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对越自卫反击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越战亲历:中越两国边防哨所相隔不到一米

热度146票  浏览34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下午四点左右,排长过来,下达了后撤命令:“师前指已经撤走,我们侦察连尾随,你带领八班负责断后,待连部撤离半小时后离开。”

 

    半小时后,我们开始返回。一路上仍然有陆陆续续的部队往国内方向回撤。我们不紧不慢的沿着支那公路向国内行进。途经我方一个炮兵阵地,有几门加榴炮已经收了炮架,炮兵们正在将火炮往汽车上挂;还有几门加榴炮正在向前方发射炮弹。“哎!班长!”甑(德志)赶了几步走到我身边“怎么这些炮兵还不走?都撤军了,还打炮干什么?”

    “可能后面还有很多部队吧?炮兵发射炮弹,搞‘拦阻射击’,掩护他们撤退吧?”我不大确定的回答。

    正说着,旁边一辆嘎斯车上驾驶室有人探出头喊我的名字,定神一看,是从小一起长大又一起入伍的老乡(冯),把我高兴得要命,一步跨上驾驶室的踏板问道“这是你们炮团的阵地?”

    “是啊!你往哪里去?” 

    “撤回国内!你们呢?怎么还不撤?还在这里?”

    冯指了指炮兵阵地正在发射的火炮:“等把这些炮弹打光了,收架就走。”

    “炮击什么目标啊?打得这么热闹?”我问道。

    “可能是乱打,打以前打过的目标。”

    “那不是浪费炮弹吗?”

    “这些炮弹引信都装好了,把引信拆了很麻烦的,搬上车运回去很危险的,所以打掉。”冯解释。

    “哦!”我恍然大悟,“你给家里写信没有?”

    “写了,还没有收到回信。”

    “我收到了家里的信,打仗前我就把你们炮兵比我们更安全的事给家里说了。我家里来信说你二哥所在的部队也参战了,你家里这一下(回)就有两个人打仗,你母亲很担心呢!(实际上冯的母亲当年一提到两个儿子都参战这事就掉泪,当时没敢告诉冯)。”说到这里,看见冯的神态非常难过,我赶紧打住:“我们回(国)去以后还会相见的,回去仔细聊。”说完,把手伸进驾驶室,抓住冯的胳膊用力晃了晃,跳下车,离开了。

    傍晚时分,天没黑,我们班经由爱店的简易(当时称1号)公路,进入我国境内。爱店是边境上一个较大的村庄,一半在中国,一半在越南。两国的边境哨所紧靠在一起,中间相隔不到一米距离,可以想象当年“同志加兄弟的亲密情形”,边境哨所两堵墙之间有块界碑,(是第几号界碑已经记不起了,有战友说是44号界碑,后改为1号界碑)。靠我方一侧,有松柏扎着一个巨大的“凯旋门”,上面有“伟大XXX人民解放军万岁!”的大幅标语,有几个字被风吹得卷起了,看不完整。凯旋门上扎的松柏树枝叶也开始枯槁,不大新鲜。

    “哦吼~ ,我们,回-来-啦!”大个(刘)站在凯旋门下,举着枪兴奋的喊了起来。随后班里好几个战士都跟着“噢~,噢~”的叫喊。

    “不要喊,不要喊!”副班长赶紧制止大家忘乎所以的喊叫:“让人家看笑话!”

    这时我注意到周边向国内撤退的队列中,很多人员诧异的看着我们。“不要放松哦,还有的仗打呢!”我说了一句。看到大家不解的看着我,我指着爱店两侧的高地对班里的战士说:“看见了吧,(我军)还在构筑工事,我们(3月)5号就开始撤军,看样子这个(凯旋)门是前些日子搞的,十来天了,我们才撤到这里,这里是我们的地方(国土)。可能不会再往后撤了。”

    “那总打下去,这里(指爱店)的老百姓就回不来了?”甑(德志)问我。

    “不知道,反正战前就疏散到后方去了。”

    “越军的边防军肯定全都完蛋了!”佟(得志)指着哨所对面越军的边防站营房说。

    顺着佟指的方向看去,越南一方的边防站营房弹痕累累,其中一座营房墙壁上一个大洞,黑黢黢的,像是40火箭弹击穿的。

    “不会完蛋的,听侦察科(彭)首长说总攻开始前,他们(越军边防军)就跑得没影子了,留下了几个看守营房的。总攻一开始,打死了几个,其他的越军边防军跟本不抵抗,赶紧投降,做俘虏了,是真是假也不清楚。”我一边说,一边环视爱店,只见靠我方一侧,房屋大多完好;靠越方一侧,很多房屋被炮火击中,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你们不是很清楚,这个爱店很复杂的,战前侦察我来过这里,这里(中越)两边的老百姓互相通婚的,战前(两国)形势很紧张了,晚上我们边防所放电影,越南那边的边防军还排着队到我们这边看电影,边防军跟我们野战军不一样……所以啊,这个爱店,太复杂了,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说完,我带着全班向爱店村外继续前行。走到爱店村外,连里的技师带着一排的三辆边三轮摩托车早已经等候在那。

    见我们到来,技师告诉说,怕我们找不到连队驻地,连队特意安排他们到爱店来接应我们8班,说了这些,我们每辆摩托车上挤三个,搭乘着向后方驶去。我坐在摩托驾驶位的后方,双手抓住摩托车上的环形把手,身体随着车辆的颠簸,惬意的摇晃着。风迎面吹来,路边是徒步撤退的友军们投来的,有些羡慕的目光,那时的感觉,好极了。

    连队驻扎在峙浪小学对面的几幢民房里,回到连队,全连正在开饭,一阵阵红烧肉的香味弥漫着,副班长到炊事班领回给我们班留好的饭菜,大家围在一起,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X!司务长还挺有本事,一回国就搞来大鱼大肉的!”我一边吃一边对副班长说。

    “哪里是他的本事哦,炊事班的人说,是当地政府慰问我们的,好多(肉)呢!做了很多红烧肉,起码可以吃几天呐!”副班长撇了撇嘴。

    晚饭后我们班分到了一间屋子休息,屋子里没有电灯,点着一盏马灯,灯光很暗,大家把雨衣铺在地上一字排开,可能是终于回到国内,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有的战士倒头就睡了过去,我对副班长交待“我到隔壁二排那里打探打探,看看他们这些天干什么了,有没有精彩的故事听一听。”

    来到五班,五班长(大桃)、五班副(欧阳)都没睡。他俩告诉我,在二排,他们班经常执行战场侦察任务,正说着战场上大家的一些遭遇,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紧接着听见“三排全体!紧急集合!三排紧急集合!”的叫喊!

    “腾”的一下,我跳了起来,抓起枪,跑了出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