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紀念辛亥革命一百週年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浪網   发布者:新浪好小子
热度222票  浏览51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1月17日 23:00
紀念辛亥革命一百週年,
謹以此文獻予爲革命捐軀的英烈們!
六十老翁赴沙場  辛亥征途一骁将
——魏嵋率子從征記
(摘自《古州傳奇》)
青州  瘦叟劉沂生
  
導   語

魏 嵋(1852年---1929),山東省青州市東聖水村人,字蜀峰。其始,他與腐敗的清王朝作不屈不撓地鬥争;繼而,與孫中山結爲義兄,親率子女南征北戰,參加辛亥革命,爲建立中華民國立下了不朽的功勳;後來,他又偕同山東共産黨的“一大”代表王盡美和鄧恩銘一起拼搏,在共産黨建黨初期的艱苦歲月裏,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爲了中華民族的解放大業,魏嵋獻上了萬兩黃金,家産典賣幾盡,家屬中有九人爲民族解放事業獻身。
我作《魏嵋傳》,從史學家的角度,用傳奇體式,文學筆法,描述了先驅魏嵋的傳奇一生,章中自然地融進了國、共兩黨的艱苦建黨、創業曆程及其間發生的諸多合作與摩擦,再現曆史風雲,還魏嵋們一個公正,熱情地讴歌了偉大的民族奉獻精神。它是一部至今罕爲人知的族史,也是一部益都的,乃至于全國的簡要近現代社會發展史。
此作,從魏嵋的重孫魏國順、魏強之意,已經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面世。
魏嵋,是青州、山東,乃至于全國的重要曆史人物,在我的《古州傳奇》中,應爲其留下一席之地。爲紀念辛亥革命九十五周年,我藝術地、凝練地再現魏嵋的民主革命偉業,成此專章,以志其功,以嗜讀者,以曉後人,讓人們重新憶起那些不該被曆史淹沒,卻已被曆史淹沒、不該被人們淡忘,卻已被人們淡忘了的英靈們。
                        
楔 子

殘梢斷瓦破壁,
  風中飄搖危岌岌。
莫看頹廢相,
卻是一代偉人曾居。

這口不起眼的破屋,坐落于青州市東聖水村一座不起眼的院落裏。這座不起眼的院落,便是魏嵋的故居,而今由不起眼的魏嵋的孫子魏玉琢夫婦守候着。這魏嵋是何許人也?且待我道來。他的事迹,可不是不起眼的,不信,說出來定會令你翹大拇指的:“奇人,奇事,奇迹!了不起!”
然而,像這樣的一代奇人、偉人,我們的史冊上,卻将他遺棄、失記。可歎,可惜!

第一節  得意舉子踏不平   聚衆造反砸公堂

青州城東聖水村,
聖水長流育聖人。
魏嵋耳大人不凡,
呼風喚雨三十春。

這一阙平淡小詞,描繪了一個不平凡的人物,也譜寫了一段驚心動魄的故事。這個人,便是魏嵋,  
東聖水村西頭,聖水祠東側,有一座魏宅。魏宅是前後三進房舍,左有挎院,右有花園,花園西是聖水祠,晨鍾暮鼓清晰可聞。這魏宅雖談不上富麗堂皇,卻也排排場場,寬寬敞敞。
魏宅的主人,姓魏名浩,其父魏忠從樂安遷來青州,發财後買了這座巨宅。他時下有大地近二十公頃,城裏城外房舍五六處,實數青州顯門大戶之一。這魏老兒生有三子,長子本固、次子本恕、三子本直,都是治能家人,經商好手。
清朝末代,皇帝無能,官僚腐敗,列強虎視,正處于風雨飄搖之中。
清文宗鹹豐二年(公元1852年),正值金秋季節,青州城南雲門山上翠松轉蒼,雲門山下的高粱地裏一片火紅。
古曆十月十九日深夜,魏浩的第三子本直之妻,挺着個高高的大肚子,仰卧在老屋裏的雕花床上,正置身于奇怪的夢境裏。她夢到乘着一隻巨大的仙鶴,在白雲下展翅漫翔。那鶴在峨嵋山上空旋翔數周後,方展翅離去。當它飛至蜀州上空之際,一時不小心,将這待産婦跌落于蜀山群峰之中。于是,她蓦然從夢中驚醒。随即,孩子呱呱墜地,降落于人世間。
此子方臉大耳,哭聲洪亮,很有幾分福相。以此之故,魏浩爲其孫取單字“嵋”作名,并以“蜀峰”爲字。這個魏嵋呀,竟要:
               
