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队建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抗日志士后人望联合国将日军侵华罪证归还中国

热度89票  浏览2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9月15日 21:46

    记者 徐扬 

  79年前,中国9名爱国志士冒死搜集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罪证,并将证物装订成册命名为“TRUTH”,交给国联调查团。79年后,他们的后人寻访数载,终于在瑞士找到这本册子的下落,并希望“TRUTH”“完璧归赵”,回归中国

  “这不是我们的私人财产。”爱国志士巩天民的孙子巩辛说,“这是激励所有国人不忘过去的证物。”

  巩辛手中拿着“TRUTH”的翻拍复印件。原件1932年从巩天民手里交给国联后,静静地躺在一座图书馆里快80年了。

  瑞士日内瓦,联合国图书馆。这是一个米色的三层建筑楼群,坐落在风景秀丽的日内瓦湖畔。作为联合国前身的国际联盟,许多珍贵的历史资料都存放这家图书馆。

  “TRUTH”——一个用蓝色缎面包裹的布包,被称为“抗议者的材料”。

  2008年6月26日,旅居德国的巩天民的孙女巩捷从法兰克福驱车来到日内瓦,寻找那份珍贵历史资料。图书馆的档案资料负责人E.Pejovic女士热情地接待了到访的中国客人,通过之前的邮件联系,她已经知道前来查阅档案的人是提供这份珍贵史料的后人。

  这是震惊世界“九一八”事变的见证材料。由于年代久远,蓝色布袋的边角已经褪色,但上面用浅粉色丝线绣的“TRUTH”英文字仍像新的一样。

  翻开布包,那是一本厚厚的蓝色文件夹,打开来,实物证据一一展开:一个硕大的告示,落款人是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时间是事变后的第二天9月19日。报纸、照片、日军发布的公告以及当事人的目击证言,总计300余件证据均用中英文标注。

  一个日军制作的条幅展开后有一米多宽、三四米长;材料中的纸张虽然已经泛黄,但字迹依然真实清晰,照片虽然已经陈旧,但图像还是清清楚楚。里面有沈阳惨遭日军杀害的中国人员名单、日军抢占财政金融机构的“安民告示”……70多年前的沈阳仿佛就在眼前。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应国民政府请求,国联派出调查团到东北。“TRUTH”是1932年,由巩天民、刘仲明、毕天民等人秘密组建的抗日爱国小组,冒着生命危险搜集而成。

  巩天民是以银行家身份作掩护的中共地下党员,刘仲明、毕天民等人中有大学教授,还有医生。他们在日军严密监视下,千方百计将“TRUTH”送到国联调查团团长李顿爵士手中。

  1933年2月的国联大会上,终以42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了“国联调查团报告书”,向世界阐明是日本蓄谋发动“九一八”事变,“满洲国”也并非出自东北人民的自决自愿。

  “这让世界看清了日本法西斯的侵略本质。”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副会长王建学教授说,尽管依靠国联阻挡侵略铁蹄的幻想最终破灭,但中国公民自发组织起来抗日救亡的精神不会湮灭。

  在取得图书馆的同意后,巩捷用照相机一页一页将“TRUTH”翻拍下来,并委托其留学德国的侄女巩简带回沈阳。

  2009年9月17日,巩辛和女儿巩简,以及当年9人小组的后代一起将这份珍贵的史料,捐赠给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我还将祖父的一部相机、祖母的一架风琴捐了出来。”巩辛说,听老人讲,这部相机就是当年用来拍摄日军罪证的;而风琴的弹奏声,则是祖父他们秘密开会时,祖母望风时的暗语。

  记者看到了这部相机和风琴。它们已被时光磨损地锈迹斑斑,但触碰琴键时依然可以发出清脆的声音。

  巩天民、刘仲明等人向国联送证据的事情,很快被关东军发觉,他们陆续被逮捕,并遭到严刑拷打,但他们没有供出日本人想要的东西。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保管部主任关雯心说,“TRUTH”本有两份,正本送给了国联,副本被埋在一棵丁香树下,“但当时的保存条件很差,加上兵荒马乱,副本早已找不到。”

  今年是“九一八”事变80周年。“TRUTH”的影印本将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与观众见面。“我们将展示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并将这9名爱国人士介绍给观众,让人们记住他们舍生忘死的精神。”关雯心说。

  “我们则更希望它能够回家。”巩辛说,“TRUTH”放在中国要比留在瑞士更有价值,“我们将通过民间渠道向日内瓦图书馆提出归还原件的申请,也希望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帮助。”

  据悉,“TRUTH”的故事以其一波三折的情节吸引了电影制片人。中国有投资方愿意将“TRUTH”搬上大银幕,让更多的民众了解那段历史和那些值得纪念的人们。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