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印边界冲突改变美国南亚战略:从南亚牵制中国

热度46票  浏览4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出于全球冷战战略的考虑,从50年代后期起,美国开始重视印度及南亚在对抗中国上的作用。1962年10月中印边界冲突发生后,肯尼迪政府立即做出紧急反应。关于肯尼迪政府在中印边界冲突中的角色,现有的研究大都关注美国提供援助等行动,而对其动机和较为长期的南亚战略计划及其实施则重视不够。本文拟在此方面作些补充和探讨。

  

  一、冲突期间美国对印度的紧急支持与援助

  

  由于历史原因,中印两国约2000公里的边界在法律上长期悬而未决,只存在一条传统习惯线。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表示承认和尊重这一传统习惯线。但从不承认两国边界在法律上已经确定。印度政府则认为,所谓的“麦克马洪线”已经确认中印东段边界,中段和西段边界也已按分水岭原则所确定。两国对边界认识的分歧及自50年代初起印度试图将其单方面划出的边界线强加于中国的行径,为两国关系埋下了隐患。其后,印度不断在中印边界挑起事端,导致多次边界冲突的发生。到1962年10月20日。印度已深入中国境内建立了43个侵略据点,并于当日对中国发起了大规模的全面进攻。中国边防部队被迫自卫反击。中印之间爆发了大规模的边界冲突。

冲突开始后,美国立即做出紧急反应,给印度以政治军事上的支持和援助。

21日,美国国务院公报首次表明自己的官方立场:“对中国共产党人对印度猛烈的侵略行动深感震惊”,印度的任何援助请求将得到“同情的考虑”。国务院一方面加紧制定援印的应急计划,一方面推动印度提出正式请求。同时,美驻印大使加尔布雷思(John K.Cal-brait)得到授权称,“麦克马洪线是被接受的国际边界并为国际惯例所支持”,“我们认为它是东北边境地区的北部边界”。为了减轻印度的压力,国务卿腊斯克(Dean Rusk)告诫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Muhemmad Ayubkhan),中国的行动威胁了整个次大陆的安全,巴基斯坦“必须避免采取增加印度困难的行动”。

27日。印驻美大使向肯尼迪递交了尼赫鲁的信,尼在信中正式要求美国紧急提供军事装备。对此,肯尼迪表示能理解尼赫鲁的处境,无意利用印度的不幸强迫他签订结盟的条约。同时,他一方面回函尼赫鲁,称“除了同情之外我还将尽可能的给予最有利于您的现实的支持”,另一方面指示加尔布雷思与尼赫鲁讨论印度面临的形势、需求以及美国提供军事援助的特别途径。

从11月3日起,美国开始向印度紧急空运武器弹药及通讯设备,美军C-130大型飞机为这批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物资起飞60架次。10日,国务院宣布紧急的空运阶段已经完成。为使西部印军能前往东部作战,美国再次劝说巴基斯坦减轻对印度的压力。14日。主管近东及南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菲利普斯塔尔博特(Phillips Talbot)称,援助只是为了帮助印度反对“中国彻头彻尾的侵略”,只要印度不把这些武器用于对付巴基斯坦,其所有要求皆可得到满足。

19日深夜,面对东段地区军事进攻的再次全线溃败,尼赫鲁向肯尼迪发出两封加急电报,称“局势真令人绝望”,请求大规模的援助:如果中国军队继续向前推进。就让美国飞机截击在印度领土上的中国部队;如果中国空军企图袭击印度的城市,就要美国空军对这些城市提供空中保护。美国立即派出14个拥有美式战斗机的空军中队和3个轰炸机中队去“保卫”印度北部城市,并试图为印度建立“空中保护伞”。次日,华盛顿应加尔布雷思的提议,从太平洋第七舰队派出一艘航空母舰驶向孟加拉湾,只是在尼赫鲁提出请求24小时后危机已经渡过,因而该舰在抵达孟加拉湾前又返航了。