掌劈蜿蜒蜀水浪,
足踢綿延巴山峰。
更朝換代棄舊俗,
驅逐黑暗喚黎明。
              
魏嵋天資聰慧,讀書有過目不忘之能。 他十七歲入選秀才,二十三歲那年(1875 年)得中光緒乙亥舉人。在那“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年代裏,能榮中舉人,已足以光宗耀祖啦。你看,魏家大門光亮,朱漆大門上貼着丹紅聯對。門對是:

詩書門第,
富貴人家。

那框聯則爲:

聖水長流哺育萬代,
正氣永存傳至千秋。

大門的左側,聳立着高高的旗杆;大門的右側,安放着巨大的上馬石。單憑這一氣魄,那些青州的權貴們,也都另眼相看。他們接踵來賀,絡繹不止。魏嵋,一時成了青州的風雲人物,也成了魏家未來的希望。
魏嵋中舉的這一年,正當金谷搖穗、高粱曬米的豐收季節,咱們青州地域,突然間台風驟起,摧屋拉房,倒樹毀花,大田裏的作物顆粒未收。窮農家曆來沒有隔年糧,秋冬裏的日子,已經非常難熬了。來年春天,又值大旱,方圓百裏内,草根吃盡,餓殍卧道,目不忍睹。然而,青州的地方官吏們,卻心狠不嫌蔽虱瘦,趁機橫征暴斂,加賦增稅,搜刮饑民, 已引起民衆積怨。恰在此時,青州發生了一件震驚全國的抗稅搗毀公堂案。
青州,東臨遼闊渤海,西鎖錦繡山河,是我國東方的國防要塞,爲曆代兵家必争之地,曾一度爲曆史上齊國與南燕國的國都。從晉朝起,到明初止,這兒一直是山東省的首府,政治、經濟、文化、軍事中心。青州城城高池深,便是它的都城。
田文鏡是河東總督,兵權在握,勢傾朝野,連皇上也讓他三分。清朝雍正八年,他向雍正皇帝三次奏請,要求在青州建設旗兵營鎮。旗城毫時三年,于雍正十年建成。于是,青州始有南北二城。南城俗稱南陽城,爲府、縣衙門所在地,漢民聚居之處。北城俗稱旗城,專爲滿人而建,居有爲維護清朝統治而設的八旗兵馬,以及随軍的家屬。八旗兵馬,在一品駐防将軍、二品副都統及協領、佐協、防禦、骁騎等的指揮下,共有步、騎兵6000餘人,連家屬多達萬餘人。
滿人一統中華後,一族掌權,一人爲尊,其餘諸民族處于被奴役的地位。滿人形成了一個特殊階層,旗人享受特權,大人小孩都吃皇糧,過着不事稼桑,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不解農家之苦。爲此,旗兵們經常縱馬啃吃農民的青苗而不知惜。當農家責斥他們的作爲時,有人竟撇着京腔(實爲東北腔)說:“咋着?大旱三年,耽不着老子大口吃幹飯呶,點點苗苗算啥咯啦。”
一天傍晚,又有六、七個旗兵出城縱馬啃青。一家戶主碰上了,出面勸阻說:“這是俺家的麥子,人不能踩,馬不能啃呀。”
      青州當地方言,“麥”與“妹”同音。那旗兵聞言,嘿嘿一笑,竟下流地說:“咋啦,你家的妹子,叫我給你采啦?我咋的沒得試着恣來着?”
那農民氣憤不過,回罵道:“你家的妹子才叫我采了呢,我試着恣來。”
那旗兵故意嗆他,酸溜溜地說:“吆,想起來啦,恣着呢,我連你的媽媽都采了哪,更恣吆!”
“滿州狗,你混蛋!”那農民火大啦,破口大罵起來。
“你敢罵我,找打!”住在青州的旗兵,就是騎在青州人民頭上的老爺,誰敢招惹?說着,那旗兵便将鞭子舉了起來,似欲揮打。
在他們論理之時,又有幾個農民趕來,幫着那農戶說理。那些旗兵以爲尊嚴受損,惱羞成怒,掄起馬鞭子就打。你可别小看了那支鞭子,實際上那是他們的武器。鞭子是用生牛皮擰成的,裏面夾着細鋼絲。有的鞭子上還帶着倒茬鈎子,一鞭子抽下去,用力一撤,能裂下一塊肉來,就是再壯的漢子,也難以忍受。沒用多久,那些農民便被打得頭破血流,滿臉是傷。他們的衣服被抽爛,一塊塊肌肉被裂下,一屢屢鮮血順體直流,疼得呼爹喊娘,無處躲藏,直在地上打滾。待村裏人們聞訊趕來時,那些旗兵們,早已跨上坐騎,揚長而去了……
      這真是:
羊落虎口任撕裂,
強權之下無是非。
待到地搖天地變,
看他下場多可悲。
         
