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贺龙创建湘西根据地,神州夫妻两将星

热度37票  浏览17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36年,二、六军团长征中行进在湘黔山区。已是冬天,寒风刺骨。山又高又徒,路又窄又滑。整天天色阴沉,云缠雾绕,人马行动十分困难,每天都有冻伤和摔伤的人。

有一天,贺龙军团长正向一个陡峭的山垭口缓慢地前进。贺龙走在前面,他拄着拐棍一步一跛地前进。勤务员陈文科走近军团长的警卫员,低声问道:"军团长的脚什么时候负伤了?"

"没负伤,"警卫员小声说,"贺军团长的脚有毛病,冬天一挨冻,脚底便裂口,流血,每年都这样。"

到了宿营地,勤务员尽快给军团长端去一盆热水,叫他洗那双流血的脚。当他放下水盆,转身要走的时候,军团长却叫住了他,说:"陈伢,莫尽快走呀,给我帮个忙吧!"贺龙指着自己的挎包说:"那里有个小盒,里面有点凡士林,给我找出来,我要治治这不争气的脚。"

陈文科把挎包里装凡士林的小盒递给军团长,只见他搬起自己的脚,用手指挖一点凡士林,抹在脚底的裂口里。这时陈文科才看清楚,军团长脚板上的裂口有一寸多长。裂口上露出一长溜鲜红的嫩肉,稍一触动就冒血,他简直不敢再看下去。

贺龙却好像没事人一样,一边跟勤务员闲谈,一边把手指上的凡士林一点一点地抹进裂口里。接着,他摸出火柴盒,摇了摇,递到陈文科手中说:"来,帮个忙!你划着火柴,帮我烧一烧。"

陈文科以为军团长要烤火,连忙要去抱柴禾,贺龙一把拉住他,指着自己脚上的裂口说:"划着火柴,往这儿烧。把凡士林烧干,伤口烧平,就不会流血了。"

陈文科不禁吸了口气。用火烧露在裂口上的嫩肉,这不痛死人吗?他怎么能下得去手啊!可是贺龙却催着说:"快烧!这个土办法很顶事。"

陈文科拿火柴的手,不禁颤抖起来,划了几次火柴,都划不着,贺龙接过他手中的火柴,一下子就划着了,把正燃烧的火柴递给他,说:"快!靠近裂口,我自己不顺手,你帮我烧一烧。"

陈文科接过正燃烧的火柴,哆哆嗦嗦地移近贺龙的脚板。一碰到火苗,凡士林马上就化了,伤口则轻轻地发出哧哧的声音。他本能地一缩手,火柴灭了。紧接着,贺龙又把点着的第二根火柴递给他......直到伤口的嫩肉烧得发焦了,贺龙才拍拍他的肩膀,满意地说:"这下行了,蛮可以对付一阵了。"

陈文科如释重负,站起身来。他抬头一看,军团长已满头大汁,汗水不断地顺着下巴往下流。看了这种情景,他的鼻子直发酸,泪花在眼眶里直打转。

帮贺龙烧伤口,过一段时间就得来一次。凡士林用完了,便抹点猪油,连猪油都找不到时,只好干烧。

 

 

                      神州夫妻两将星

 

1934年10月,原为红六军团组织部长的李贞,被调任省军区组织部长,来到了湖南永顺的塔卧镇。为了巩固和发展这块新的根据地,贺龙率主力东进,向常德展开攻势,而任弼时则率余下部队在永顺和附近的桑植、大庸等县发动群众,开展土地革命和游击战争。一天,李贞从农村回来后,刚到宿舍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                 甘 泗 淇          李  贞

聊天中陈琮英说了一句:"女人结了婚事是多一些,但不可能总是一个人过呀!"不禁使李贞回忆起从前。

李贞曾是童养媳,阶级仇恨使她于1926年走出婆家闹起了革命,婆家也一纸休书送到了李贞娘家。革命中李贞认识了时任中共永和区委书记的张启龙。一次,李贞的母亲病重,由于家境贫寒无钱请医,生命垂危。张启龙得知这个消息后,毅然将自己的生活补贴拿了出来,请妇联的同志转送给了李家。由于救治及时,李贞的母亲很快就转危为安。为此,李贞打心眼里感激这位领导。随着革命低潮的到来,在反动派"斩尽杀绝"的政策下,张启龙的父亲、叔父及堂弟先后惨遭杀害。1930年,他的妻女也被杀害。张启龙悲痛万分。

