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1949年蒋介石并非真心守南京 防御重点是沪杭

热度27票  浏览4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蒋介石防御的真正重点,是沪杭,而非南京。"

面对人民解放军咄咄逼人的气势,虽然下野、但仍手握实权的蒋介石,幻想着凭借“不可逾越的天堑长江”,做起了南北分治的美梦。“梦想,总归是梦想。”78岁的军事科学院百科研究部原副部长王辅一少将,当年是第三野战军政治部主任唐亮的秘书。

这位长期从事战史研究、著作等身的研究员说,蒋介石也意识到,兵力上的捉襟见肘,难以做到全线防守长江。

“蒋介石防御的真正重点,是沪杭,而非南京。”101岁的开国少将、时任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司令的陈锐霆说。一次争吵,便能完全看出蒋介石的真正用心。

当年的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生前在回忆录中,完整地记录下了这次国防部会议上的争吵经过。

1949年3月初,南京,国民党政府国防部。

李宗仁、何应钦、顾祝同、汤恩伯、蔡文治等一批国民党高级将领正在召开作战会议。

李宗仁说:“军事上发展到今天这步田地,需要守江,把我们的命运寄托在长江天险之上,虽已属下策,但是我们毕竟还有强大的空军和数十艘军舰,这些是我们的长处,如果我们善加利用,共军未必可以飞渡长江。”

参谋总长看看作战厅厅长蔡文治说:“先说说你们作战厅的计划。”

蔡文治说:“我军江防主力应当自南京向上下游延伸,因为这一段长江江面较窄,北岸支流甚多,共军所征集预备渡江的民船,多藏于这些河湾之内。至于江阴以下长江江面极宽,江北又无支河,共军不易偷渡。”

就在蔡文治走到江防作战地图前,还要继续讲解时,京(南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断然打断他的话:“这一方案根本行不通,它违背了总裁的意图。”

汤恩伯说:“我认为,应把主力集中于江阴以下,以上海为据点。至于南京上下游,只留少数部队应付应付就可以了。”此言一出,四座哗然。

顾祝同说:“守上海,而不守长江,此乃下策。”

李宗仁说:“汤司令可否重新考虑?”

李宗仁:蒋先生原非将才,东北及徐蚌二役是他亲自指挥垮了的

李宗仁:蒋先生原非将才,东北及徐蚌二役是他亲自指挥垮了的

作为蒋介石的心腹重臣,汤恩伯手握上自江西湖口,下至上海的45万大军。蒋介石给他制定的京沪地区的作战方针是:以长江防线为外围,以沪杭三角地带为重点,以淞沪为核心,采取持久防御方针,最后坚守淞沪,以台湾支援淞沪,然后待机反攻。这个作战方针,李宗仁等人并不知道。

汤恩伯想都没想,拒绝李宗仁说:“这是总裁的方案,我必须执行!”

蔡文治实在忍无可忍,对汤恩伯说:“就战略、战术来看,我想不论中外军事家都不会认为放弃长江而守上海是正确的。现在代总统、顾参谋总长都同意我们作战厅的方案,为什么你独持异议?”

汤恩伯还是把蒋介石抬了出来:“我不管别人,总裁吩咐怎么做就怎么做!”

蔡文治顶了汤恩伯一句:“总裁已经下野了,你还拿大帽子来压人,违抗参谋总长的作战计划,如果敌人过江,你能守得住上海吗?”

汤恩伯根本不把蔡文治放在眼里,把桌子一拍,大声嘶吼道:“你蔡文治是什么东西?!什么守江不守江,我枪毙你再说,我枪毙你再说……”说完,汤恩伯把文件一推,便冲出会场,扬长而去。

李宗仁后来在回忆录中表达了对蒋介石、汤恩伯的极大不满――

“蒋先生最不可恕的干预,便是他破坏了政府的江防计划,蒋先生原非将才,东北及徐蚌二役可说是他亲自指挥垮了的。当时我和白崇禧力争,徐蚌之战应本着‘守江必先守淮’的传统原则作战,而蒋不听,硬要在徐州四战之地与共军作战,卒至一败涂地。此次守江,虽属下策,但是我们空有强大的空军和数十艘军舰为共军所无,若善加利用,共军亦未必可以飞渡长江。无奈蒋先生无意守江,却要守上海一座死城。执行他这错误战略的,便是他最宠信而实际最脓包的汤恩伯。”

“就在李宗仁指示南京卫戍总部制订防守南京的计划,并令国防部拨款构筑防御工事之时,汤恩伯已在秘密地将江宁要塞的大炮拆运上海。”84岁的南京市政协专员王楚英,当年是国民党52军副参谋长,“在南京孝陵卫的汤恩伯总部指挥所,经常控制着一二百辆卡车,准备随时离开,并没有死守南京的打算。”

国民党对南京的防御部署

国民党对南京的防御部署

尽管不打算死守,但南京毕竟是国都,一枪不放弃城而逃负面影响太坏。因此,国民党政府国防部还是作了精心的防御准备,就连汤恩伯也不敢怠慢。

拥有2400多年建城史的南京,是中国著名的古都,被三国时代的诸葛亮称为“钟山龙盘,石头虎踞,此帝王之宅也”。

蒋介石自1927年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窃取革命果实建立国民政府之后,便将南京定为国都。抗日战争爆发后,蒋介石曾迁都武汉和重庆,前后达8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又将国都迁回南京。随着人民解放军的占领,蒋介石政权在南京14年的建都史,也就此终结。