21日,中国宣布从次日零时单方面全线停火,并从12月1日起。撤军至距麦克马洪线以北20公里处。此举受到国际舆论的普遍欢迎,印度也不得不在事实上接受了停火,肯尼迪政府却有些措手不及。腊斯克认为,尼赫鲁在要求“美印无限制合作,以对付中国对印度的入侵”,这实际上已是要求同美国结盟。但问题是印度“并没有真正做好准备。根据这种条件面对局势”。这种情况下,肯尼迪政府对尼赫鲁提出的长期援助以帮助其建立现代防御体系、有效抵抗中国今后任何“进攻”的请求进退两难。为此。肯尼迪于21日派出了由助理国务卿哈里曼(Averell Harriman)率领的政治军事使团前往南亚。

  二、中印冲突与肯尼迪政府的南亚战略计划

  

  诚然,印度在战后美国的全球战略中有一定的地位。美国把独立后的印度看作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希望它在遏制中国方面有所作为,在与中国的竞争中显示出其优越性,成为美国在第三世界国家民主试验的示范基地。因此,从50年代开始,美国就制定并实施了一系列对印援助计划。肯尼迪上台后,也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前任的政策。1962年8月22日,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他重申对印度的支持:“我认为支持它是符合我们的利益的,因为如果它走到铁幕后面去了,如果当前维护民主制度的努力失败了,那么我想不仅在亚洲,而且在整个不发达世界,谋求自由的事业会受到非常有害的影响。”基于上述认识,中印边界冲突爆发后,肯尼迪政府立即做出紧急反应,给印度以政治和军事上的支持与援助。但这一切仅是美国冷战思维下的本能反应。正如10月31日,美国务院发表的声明所称,“美国为了响应尼赫鲁总理的要求而向印度提供援助防务的决定,是由一种特殊情况所决定的。这情况是由中国共产党大规模进攻印度边境而造成的。……我们向印度提供援助,是响应一种不仅对这个国家而且对我们的盟国有利害关系的情况所引起的迫切需要”。而此时美国对中印边界冲突的原因、对印紧急援助的后果以及一定时期内的南亚战略计划尚缺乏十分清晰的认识。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哈里曼奉命赶赴南亚。

实际上,中印冲突发生后,美国内关于长期对印援助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古巴导弹危机发生后,为集中精力处理危机,美英曾在伦敦成立联合工作组,就中印边界局势和西方的对印政策进行评估。该工作组认为,西方的最佳方案是,在提供相当数量援助的同时,向印度施加压力,促使它改善与巴基斯坦的关系,解决克什米尔问题。在此之后,再考虑向印度提供长期军事援助。对此,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卡尔凯森(Carl Kaysen)在11月17日给肯尼迪的报告中指出,伦敦工作组提出的只是初步方案,援助的目的并不在于让印度获得全面的军事优势,而是要为印巴解决基本分歧创造机会。下一步援助计划要等中国的军事行动及次大陆局势变得更清楚时才能提出。现在还不能确定,把印度推得更远、向它提供更多的援助、使它不能按中国提出的条件进行谈判、不能退回中立主义立场上去是否符合美国的利益。他强调,中印“战争拖下去有助于美国重大政策目标的实现”。但凯森也指出,让战争拖下去的方针也有一些不确定因素。美国是否愿意承受增加支出的负担,巴基斯坦是否会成为美国的“限制性因素”。等等。凯森的报告表明,美国认为中印战争是一次天赐良机,尽管还不能断定它要为其目标付出多大代价。正如随同哈里曼访问的国务院情报研究司司长希尔斯曼(Roger Hilsan)所说,哈里曼访问的使命是“表示美国对印度的支持。并且向中共发出威胁信号”。但美国更想知道它能为印度提供什么样的支持,“印度和巴基斯坦怎样估计中国威胁的性质,它们是否愿意调整它们的敌对关系”。

