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蒋蓄意暗杀周恩来:陈毅元帅给总理当警卫员

热度101票  浏览10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55年4月陈毅陪同周恩来出席万隆首次亚非会议

“克什米尔公主号”包机爆炸的消息震惊了世界。

当时不少人以为周恩来是在这架飞机上。这一点,从4月12日我驻驻印尼大使黄镇向外交部报告中可以看出:

当我正式通知印尼外交部关于代表团工作人员及记者十一人来雅之消息时,对方一再问随机来的是否有周总理或其他重要人员,虽经我一再解释,对方仍半信半疑,随后(十日上午)印尼外交部交际处副处长姆衣斯又约林秘书谈话,询问十一日到底来些什么人,如果是周总理来,那他就安排阿利总理赴机场欢迎的事项。我虽重述了前通知,但对方仍未完全置信。十一日下午迎候包机来到时,外交部布置的迎接场面比较大,作迎接重要人员之准备,礼宾司长乌多约率工作人员多名,当场的摄影记者不下十人,其中包括合众社记者。候机室门口增加了警察多名,外面则有约百名自动来迎接的华侨,声称前来迎接周总理。候机时乌多约问林秘书今天来的有四十五人,到底是些什么人,是否有重要团员,如果周总理来,外长一定来接,阿利总理虽有病亦可能来。阿利的侄女诺丁夫人也问周总理是否会来,如来她得通知她叔父来接。总之,印尼方面是在准备欢迎我代表团重要人员,同时许多华侨从机场得悉这一消息,并称周总理一定要来。

从上述情况看,我包机之消息早已传出,同时谣传周总理来,因此我们就不能不怀疑飞机之遇险是可能由于香港帝国主义分子和蒋匪特务事先作了破坏的阴谋勾当所引起。

当消息传到昆明后,代表团成员和云南省党政军的领导都力劝周总理取消万隆之行,周恩来回答说:我们是为促进世界和平、增强亚非人民对新中国的了解和友谊而去的,即使发生了什么意外也是值得的,没什么了不起!并指示外交部,按计划让包租的印度飞机试飞昆明。

当时,缅甸总理吴努也曾致电周恩来,劝他慎重考虑是否参加亚非会议,电报说:

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敌人可能做任何事情,特别是加害于你,我请求你极端慎重考虑,你参加万隆会议是否适当,会议对和平很重要,但如对你个人安全有危险,你很可委托副总理代表中国出席会议。

另据档案记载,印度总理尼赫鲁在得知飞机失事后,“很难过,几乎一夜未眠。因为第一,中国出席亚非会议人员竟遭死难;第二,亚非会议前发生此不幸事件是不利的;第三,该机为印度最好飞机,飞行人员亦为一流,损失甚难补偿。”

4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这一野蛮行径,指出:

这一不幸事件绝非一般的飞机失事,而是美国和蒋介石的特务机关蓄意制造的谋杀。……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对这次不幸事件是负有严重责任的。我们要求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对这一事件进行彻底查究,将参与这一阴谋暗害事件的特务分子逮捕法办,以明责任。

美蒋特务机关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亚非会议的代表团人员和记者的预谋杀害,不仅是敌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疯狂表现,而且是对于即将召开的亚非会议的卑鄙破坏。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一定要同与会各国代表团一起在亚非会议中为远东和世界和平而坚决奋斗。美国和蒋介石匪帮的卑劣行为,只能加强亚洲、非洲和世界人民争取和平和自由的共同行动。

尽管形势险峻,但这无法阻拦周恩来等新中国外交战士为了世界和平而努力的决心。4月14日上午,周恩来和中国代表团一行26人毅然登上一架印度航空公司的“空中霸王号”包机前往仰光。

图为1955年4月16日上午,周恩来总理乘专机抵达新加坡加冷机场。 新华社发

当飞机进入缅甸境内后,四架缅甸空军的战机升空护航。

上午10点30分,“空中霸王号”安全降落在仰光机场。

为安全起见,事先跟缅方商量妥当,取消了群众欢迎场面,也没有通知外国使团,只有少数缅方高级官员前往机场迎接。

抵达仰光后,周恩来稍事休息,当天下午就和陈毅副总理一起,拜会了缅甸总理吴努,随后参加了缅甸的泼水节。

美蒋特务如此猖獗,周恩来的安全令人担忧。

4月14日,中央专门就周总理的安全问题给有关使馆和代表团发去指示,要求所有同志都要提高警惕,担负起保卫团长的责任。此时,从中央到外交部,每个人都为周恩来的安全捏着一把汗。外交部一日数电,随时同我大使馆保持联系。

安全形势的严峻并没有影响周恩来的工作。

4月15日,周恩来致电中央并告外交部,对“克什米尔公主号”遭破坏后的善后工作提出三点意见:

一、由外交部致电随机遇难的越南工作人员、波兰和奥地利记者三人的家属表示哀悼;

二、由外交部建议越南政府外交部参照波兰外交部的做法对飞机遭破坏事件发表一声明,要求英国政府迅速追究破坏分子,以明责任;

三、对此次牺牲的我国工作人员和记者家属由外交部代表政府慰悼,并请内务部议定抚恤办法。

当天,印度总理尼赫鲁、埃及总理纳赛尔和阿富汗副首相纳伊姆汗等也飞抵仰光,周恩来同吴努一起前往机场迎接。周恩来随即同尼赫鲁会面,讨论“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

谈话中,周恩来指出:我们对特务的阴谋早有所闻,并在事前通知了英国代办,让他转告香港当局。新华社香港分社也曾预先通知了印度航空公司。但我们不知道什么人,用什么方法进行破坏。香港当局采取的措施显然是不充分的。