“国民党对南京的防御部署分两个部分。”曾任国民党陆军总部办公室主任的王楚英回忆,第一部分是位于江北的南京外围“三浦”(浦口、浦镇、江浦)的防御;第二部分则是南京城防的部署。

1954年经香港起义归国的王楚英说,为守住南京的北大门,汤恩伯将军纪涣散、战斗力差的96军从“三浦”撤走,改由嫡系的28军接防。

“作为国民党末期还有一些战斗力的部队,28军在江浦县城及浦镇、浦口等地构筑明碉暗堡,挖外壕,架铁丝网,埋设地雷。”王楚英回忆,“他们又在沿江、沿公路一线及北面的大小山头筑起了重重防御阵地,准备与解放军进行最后的决战。”然而,早已日暮途穷的国民党军队,还是没有挡住人民解放军前进的步伐!

一支国民党起义部队――第8兵团35军

一支国民党起义部队――第8兵团35军

历史,给了一支国民党起义部队――第8兵团35军,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

“当渡江战役总前委把进攻‘三浦’和夺占南京的任务交给35军时,全军官兵欢呼雀跃。”76岁的徐法全本是9兵团27军侦察营的一名排长,进攻南京前夕,被上级配署给35军,执行侦察南京的任务。徐法全说,这个35军是由几个月之前在济南战役中起义的96军改编而成的,军长吴化文曾率部投降日军,抗战胜利后,又被改编为国民党军。

投诚以来,这支部队基本没有参加过什么战斗,只是在淮海战役中担任了一些警戒任务。

“这是一本活教材,为那些执迷不悟的国民党官兵指出光明前途,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跟在粟裕、唐亮等人身边,亲历了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壮观场面的王辅一说,让一位国民党起义将领率领一支国民党起义部队,攻占国民党的首都,邓小平、陈毅、粟裕等人可谓用心良苦。

“南京城内,国民党官兵人心不稳。”渡江战役发起前夕,侦察排长徐法全带5名侦察兵,潜入南京,在地下党组织的配合下,摸清了总统府、狮子山炮台等地的地形地貌和兵力部署。

4月21日零点,举世瞩目的夺取南京的战斗,终于在百万雄师竞渡长江的宏伟篇章中打响了。“35军定下了周密的攻击方案。”徐法全回忆,103师负责攻占江浦,104师攻打浦镇,105师从正面突破,切断江浦、浦镇之敌的联系。

徐法全说,三路部队得手后,沿着铁路线会攻浦口,打掉国民党军队在江北屏障南京的最后一个堡垒。

“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徐法全回忆,战斗到23日上午,35军各师先后抵达浦口江边,“一路上,到处是敌人的尸体;满地都是死掉的马匹和骡子;熊熊大火烧个不停。”

战斗部队与敌展开殊死搏斗,年轻的徐法全却在另一个特殊的战场上出生入死。

“我们负责搞船。”接到渡江命令后,徐法全等6名侦察兵在104师侦察连指导员杨绍津的指挥下,在江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一只小木船。

冒着枪林弹雨,徐法全等人从南京造纸厂附近上船,奋力划向江对岸。“好险!”半个小时之后,当徐法全等人自南京石油公司储运所出发,逆水而上,在下关煤港顺利登陆时,却遇到了4名荷枪实弹的国民党警察。

“我们手疾眼快,几枪就把他们干掉了。”来不及喘气,徐法全等赶紧寻找地下党负责人,“很快,我们就见到了南京市委的女书记陈修良。”在陈修良等人的帮助下,徐法全等人在南京电厂找到一艘能容300余人的船号为“京电号”的大船。

“我们在第一时间把船开到江北,接大部队过江。”徐法全回忆。

几乎在同一时间,另外18名侦察兵也找到了一只能装载30人的小汽船。

4月23日午夜,当35军大部队雄赳赳气昂昂地从挹江门进入南京市区时,曾经不可一世的国民党军队早已逃之夭夭,南京已成空城。

在人民解放军兵临城下之时,4月22日中午,李宗仁到杭州同蒋介石商量后,决定放弃南京,全线撤退。

“22日下午,汤恩伯就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王辅一说,其实,国民党政府4月20日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时,就已预感到局势不妙,开始紧急疏散,大批军政官员纷纷从南京向上海或南方撤离。

4月22日晚,代总统李宗仁又从杭州飞回南京,他要最后看一看这座曾经繁花似锦的帝王之都。当天晚上,这位傀儡代总统,在总统府度过了最后一个晚上。

4月23日清晨,李宗仁的专机在即将城破的南京上空盘旋两周之后,飞向了远方。

紧接着,国民党的军政要员顾祝同、徐永昌、蔡文治等人陆续登机,逃往杭州。上午10时,空军总司令周至柔登上了最后一架飞机。

“我们进城时,已经没有任何抵抗了。”令徐法全难以置信的是,堂堂国民党政府的首都,攻占起来竟是如此的容易。(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