這些個旗兵,将打人當作兒戲,即使打死個把人,也如同撚死幾隻螞蟻一般,哪裏将今天打人的事放在心裏?當天晚上,他們一頭紮進青州城北門裏的窯子裏,與那些窯姐兒玩得丢妻忘子,昏天昏地,徹夜達旦,樂不思歸。其中有一個骁騎校小頭目,自以爲有幾分臊才,得趣後搖着懷裏藝名小仙女的窯姐兒淫歌道:
                                       
北國美女令人醉,
何及南土小俊妞。
顫悠悠,
                顫悠悠,
溫柔夢裏得溫柔,
且解百般思鄉愁。
        
那小仙女聞歌醋性大發,将臉一繃,将頭一歪,将身子一扭,微嗔道:“得了便宜賣乖的冤家!你家裏的小蠻女那麽好,來俺的身上顫悠個啥?”
在窯姐兒們的面前,那些嫖客們最忌誇贊别的女人。那騎校自知失口,慌忙笑臉相對,哄那小仙女說:“你們漢人有一句話說,‘ 家花莫如野花鮮,野雞窩裏藏神仙’。你就是我的小神仙呀!”
說着,又将那小仙女搬過來,緊緊地擁在懷裏,極盡所能,重演巫山會,再續雲雨情,逗得那個小仙女咯咯地歡笑起來……
撩下打人兇手旗兵們的臊事不提,單表那些被打的農人。 那些被打的農民傷勢都很重,其中一個救治不及,當天晚上就斷了氣,鬧出了一場人命案。第二天上午,遇難家屬披麻戴孝,擡着屍體告到益都縣衙大堂。
當時的縣知事是李祖年。這李祖年本是漢人,五十餘歲,瘦臉猴腮,下颌上撅着一撮山羊胡須。在那清朝末年,何官不貪?何官不淫?莫看這李知事已是年過半百之人,卻也是一個情場老手,北門裏娼家的常客,與那些骁騎校們是莫逆嫖友。昨天夜裏他亦去北門裏打野雞,與那打死人的骁騎校巧遇,且從他那兒獲得了大把的銀錢。
    他這個縣知事,本來就是硬用金錢買來的,自然得從任上撈回來。這一場官司,他明知滿人理屈,因爲這官是給滿清皇帝當的,前腳又收下了滿人的高額賄賂,于是便向錢不向理,扶竹竿不扶井繩。他将山羊胡一撅,驚堂木一拍,判道:“馬啃青苗,屬看苗不利也,與馬主無幹矣;人被打死,系以下犯上也,死有餘辜矣。爾等今竟來吾大堂取鬧,王法何在矣?轟将出去,複罰一百銀洋謝其罪矣!”
于是,衆衙役一哄而上,将屍首抛到大堂之外,并用棍棒将衆人驅散……
冤案發生以後,益都縣城的大街小巷,曾流傳起這樣一首俚謠:
                                             
烏紗帽,
用錢買,
世人誰營折本業,
挽挽袖子撈回來。
縣衙門,
向南開,
一群貪官坐公堂,
無錢無勢别進來。
誰個有錢誰有理,
誰個有勢誰勝裁。
如果你是窮光蛋,
千萬莫将衙門邁。
不信你就試試看,
定當蒙屈任人宰。
哎呀呀,
天理王法似破布,
手中有權任甩擺。
窮人冤淚自吞食,
即使冤死無人埋。

