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国明确表态不会卷入中菲争端冲突令菲失望

热度89票  浏览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07日 11:02

资料图:阿基诺三世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会晤。

菲律宾与中国之间正在持续的对峙引发了一系列问题,美国该如何在南海领土主权问题上做出反应?这是菲律宾最为关注的问题,也是美国政治家们和学者争论的热门话题。

虽然美国重申对美菲同盟关系的重视,并谈到愿意加强菲律宾的军事力量建设,但是在“中菲一旦在南海爆发军事冲突,美国是否会出兵帮助菲律宾”的问题上,希拉里的回答一点也不含糊,“美国不会在中菲军事冲突中选择站在某一边,美国也不会卷入别国的领土争端之中”,这让菲律宾人大失所望。但澳大利亚军事学者卡莱尔塞耶认为,这只能怪菲律宾领导人对局势的误判。

菲律宾只谈好消息

5月2日,菲律宾大部分媒体都发出了一条类似的消息,“美菲外交和国防部长有史以来首次‘2+2’会谈在中菲黄岩岛对峙时举行了”。参加这次会谈的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在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讲时谈到了这次会谈取得的成果。

菲律宾方面称,美方重申依据共同防务条约对菲方的承诺和义务,同时,菲律宾要求美国提供更多武器装备,如巡逻艇、飞机和雷达系统。德尔罗萨里奥称,武器装备能使菲拥有“最低限度的防御系统”,美国可以帮助菲构建防御系统。同时,菲律宾也等待其他国际伙伴提供援助。德尔罗萨里奥在发言中强调,菲律宾需要在这一地区拥有强大的盟友,因此美国对菲律宾的战略投资是必要的。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表示,双方对南海事态发展感到严重担忧,确保航行自由、维护和平与稳定、尊重国际法、保障合法贸易无阻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则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美方将于年内向菲律宾交付第二艘军舰。

以上这些对菲律宾而言无疑都是好消息。澳大利亚军事学者卡莱尔塞耶在日本《外交家》网站上撰文称,这清楚地表明了美菲等国在遏制北京主张对大部分南海岛屿、礁石和邻近海域主权时所面临的困难。

中国和菲律宾都主张对黄岩岛拥有主权。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一块礁石的所属权决定了周围12海里海域的主权。菲律宾进一步主张,黄岩岛周边海域在菲律宾200海里经济专属区内。此后,菲律宾威胁要将此争议提交到国际海洋法法庭进行仲裁。然而,这并不是一个适当的手段,因为国际海洋法法庭只是就与海事管辖权有关的争端进行裁决,而不是主权争议问题,所以还是需要先解决黄岩岛的主权问题。

中国认为,从最先发现开始,中国从历史上就已经拥有了对黄岩岛的主权。而另一方面,菲律宾则基于断断续续地占领和菲律宾自独立以来的持续管辖,声索对黄岩岛的主权。卡莱尔塞耶认为,这一争端可以通过中国和菲律宾双边谈判来加以解决,或者如果双方都同意也可以通过国际法庭来裁决。从现在的状况来看,这两种方法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菲律宾拒绝进行双边会谈,而中国则拒绝将这个主权争议送上国际法庭。

很明显,菲律宾清楚自己与中国相比力量相差悬殊,但由于美国正将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地区,南海正好成为美国重返亚太的一个“切入点”,这令菲律宾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一直以来,菲律宾都希望将南海争议上升到东盟层面,但是现实是,中国在这场对峙中有条不紊的行动令菲律宾面临困难,即便矛盾上升到东盟层面,东盟通过对《南海行动守则》的磋商来制约中国时也会遇到难题。

东盟不愿被菲律宾“绑架”

国内支持率不断走低的阿基诺三世为了转移民众对国内政治的不满,将南海主权争夺作为国内民众情绪的“宣泄点”。卡莱尔塞耶认为,在黄岩岛海域的对峙已经激起菲律宾国内一片群情激愤,但显然菲律宾对东盟和美国在这一争端中所能扮演的角色产生了错觉,所以目前菲律宾政府很难在黄岩岛对峙问题上全身而退。

在“如何才能最完满地解决南海主权争议”这个问题上,东盟内部的分歧要追溯到十年前。东盟成员国和中国于2000年就南海主权争议问题首次举行磋商。即使在这个节骨眼上,菲律宾仍不遗余力地推行“行动守则”以约束中国“日益增强的自信”,但是最终马尼拉还是未能在东盟成员国中获得足够多的支持,而不得不接受一份“平淡的”《南海各方行动宣言》。