为了安抚失去亲人的张启龙,同时也为了报答张启龙的关爱,李贞悄悄地为张启龙送去热饭热菜,还特意做了双布鞋放在他的枕头下。渐渐地,张启龙与李贞之间浓厚的革命友谊在不知不觉中升华成了真挚的爱情。于1932年经组织批准,喜结连理。可是不久,张启龙被错误地打成了"改组派"、"AB团分子"。为了不连累李贞,张启龙痛苦地在保卫局事先准备好的"离婚申请书"上签了字。李贞接到判离通知书后,伤心地大哭了一场,找到保卫局提出自己的申诉,请求保持他们的夫妻关系,但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李贞同志,想什么呢?"李贞的沉思被陈琮英打断。陈琮英见李贞沉默了好一阵子,她似乎很快就明白了李贞的心思,便又语重心长地说道:"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多想了,你就再找个人吧!"

"我没想过!"李贞摇了摇头。

"那现在就想想。"陈琮英终于把话挑明了,"我给介绍个人怎么样?"

"谁?"李贞抬起了头。

"甘泗淇,甘主任!"

1930年,甘泗淇回国,受党中央的派遣来到了湘赣边区,任中国工农红军独立一师党代表,后又调任湘赣省委宣传部长。甘泗淇一到任,就听说组织上原来打算调时任中共吉安县委军事部长的李贞担任此职,但李贞考虑自己的文化不高,坚决要求调整,这样组织上才派甘泗淇来任职,而李贞则调整为湘赣军警红军学校政治部主任。

不久,李贞与甘泗淇一前一后调入红六军团,一个任组织部部长,一个任政治部主任兼代政委。这样,他们在一起工作,互相接触的机会更多了。

李贞对甘泗淇的印象极好,却从没有想过要和他结婚。陈琮英的话自然令她惊讶不已,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

"为什么?"陈琮英不解地问。

"人家是到苏联留过学的,我可是个童养媳出身,没有文化。"

"那怕什么!我也是童养媳嘛!"陈琮英笑了,"至于他的文化高,你的文化低,他正好可以帮助你学嘛!"

长征即将开始的时候,在贺龙亲自主持下,甘泗淇和李贞在一个老百姓家借了间房子,结成了一对革命伴侣。

长征征途漫长而艰难,而对于已经怀有身孕的李贞来说,困难就更大了。

由于大病一场,李贞的身体非常虚弱,部队过草地时,她已怀孕七个多月了。恰恰是在这段最艰难困苦、最难行走的征途中,李贞早产了。李贞长期没有充足的营养,自然缺少奶水,孩子饿得啼哭不止。还没等李贞走出草地,这个可邻的小生命便夭折了。从那以后,她再没有怀过孕,这是甘泗淇和李贞为革命战争做出的巨大牺牲。

孩子的夭折,使李贞伤心不已,身体愈发虚弱,经常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甘泗淇只要有机会,就想方设法来照顾她。就这样,夫妻二人患难与共,终于顺利地到达了陕北。贺龙高兴地称他们是"两个模范干部,一对革命夫妻"。

解放战争时期,甘泗淇任西北野战军政治部主任,李贞任政治部秘书长,夫妇二人一道参加了解放大西北的一系列战役。新中国成立不久,夫妇二人又一同奔赴抗美援朝的前线。甘泗淇担任志愿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李贞则被彭德怀亲点为志愿军政治部秘书长。1953年,甘泗淇和李贞从朝鲜凯旋回国,一起担当起国防和人民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重任。1955年9月,二人又一同走进了怀仁堂。周恩来亲自把上将军衔授予甘泗淇,把少将军衔授予李贞。周总理握着李贞的手,亲切地说道:"祝贺你,李贞同志,你是我们中国第一位女将军啊!"

繁忙的工作之余,李贞眼见战友们一个个膝下儿女成群,其乐融融,想到自己不能再生育,总深得很内疚,对不起丈夫,便对丈夫说:"老甘,趁现在还来得及,我们离婚吧,你再娶个妻子,给你生个孩子吧。"可甘泗淇不容置疑地说道:"我要的是爱人!"

1964年2月5日,60岁刚过的甘泗淇因积劳成疾,不幸离开了人世。

1990年3月11日,李贞因病在北京逝世。

王先金

顶:3 踩:6
【已经有28人表态】
6票
感动
3票
路过
4票
高兴
1票
难过
3票
搞笑
5票
愤怒
3票
无聊
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