益都縣衙枉法斷案的消息一經傳出,全城嘩然,激起了益都人的公憤。 魏嵋雖然出身于富戶,卻深明大理,爲人剛直,見義勇爲。聞其訊,氣得他滿臉脹紅,蠶眉立豎。 魏嵋的兩隻耳朵,較平常人大着許多;那兩個耳垂,也較常人厚着不少。一旦激動或生氣,整個耳朵就會充血發紫,抖動不止。此刻的魏嵋,耳朵紅了,耳垂也脹了。他将拳頭一揮,氣憤地說:“豈有此理,要這王法何用?”
其時,魏嵋的妻子,剛爲他生下次子複中不久。魏嵋的長子早夭,這次子出世,合家自是雀躍,當作寶貝疙瘩。這魏嵋卻顧不得照顧妻子,盛怒之下,欲聚衆聲援蒙冤農民。其父本直勸阻不住,其祖父魏浩又出來力阻,勸曰:“爾系儒舉,将來會試爲吏,怎可領頭鬧事,悍逆朝廷矣?”
魏嵋不服,對其祖父曰:“吏爲民而設,吏若不能爲其民,要彼吏何爲?”
于是,魏嵋振臂一呼,率領十幾個村的農民,揮舞着鋤、鐮、鍁、镢,呼喊着“反捐保民”,“爲民伸冤”的口号,湧向益都縣縣衙。來到縣衙,魏嵋竄上大堂,将知事一把拖下公堂來,責之曰:“如此昏官,養爾何爲?去吧!”
說完,将知事一把推倒于地上。他一聲令下,衆農民噼哩啪啦,将公堂砸了個稀巴爛。
李知事被摔下公堂,頂戴跌落,骨碌碌滾出老遠。他吓得渾身猶如篩糠一般,嗫喏地說:“汝,汝,竟敢逆反也?”
“非爲民反,系爾逼反也!”魏嵋憤憤地回道……
這真是:
樹枝搖擺勿怨樹,
浪花翻滾莫怪浪。
民衆誰願爲不順,
狗餓急時逼跳牆。
民削官威官理屈,
官逼民反反理當。
我說這話誰不信,
結論寫在曆史上。
         
    魏嵋的義舉,點燃了益都人的抗捐烈火,以青州城東聖水村爲馬首,各地迅速掀起了抗捐抗賦熱潮。益都縣、青州府的那些隻知刮民,不知愛民的貪官污吏們,哪裏見過這一陣勢?他們一個個吓得東躲西藏,不敢面對饑餓的、憤怒的民衆。對饑民的抗捐運動,益都縣衙束手無策,急匆匆禀報給青州府衙。青州府極力渲染益都人的抗捐活動,以《暴民作亂成氣候,舉人謀逆闖公堂》爲題的諜報,飛呈至山東省衙門。山東巡撫丁寶祯,除飛呈京都外,立即派出大兵,會同青州旗兵,風卷殘雲一般,殘酷地鎮壓饑民,逮捕了一大批無辜的民衆。魏嵋呢,也以禍首的罪名,被投進青州大牢,倍受折磨摧殘。
閱文及此,有人會問:“這不是不講良心、王法了嗎?”
良心?良心值幾多錢?王法?王法有多重?在那個社會裏,良心和王法,都不歸黎民所有。他們所有的,隻有任人宰割和欺淩。
    魏嵋入獄後,魏浩率本固、本恕、本直三子,百方營救孫兒魏嵋。然而,此事事體已大,隻在當地打點,已經無濟于事。萬般無奈,魏浩賣地典房,遠赴省城活動,以百兩黃金,十斤煙膏賄賂丁寶祯。天下的官吏們,有幾個不貪的?丁寶祯見錢眼開,予以開脫,最後的判詞爲:
青州東聖水村魏嵋,身爲本朝舉人,本應閉門苦讀,以求再進,報效朝廷。怎奈此子身患狂疾,誤卷民潮,既有辱于斯文,亦有損于國體。據此,嚴懲有損人道,不懲有害國威。故爾,特判革去功名,不準再試,永不錄用,取保釋放爲民乃爾。
   
文書及此,單就丁巡撫判案而論,豈不是:

有錢買得鬼推磨,
法官筆下無是非。
      
在清朝末年的官吏之中,丁寶祯尚屬清官良吏,那些貪官惡吏們究竟怎樣,豈不可想而知?當時曾有謠曰:
                                   
有河皆濁,
無官不貪。
水裏遊魚悲鳴,
人間黎民哀怨。
哎呀呀,
這輛清廷破車,
      看你還能搖晃多遠?
      
