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文化生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毛新宇谈少将军衔 称有家庭因素是客观事实(图)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人民画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97票  浏览27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05日 01:00

2010年7月20日,授少将衔后的毛新宇一家四口在北京西山住处。 摄影 郭景良

  上一次采访毛新宇,是2009年9月8日,第二天便是他的爷爷毛泽东主席的逝世纪念日。采访中,毛新宇言语中透出的对这位长辈超越亲情的崇敬,让人印象深刻。

  不到一年,2010年7月20日,毛新宇晋升为少将,记者第一时间再次采访了这位目前全军唯一的70后少将。从最初未想过能当兵,到如今成为共和国的将军,毛新宇说他的人生经历了多次重大转变。领袖后代的光环逐渐褪去,他说要默默地为中国军队和国防做出自己的贡献。因为在毛新宇的眼中,“我始终是党领导下的一个战士!”

  责任与压力要比荣誉更多一些

  人民画报:首先恭喜你被授予少将军衔。得知这一消息,你当时的心情怎样?

  毛新宇:非常高兴和激动,难以形容?为什么呢?因为我个人的成长归结起来,目前有三大转变。我人生的第一个大转变,是在爷爷诞辰百周年的前十天,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我在中央党校念研究生。那一天,我特别地高兴,因为中国共产党是爷爷和许多老革命家共同缔造的。

  我以前说过,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当兵,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当将军。所以,我人生第二个重大转变是入伍。2000年,我当时在中央党史研究室,报考了军事科学院的博士。读博士第一年,我入了伍。

  我人生的第三个转变就是这次授将衔。我感谢中央和军委领导给予我这么高的荣誉。授衔后,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庄严时刻》,我觉得开国领袖的后代成为一位将军,责任与压力要比荣誉更多一些。

  为什么我授少将会这么多人关注呢?原因之一是我有一个受人崇敬热爱的爷爷,我是开国领袖的后代。我的压力和责任是什么,说句实在话,我始终把自己看成是党领导下的一个战士,我觉得我更加有责任有义务为国家的建设献出自己的力量。

  人民画报:你到今天的这个位置,你觉得有家庭的因素在里面吗?

  毛新宇:肯定有,这是客观事实,我也不回避。某种意义上,人们会把对毛主席的热爱部分转移到我身上。另一方面也是单位、母亲的培养和我自身努力的结果。我自从到了军事科学院参军入伍,一直到读完博士,又进了博士后流动站,乃至在单位工作,学习工作都对自己有严格的要求。

  我出了书,当了将军,别人会认为我很不容易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在我自己看来,我最高兴的是现在所拥有的两个身份:一是党员,一是军人。能成为老一辈缔造的革命军队中的一分子,我看重的是这个。

  男人40岁,要坚定奋斗目标

  人民画报:你今年40岁了,成了将军?常言说,四十而不惑,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毛新宇:我觉得男人到了40岁,对自己奋斗目标要坚定。从授我少将开始,我就决定从现在直到退休,我会把后半生献给军队和国防,这就是我的目标。我要学习那些默默无闻的老革命,他们不图名利,却为国防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有一句话说:不想当元帅的兵不是好兵。从我自己内心讲,我不会刻意追求级别,而是希望以后无论是在毛泽东军事科学研究领域还是国防建设中,我能贡献出智慧,发挥出作用。

  人民画报:你40岁成了将军,你有没想过毛泽东主席40岁时在做些什么?

  毛新宇:毛泽东40岁的时候,正是中国革命生死存亡的关头,中央苏区正值围剿和反围剿。1934年,红军被迫长征。现在很多人反复跟我谈“四渡赤水”,这是我爷爷得意之笔,我也从中慢慢地研究和体悟毛泽东思想

  人民画报:你大学学的专业是历史,怎么想到把研究方向定为毛泽东思想?

  毛新宇:我1992年大学毕业,母亲就很郑重地跟我谈,她要我改变我的研究方向,当然她不是家长式地强迫我,而是启发我。母亲跟我说了两条:第一,别人都去学毛泽东思想,你作为毛主席的后代,爷爷的东西你不去学习继承谁去继承。第二,研究毛泽东以及我们党和国家的历史,都更有现实意义,更有研究的价值。

  从我研究毛泽东思想开始,每一次经历大的成长进步,我就越来越觉得,当时我母亲跟我说的这两句话非常正确?

