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南海渔民:外国在南海不知道开了多少次第一枪

热度44票  浏览144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6月02日 15:17

  原题:在赤瓜礁感受越南威胁在黄岩岛目睹中菲对抗

  随中国执法船巡航南海

  ●本报赴南海特派记者 程刚

  船划开深黛色的海面,犁出一条白色浪线。5月是南海航行的最佳时节,东北风过去了,西南风没有起来,台风也还未及生成,海面轻摇荡漾,波澜不惊。在这黄金般的航海季,海鸟绕桅飞,海豚逐船戏,水色碧少靛多,海天之美远胜画卷。可作为一个关注南海问题的中国人,《环球时报》记者近些天来在西沙、南沙、中沙随着中国公务执法船巡航了一圈,身临现场的所见所闻,却让记者难有心思沉醉美景,更多的倒是感慨、扼腕。

  外国炮艇渔船频频侵入滋事

  当下南海最惹人关注的地方是黄岩岛,属于中沙群岛。但事实上,在南沙乃至西沙海域,南海周边的其他一些声索岛礁、海域主权的国家也同样动作不断。

  在我南沙守备部队驻守的永暑礁上,《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5月上中旬的20天内,就发现了某国18条船逼近永暑礁活动,无论中方用甚高频无线电喊话还是发信号弹警告,对方都不理不睬、置若罔闻,直到中方出动值班船,它们才悻悻离去。永暑礁是中国大陆在南沙群岛礁堡面积最大、守备力量最强的地方,这里尚且如此,其他海域的情况可以想象更不平静。

  在随中国政府公务执法船巡航南海的过程中,《环球时报》记者就在海上获悉了两起外国炮艇在中国的传统疆域线内追袭、扣拖我国渔船的事件。前一起,有“中国渔政310”船正在那一带海域执行护渔巡航任务,闻讯火速赶往救援,3艘外国炮艇为其所慑,改变航向放弃追击,结果5条广西渔船安然无恙。后一起尽责勇为的是“中国渔政302”船。当时,一条有9名中国渔民的广西渔船已被5艘另一国家的炮艇包围控制,被拉在1条外国炮艇后正拖向该国的港口。“中国渔政302”船历经9个多小时的追击和斗智斗勇,以1对5,硬是救回了中国渔船。正是靠着中国渔政船的护渔行动,避免了两起事件酿成更大的外交麻烦,没有给正处在紧张中的南海局势再添新乱。

  西沙群岛全部在中国的掌握和管辖中,但近年来,在越南政府的支持下,大量越南渔船来到西沙海域非法侵渔。它们在这段时间活动更加频繁。这些越南渔船普遍采用炸鱼、电鱼、毒鱼等作业方式,常在西沙捕鱼的中国渔民提及这些异常生气,他们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越南渔民只要到西沙来,造渔船有越南政府资助,油钱有补贴,从西沙打了鱼回去还有奖励,要是被中国处罚了则包赔损失。“越南渔民过来侵鱼,几乎不在意怎么处理鱼获,只要拿回去表明是在西沙打捞的就能领到赏钱。即使被中国方面抓住扣船,他们也一点都不在乎,反正回去都由越南政府包赔损失。”永兴岛的一名渔民这样对记者说。这个渔民说,前些天刚放了几个非法侵渔的越南渔民,“中国就是仁义,给他们好吃好住,还请医生给他们检查身体。越南渔民在国内有钱挣,即使被抓人身安全也没问题,因此更有恃无恐!”这名中国渔民很感慨。在浪花礁一带海域,晚上侵渔的越南船往往几十条挨在一起,灯火通明,远看就像一个海上小城市似的。

  中国海军舰艇让人安心

  不光是频频闯入中国控制的海域,南海周边国家还在侵占的岛礁周围扩大控制范围,压缩中国渔民的作业空间,而且无所禁忌。“琼琼海03688”的船东王维民将小臂上一处伤痕展示给《环球时报》记者看,那是十几年前他在南沙作业时被越南军人开枪击伤的,与他同船的一名渔民则被打死。现在中国渔民尽量去中国控制的礁盘或无人礁附近作业。王维民告诉记者,近来越南对中国渔船越来越狠,以前中国渔船还可以在越占岛礁外一定距离作业,现在稍靠近,越方就出艇鸣枪驱赶。

  不久前,王维民在南沙九章群礁海域作业了近两个月。九章群礁是中国控制的礁点和越南侵占的岛礁交错的地方。赤瓜礁就在九章群礁中。1988年,中国军人在这里进行了一场规模很小的海上反击战斗,结果中国大陆才在南沙的7个礁上掌握了控制权。经过赤瓜礁旁,《环球时报》记者情不自禁地对礁堡上飘扬的中国国旗行注目礼。记者看到,赤瓜礁孤处在越占岛礁的包围之中,用肉眼就能看琼礁、鬼喊礁的轮廓,而更远些,还隐约可以看到一线岛岸,用长焦相机的镜头,可以看到那里树木葱茏,房舍俨然。那就是南沙群岛中的第四大岛景宏岛,越南在南沙的第二指挥部所在地。好在赤瓜礁外,有南海舰队的南沙值班护卫舰伴守,威武的舰船让人心安不少。

  从南沙到中沙的航行途中要经过郑和群礁,中国台湾控制的太平岛就在这组群礁的西北部。记者所在的船贴到离太平岛只有1海里左右的近处,毕竟都是中国人,岛上对我们的船没有什么反应,记者从相机镜头里看到岛上磐塔上值班人静静地观察着我们这条船。