清廷的敗亡,究其因,不在于革命力量的壯大,而在于其自身的腐敗、無能。此,當爲統治者們血的教訓。
金錢是萬能的。魏家的金錢,爲魏嵋免了一場大禍,卻也使魏家走向了敗落之路。魏嵋出獄時,已是遍體鱗傷,行動艱難。他既不乘轎,也不準二弟嵩和三弟璃相扶,自己咬着牙踉跄前行。回到家裏,他衣也不換,臉也不洗,蓬頭垢面,抄起一把利斧,竄出大門,跳上旗竿石墩,掄起斧子,喀裏喀嚓,将他的旌旗砍倒于地上。這旗杆一倒,預示着年輕的魏嵋,已經與那滿清王朝,徹底地決裂了。而後,他長嘯一聲,滿含苦淚地吟道:

天陰陰兮不晴,
日昏昏兮不明。
我将歸何所兮,
迷途似網焉行?
     
第二節   救國無門空歎息   緻富有路爲商旅,

空懷滿腔濟民志
  長劍無鋒是枉然。
  舉步唯艱知何去,
  長夜漫漫霧遮天。
         
這,便是魏嵋出獄以後的心态。
    魏嵋出獄以後,謝客不見,閉門不出,凝眉苦思,從個人想到國家,又從國家想到個人,總是理不出個頭續來:舉人被革,做官已無望。即使有望,仰人鼻息,欺壓黎民的官他也幹不了。清廷軟弱,官吏腐敗,列強虎視,中華将要走向何處去?這些問題,他都百思不得其解。然而,有一點他非常清楚,像康有爲、梁啓超式的改良運動,已經不能挽救清廷的衰亡命運了。也許,一種新的改革在等待他去參與呢。他準備儲力待發,以求濟民救國。
    主意一定,便付諸行動。他開始學習外語,以備未來之用;他拜城裏查氏爲師,以便未來闖蕩江湖防身;他鑽研經商之道,以供積财之需。
有諺曰:“待要富,開藥鋪。”又有諺曰:“黃金有價藥無價。”足見,藥材生意,是一個聚寶盆。魏浩以經商緻富,深得其中的奧妙。于是,便決定讓魏嵋去經營藥材生意。
在查武師的标護下,魏嵋北上海參威,購置虎骨、熊膽、老參,獲利不下十倍。其後,又南下廣州,販犀角、羚角、麝香, 赢利豈止二十倍。僅十餘載,他家竟聚金一萬有餘。他們不買房子,不置土地,不顯山,不露水,将金子匿藏于半壁店子密庫中,隻有魏嵋與二子複中知底細,誰也不知道他們家裏已經發了橫财。
    伴随着财源的滾進,三子複民、四子複莊、長女複麗、五子複敬、 六子複功、七子複海先後臨世。他們聘名師施教,習國語,學外文,練武功,真正是無所不習,無所不能。此時的魏家,真是人财兩旺,喜事重重呀。
    文及此,有人會想:這錢太好掙啦,簡直是探囊取物哇。
    非也。凡事都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長途販運之事,不僅要披星載月,餐風宿露,曆盡艱苦,還要擔驚受怕,冒生命危險呢。他們的海參威之行,就差點送了命。
    有一次北上,他們在中俄邊界上購置了大批名貴藥材,分裝十箱,用五輛小車搬運。起運時,被五六個俄人盯上。俄人半路上設伏,意欲殺人劫貨。這幾條俄狗,小看了魏嵋師徒,槍也不拔,揮着刀劍撲上來,嗚哩哇啦,用半生不熟的漢語嚎叫着:“留——下——貨物,饒你——不——死!”
    那些運夫們,哪裏見過此種陣勢,都吓得慌了神,将車子一丢,拔腿就逃。魏嵋見狀,揚聲大喊:“莫怕,有我們呢!”
     一個貌似頭目的俄狗,呼地一下竄到魏嵋面前,舉着鋼刀,不屑地說:“小——子,有——膽!”
    這幫土匪,自稱飛虎幫。他們有槍有刀,人稱其爲雙槍客。這些人奸 、淫、搶、掠,無惡而不爲之,過往商旅聞而喪膽。他們哪裏會知道,強中還有強中手。今天劫道劫到魏嵋師徒們頭上,算是他們倒了八輩子血黴啦。
    回頭再說魏嵋。他見土匪如此目中無人,氣得大耳垂一抖,一言不發,隻是從鼻孔裏輕哼了一聲。随後,他飛起一腳,“當啷”一聲,将那人的鋼刀踢飛。随即,撈他腚上猛踢一腳,将他踹倒在地上。那人想不到貨主如此厲害,疼得在地上哎呀哎呀直叫喚。與此同時,查老标師大打出手。查老标師,在青州久負盛名,誰不知他查家拳的厲害?不等這些小子們拔出槍來,提哩嗑嚓,便将他們打得刀飛劍折,腿癱胳臂折,屁滾尿流,拉一褲筒,鬼哭狼嚎地在地上打滾,想爬也爬不起來啦。
    待将這些俄狗打倒以後,武師的意思是斬草除根,将他們“吧嘎”掉算啦。魏嵋卻輕輕搖了搖首,說:“師傅,留着,以儆其後吧。”
    随即,魏嵋将槍一甩,“當”的一聲,将那個頭目的耳朵打掉半截,鮮血立即滴滴答答流了下來,從此落了個“半耳子”之名。轉身又一甩,“叭”的一聲,将另一個匪徒的帽子掀掉。衆匪徒見狀,一個個吓得渾身篩糠,都覺得離閻王鼻子不遠啦。魏嵋将槍一掂,憤憤地訓斥說:“記住,别小看了咱中國人,泱泱大國,豈能任人淩欺!”
    說完,魏嵋“嘩啦啦”丢下十幾快銀洋,命令似地說:“滾吧,再做壞事,小心狗頭!”
    “是,是,小——的們,知——錯啦。”俄狗們一個個磕頭如搗蒜,一個勁地告饒。
從此以後,這批土匪對魏嵋另眼相看。再來販貨之時,他們替魏嵋跑前跑後,比孫子還要殷勤呢……
這真是:
惡狼跌進虎口裏,
泥鳅翻天遇真龍。
斷道單斷英雄漢,
屁滾尿流變狗熊。