  人民画报:如果你不是毛泽东的后代,你还会研究他吗?

  毛新宇:我也想过这个问题?那你说,作为一个普通人,就不热爱毛泽东了吗?就不研究毛泽东思想了吗?作为伟人的后代去研究,我认为所不同的是,一个是角度,再一个是体会与感受?比如,我经常和朋友说起,毛家有六位亲人为革命牺牲了,比如杨开慧?毛泽民?毛岸英,大家谈及他们时都带着崇敬的语气?而我跟他们有血缘关系,感受起来肯定更加深刻?所以说,作为毛泽东的后代,我比常人对共产党?对解放军?对国家,有着更加深厚的感情?

  不经商,是家规

  人民画报:你有没有想过去经商?

  毛新宇:没有。我觉得财富分为有形的和无形的,我认为爷爷的思想永远是一笔无形的财富。我们这个家,爷爷是绝对不主张经商的,而且他也是不摸钱的。我父母在的时候也立下了家规,毛家绝对不从事经商。我本人永远恪守这个家规。

  能立下这样的家规,反映出我父母清正廉洁的家风。我爷爷身边的人包括管家吴连登,经常说,毛泽东现在展出的遗物中的家庭收入开支,跟平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社会上传,我们家应该是富翁,应该继承了毛泽东很多的稿费,这些都是谣传。其实毛泽东的稿费是怎么用的,有明确的公开账目。毛泽东从来不为他的子孙置私产,他的稿费全部用于国家建设或者支援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所以,我母亲生前教育我和我爱人,要节约,不能浪费。我母亲也经常公布家里的开支,包括吃饭、买衣、孩子上幼儿园……所有的账目母亲都给我们公开。我们不做生意,这些钱全部靠工资。

  人民画报:你会觉得有生活压力吗?比如大家都在追求名牌?

  毛新宇:是有一定压力。说到财富观,我爷爷认为,钱只要能维持住日常的生活就行,过多地去追求那些财富是没有用的。老人家曾经说过,人来到世界上,是来创造世界而不是来吃世界的。我爷爷有那么大的成就,创建了新中国,他对物质上的追求是非常低的,但他对理想事业的追求是非常高的,这种精神值得我很好地去学习。

  默默无闻,做普通人

  人民画报:在和平年代,你作为将军是否想过实战?

  毛新宇:我跟我的伯父毛岸英的经历有些相似,都是军人。当然我伯父比我经历了更多的锤炼和磨练。只可惜我伯父那么年轻就牺牲了。如果他健在,作为军人的我肯定有很多东西要跟他交流。他当苏联红军有什么感受,他在朝鲜战场又是怎样的。我心目中,除了爷爷,还有两个楷模,一个是我伯父,一个是我父亲。我很敬佩伯父,平凡中见伟大,我觉得他是为人民服务,当好普通一兵,为革命事业做出贡献的典范。

  我父亲跟我伯父的品格一样,有一种默默奉献的老黄牛精神。父亲1947年在黑龙江克山参加了土改,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父亲的追悼会上,原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刚跟我母亲说,他年轻的时候,读过很多毛岸青同志翻译的列宁、斯大林的著作。后来,我在中宣部找到了父亲的这些翻译著作,一共几十部。我父亲平时跟我聊天,从来没说过他参加过土改,翻译过那么多著作,他最爱给我们讲的就是他和伯父怎样在上海流浪,一起在苏联留学,还有爷爷的事情。他自己的事,很少说。

  人民画报:毛泽东曾经告诫子女说:要做一个普通人,不要把我挂在嘴边上。你习惯被称为红色后代吗?

  毛新宇:叫红色后代也可以。作为伟人后代,一方面觉得很骄傲,很光荣,另一方面觉得责任压力很大,容易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所以期望自己能够做得更好。为什么说我重视这个少将军衔,我从一个地方青年转变成一个革命军人。我热爱军队,也很爱军人,所以我十分注重军人的荣誉。

  人民画报:对自己的子女,你是希望他们成为伟人的第四代,还是做一个普通人?

  毛新宇:我希望他们做一个普通人。因为爷爷也希望自己的子女成为普通人。做普通人也尽量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吧,不仅是爷爷,我父母生前也教育我们做普通人。(记者 陈飚报道 本刊实习生夏晖对本文亦有贡献)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