  在巡航中,记者观察到,越南礁堡显然都是统一设计的,礁上都有继续建设施工的动静。在草树繁茂的越占岛屿,越方建得就更用心思。“怎么好地方都被别国侵占了”,这是记者在巡航过程中听到最多的感叹。一些礁上的守礁人对记者说,这些年礁上生活条件有了不小的改善,可以打移动电话、上网,电视有很多频道,添置了更好的海水淡化设备,部分装上了太阳能光电板或风力发电设备,但我们的礁堡本身的建设从上世纪90年代建成后并没有太大变化,而越南等国占的岛礁却一年一个样。据称,越南等国是用对口支援政策,一个省负责支持一个岛礁的建设。

  “每一艘中国渔船就是一面五星红旗”

  在南海,中国渔民们对打破菲越对南沙一些海域的实际控制做出很大贡献。有人说,“每一艘出现在南沙的中国渔船就是一面五星红旗。”49岁的陈奕平到南海打鱼已经快30年了,如今,他是“琼琼海03889”的船东兼船长。今年春节之后,他已经带船第三次出海了:“黄岩岛、礼乐滩,我都去过!”继承祖业,世代在中、东、西、南沙海域“做海”为生的这位海南琼海谭门镇渔民,最近15年来却颇为不顺,他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海上连遭周边国家施暴,损失惨重。

  1997年底到1998年,陈奕平人被抓、船被扣,在马尼拉蹲了5个月菲律宾的监狱。当时,他开着他的第一条渔船在黄岩岛附近海域作业,却遭到菲律宾军舰的扣押。陈奕平记得很清楚,在马尼拉,菲律宾人拿出一份英文文件让他签字,说只要签字马上就可以放他回去。“我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但心里知道很可能同领海、主权有关系,所以坚决不肯签。”陈奕平回忆起这一段时眼神里立刻闪动出一股硬气。陈奕平说,上一辈的谭门渔民中,有许多人因为坚称自己是在中国海域捕鱼、严词拒绝在承认非法越界捕捞的文件上签字,结果在外国监狱里坐了10多年牢。

  事实上,南海渔民在祖祖辈辈进行耕海牧渔的海域现在遭受到越来越多的现实威胁。他们许多人都说,能够安全作业的海域和礁盘已经越来越少。陈奕平感慨地说,我们中国是坚决不开第一枪,但这些抢我们岛礁的国家在南海不知道开了多少次第一枪了!

  在黄岩岛看菲律宾耍花招

  引爆当下南海焦点的黄岩岛,是中沙群岛的主要礁盘。早在1279年,中国天文学家郭守敬就曾在这里设立过测量点。抵达了黄岩岛海域后,《环球时报》记者从所在的船上望去,岛周围的海面由浅蓝到孔雀绿再到黛青,一些渔船漂在孔雀绿和浅蓝的水面上。虽然名字里有“岛”,黄岩岛实际上只是一个环礁及其包围成的湖。湖内水浅,看上去呈浅蓝色,里面到处是暗礁,稍大点的船要在里面航行都很难。

  湖外的海面上,2艘中国海监船和2艘渔政船停车漂着,守在湖出入口外。不远处有一艘菲律宾海岸警备队的巡逻舰,可以看见有人躲在驾驶楼里偷偷地窥视。一名在这里坚持了20多天的中国水手指着湖里一条船说,那是菲律宾的水产资源调查船,靠着吨位小趁机开进湖里。而我国的公务船因为大,进不了暗礁密布的湖,好在现在中国派来了一条小公务船,也进入湖执勤了。中菲双方的船多数时候只是静默地僵持着,但菲律宾时不时会耍点小动作。记者亲眼看到2条菲律宾渔船试图闯入湖,中国3条公务船立即排成逐层阻拦的队形粉碎了其图谋。

  进入6月,南海即将迎来台风季,在台风风道上的黄岩岛很快就将风急浪狂。到时候,所有的船只无疑都会撤走。但风过之后再往黄岩岛去,菲律宾船只需100海里左右航程,而我们的船要走500多海里。在侵占南沙岛礁的过程中,菲律宾曾使过用船坐滩的招数,将1艘报废的大型登陆舰故意搁浅到仁爱礁的礁盘上作为据点。类似的招数菲律宾多年前也试图用在黄岩岛,但中国用坚决的态度和办法迫使菲方放弃了行动。有分析称,菲律宾如今故技重施的可能性在增大。随船的一些中国海上执法人员说,需要早做安排快施对策,否则今后中国船只要进入黄岩岛礁盘会很困难。一名南海渔民担心地对记者说,如果这一次在黄岩岛问题上不能制止菲律宾,那么以后南海周围的一些国家都会变本加厉、更加猖狂。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新加坡网友
2012-06-02 21:10:56
越南对付中国渔民向来都比较残暴,开第一枪对越南而言已是家常便饭,炮轰渔民也曾发生过,至于撞毁渔船,逮捕中国渔民更不是新鲜事,而中国只是近来才在西沙海域开过一次枪驱逐入侵的越南渔民,在忐忑不安下给越南渔民好吃好住,大有欢迎下次再来的意味,渔民回越南之后又受到其政府的奖赏,如此两边受惠,还有那一行比入侵中国更为享受?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