在印期间,哈里曼与尼赫鲁先后会谈4次。尼表示,中国已成为印度长期和主要的敌人,印度将尽其所能建立强大的军事力量对付中国,他要求美国对此提供长期援助。对此,考察了印度的防务需求后,哈里曼极力对印度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印巴解决克什米尔问题。他说,假如印巴两国不是合作反对它们的共同敌人而是利用其资源和力量互相敌对的话,那么任何美国总统都不能劝说国会大量拨款来援助美国在次大陆的这两个朋友。次大陆的有效联合防御体系是从美国立场出发的理想目标。美国把印巴和解作为建立南亚次大陆防务的先决条件,又视印巴联合防御体系为南亚次大陆反对中国“威胁”的唯一有效途径。希尔斯曼也认为,“美国无法重建印度力量,假如这一力量继续在与巴基斯坦的争吵中被分割的话。巴基斯坦也是美国在南亚防务中的盟友”。他还强调,中国是美国在考虑印度防务时不能忽视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不考虑到中国的利益和它的大国力量这一事实,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再也不能去考虑南亚次大陆”。因而,哈里曼提醒印度政府,尽管美国想帮助印度,但印度也要认识到现代防御体系的代价及复杂性。

为确保印巴妥协,美国同时向巴基斯坦施加压力。11月25日,肯尼迪指示哈里曼,访巴时要让阿尤布汗清楚知道美国的立场。“次大陆已成为自由世界与共产主义世界进行对抗的新领域”。印度已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巴基斯坦也必须这样做,承担起它与西方的联盟义务。但肯尼迪十分清楚,如何在印巴关系上寻求平衡,是最棘手的问题之一。为此,他很有策略的表示,美国很注重与巴基斯坦的同盟,“中国对次大陆的侵略,对巴基斯坦是个威胁,对印度也一样,两国在反华方面有共同的利益。我们已向两国政府力陈此观点,我们对印度的帮助决不意味着减少或限制对巴基斯坦的承诺”。

经过10多天的考察,哈里曼使团对次大陆的形势作了如下评估和建议:第一,强调政治解决印巴问题作为保障南亚次大陆安全、反对中国威胁的先决条件。第二,在印巴之间未取得和解的情况下。美国向印度提供的军事援助越多,巴基斯坦倾向中国的可能性就越大。第三,印度在中印边界冲突之后,不仅仍然坚持不结盟政策,而且继续同莫斯科保持友好关系,这关乎美国的利益。第四,考虑到空中防御体系的高昂代价和复杂性,印度一旦遇到危机事件,其空中防御不得不依靠外来援助。

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中。负责南亚事务的科默尔(Robert Komer)领导的一个特别小组委员会于12月提出报告说,中印冲突带来了重要的机会,它可能导致印巴两国的和解,“使一个觉醒和实力增强的印度加入对红色中国的遏制”。报告强调,美国的战略利益应该是“保持高度的中印摩擦”,同时又“防止它蔓延为一场大规模的战争”。美国对印度的“过分承诺”会带来一些问题,如国会可能不支持,可能卷入中印战争以及巴基斯坦的反对。因此,关键问题是美国怎样才能实现这个战略“大计划”(Grand Design)。美国影响事态发展和实现其计划的能力是有限的,“只有持续和活跃的中国威胁才能迫使”印巴两国在克什米尔进行妥协。但报告也承认,中国已实现了既定目标,并正在很有策略的脱离危机。因此,报告提出了三项建议:第一,让英国和英联邦国家出面担任主要的角色;第二,给印度的防空提供某种援助;第三。在克什米尔问题上要有非常巧妙的策略。如果说,冲突期间肯尼迪政府做出的紧急反应是一种冷战思维下缺乏冷静思考的本能反应。那么,冲突结束后对于长期的对印援助和南亚战略计划问题,他们则趋于审慎和理性。在派出使团赴南亚对形势进行评估和经过长期的争论思考后,肯尼迪政府终于为其南亚战略计划定下了调子:即利用中印边界冲突提供的契机,逼使印巴解决克什米尔问题,在南亚建立针对中国的“联合防御体系”,从而将南亚纳入其全球冷战战略。因此,这是美国决策者们理性思考的产物。但是,这一战略计划的实施则是另外一回事。

  三、肯尼迪政府南亚战略计划的落空

  

  1、美国南亚战略计划与美英之间的矛盾

美国希望英国在实施其南亚战略计划中打头阵,但英国态度消极。12月13日,英国首相麦克米伦致信肯尼迪说,美英的目标是印巴联合防御南亚次大陆,但即使它们达成了妥协,可能也没有军事和经济能力建立真正的防御。因此,必须使印巴两国缔结地区性军事同盟条约,“那样中国人就会像俄国人一样,在大规模进攻前三思而行,因为他们不能确定那样做是否会引起核报复”。实际上,英国希望印度与中国和平解决边界问题,认为“关上谈判大门的是尼赫鲁先生”。中国主动提出停火、后撤建议后,英国更希望印度接受,除承诺有限的军事援印份额外,英国也不赞成在印搞“空中保护伞”,不支持印大量扩军,甚至暗中支持巴对印采取强硬态度。

