地区军力及交战各方可能运用的战术进行评估后,人们发现伊朗很难切断霍尔木兹海峡交通。据美国能源情报署称,2011年,每天有1700万桶原油通过霍尔木兹海峡,约占全球石油出口量的35%。伊朗本身就严重依赖该海峡的石油运输:政府财政收入中约有70%来自石油出口,而目前其石油输出完全需经过霍尔木兹海峡。伊朗并未铺设至其印度洋港口或其东侧国家的石油管道。

2011年底和2012年初,伊朗海军和伊朗革命卫队举行了以海上封锁为侧重点的"优势90"(Velayat-90)系列演习。虽然伊朗握有中断或临时中断霍尔木兹海峡的能力,但其不可能长时间封锁该海峡。

伊朗能力

文章称,伊朗水面舰队规模较小,仅有六艘能力有限的护卫舰,所以伊朗不可能控制霍尔木兹海峡及其周边地区。因此,伊朗不太可能会选择完全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而有可能会采取拒止战略,攻击落单或防御能力较低的船舶。在使用这种战术时,水雷、鱼雷、火箭弹和反舰导弹就是关键武器。为避免和美国或该地区其他国家舰艇发生直接冲突,伊朗军方可能会出动潜艇和快速攻击艇在海上发动攻击,或是利用平板货车从陆上发射反舰导弹。为提高获胜几率,伊朗军方也会使用空射武器――特别是作为联合军事行动的构成部分。

美国与该地区阿拉伯国家军方的先进防空能力可阻止伊朗出动空中力量打击波斯湾地区。然而,伊朗空军的确有能力利用俄制苏-24"击剑手"(FENCER)战斗轰炸机和日渐老划的F-4“幽灵”战机发动攻击行动。伊朗方面已开始为F-4战机整合反舰导弹,据信其也正在针对苏-24战机展开类似努力。

这种战术类似于“油轮大战”后期的表现形式。贯穿1980年至1988年的两伊战争,在1984年达到高潮,当时运载有伊朗或伊拉克/伊拉克的阿拉伯盟国石油的船舶及海上平台,均成为打击目标。英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在1984年至1988年,共有259艘油轮及其他船舶受到攻击。伊拉克主要通过战机,特别是――“幻影”F-1战斗机和“超军旗”战机――发射法制“飞鱼”导弹发动攻击,而伊朗使用的武器系统则主要有通过直升机发射的弹药、反舰导弹(特别是中国研制的“蚕”式导弹)、火箭弹以及少量鱼雷。

导弹威胁

文章称,油轮大战的历史经验,加之伊朗现有军事能力,令美国及其盟国军队必须仔细考虑反舰导弹的问题。伊朗反舰导弹库存几乎全部由中国制造的导弹构成。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中国就开始向伊朗提供武器,尽管华盛顿不断向北京方面施加压力,但中国对伊武器供给仍未停止。据信,伊朗起初从中国接收了“海鹰-1”(CSSC-2 “蚕”式) 和“海鹰-2”(CSSC-3“泡泡沙” )反舰导弹。“油轮大战”时期,其在霍尔木兹海峡部署了海岸防御型CSSC-2/CSSC-3导弹。上世纪九十年代,伊朗获得了C-801(CSS-N-4“沙丁鱼”)导弹和射程较远的C-802(CSSC-8 Saccade)导弹。这些导弹有一部分被部署在舰艇上,还有一部分导弹由车载,执行沿海防御任务。C-802通常被称为“Noor”导弹,但德黑兰经常用同一个名称指代不同的导弹。

文章称,伊朗还至少从中国采购了三款短程导弹系统。伊朗“克萨尔”(Kosar)武器系列包括中国C-701(克萨3和克萨1)和中国洪都集团研发的JJ/TL-6反舰导弹,而Nasr 1 和Nasr 2则相当于中国C-704导弹。与C-801/C-802导弹相似,克萨尔和Nasr也可以部署在多种平台上,包括快速攻击巡逻艇和卡车。虽然伊朗媒体曾公开过 Kosar 和Nasr导弹的总装线和零部件,但如今德黑兰可能仍然依靠中国提供这些导弹的关键部件。其他导弹也可已投入战斗。伊朗宣称已经在“优势-90”(Velayat-90)演习期间试射了Ghader反舰导弹。该导弹以C-802系列导弹(或许与 C-802A一致)为基础,是一款远程导弹,它安装有频率捷变雷达导引头,使其不易受到反雷达装置的攻击。中国先前曾指出C-802A的射程为180公里,C-802的射程为120公里。对比数据以及中国产品手册显示,C-701理论上的最大射程为25公里,C-704为38公里。不过,尚不清楚Ra'ad导弹是否已经服役。此外,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将C-801/C-802导弹配备到固定翼和旋转翼飞机上。伊朗还改进了Sea Killer/Marte Mk1反舰导弹,为其安装了电视导引头。这可能会为伊朗提供一款空基反舰武器,不过尚不清楚它是否已经服役并执行这一任务。