然而,《南海各方行动宣言》本身存在一定的缺陷,各方并没有在这个《宣言》中明确主张和要求。直到2011年夏天,中国与东盟成员国宣布采纳指导方针实施《宣言》之前,这份关于南海主权争议的协约文件一直并未实施。即便如此,目前的进展也极为有限。

2012年1月,当东盟国家外交部长在柬埔寨举行会议期间,他们很快就在菲律宾提出的三条建议上产生了明显的分歧。这三条建议中,首先呼吁东盟在中国和其他南海主权声索国中间发起一场谈判。其他两个建议提出,包括在《南海各方行动宣言》中加入备案,区分南海有争议区域和无争议区域,并且建立争端解决机制。

在4月结束的东盟峰会的记者招待会上,印尼外交部长纳塔莱加瓦披露,在一些问题上中国与东盟已经达成一定的妥协。据纳塔莱加瓦称,“首先,东盟必须有一个一致稳定的立场。这样一来东盟提出的立场,会因为与中国有着各种形式的沟通而受益。”

在东盟峰会结束后不久,中菲爆发了黄岩岛对峙。中菲两国的举动在菲律宾国内产生了强大反应。菲律宾一些重量级议员对东盟未能在一开始就给予菲律宾支持而大为不满。例如,乔克阿罗约议员就声称,“东盟甚至没有发表就此事表达关注或同情的声明,我们现在只能自己照料自己。我们像个没有盟友的孤儿。这就是我们目前身陷的尴尬境地”。

不仅仅是东盟内部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分歧,一些东盟成员国对菲律宾采取这样高调的动作解决与中国的领海争议持批评态度。一位马来西亚的时政评论员发表文章称,菲律宾不断强调和宣示自己对南海争议地区的主权,就是为了绑架东盟。

美国不想卷入与中国的战争中

卡莱尔塞耶认为,乔克阿罗约的这番言论已经得到许多菲律宾议员和官员的回应,这反映出菲律宾对东盟和美国的“角色”产生了错误的预期。

虽然美方同意援助菲海军,但在被问及菲律宾是否得到美方明确的“支持承诺”时,菲外长德尔罗萨里奥说,“我相信美国表示得很清楚,他们不想卷入领土争端”。菲律宾与美国签有共同防御条约,马尼拉将美国视为最大的军事盟友,但希拉里只是表示,美国支持“冲突各方以协商、外交方式解决它们之间的各类争端”。

《美国利益》杂志的文章称,虽然菲律宾与美国有着军事同盟条约,但是他们的双方互相防卫协约只能在“领土完整、政治独立性或国家安全遭到来自太平洋的外部武装攻击而面临威胁”的时候启动。迄今为止,中国一直保持克制,没有采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手段。而且,美国的政策是不会在领土争端上选择支持哪一方,尽管美国方面重申了对菲律宾互相防御的义务。

去年秋天,奥巴马政府在亚太海域推行了一场外交革命――亚太之弧,联合亚洲太平洋沿岸国家,以一个弧形从韩国、日本到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并且经过东南亚覆盖到印度和斯里兰卡。根据媒体对这一战略的描述:这是自“911”事件以来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与此同时美国还建立了一系列政策,至少将其战略触角延伸至克林顿政府时期的范围,超过了小布什时代。奥巴马政府的政策代表着21世纪亚洲历史上的一个决定性的转折点。

美国成功地在亚洲推行了新的战略:美国正在建立一个太平洋联盟,尽管表面上声称没有任何遏制的意图,但这个联盟显然是为了应对中国经济增长和军事力量现代化在该地区引发的影响。美国正在向较小的亚洲国家“兜售”强大的支持、影响力和“保护伞”,尤其是那些在资源丰富、战略意义重大的南海上与中国有着主权争议的亚洲国家。

但此外,很多美国学者和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都明确反对奥巴马政府卷入与中国的军事冲突之中。大多数美国学者认为,虽然美国高调宣布重返亚太,但这并不意味着华盛顿会在南海与中国大陆陷入军事冲突,若马尼拉对华盛顿有过高期望,最终难免要大失所望。在这种重大问题上,美国不会给菲律宾发出模糊的“信号”。

此外,为期两天的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于5月3日起在北京举行。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的文章称,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已经抵达北京,如今的中美关系可能正处在近40年来“最富敌意”的时期。美国实际推行的亚洲政策,令希拉里的这次北京之行变得充满挑战。

【注】:见5月5日《法制文萃报》4版;原题《菲律宾成了孤家寡人》作者:武居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