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重庆谈判周恩来保护毛泽东:总是亲尝饭菜

热度47票  浏览3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以后,中国面临着和平与内战的选择。蒋介石为了赢得准备内战的时间,玩起了“真内战假和平”的把戏,接受了吴鼎昌“假戏真做”的主意,于1945年8月14日、20日和23日给中共中央和毛泽东连发三封电报,邀请毛泽东前往重庆“共定大计”,美军司令魏得迈也于23日向毛泽东发了去重庆谈判的邀请电。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经慎重考虑,决定同意毛泽东前往重庆与国民党进行谈判。于是,毛泽东于28日从延安乘飞机前往重庆。

毛泽东的这次重庆之行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堪称冒天下之大不韪。毛泽东自己心里也十分清楚:蒋介石想在重庆除掉他,易如反掌。建国以后,毛泽东曾回忆道:“蒋介石把我请到重庆来谈判,说要和平,两党联合,和平建国。当时我向党中央作了交代,到重庆后,如果蒋介石把我杀了或关了,那就由刘少奇同志来代替我。”据后来披露的史料来看,以戴笠为头子的国民党特务确实有暗杀毛泽东的计划。但是,特务们的暗杀阴谋并没有得逞,毛泽东在重庆待了40多天后,安全地离开重庆回到延安。毛泽东之所以能安全离渝,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周恩来对毛泽东安全的保护无疑是功不可没。

8月25日晚上,在收到蒋介石的三封电报后,中央政治局七位同志与7月从重庆回来的王若飞一起讨论毛泽东去重庆的问题。经过认真的研究和激烈的讨论,决定同意毛泽东去重庆。与此同时,周恩来也一再坚持与王若飞一起陪同毛泽东去重庆。

会议结束后已是深夜,周恩来不顾疲劳,立即给在重庆红岩八路军办事处担任领导工作的钱之光、徐冰和张明发出最高等级的机密急电。周恩来在电文中郑重告诉他们:毛主席要到重庆谈判,要求办事处作好一切准备工作,特别是保卫工作,而且要保密。周恩来在电文中对毛泽东的警卫、住房、饮食、交通等一一作了具体指示。他指示办事处要把二楼东侧房间腾出来,作为毛泽东的宿舍和办公室,指示刘昂负责照顾毛泽东,在一楼新建小灶,甚至连要给毛泽东准备的衣服、鞋子和洗脸盆都说到了。8月26日清早,钱之光、徐冰和张明等办事处负责人立即召集有关人员开会,按照周恩来的指示一一落实工作。

毛泽东一行抵达重庆后,毛泽东的安全问题成为“压倒一切”的首要问题。周恩来始终放心不下,时刻都在为此操劳,生怕有什么闪失。正当周恩来为此虑不安时,在重庆机场他一眼看见了“共产党的朋友”――张治中将军,不由心中一动。当中共代表团上了汽车准备离开重庆机场前往宾馆休息时,周恩来叫住了正要上车的张治中。张治中忙问:“周先生,什么事情?”周恩来充满焦虑地答道:“是这样,毛先生的住宿与安全问题还需商量商量。”其实,毛泽东及其率领的中共代表团一下飞机,蒋介石的代表周至柔就告诉毛泽东:“蒋先生已为您准备了专门接待美国客人的招待所,那里地方好,设备全。”但毛泽东朗声笑道:“我是中国人,不是美国人,不住美国人住的招待所。”婉言谢绝了蒋介石的精心安排。张治中很能理解周恩来的忧虑,便对他说:“据我所知,除了这处招待所外,蒋先生还准备了市郊黄山和山洞林园两处,可由您选择。”周恩来考虑了一会,说:“哦,还有这两处。我想市郊黄山距市区太远,交通不太方便。山洞林园是蒋先生的住所,与蒋先生做邻居,有他在旁保护,毛先生的安全自不必担忧。但是官宅森严,对各界人士的来访,恐是大大不方便了。这样吧,让毛先生先到化龙桥红岩村13号的十八集团军办事处工作居住,您看如何?”张治中认真思考了一会,对周恩来说:“可以,可以。如果那里住得不方便,周先生可再来找我。”说完,两人分别钻进了自己的汽车离开机场。

28日晚,蒋介石在住所林园设宴款待毛泽东及其率领的代表团。在宴会上,蒋介石以主人的身份,首先举杯祝毛泽东健康,随后,美国的赫尔利大使、魏得迈将军以及国民党要员邵力子、张治中和吴国恢等人也先后与中共领导人碰杯。周恩来深知毛泽东的酒量远不如吃辣椒厉害,几杯之后,毛泽东的酒几乎全由周恩来代喝。酒过三巡,周恩来仍然是谈笑风生,神采奕奕,毫无醉意,令蒋介石等人佩服不已。当天晚上,毛泽东住在林园。周恩来为了毛泽东的安全,总是不离他的左右,并且直接领导毛泽东的警卫工作,严密守卫。毛泽东一共在林园住了两个晚上。第三天,迁至红岩办事处二楼居住,周恩来也搬到毛泽东住房的对面住下。为了保持安静,在毛泽东休息时,周恩来在室内只穿袜子走路。他还特别叮嘱工作人员,要保持安静,他们那时都是穿着布鞋甚至赤着脚在室内走路。但是,毛泽东在红岩办事处一住下来,就感到很多不便。红岩不仅地处偏僻,道路崎岖不平,上下山的台阶也太多,而且周围特务密布,对来访的人十分不便,对毛泽东的人身安全也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基于这种情况,周恩来考虑再三,认为唯一比较合适的地点就是张治中的官邸,即位于上清寺中山西路18号的桂园。那里的房舍不是太大,但完全够用,距离周恩来自己的住所曾家岩50号和红岩新村都较近,并且靠近大街,汽车进出十分方便。于是周恩来随即向张治中提出要求,张治中立即爽快地答应了。随后张治中一家搬至一所旧宅居住,将桂园腾了出来,作为毛泽东的会客、工作和休息之地。毛泽东住进桂园时握着张治中的手说:“文白兄如此隆情厚意,我只好领情了。”