有多种发射系统可以用来发射这些武器。这其中主要是小型快艇,比如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的25艘 Peykaap-II级导弹艇,该艇的速度能够超过50节,可以携带两枚 Kosar 或 Nasr 导弹。尽管受所使用发动机大小的影响,这些快艇的航行距离有限,而且很难在环境比较艰难的海上航行,但它们仍是高效沿海战斗艇。因为身形较小的关系,它们无需在霍尔木兹海峡阿巴斯港(Bandar-e Abbas)海军基地外运行,并且能够使用任何现有码头。例如,那些位于霍尔木兹海峡、由伊朗控制的岛屿(阿布穆萨岛、小通布岛以及大通布岛)上就有相关海洋设施,支持这些小型快艇的行动。通过一次派出多艘快艇并结合使用蜂群战术,伊朗可以在附近任何海军部队采取反应措施之前,在几分钟内到达目标位置。伊朗人还可以发射足够多的导弹,击沉经过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

此外,体形较大但速度依旧很快的巡逻艇,比如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10艘“桑多尔”(Thondor)巡逻艇可以携带 C-802 导弹,或者海军的13艘“卡曼”(Kaman)级快艇可以携带 2-4 枚 Noor 导弹,它们也能为伊朗提供潜在致命攻击能力,虽然较大的体形使它们容易受到攻击。而且,陆基发射器可能会使反舰导弹的防御工作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它们可以安放在沿海的任何地方,并且发射导弹还可进行移动,从而使这些导弹不易被发现并摧毁。

反击伊朗的导弹

美国和欧洲可以通过强大的海军存在,来应对那些袭击霍尔木兹海峡油轮的行动。实际上,波斯湾已经有诸多资产可用来开展这样的反应行动。目前,驻扎在巴林的美国第五舰队在该地区维持着两个航母战斗群、一个两栖中队、一个支扫雷特遣部队、一支潜艇特别部队和一支后勤特遣部队的存在。此外,美国海岸警卫队也在巴林驻扎有6艘快艇,而且在美国领导的联合特遣部队中,也有来自英国、法国以及沙特阿拉伯海军的资产。虽然可以尝试着先发制人攻击位于海湾的伊朗小型艇,但是从采取这一举措所伴随的让局势升级的危险来看,派遣护卫队保护油轮以及其他商业船只的可能性更大。

“油轮战争”(Tanker War)的经验表明,采用这样的护卫体系可能会取得成功:从1987年7月到1988年12月,美国海军护送了252艘船,在这期间仅有一艘商船受损――在首次护卫途中,“布里奇顿”号油轮触雷受损,但它仍可以继续行驶;该船原属科威特,后来成为了美国的一艘油轮。作为护卫体系的一部分,1987-88年间,英国海军船只穿过霍尔木兹海岸的次数为1026次。鉴于平均每天都有14艘超级油轮通过该海峡,由来自几个国家的船只组成的护卫体系,以小队的形式护送过往油轮,每天两或三次,这看起是个可行的方法。

不过,指挥并控制这种护卫行动或者其他联合应对措施,可能会成为一个棘手的政治问题;现在尚不清楚海湾合作委员会是否拥有足够的能力来执行这一复杂任务。如果华盛顿谨慎地承担指挥任务,那么看起来有可能会形成一个由美国广泛参与的指挥结构。

护卫体系的价值并非只体现在美国海军第五舰队部署的“提康德罗加”(Ticonderoga)级巡洋舰和“阿利-伯克”( Arleigh Burke)级驱逐舰提供的导弹防御上。SM-2和改进型海麻雀防空系统以及密集阵近战武器系统都可以提供应对空中及导弹威胁的主要工具。