英国之所以如此,有以下因素在起作用:首先。它要维护自身的经济利益。英国在印度与中国毗邻的阿萨姆邦有价值7700万英镑的550座茶园和8000万英镑左右的石油利益,这些约占英在印总投资的40%。同时,英国也希望扩大同中国的贸易,不愿过分得罪中国。中印冲突结束的第二天,当有议员问麦克米伦英国现在英中贸易问题上采取什么政策时,其称“英国政府的政策仍然是鼓励同中国贸易的正常发展”。政治上,由于肯尼迪与赫鲁晓夫达成谅解,英国不能继续在美苏之间充当掮客,麦克米伦为提升国际地位,也把希望寄托在与中国交往身上。英国还从追随美国参加朝鲜战争中吸取了教训。当时在美的压力下,艾德礼政府六个月内三次增加军事预算。由此引起的经济混乱使工党政府一败涂地。从那时起英国政府一直不愿直接或间接卷入与中国的纠纷中。还有,如果大量美国武器运进印度,英国除失掉大批市场外,其对印的政治影响也将大大削弱。因此,“在此情况下,巴基斯坦反印叫嚣之合英国胃口不下于合中国胃口”。故当英国人发现美急于促成印巴和解的时候,便插足进来,全力支持巴基斯坦的立场。

2、美国分裂中苏与其南亚战略计划的矛盾

美国无法实现其南亚“大计划”,在一定程度上也与它处理中苏分歧的政策有关。自1959年中印边界冲突后,莫斯科一直拒绝支持中国。但是,面对古巴导弹危机爆发后美国的强烈反应。苏联不得不重新考虑其前的态度。1962年10月25日,苏联《真理报》在头版刊登文章称,“中印边界问题是英国殖民主义统治的遗产,中国从来没有承认过臭名昭著的'麦克马洪线'”。“在反对帝国主义阴谋的斗争中,苏联完全站在兄弟般的伟大中国的一边。”苏联的变化使印度非常不安。11月2日,印度外交部秘书长RK尼赫鲁(R.K.Nehru)对苏联驻印大使说,中印边界战争的发生是中共“左派教条主义基本战略的一部分”,“他们正以行动竭力迫使印度放弃不结盟政策,使它被纳入西方集团。”中共的行动是中苏意识形态争论的延续,中共“正在把主要打击目标指向苏联及其外交政策原则”,而印度是高度评价这些原则的。很明显,印度竭力要扩大中苏分裂,以确保继续得到苏联的支持。

印度的期望没有落空。危机刚一结束,苏联重新表示对中印冲突持中立立场。对此,希尔斯曼认为,苏联“可能被迫要在对中国履行作为军事同盟及共产主义伙伴国家的义务,以及它殷勤培育的同印度的联系中进行选择”。“这一冲突持续越长,它对中苏关系的分裂性影响就越持久、越强烈。”腊斯克也认为,美国应该让英国在援印问题上起主要作用。“我们越是站到前面去,我们就越是把莫斯科推向北京。”显然,美国对印政策出现了矛盾。11月30日。国务院政策计划委员会发表题为“美国对共产党中国的政策”的文件,称美国要努力避免采取“或是会减少目前及将来对中国的压力,或是会迫使中国与苏联回到密切联系中去”的行动。这一观点很快就成为肯尼迪政府对华政策的重要目标。

就美苏竞争而言,肯尼迪政府自然不愿看到苏联在印影响的扩大,但为达到分裂中苏这一更具战略意义的目标,美国不得不以此为代价。然而,在印苏关系发展的前提下,印度不仅可以长期与中国对抗,还可以在克什米尔问题上拒不让步,从而拒绝美国的冷战战略。