第三節   病中初識孫逸仙   從此踏上新征程

身處商旅心憂憂,
空懷滿腔濟世才。
一旦逢得救世主,
甘願走馬戰擂台。

千裏駒,難奈金馬廄;大鵬鳥,怎甘銀鳥籠。魏嵋雖然棄讀從商,心裏卻依然裝着天下憂,胸中也依然懷着報國志,隻是時未到,機未來,不曾爆發出來罷啦。
自清朝建立以來,清統治者們一族專政。他們雖然奉行以漢治漢的策略,任命了不少漢族官吏,然而,那僅是聾子的耳朵——擺設而已。這些漢族官吏們,不管對清統治者多麽忠心,根本就不能動搖清統治者們的治國準則,更難以抑制大清王爺貴族們的腐敗劣行。當時的益都衙門、青州旗兵們,就是鮮明的實例。因此,時至二十世紀初葉,清朝統治大廈,外臨列強們瓜分之危,内懷各地民衆造反之憂,已經處于搖搖欲墜的境地。此刻,以孫中山爲代表的一批愛國志士們猛醒,正在探讨救國救民的途徑。
    1893年,魏嵋與查師傅赴廣州購貨,突然發病,高燒不退,吐瀉不止。迫于無奈,魏嵋前往廣州東西藥局就醫。那時,年輕的孫中山先生,還是一位醫生,時常來藥局走動。這一天,适值中山先生亦來藥局,恰與魏嵋巧遇。當中山先生知其姓名後,熱情地迎上去,緊緊地握着他的手,說:“久聞大名,如雷貫耳也!”
    其時的魏嵋,已經四十餘歲,紅面微髯,處事暢快。聞其言,他非常愕然,将拳一抱,驚問曰:“先生爲誰?何以知魏某?”
    中山先生恰值青年,方面大額,目光深邃。聞聽魏嵋問話,他哈哈一笑,曰:“閣下的名頭,可響啦。當年‘舉人謀逆闖公堂’的奇聞,天下人盡曉,我逸仙關注國家大事,豈能不聞矣?”
    逸仙是孫中山的字,青年有爲,抱負不凡。魏嵋雖然已經經商,卻依然關注社會諸事。他常跑廣州,已略知中山其人,亦略知其事。此次巧遇,令他非常高興。于是,他興奮得巨耳充血,微微抖動,激動地說 :“久仰,久仰。鄙人那時年輕,太也粗狂,哪及先生沉穩?見笑,見笑也。”
   “不,不。革命應有闖勁,你給我啓發頗大。閉門改良,紙上談兵,單请转靠皇家恩賜,已于事無補矣。”孫先生由衷地說,“佩服,實在令鄙人佩服之至。從你身上,我似乎看到了中華民族的光輝前程矣。”
    孫中山與魏嵋一見如故,相見恨晚。當天晚上,也顧不得在病中,逸仙将魏嵋邀至他的下榻處,結爲一對忘年義兄弟。這天晚上,二人同枕而卧,徹夜長談。他們拉天說地,議病論藥,談得非常投機。談得最多的,自然是國家前途,民族危亡。  
    東方已曉,他們仍在暢談中,似乎有滿肚子話永遠也談不完似的。臨别,逸仙懇切地說:“魏老兄,我将有所謀圖。臨期,尚望你鼎助之矣。”
    魏嵋毫不思索,将胸脯一拍,說:“行!士爲知己者亡。你這個朋友,鄙人交定了。隻要用得着魏某,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是眨一下眼睛,就算不得好漢子!”
    聞聽此言,逸仙感動得熱淚欲滴,搖着魏嵋的手說:“好,是條漢子!”
    朋友,閱文及此,你有何感想呢?我的想法是:

一見如故肝膽照,
相見何必曾相識。
救國濟民繪宏圖,
即使火海也撲去。

第四節   君子一諾千斤重   肝膽相照奔興中
  
遙望蒼山高高聳,
地下岩漿正轟動。
一旦地裂噴出來,
定是山崩無完峰。
      
   這,便是二十世紀初葉,清朝統治者所面臨的形勢。此刻,以孫中山爲首的民主思潮已逐漸形成,這股力量,直接威脅着清家王朝的根基,使滿清王朝處于風雨飄搖之中。
    在滿清王朝的黑暗統治下,要從事革命活動談何容易?我國的華人,向來是愛國的。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活動,最初還得借助住外國的華人輔助。公元1894年11月24日,中山先生在夏威夷的檀香山,召集國内外愛國人士聚會,成立了“興中會”。成立大會,是在卑涉銀行華人經理何憲的住宅裏召開的。會上,确立了“驅除鞑虜,恢複中華,創立合衆政府”的愛國綱領,指出了中華未來的光明出路。當中山先生宣讀完綱領以後,群情激奮,掌聲如雷,經久不息。最後,與會人員宣讀誓詞。誓詞極爲簡單,即爲:
爲我中華,
浴血奮戰,
有力出力,
有錢出錢。
甯爲綱死,
永不叛變。
        
中山先生與魏嵋,雖然僅是一面之交,魏嵋卻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信任魏嵋,也相信魏嵋會成爲一個可* 的革命者。于是,會議剛剛結束,他便派秘使來到青州,向魏嵋轉達“興中會”的宗旨,并懇邀其入會。中山先生堅信,魏嵋會成爲“興中會”撒在整個山東的火種。他給魏嵋的秘函之中,有如此之語:
     
……滿清政府,對外屈服于列強,對内鎮壓其子民,隻爲苟安,不思進取,中華危亡在即也。大廈将傾,出路爲何?惟有革命。君爲志士,應成爲救國之棟。鄙人與諸君子同志,故“興中會”終于建成。常言曰:“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吾等俱爲熱血男兒,豈可不望國強民殷?故而緻函,望君鼎助之,以期大業有成矣……
   