因为当时印度跟英国关系很好,所以,周恩来希望尼赫鲁能致电英国首相艾登,转告中国方面的意见:英国政府在对此事件的处理上,应同中国和印度政府采取合作态度。

尼赫鲁表示赞同。

当天晚上,周恩来又跟尼赫鲁、吴努和纳赛尔进行了非正式会谈,讨论“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的影响,以及即将召开的亚非会议所面临的形势。

周恩来指出:敌人对亚非会议搞示威性破坏,并不说明他们强大,相反,这恰恰说明他们害怕我们召开亚非会议。亚非国家有着共同遭遇与经历,如今又面临建设各自国家的艰巨任务,我们只要从彼此的根本利益上去求大同,只要用已经开始深入人心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亚非国家团结的精神反击殖民主义挑战,亚非会议就一定能够开好,一定会成功。

周恩来还提出,建议在会上不要提共产主义的问题,以免引起不必要的争论,使会议没有结果。

尼赫鲁等对周恩来的建议表示赞同。

4月16日,周恩来起程前往印尼首都雅加达。

在飞往印尼途中,因遇雷雨,在新加坡机场降落作短暂停留,受到新加坡总督麦克唐纳等的接待。

当晚六时,顺利抵达雅加达,第二天到达万隆。

周恩来在机场发表了讲话,他指出:亚非会议一定能够克服各种破坏和阻挠,并对促进亚非国家之间的友好合作,对于维护亚非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作出有价值的贡献。

随后,周恩来乘车离开机场,前往位于达曼?沙里十号的住地。一路之上,街道两旁挤满了欢迎的人群,其中有不少当地华侨,他们一个个眼含热泪,向着周恩来欢呼、跳跃,热烈的场面令人感动。

周恩来的到来在万隆引起轰动,他为了促进世界和平而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令人敬佩。然而,对于中国代表团来说,万隆也是充满危险的地方。

当时的万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城市,在八十多万人口当中,有荷侨一万,美侨三百,英侨一百,华侨约八万,此外还有印度,法国,阿拉伯等国侨民。万隆街头一片混乱,三轮车、马车、自行车、汽车交织在一起,各色人等游离期间,平时印尼的政府要员上街,一般要有警车开道,并配备大批保镖前呼后拥,其治安状况可想而知。在这样一个小城要接待29个亚非国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脑,以及340多位政府代表和近千名工作人员,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十家通讯社的记者,其对安全保障方面的压力可想而知。

为保证亚非会议的安全,万隆警方进行了积极的准备,投入大量警力整肃治安。从3月下旬开始,万隆警方通令全体市民,凡持有军火的,包括5.5厘米口径的气枪,都必须要在月底之前交到警察局,违者将受到严惩。在进入市区的每一个路口,军警都设立了检查站,盘查和登记来往行人,检查过往的车辆。同时,对各国代表团即将下榻的宾馆饭店进行了检查,配备了保安,并派出大批便衣警察进行巡视。

尽管这些措施对保证各国代表团的安全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对中国代表团来说,安全形势仍然十分严峻。

作为共产党国家,当时不少人对中国持有怀疑甚至敌意。而一些反共势力,则想利用这个机会对中国代表团实施捣乱和破坏。

除了各代表团所共同面临的安全问题外,中国代表团还面临着自己独特的问题。

当时国民党在万隆有党部,国民党残余势力“铁血团”在此也有活动。早在万隆会议之前,美蒋特务机关就开始从台湾、香港、日本、菲律宾等地向这里派遣特务,有的作为旅行者,有的甚至以采访亚非会议的记者的身份出现。

合众社当时有报道说:在亚非会议期间,安全最成问题的当然是周恩来。

就我方来说,从外交部到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直到代表团每位成员,都做好了认真的防范准备。还在会前的准备阶段,外交部就对代表团的安全问题,特别是周恩来的安全提出了要求。从住宿到交通,到外出活动、会客等,进行了一系列的周密安排。

周总理在万隆会议上讲话

当时,我领导人乘坐的汽车基本上都是苏联产的,而我驻印尼大使馆的车辆不够,当地又买不到苏联产的汽车,如果从当地租用车辆,又不敢保证绝对安全,于是,使馆建议是否可以专门从国内调两辆汽车来印尼,专供周恩来使用。

驻印尼大使馆的电报到了国内,周恩来看过之后,指示外交部,不要从国内运汽车过去,免得“人没到,目标先到了”。

周恩来考虑得非常细致,如果在这个时候从国内运汽车过去,目标很大,非常扎眼,自然也就很容易被敌对势力发现这是我代表团团长的座车,从而带来安全隐患。

随后外交部指示驻印尼大使馆,可从当地购买英国或其他国家产的汽车,但不可购美国车。

4月19日,中国代表团收到一封署名“觉醒了的国民党暗杀队员”的信,信中说:三月初,国民党驻雅加达支部奉国民党总统府之命,组织了二十八人的敢死暗杀队,持美国驻印尼大使馆发给的无声手枪,准备谋杀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恩来。

代表团立即对这封来信进行了研究。

尽管此信内容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但是,根据当时的安全形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必须采取措施严加防范。

于是,代表团一面通知印尼方面,要求加强安全保卫,一面召开内部会议制定安全防范措施。

陈毅在代表团紧急动员会上,要求代表团每一位成员都要对周总理的安全负责,并说“我也是总理的警卫员”。

在代表团、中国大使馆,以及印尼警方和当地华人华侨的共同努力下,美蒋特务的破坏企图终于没能得逞。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