毛泽东住进桂园后,周恩来仍然觉得安全问题还是首要问题。他首先对毛泽东所住房子的睡床、坐椅等逐一进行仔细检查,然后亲自布置警卫工作。当时,毛泽东从延安带来了一名贴身警卫员,叫颜太龙,加上原在重庆从事党的领导人警卫工作的龙飞虎、陈龙总共只有三人,周恩来觉得警卫力量太单薄。几天后,周恩来和中共代表团其他成员认为毛泽东一直住在桂园不合适。所以,为了安全和工作上的方便,毛泽东又住到红岩八路军办事处,只到桂园接待来自各方面的客人。毛泽东从此就住在红岩八路军办事处二楼东北角一间较大的房间。干部们则轮流在室外高地上放哨,以保证安全。周恩来特别交待警卫人员:“要机警细致,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确保主席的安全,不许有任何一点疏忽。”

1945年毛泽东在重庆期间,周恩来除了和国民党代表举行谈判外,其他时间几乎都和毛泽东在一起,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和毛泽东外出参加各项活动时,周恩来总是走在毛泽东的前面,观察周围的情况,充当毛泽东的贴身保镖;出席宴会时周恩来常常代替毛泽东与各方人士干杯,这一方面是考虑到毛泽东酒量有限,伤了身体,另一方面是防止别有用心的人在酒里下毒,谋害毛泽东。与此同时,宴会上的饭菜总是周恩来先尝一下,觉得无异常情况才让毛泽东吃。

重庆谈判已到末期,协定的主要条款,除军队数字和解放区问题外,已基本达成共识。于是,周恩来于9月底会见张治中说:“毛主席想早点回去,早点签定协议好不好?”

张治中问:“预定哪一天走?”周恩来回答:“预定10月1日。”稍停又说:“让毛主席一个人回去,我们可不放心啊。”张治中说:“我既然接毛先生来,当然要负责送他回去,但10月1日不行,我的活动很紧张,都安排了日程,要在10月10日后才行。”周恩来说:“好,我回去商量看。”10月8日上午,张治中通知周恩来:“蒋主席同意毛先生《纪要》签字后回延安,并用他的专机‘美龄’号送。”张治中还透露,蒋介石要他在《纪要》签字后即飞兰州去新疆迪化解决伊犁地区问题。周恩来觉得只派专机,如没有政府的人陪送,安全还是没有保障。他灵机一动,对张治中说:“那您能不能先送毛主席回延安,再飞兰州呢?”张治中说:“可以,但还要请示蒋主席。”当天下午,张治中就得到了蒋介石的批准:先送毛泽东回延安,再飞往兰州。毛泽东回延安的日期也随即商定:10月11日乘机返回。

毛泽东返程日期敲定的当天晚上,即10月8日晚,张治中在军委会大礼堂设宴为毛泽东及其率领的中共代表团饯行。此次宴会沿袭了中共代表团抵渝后历次酒会的传统――热闹、盛大。但也就在这次宴会进行的过程中,发生了一桩意外事件,即李少石事件。

当天下午,十八集团军驻渝办事处的秘书李少石在回家途中遭到枪击。李少石是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的女婿,这一事件是一起有预谋的截杀,还是误杀?是不是重大历史事件?对于即将签定的“双十协定”以及毛泽东的生命安全有没有影响?这一系列的问题不得不让人深思。周恩来当听到宪兵司令张镇的情况介绍后立即离开会场。在走出会场的过程中,他亲自交代跟在后面的钱之光和陈龙、龙飞虎等人加强对毛泽东的安全保卫工作以防万一,并质问宪兵司令张镇,要求张镇用自己的汽车亲自护送毛泽东回到住处。然后,周恩来打电话给戴笠和蒋介石,要求他们彻查此事。散会后,毛泽东坐着张镇的车,安全地回到红岩。后经过多方核实,终于弄清了李少石事件的真相。

1945年10月11日,毛泽东在经历了43 个日日夜夜后,结束了重庆之行,搭乘蒋介石的专机“美龄”号飞回延安。毛泽东的飞机上天后,周恩来任不放心,他指示工作人员立即赶回红岩,要求电台一直保持同延安台的联络,以等待毛泽东安全返回延安的好消息。周恩来此时虽然已极度疲劳,但还是不肯休息。下午1时半,红岩电台收到延安急电,当周恩来看到“毛主席已安全返延”几个字后,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才安心地去睡觉。

毛泽东在重庆的43天里,得到了周恩来等人的悉心照料和保卫,也正是因为有了周恩来的保护,毛泽东才能得到很好的休息,才能精力充沛地同蒋介石进行针锋相对的谈判和斗争,才能在重庆谈判后安然无恙地返回延安。

来源:辽宁党史研究室

王春龙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