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防务观察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军改绝不仅是减人 用美军理念败美

热度230票  浏览340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10月09日 17:12

原文配图:《红山九品》之“信仰”。

《红山九品》之“信仰”。

刘亚洲,空军上将。安徽宿县人,曾任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成都军区空军政委、空军副政委等职务,现任国防大学政委。

刘亚洲将军的新书《精神》首度收录了他近年来部分发表过、部分未公开发表过的经典文章,作为单行本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

刘亚洲历来极为痛恨腐败,对于党内的腐败问题更是深恶痛绝,书中也多次提及。在此次最新收录的《红山九品》章节中,刘亚洲将军直言:“我们要和个人私欲作斗争。想想前辈,想想和我们年龄差不多、在我们前面走了的人,我们还有什么私欲不可克服的?”

刘亚洲

人类有三种关系:人与物的关系,产生自然科学;人与人的关系,产生社会科学;人与自己的关系,产生宗教和信仰。有信仰的人什么样?无信仰的人什么样?

看一看中国思想史,中国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启蒙,中国人有的只是教化。教化和启蒙有很大区别,教化是居高临下的,而启蒙则必须要从自己做起,从内心做起。我们从来不注重内心。注重内心才能建立起信仰。一百年前发明了照相术,你看看当时中国人的样子,那种呆滞、木讷、麻木,这就是我们的祖先吗?你再看看一些纪录片展示的当时日军侵略中国的片段,看看在那些鬼子的脸上洋溢的是一种怎么样的神情。中国人在电影里不能演日本鬼子,演不出那种精、气、神来。为什么姜文拍《鬼子来了》非要找日本演员?为什么陆川拍《南京!南京!》非要找日本人来演?我们到今天都不一定能演出一个注重内心的民族那种飞扬的、激越的感觉。看看当时日本人给自己取的名字,你就能看出内心的力量:伊藤博文、山县有朋、大竹英雄、石原莞尔、夏目漱石、宫崎滔天⋯⋯毛主席在上中学时给宫崎滔天写信,上来就称呼“白浪滔天先生”。再看我们取的名字,狗剩、二赖、翠花、富贵⋯⋯这都是什么名字!这是苦难带来的。我最不愿意听豫剧。豫剧调子悲腔哀怨,我一直认为这样的调子来自中原逐鹿的战争和黄河泛滥所带来的苦难。

我们是因为苦难太多而缺失了信仰,还是因为缺失信仰而带来了太多苦难?食物缺乏,使人饥饿;精神上也有饥渴问题。大约在一百多年前,中国一批有识之士看到了这一点,于是开始寻找。最初他们想从国学中寻找。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国学里有很多出色的东西,但国学能够解决今天的问题吗?有人认为能。我认为这把问题看浅了。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正是在国学最盛时发生的。那么,精神层面问题的出路何在?我们的精神家园在哪里?这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终极追问。

中国革命之初,共产党人拥有强大的信仰。为了信仰,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陈觉、赵云霄夫妇从苏联回国,在湖南从事地下活动,不幸被捕。陈觉很快被杀害,赵云霄因怀孕在身,刑期推到分娩后。孩子出生后,她只要发表脱党声明,就可出狱,但她决不叛党,敌人把她也杀害了。临刑前,赵云霄给孩子写了一封信,我记得第一句话是“启明我的小宝宝”。这封信大义凛然,却充满了人间温情。信中那一声声“小宝宝”的呼唤,分明是一曲人间亲情的绝唱。我几十年前看过描写这个故事的油画,这个女共产党员抱着孩子喂最后一次奶。当时我流泪了。这是怎样的精神和信仰!这个只有二十三岁的女共产党员体内蕴藏着怎样巨大的精神力量。肝肠寸断中却对共产主义的明天抱着无限憧憬。过去我们拥有多么强大的精神力量,不夺天下是不可能的。

1948年淮海战役时,我爸爸任二十一军六十三师一八七团三营教导员,率部阻击国民党邱清泉兵团。八连守在一个叫王塘的小村庄里,邱清泉号称“邱疯子”,部队拼命进攻。八连只剩下六个人。指导员意志崩溃了,躲到一个茅屋里面哭。连长张春礼领着六个战士与敌人拼刺刀。在最紧要关头,我爸爸领着人增援上来,打退敌人。八连后来被命名为“英雄八连”。我参军时,也被爸爸送到这个连队。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解放军报》上刊登了一块巴掌大的文章,名叫“血战王塘”,里面有一句提到了我爸爸:“战斗打到关键时刻,营教导员刘建德带着队伍上来了⋯⋯”这巴掌大的文章被我爸爸一直保存着。他搬了无数次家,丢弃无数东西,这报纸却留着,都发黄了。我每见到它,都有一种心酸的感觉。爸爸保存的是什么?是对党的忠诚,是对革命事业的信仰。爸爸离休很多年后,回到“英雄八连”,整个连队列队迎接他,让他讲话。白发苍苍的他根本讲不出话来,泪流满面。

今天,很多人信仰破灭了。信仰一旦崩溃,比不曾有过信仰更加糟糕,就像文明一旦崩溃,比不曾有过文明还要糟糕一样。前几天,我又看到一封信,是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干部写给儿子的,大意是:你到社会上工作后,千万不能讲真话,因为讲真话是要倒霉的。在领导面前你要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等等。这封信登在一个杂志上,你们可以找来看看。这封信,说明这个革命多年的老同志的信念已经破灭。这封信也代表了当前相当一部分父辈的心态和观念。

当前,精神危机是最根本的危机。无精神是无道德的体现,无道德是无信仰的体现,道德的源头是信仰。精神的构建在今天比物质的构建要重要百倍。没有精神的中国是不会过上好日子的。我们已经尝到最初的苦果。有段子说,中国人从食品中完成了化学的扫盲。比如,从大米中认识了石蜡,从火腿中认识了敌敌畏,从鸡蛋中认识了苏丹红,从牛奶中认识了三聚氰胺。这一点,我们对古人、对今人、对未来人都是欠了债的。这个债一百年也还不清。今后,我们可能会尝到更大的苦果。我已多次讲过信仰问题,可应者寥寥。我是一个拥有自己内在灵魂的人,我是自己的主人,我不是任何人的奴隶。我的力量来自于我的自身,来自于我的灵魂。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