3、巴中关系的改善、印巴关系的恶化与美国南亚战略计划的落空

美印关系的加强对巴基斯坦造成了创伤性的伤害。阿尤布汗认为,尽管美国保证援印武器不被用于进攻巴国,但这些武器还是不可避免地会用来对付巴基斯坦。他极为不满的指出,肯尼迪违背了此前数次所作的在军事援印决定出台之前一定与巴磋商的保证。因而背叛了巴基斯坦这个忠实的盟国。为此。巴国内反美情绪高涨,游行示威不断。

同时,中国短期有限的军事行动不仅为巴向美施压创造了条件。而且为巴中关系的改善提供了契机。巴政府一方面感到美国已不足恃,需要争取中国对抗印度。另一方面也希望以巴中友好促使美国施加对印度的压力,使它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妥协。正当印度在美国一再的威胁利诱下同意与巴就克什米尔问题进行谈判时,传来了令美国懊恼的消息。12月26日,巴中发表联合公报,宣布边界问题谈判已“取得原则协议”。1963年3月2日,巴外长布托(Z.A.Bhutto)赴北京签署了《关于中国新疆和巴基斯坦实际控制其防务的各个地区相接壤的边界协定》,并会晤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外长。此后,巴中关系迅速发展,巴基斯坦在台湾、中印边界以及禁止核试验等问题上全面支持中国的立场。

与此同时,由于印度的三心二意以及巴中两国的接近,印巴和谈在经过三轮后以失败而关闭。但肯尼迪仍没有放弃努力,8月16日,新任驻印大使切斯特鲍尔斯(Chester B.Bowles)转交了肯尼迪致尼赫鲁的一封信。肯尼迪承诺继续讨论军事援印的五年计划。同时要求尼赫鲁重开印巴克什米尔的谈判。然而回信中,尼赫鲁在对美国紧急援助表示感谢后断然拒绝了肯尼迪的建议,称“美国如果要迫使巴基斯坦放弃支持中国,而不是迫使印度做出让步,那才是更合乎逻辑的。”这实际上排除了谈判解决问题的任何可能,宣告了肯尼迪政府南亚战略计划的失败。

此后直到11月被刺,肯尼迪在南亚问题上再也没提起精神,尽管美国对印度适度的军事援助并未立即停止。继任的约翰逊总统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肯尼迪的南亚政策。然而,这并没有改变美国南亚战略计划的命运。在对美国的援助决策长期焦急的等待破灭后,印度政府决定转向苏联。这是美国决策者始料未及的。同时,美国企图兼控印巴,促其共同反华而采取的在印巴之间搞平衡的做法,不但使印巴对美均抱疑虑,还加剧了印巴矛盾。印度乃于1964年12月单方面宣布克什米尔为印度的一个“邦”,摆出不容再议的架势。巴基斯坦也制定了“吉布拉塔尔行动计划”,派经过训练的“志愿人员”渗入到印控区,支持当地民众反印活动。印巴矛盾迅速激化,最终酿成了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美国对印的军事援助由此停止。至此,肯尼迪政府的南亚战略计划彻底落空。

综上所述,中印双边关系的紧张和恶化,大大增强了印度和南亚在美国全球冷战战略中的筹码。1962年中印边界冲突的发生,更为美国加强印美关系和将南亚纳入其对抗中国的冷战战略提供了契机。冲突爆发后,肯尼迪政府立即做出紧急反应。给印度以政治军事上的支持和援助。但是,此时美国政府对中印冲突的原因、援助印度的后果及较为长期的南亚战略计划的认识和估计是模糊和不足的,因而也未能对南亚局势产生太大的影响,冲突最终以中国宣布单方面停火、后撤而马上结束。其后,在较为长期的对印援助和南亚整体战略计划问题上,肯尼迪政府趋于审慎和理性,要求印巴首先解决克什米尔问题。在南亚建立针对中国的“联合防御体系”,然后才考虑对印的长期大规模的军事援助,并制定了相应的实施方案。但是,由于美英关于南亚问题的分歧、美国分裂中苏的政策、巴中关系以及印巴关系的互动等因素的影响,肯尼迪政府的南亚战略计划以第二次印巴战争的爆发而宣告最终失败,美国对印度长期以来适度的军事援助也由此停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