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对越自卫反击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越战亲历:支前民兵每天只有几角钱补助

热度214票  浏览128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我还要!”趁着那干部不留神,我从驾驶台上又抄了一盒香烟,跳下了车。当我挥舞着手中两盒“战利品”往回跑时,我们的哨位上响起一阵欢呼。

 

    回到哨位,我对在场的战士不管会不会抽烟,每人发了一支“战利品”,把烟递给七班长的时候,只见他一脸的坏笑:“被人家(炮团的车)拖着跑了几百米,不划算哪~,你怎么不多搞一点其它的?”七班长调侃我。

    “去球吧你,你怎么不跟着一起上啊?要我一个人单干,真不够意思!”我狠狠地吸着烟,装着很委屈的样子,一边晃着脑袋,一边往外惬意地吐烟。

    “哎,猫头鹰,如果那炮团车上的兵真不给你烟,把你甩下开车跑了,看你这副烟瘾大大发作的样子,你会怎么办啊?”七班长坏坏地笑着问。

    “我呀……”说着,我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朝不远处一棵树扔过去,“砰”的一下正中树干,“我就用石头砸他的(汽车)玻璃!”

    “真敢啊,你!怪不得当新兵的时候就敢打班长。”

    “你在当兵前就没打过架?”我反问七班长。

    “没有,我在家呀,我出主意,别人打架。”

    “上当啊,上当!上当啊,上当!”我很夸张的冲着七班长嚷了起来。

    “什么上当呀?”七班长依然是一副坏笑的模样。

    “我抢烟,你抽烟,你不劳而获!”

    “我可没有叫你去抢(烟)啊!”七班长嘻嘻哈哈的辩解。

    “可是你告诉我说,‘汽车上有(烟)’,那就是暗示我,要我去把车上的香烟搞回来嘛,这剩下的烟,哈哈!告诉你,没你的份啦,……”

    “哎,猫头鹰,”七班长打断了我的话,“其实,是汽车兵抢了越南鬼子的,我们向他们(汽车兵)要了一点点而已,还有……喏, 那几个抬着空担架的民兵,个个身上都背着老大不小的包袱,肯定里面有不少越南鬼子的好东西。”

    顺着七班长指着的方向看过去,三十来米开外的大路上,在几棵大树下坐着一群休息的支前民兵,果然个个身背各式各样,大小不等的包袱。

    “你又在给我出主意了,哈哈!是不是?”我笑着用手指着七班长:“有没有胆量跟我一起过去,搞点纪念品回来。”

    七班长冲着我直摆手:“我可不跟着你去,要去你自己去哦,可不能说我出主意,你干活。”

    “你不敢是吧?嘿嘿,我敢。”我回头对班里的战士挥了挥手:“过来两个,跟我过去看看。”

    一边走我一边大声念着:“此山由我占,此路由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对不对,弟松(兄)们?”

    “是‘留下买路财’,不是‘留下买路钱’班长。”跟在我身后的佟(得志)纠正道。

    “去去去!钱就是财,财就是钱!没区别!”我辩解。

    “这是《水浒》里面的话,是‘留下买路财’” 佟(得志)坚持自己的观点。

    “好吧,就算是‘买路财’,回去我要看看《水浒》,到底是‘钱’还是‘财’。”我们说着,来到大树下那群支前民兵中间,问道:“你们是从哪里下来的?”

    “谅山。”一个坐在树根旁的民兵回答。

    “怎么没有抬伤员啊?”我指了指放在一边七横八竖的简易担架问。

    “谅山都被大炮轰平了……那家伙……厉害呀…….铺天盖地…… 都是大炮在轰呐……大炮轰完步兵冲进去,没打几下就占(领)了,(我方)伤员很少,有少量伤员也早都运回国内了,我们是跟着大部队往回撤的。”民兵们七嘴八舌回答。

    “噢,你背的这个包袱里,有什么好东西啊?”我指着一位民兵身上背着的包袱问。

    “没什么东西,都是捡来的七零八碎……”那支前民兵有些不好意思回答。

    “看看,看看……”我不由分说,强行把他身上的包袱解下,放在地上打开“嗨!嗨!……很有料啊!玩具汽车……圆珠笔……搪瓷碗……哎!还有个小闹钟哦!”我从包袱里翻出一个小闹钟,紧了紧发条,“滴答、滴答,”小闹钟走动起来。

    “是从老百姓家里‘捡’来的吧?这么多东西背着不累吗?”我盯着那支前民兵问。

    “这些拿回家里都用的上,这小闹钟还是好的呢,还有碗……”那支前民兵有些语无伦次。

    “你们身上背的包袱都打开,让我开个眼,有什么好东西!”我指着旁边几个支前民兵说。

    其中一个像是领头的支前民兵向我身边靠了靠说:“其实都差不多,都是(越南)老百姓家里一些不值钱的东西,看看能用,弟兄们就拿上,我们参战的补贴太少,这些东西带回去补贴一下。”

    “补贴?你们参战还有补贴?”我很好奇。

    “是啊,我们支前民兵参战有补贴的……”这些支前民兵告诉我,他们几个来自广西的扶绥,支前民兵每人每天补助十个工分。

    “一个工分有多少钱啊?”我问。

    “多一点的生产队有六七分(钱)少的只有三五分(钱),不一样的。”那领头的支前民兵说。

    “那就是一天有几角钱的收入了,那你呢?”我问那领头的支前民兵。

    “我啊?”他避开我的话题“我去年和你一样。”

    “什么一样?”我奇怪了。

    “我去年年底刚刚退伍!我当了四年兵呢,刚脱下军装,回到生产队,家里的凳子都没坐热,又扛起这支半自动(步枪)支前来了。”他解释道。

    “啊~!明白了!老前辈呢!”

    “这些弟兄(支前民兵)都是当过兵的,穿上军装就和你一样,不过,我们现在是‘民兵’,那些作战补给都要先给正规部队,我们的补给要自己解决,吃饭都成问题……拿(越南)老百姓这点东西算什么呢……还是在部队好呢!”那领头的支前民兵讪讪的对我说。

    听出了他话中“不要为难”他们的意思,我把手中的小闹钟放回那民兵打开的包袱里:“你们路上不要休息太久,赶紧往回撤,回到国内更安全。”说完,离开了那群支前民兵回到自己的哨位。

    下午四点左右,排长过来,下达了后撤命令:“师前指已经撤走,我们侦察连尾随,你带领八班负责断后,待连部撤离半小时后离开。”……

顶:22 踩:23
【已经有169人表态】
28票
感动
26票
路过
23票
高兴
20票
难过
13票
搞笑
20票
愤怒
21票
无聊
1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