花開兩朵,另表一支。
   魏嵋自那年從廣州歸來以後,恰似變了個人似的,一反多年來的郁郁寡歡之态,變得歡悅而開朗起來。他從逸仙的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身影。同時,也從逸仙的身上,看到了許多自己身上沒有的東西。他想,中華未來的希望,也許就在這批年輕人身上呢。他暗下決心,做好準備,以備逸仙不時之召。
    從第二天開始,他督促衆子女習武練拳,騎馬學射。其時,他的二子複中剛滿十八歲,生性豁達,機靈過人,緊肖其父。三子複民一十六歲,性情憨厚,寡言少語。四子複莊十四歲,勇武善言。十歲的複敬,喜習外文,愛讀醫書,對武功不甚熱心,練武時也不太認真。複功八歲,跟着兄長們湊熱鬧。
    長女複麗,此時隻有十二歲,瓜子臉,大眼睛,一條大辮子既粗又黑,的确俏麗不群。魏家多男少女,父母将她視爲掌上明珠,疼愛有加。她從小潑辣不訓,讓她裹腳時像宰豬似的喊叫,總是不聽擺布。因此,她雖然是小腳,一雙腳卻不甚小。 她好武喜工,不讓須眉。
    當年的複海還不足四歲,長得矮仆仆,胖乎乎,十分讨人喜歡。在練武之時,他蹲樁蹲不牢,金雞獨立也立不穩。有一次,他學做查家拳中的“擎天撥雲”式,因用力過猛,一不小心,“搐啦”一下,将褲子掉了下來,露出裆下的小雞巴。魏嵋旁觀,忍俊不住,悄悄地說:“小海,掉啦。”
    小海隻顧專心學樣,不知褲子已掉,将臉一仰,訝然問道:“爹,啥掉啦?”
   “你看,小雞掉啦。”魏嵋的話音一落,引得在場的人們哈哈大笑。
    小海呢,将鼻涕一抹,不高興地對兄長們說:“笑啥?你們也有哇”
于是,人們笑得更加歡快啦,連眼淚都笑了出來。看着這群生龍活虎的孩子們,魏嵋的心裏呀,甜得猶似抹了蜜。他抿嘴一笑,向孩子們朗朗吟道:

老夫身畔衆多娃,
來日創業全憑他。
沖鋒陷陣莫嫌苦,
打出一片佳天下。
         
待魏嵋吟罷,孩子們一陣熱烈鼓掌,大聲呼喊:“好!好!好哇!”
    光陰荏苒,一年又過去了,一直沒有逸仙的消息。年底,有一年輕藥材商人登門,風塵仆仆,說話一口廣州腔,似是來路不近。主賓寒暄過後,那人呈上一封秘函,悄聲言道:“魏老,孫先生有一專函,令在下專呈,且請啓閱。”
    聞其言,魏嵋驚喜過望,趕忙謝道:“旅途辛苦,勞爾大駕也。”
    随後,魏嵋差人領客人去客房休息,随即啓看信函。他邊看邊點頭,笑眉也立即展了開來。待他閱完來函,猛地一起,“啪”的一聲,将桌子一拍,似癫如狂地吟道:

漫漫長夜兮曙光見,
中華有望兮已不遠。
換吾征袍兮重征戰,
黃忠不老兮心仍堅。
        
這天晚上,魏嵋興奮得一夜未眠。他揮筆疾書,文不加點,給孫中山修書一封。書函頗長,無須一一錄出,僅摘數語以嗜讀者:
   
……爲人者,随濁世,逐污流,令人不齒;能開新風,創偉業者方爲英雄。而今清政不清,民心不明,正處于混沌之中。君能使衆人清目明心,爲民族開拓出路,救吾中華于水深火熱,實令人佩服之至。欲建廣廈,須衆人群起響應,單靠一人一槍豈成。蒙爾錯愛,吾定當惟爾馬首是瞻,率全家響應。爲促大業早成,茲獻百金,供爾用度,雖爲杯水之獻,聊表爲兄寸心耳……
   
魏嵋信函的後面,附記參加“興中會”的名單,即爲:家長魏嵋,次子魏複中,長女魏複麗三人。
其時的魏複麗,隻有十二歲,名單上怎會有她呢?說出來令人好笑。
    名單上本來并沒有她,當年的她還不理解“興中會”是何組織。然而,此女天真活潑,遇事競先,定要讓老父将她的名字寫上。魏嵋對複麗非常喜愛,便順手給她寫上了一個名字,想不到她以後竟成了響當當的辛亥革命女英雄。
    來客在魏家休息數日,而後遣他攜銀票回歸,向逸仙回禀諸事,且略過不提。
自此以後,魏嵋在山東境内,秘密串連愛國志士,青州的巨富宋傳典、宋傳代兄弟等人,便是由魏嵋發展的會員。與此同時,魏嵋開始儲積物資,購買槍支,準備有朝一日奉逸仙之招起事,真乃爲:
壯士滿懷救國志,
響鼓何須重錘敲。
一聲召喚雷厲起,
忠誠男兒看今朝。
顶:27 踩:24
【已经有171人表态】
25票
感动
19票
路过
19票
高兴
21票
难过
18票
搞笑
28票
愤怒
19票
无聊
2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