不过,如果伊朗使用小型艇展开蜂群战术,并且由空基和陆基导弹进行支援,那么这些护卫舰船可能

便无法及时应对所有来袭火炮。护卫海军部队可能希望,仅靠它们的存在便能阻止霍尔木兹海峡的攻击――当然,伊朗开展的任何攻击行动都会成为他们进行报复打

击的理由。“油轮战争”期间,美国海军船只仅受到了一次破坏――1988年4月,美国“塞缪尔-罗伯茨”号护卫舰受到了伊朗一枚水雷的攻击。这一事件致使

美国发动了“螳螂捕食行动”:美国的两个水面战斗群攻击了沿海平台,之后还进行了一系列攻击,导致伊朗一艘护卫舰、一艘“卡曼”级巡逻艇和三艘快攻艇沉

没。

除导弹之外,伊朗还可以使用鱼雷。伊朗由18艘潜艇(不过其中15艘为小型潜艇)组成的舰队可以构成有效的水下威胁。然而,要想发动攻击,伊朗的潜艇就需要避开美国及其盟友阿拉伯部队强大反潜战系统的侦察,这在浅水区可能容易些,但是在波斯湾更深水域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海峡布雷

布雷也许是伊朗可用的最佳战术,既可以封锁这一水域,同时又可避免与敌军部队直接交战。水雷是一种廉价武器,但却可发挥极大的作用:伊朗的M-08水雷可破坏美国价值15亿美元的“塞缪尔-B-罗伯茨”号护卫驱逐舰的船壳,造成9600万美元损失。

估计,伊朗海军有2000-3000枚水雷,大部分都源自苏联或中国。这些水雷包括系留水雷和沉底水雷,可通过接触和“感应”(感应声音环境、磁场或水压

等说明有船舶存在的变化)而引爆。要在整个霍尔木兹海峡布雷,可能需要数千水雷和几天时间。伊朗可使用“基洛”级潜艇,这种潜艇可搭载24枚水雷。但更大

规模的布雷行动可能需要用到小艇和商船。虽然这种做法很容易被发现,但在几小时内部署几百枚水雷应当会产生很大效果。

过,在波斯湾的美国和盟军部队可用的反雷措施要远优于上世纪80年代。例如,第五舰队在巴林有四艘“复仇者”级扫雷舰,英国、法国、沙特和阿联酋海军物资

也可能会被调动起来。尽管如此,扫雷仍是一项耗费时间的工作:可能需要数天的时间来打开无雷通道,数周时间来清除整个海峡的水雷。护卫舰也并不一定能阻止

水雷破坏其护航的商船,因为一些水雷进行编程后,可在第二或第三艘船只经过后才会引爆。

于在短时间内部署足够水雷存在困难,因此水雷可能无法封锁整个海峡。80年代波斯湾的水雷并没有阻止持续交通。尽管如此,对水雷的恐惧可能会切断大部分海

域的交通。对于德黑兰而言,这也会对自身造成问题。导弹攻击有其优势,具有辨别力,因此可使伊朗或伊朗指定的船只避免攻击。在整个海峡布雷也会切断伊朗的

交通,对伊朗脆弱的经济造成不利影响。

其他考量

海上拒止战略方面,伊朗还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派小型舰艇对油轮进行爆炸袭击,目标是击沉船只或引起潜在石油泄漏,这在样石油清除前,这一区域便无法通

行。这种行动会涉及一艘或多艘装有炸药的小船,很可能是执行自杀式任务,与2010年7月对日本油轮“M

Star”号的失败攻击行动类似。但用一艘搭载1000公斤炸药的小船,靠近一艘油轮,穿透船壳的作战挑战仍是非常明显的。

黑兰的第二个选择是,并不针对霍尔木兹海峡本身,而是打击远处波斯湾的船只,就像两伊战争期间的油轮战一样。采用这种方法,能够更容易地避免与在海峡周围

集结的美国或其他海军发生正面冲突。在波斯湾停泊的船只是最容易遭到攻击的。在波斯湾采取的行动可能不会像在海峡内攻击行动的效果那么明显,但却很容易达

成。虽然对手的军事能力要强大的多,但伊朗在波斯湾仍有很多军事选择。虽然这些选择无法达到封锁海峡所到达的威胁程度,但却可以极大地扰乱航运――但也会招致敌对反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